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安祖缇爱上未来的你 第一章

爱上未来的你 第一章

作者:安祖缇书名:爱上未来的你类别:言情小说
    【第一章】

    “你很机车耶,教一下会怎样?”女孩恼怒的低吼。

    “求我啊。”男孩讥嘲的音调引人拳头痒。

    “我才不屑求你,不要就拉倒!”

    正在厨房里煮饭的侯宇蓉听到外头吵架的声音,不禁摇头叹气。

    这对“冤家”一天不吵架就会全身发痒是不是?

    没一会儿,她就听到女儿开了大门,接着重重甩上,分明是拿家里的铁门出气。

    那“砰”的一声,即便侯宇蓉有心理准备还是不免吓了一跳,没好气地从厨房探出头来。

    “门是惹到妳了吗?”

    童筱秋用力甩掉脚上的鞋,两鞋一正一反,刚好成一个“圣筊”。

    她用脚将反了的鞋翻正,并拢推到角落去。

    “还不是裴轩齐,今天期末考,我有题数学写不出来,问他会不会,他说他会,却死都不肯教我,小气巴啦。”

    童筱秋恼恨的边走边脱袜子,来到浴室,又是朝洗衣篮泄愤似的狠狠一丢。

    “你们两个一天不吵,大概会天下红雨吧。”侯宇蓉对这对冤家青梅竹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每次都是他先惹我的。”

    童筱秋回房间把制服脱了,换了家居服出来,进厨房跟妈妈抱怨裴轩齐有多机车,侯宇蓉见她闲着,丢了一包荷兰豆要她帮忙把粗梗撕掉。

    童筱秋坐来餐桌旁处理粗梗,一边弄一边碎碎念。

    “他一定是怕我会了,学测考赢他,面子上挂不住才不肯教我。”童筱秋抽着鼻子,哼哼作声。

    侯宇蓉闻言只是笑。

    童筱秋跟裴轩齐两人是青梅竹马,但很奇怪的是,裴轩齐老是喜欢惹她,小时候是整她、欺负她,长大后有收敛了,但改在口头上气她,真不知这男孩心底在想什么,好像把童筱秋惹得气噗噗,是人生最开心的事。

    偏偏这两人在学业上又是争得你死我活,常在争班上一、二名,不知何时才会停战休兵。

    虽然看他们每天吵吵闹闹,有时还挺烦的,但从别的角度来看,童筱秋会一直维持一个好成绩,裴轩齐也是有功。

    记得读小学时,童筱秋还满懒散的,成绩起起伏伏,又粗枝大叶,不是看错题目,就是弄错解题意思,裴轩齐一家搬过来之后,两人同学区又同学校,裴轩齐第一次考赢她就开始嘲笑她了。

    虽然家长都阻止裴轩齐不可以这样嘲笑童筱秋,裴妈妈还为此打过裴轩齐,但裴轩齐依然死性不改,而童筱秋被气哭的第二天就开始发愤图强,下次的段考赢了裴轩齐后,就换她讥嘲对方了。

    两人十年来一直是这样的模式相处,现在都十八岁了,还是一样吵来吵去的。

    用过晚餐后,童筱秋即回房准备第二天的期末考试。

    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赢臭裴轩齐,还有一个礼拜后的学测,她一定要考满级分,气死那个浑蛋。

    童筱秋从抽屉里拿出亲手做的布条,上头写着“赢裴轩齐”四个字,绑在头上,在后脑勺用力打结。

    “裴轩齐,等着瞧,这次的第一名一定是我童筱秋,嗯哈哈哈哈哈!”

    可怕的笑声在童家回荡,久久不散。

    考完期末考,隔天就是休业式,接下来就是寒假了。

    不过身为高三考生,礼拜一还是得去学校寒假辅导,辅导到学测的前一天,等学测结束了,才是寒假真正的开始。

    为了不让考试那天匆匆忙忙,童筱秋在前一天下午的辅导课结束,就跟妈妈一起去查看考场位置,确定自己的应试教室在哪里,毕竟不是自己学校,先了解一下总是有备无患。

    确认好后,母女俩准备回家吃晚饭,突然有人叫住了童筱秋。

    童筱秋回头见到对方,小脸就红了。

    虽然暮色已起,但侯宇蓉还是察觉了女儿的异样。

    一名身高粗估约有一八○,个高腿长,外型俊朗的大男孩朝她们走来。

    耿若聿先礼貌的朝侯宇蓉打招呼,才问童筱秋,“妳也来看考场?”

