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安祖缇爱上未来的你 第二章

爱上未来的你 第二章

作者:安祖缇书名:爱上未来的你类别:言情小说
    【第二章】

    看她一脸错愕,整个人傻在当场的模样,可见真的不知道他是谁。

    难道他随口一句玩笑话,还真说中事实──童筱秋失忆了。

    “我去请医生过来。”裴轩齐匆匆离开病房。

    童筱秋仍是陷于巨大的冲击里,回不过神来。

    他是裴轩齐?

    他脸的确长得满像裴轩齐,可是裴轩齐没这么老啊!

    那男人大概三十岁上下了吧,都可以叫他叔叔了,怎么会是裴轩齐呢?

    这是恶作剧吧?

    是裴轩齐找了一个很像他的人来整她的吧?

    “喔!”她突然想到自己的尿急,膀胱已是在爆炸边缘,赶忙解放,再扶着墙壁慢慢走回病床。

    这是一间两人病房,隔壁病床目前是空的,应该是没有人睡。

    她爬上了床,觉得身体四肢仍是疼痛,半躺着喘了数口气,拿起床边柜上的矿泉水,倒了杯水来喝。

    一会儿,医生来了,在进病房之前,裴轩齐已大略说明了童筱秋现下的状况。

    “妳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医生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温柔询问。

    “我叫童筱秋。”

    “那妳记得自己是发生什么事,送到医院来的吗?”

    “我发生了车祸。”

    她还记得那辆摩托车以奇快的速度冲过来,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人就被撞飞了,像小鸟一样飞在半空中,只不过她是失了羽翼的鸟,一下子就重重的摔落下来。

    医生与裴轩齐对视一眼,眼神很奇怪,童筱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哪里不对吗?”童筱秋紧张的问。

    “妳不是车祸,妳是被棒球打到头,昏倒送医。”医生解释道。

    “棒球打到头?”童筱秋一脸哭笑不得,“怎么可能,我全身上下都很痛,你看,”童筱秋拉起衬衫袖子,“我手肘都受伤了……”

    手肘的一片光滑让她诧异地瞪大眼。

    她的手肘没有伤?

    那为什么刚才会觉得痛?

    “妳身上有一些擦伤,是昏倒时造成的,但因为妳是跌在草皮上,所以没有什么大碍。”

    “我真是车祸……摔在柏油路上……”

    童筱秋检查四肢,还真的只有手背上有一些擦伤,除此以外,不见什么大伤口。

    那她刚清醒时为什么会觉得全身疼呢?

    “怎么会?”她的脑子已经无法运转了,“我明明是学测那天在路口被车撞到的啊!”

    惊慌的水眸闪着泪光,不知该怎么办。

    “筱秋……”裴轩齐手碰上她的肩,童筱秋下意识甩开。

    “不要碰我。”

    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裴轩齐,就算真的是裴轩齐,也不准随便乱碰她。

    裴轩齐嘴角抽搐了下。

    “医生,请问这是怎么回事?”裴轩齐焦急询问医生。

    学测那天……不就是十八岁的时候吗?

    童筱秋现在已经是个三十岁的轻熟女了,跟他结婚也快一年了,但她现在看他的模样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还有点讨厌的那种。

    那会让他回想起,她跟耿若聿分手前,与他处处不对盘的相处状况。

    医生思考了一会儿,“妳记得自己现在几岁吗?”

    “十八。”

    “妳刚考完学测?”

    “对。”童筱秋点头。

    “但其实妳现在已经是三十岁了。”

    “三十……”童筱秋傻愣当场。

    “妳有可能是失忆了,也许是因为头受到强烈的撞击所致。”

    “我失忆了?”童筱秋吶吶重复。

    “我再安排更精密的检查,并请精神科医师过来会诊。”

    医师叮嘱护理师安排检查时间,便离开病房。

    脑子一片混沌的童筱秋看着身边的男人,嗓音在颤抖,“我三十了?”

    裴轩齐拿出手机,点开镜子程序,递给她。

    童筱秋看着那长方形的东西,心底很是困惑,一转过来,才发现上头竟然出现她的脸,以及她后方的病房背景。

    莫非这是照相机还录像机?

    她小心翼翼的将手机屏幕正对脸庞,上头出现的不是十八岁的青春稚嫩脸孔,而是成熟端庄的模样,她的头发甚至烫成了富有风情的大波浪卷,染成棕色,长度约在胸口处,而她高三时的发型是及腰长直发,乌黑油亮,总习惯绑成马尾,像条鞭子在身后甩啊甩。

    裴轩齐常说那马尾根本是打人的武器,有一次还企图把她的马尾剪短,两人又因此大吵一架。

    她的人生已经过了十二年,而她却毫无记忆?

    失控的泪水滑落,她不知所措的双掌掩脸痛哭失声。

    裴轩齐坐上床缘,手刚碰触到她的上臂,她立刻又喊,“不要碰我,我不认识你!”

    “妳……”她不知该如何是好,裴轩齐同样不知所措。

    谁知道一颗球竟然让她忘了这十二年的时光,更忘了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她的记忆停留在十二年前,她暗恋着耿若聿的那个时候。

    不安的感觉紧紧攫住了裴轩齐,尤其她抗拒他的碰触,更让他升起回归原点的恐惧,让他害怕可能的失去。

    他还记得十八岁那年童筱秋眼中关注的只有谁,她的心完全绑在那个人身上,看都不看他一眼。

    他深呼吸了口气,告诉自己,别自乱阵脚,这可能只是暂时的,等她回了家,身处在熟悉的环境里,就会慢慢一点一滴的想起来的。

    他从皮夹里抽出证件,塞到她手中,除了证实自己是裴轩齐,上头的配偶栏正是她的名字。“我们好歹认识了二十二年。”

    “我不知道。”童筱秋看也不看的就将证件扔回去。“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失控的嚎啕大哭。

    她什么都想不起来,她更无法理解她怎么会跟裴轩齐结婚。

    他们不是个性相冲吗?

    他们不是互看彼此不顺眼吗?

    为什么会结婚呢?

    她想问,可是现下完全没那心情。

    她并不喜欢裴轩齐,她喜欢的人是耿若聿啊。

    裴轩齐看着童筱秋崩溃的样子,无法安抚她的他默然捡回了证件,坐到陪病床上,点开手机浏览器,搜寻有关于失忆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