    “对啊,你也是吗?”

    “嗯。”耿若聿点头,“我们教室好像不一样。”

    耿若聿拿出准考证,童筱秋也忙拿出自己的。

    “我在那个二甲的教室。”耿若聿指着西北方道。

    “我在一乙。”

    “那好像离得有点远。”耿若聿语气似在叹息。

    “对啊。”

    侯宇蓉意外平日那个多话的女儿,在这名男孩面前竟表现得如此羞怯还寡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很文静呢。

    看穿女儿的心思,侯宇蓉以手遮嘴,掩住窃笑。

    “那妳准备得怎样?”

    “不是很有把握。”童筱秋含蓄的说。

    不是一定会考满级分的吗?侯宇蓉在心里吐女儿的槽。

    “妳一定行的,全学年第三名。”

    “你第一名的,我哪比得上你。”童筱秋抿着嘴害羞微笑。

    “别忘了还有裴轩齐。”耿若聿提点。

    一听到裴轩齐的名字,童筱秋的笑容微微走样,不过在抬起头来面对耿若聿的时候,立刻恢复含羞带怯的模样。

    “他也比不你啊。”

    “他虽然这次期末考是第二名,可是分数一直离我很近,妳也是一样,我们都在伯仲之间。”

    “如果不是那题数学题我解不出来,我一定会赢他的。”童筱秋忍不住碎碎念,咬牙切齿。

    “妳说什么?”耿若聿好奇的问。

    她自言自语的非常小声,这儿风又有点大,听不真切。

    “没有啦,希望我们学测都能考出满级分。”童筱秋羞涩的笑。

    “一起加油喔。”

    “嗯。”

    “那我先回家了,阿姨,童筱秋,Bye-bye!”

    “Bye-bye!”童筱秋恋恋不舍的跟耿若聿挥手道别。

    耿若聿走了之后,侯宇蓉才撞了女儿胳膊一下。

    “那谁啊?”

    “隔壁班的啦。”

    “长得挺帅的,不过差轩齐一点。”

    在侯宇蓉的眼里,耿若聿虽然长得斯文俊俏,说话也温文有礼,但她不知那男孩哪儿不太对劲,得不到她的心,总的来说,她还是比较喜欢裴轩齐多一点。

    “哪有!”童筱秋一听就来气了,“裴轩齐哪有他好看,裴轩齐人丑心也丑,丑死了。”

    “妳喜欢那个男生喔?”侯宇蓉眼朝耿若聿离开的方向瞟了瞟。

    “喝!”童筱秋倒抽了口气,刚才还气势汹汹,一下子就扭捏起来了,“哪……才没有呢。”

    可能是平常常被裴轩齐笑,所以童筱秋不太说没把握的事情。

    她自从有次上台领奖,上楼梯时差点摔倒,被耿若聿扶了一把后,心就落在他身上了。

    她一直想找机会告白,可偶然听到他拒绝隔壁班一个女生的理由是──

    “我上大学才想交女朋友,现在只想全力冲刺学业。”

    她就把希望寄托在考上大学后。

    她一定要跟耿若聿考上同一所学校,当校园情侣!

    这是她今生大愿!

    怕妈妈多嘴的去告诉裴轩齐,到时若是没成功,又要被裴轩齐耻笑,所以她打死也不肯承认。

    “真的没有吗?”侯宇蓉斜眼睨她。

    童筱秋被逼问得窘迫,顿时恼羞了。

    “吼,妈妳很讨厌,我们赶快回家了,爸还在等我们带晚饭回去。”童筱秋一嚷完,就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向公车站。

    “好啦好啦。”

    侯宇蓉笑看女儿慌乱急促的背影,感叹的摇头。

    吾家有女初长成啦!

    坐在试场的座位上,童筱秋不断来回比对准考证号码,确定没错才舒了口气。

    一会儿,她旁边的空位有人坐入了,同时,一声讥嘲响起。

    “不要偷看我的啊。”

    这声音不正是……

    裴轩齐?

    转过头去,还真的是他!

    只见他肘撑着桌,托着腮斜坐,肩靠着墙,态度吊儿郎当。

    童筱秋翻了个大白眼。

    裴轩齐的长相和耿若聿是不同类型,耿若聿长得文质彬彬,气质优雅,而裴轩齐虽然俊帅有型,五官深邃,但一张嘴跟喂了蛇毒一样,一张口就要毒死人,搭上那张俊脸,反而更让她讨厌。

    这种讨厌鬼,老天爷还给他一张好看的脸,真是浪费!

    “我还怕你看我的呢。”童筱秋反唇相讥。

    “手下败将还真是不知羞耻。”裴轩齐轻哼了声。

    “你……”

    童筱秋正要发难,监考老师进来了,她只好忍住这口恶气,从笔袋拿出铅笔跟橡皮擦……

    咦?她的橡皮擦呢?

    童筱秋吃惊的不断翻找。

    她昨天晚上明明有放进去的啊!

    她将笔袋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确定橡皮擦真的不翼而飞了。

    她怎么会犯这种错?

    早知道早上出门的时候应该再检查一次的……

    突然,一颗方形的橡皮擦扔到她桌上,滚了两圈,刚好落在她掌心,她一愕,抬头转往右边,裴轩齐一脸不屑。

    “就是这么粗心,才会每次都输我。”

    原本想道谢的童筱秋一听就火了,感激之情消散无踪,“我哪有每次都输……”

    “安静!”监考老师凌厉的视线扫来,童筱秋连忙噤声,羞惭地低下头去。

    一旁传来噗哧讪笑声。

    可恶的裴轩齐!

    虽然很想把橡皮擦丢还给他,当一个有骨气的人,可是没有橡皮擦,万一试卷写错事情更大条,只好忍受屈辱,把橡皮擦收下来了。

    呜呜呜……好恨啊!

    臭裴轩齐、死裴轩齐,真希望老天有眼,让他看错题目写错题,名落孙山!

    两天的学测终于结束了,童筱秋虽然还满有信心的,可是又怕有哪里她没注意到的地方出状况,仍有些惴惴不安。

    她也知道自己比较粗心,所以写完题目,仔细检查到钟声响才交卷。

    不过她数学写得比较慢,检查不到一半,考试时间就结束了,实在很难不担心会不会她没检查到的地方,就正好出了问题。

    拉开脖子上的围巾,重新缠绕打结,后颈的围巾突然被扯。

    回过头去,果然是从小苞她不对盘的裴轩齐。

    “干嘛啦!”童筱秋恼火的把围巾从裴轩齐手中拉回来。

    “七月要考指考喔?”

    “你才要考指考!”臭家伙敢诅咒她!

    “妳要读哪里?”裴轩齐忽问。

    “关你屁事……”

    “筱秋。”

    突然听到那道熟悉的温柔嗓音,童筱秋迅速敛起怒容,一转笑颜,其表情变化,裴轩齐全都看在眼里。

    他“啧”了声,假装无视心头的不是滋味。

    “嗨。”童筱秋转身打招呼,“考得怎么样?”

    “一般般,妳应该考得不错吧?”发现裴轩齐也在,耿若聿朝他点了下头。“轩齐考得如何呢?”

    裴轩齐耸了下肩,不置可否的样子。

    “我应该考得没你好。”童筱秋谦虚道,“我数学检查不到一半,钟声就响了,真怕有哪儿出错。”

    “不会啦,不要担心,我们一定可以上同所大学的。”

    裴轩齐闻言蹙了眉头。

    这两个家伙约好上同间学校吗?

    什么时候交情这么好了?

    “希望我们可以继续做同学。”耿若聿温言笑道。

    “我也这么希望。”

    童筱秋走在他身边,一脸娇羞,小手握在身前像麻花一样扭转,一看便知是恋爱中的少女。

    裴轩齐没好气的两手插口袋走在他们后面。

    走到十字路口刚巧是绿灯,童筱秋有些遗憾的说:“我要过马路了。”

    如果公车站牌不是在对面就好了。

    或者两人同坐同一路线的公交车的话,就可以一起回家了。

    结果,她只能跟裴轩齐那个臭小子一起走。

    真是令人生气。

    当年搬来她家旁边的,为什么不是耿若聿而是裴轩齐啦!

    童筱秋在心中忿忿不平。

    “嗯,那Bye-bye!”

    “Bye!”

    童筱秋踏上斑马线时,耿若聿想到了件事,转头喊道:“童筱秋。”

    一听见他的声音,童筱秋立刻停下脚步转过头来,“什么事?”

    “我明天……”

    一辆摩托车突然从转弯处冲了出来,失速难以控制,朝童筱秋方向冲了过去。

    “童筱秋!”

    童筱秋听到一声大喊,脸方转过的剎那,四周的景物竟变成了一团模糊,身体突然变得好轻好轻,轻得可以飘浮在半空中,然而这种轻盈的感觉只停留那么一会儿,她就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不管是周围人的喊叫,或是身体的疼痛,通通都感受不到了……

    忽地睁开眼,童筱秋觉得有些茫然,眼前有一张留着胡子的粗犷俊颜在晃动,感觉陌生又有点熟悉。

    她迷迷糊糊的闭上眼,又晕了过去。

    再次睁眼时,她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还有惨白的日光灯。

    她觉得尿急。

    想起床上厕所,没想到一动就身体疼。

    “筱秋?”一个留着胡子,好像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的大叔低声询问,浓眉下的一双深邃眼眸透着关心,嗓音十分温柔。“会痛吗?”

    “你谁?”

    那眼睛她有印象,跟讨厌鬼裴轩齐几乎一模一样。

    “我谁?”乌眸透出错愕。“妳怎会问这种问题?医生没说妳有脑震荡啊。”那人的手在她头上摸了摸。

    一摸到后脑勺,童筱秋立刻疼得龇牙咧嘴,连忙打掉那人的手。

    这人在干嘛,为什么随便摸她的头?

    “不要碰我!”童筱秋抗议,她以为自己是大吼出来的,充满威吓,其实跟蚊子音量差不多。

    “这里很痛吗?”那人柔声询问。

    童筱秋恍恍惚惚想起昏倒之前发生的事了。

    她被辆摩托车撞了。

    所以她是被送到医院来了?

    她猜想这个随便摸她头的人八成就是撞到她的骑士。

    但他怎么可以随便摸她呢?

    真是没礼貌。

    肘撑着床想起来,却没想到关节处也有伤口,一碰触就疼得她龇牙咧嘴,额冒冷汗。

    不知是不是连锁效用,手肘一开始痛后,其他地方也开始疼痛起来了。

    她的头、手还有脚跟**,都好疼。

    “好痛。”她难受的掉眼泪。

    “医生说如果会痛就给妳吃止痛药,妳等等,我去叫护理师。”

    “我想上厕所。”童筱秋可怜兮兮地说。

    她不想依赖这个肇事者,可不知为什么,她受伤躺在医院,竟然都没有家人来陪顾。

    那个时候裴轩齐跟耿若聿不是都在附近吗?

    他们没帮她通知家长一声吗?

    尤其裴轩齐那个浑球,好歹也当了十年邻居,怎么可以视而不见?

    该不会以为她被车撞死之后,他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吧?

    哼,别想,她一定会好好的活着考赢他,并且跟耿若聿一起考入同一所大学当校园情侣的!

    “我扶妳去上厕所。”

    男人的手自她的颈后插入,握着她一边的肩头,将她扶起来。

    她的身子几乎是靠在他的怀里。

    太近了吧!

    她想跟这个变态大叔抗议,可是疼痛加上尿急,让她没有力气斥责,不得不让他帮忙扶到厕所去。

    男人将她扶到马桶前,竟然伸手撩她的裙子。

    “你要做什么?”童筱秋吃惊斥问。

    这大叔竟然是个变态!

    “妳发什么神经,脑袋撞坏了是不是?”男人没好气。

    这人语气怎么也跟裴轩齐那么像?

    该不会撞到她的人正是裴轩齐的亲戚吧?

    同一个血脉出的,讨人厌的地方也差不多。

    “不准碰我!”她红着惊慌又恼怒的眼喊,“不然我要叫救命了。”

    男人一脸莫名看着她。

    “好,随便妳。”男人退让。“那妳自己有办法吗?”

    “没办法也不需要你帮我脱。”

    “好啦,那妳自己脱。”

    男人放开她,让她坐在马桶上。

    童筱秋正要抓起裙襬,突然发现男人没出去。

    “变态,想偷看我上厕所?”

    男人张着嘴,一脸难以置信。

    “妳毛病啊?一直骂我变态!”

    “你随便摸我,又想脱我内裤……”因为出车祸身体不适,她呼呼喘了两口气后才又斥道:“又要偷看我上厕所,不是变态是什么?”

    男人翻了个白眼。

    “我第一次听到有人骂老公变态的。”男人沉下脸来,担忧之色溢于言表。“妳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老公?你?”她吃了一惊,“你说什么?”老公?

    她是十八岁的高三生,恋爱都还没谈过呢,哪来的老公?

    “我是妳老公呀,不要跟我说,妳头撞到失忆了。”

    童筱秋震惊的看着他,越看越觉得那张脸熟悉。

    如果把胡子剃掉,脸再年轻一点,皮肤光滑一点……

    小手十指不知不觉的握拢,隐隐发抖。

    “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眉心聚拢。

    “裴轩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