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安祖缇爱上未来的你 第三章

爱上未来的你 第三章

作者:安祖缇书名:爱上未来的你类别:言情小说
    童筱秋看着开车的他,一个熟悉与陌生同时兼具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丈夫,感觉真是奇怪。

    他们以前不是相看两相厌的吗?

    “为什么我会跟你结婚?我们感情不是很差吗?每天都在吵架的。”她从不曾想过她竟会有一天是与裴轩齐结为连理。

    为什么会结婚?

    这个问题裴轩齐沉默了。

    他算是乘虚而入,就在童筱秋跟耿若聿分手伤心的时候。那时的他已经

    二十七岁了,不再像个屁孩一样,老是以欺负喜欢的女生为乐,而是展现大人的温柔手法,两个人才逐渐走近,甚至交往,最后结婚。

    但是童筱秋一直不肯说出让她伤心欲绝的原因是什么,但裴轩齐还是打听到耿若聿是个劈腿惯犯,在童筱秋尚未走出情伤,耿若聿就已经跟其他女人公然放闪,他因此忿忿不平,认为劈腿就是主因,而去找耿若聿打了一架。

    双双挂彩,不过是他赢了。

    耿若聿那时还讥笑他,“我早就知道你喜欢她,不敢追,只敢在这个时候打我泄愤。”

    裴轩齐被他激得又给他两拳,差点就打断耿若聿高挺好看的鼻梁。

    “喂,你干嘛不讲话?”童筱秋埋怨道,“医生不是说要讲一些过去的事帮助我恢复记亿吗?我们结婚的事是很重要的地方,你干嘛不讲?该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他不想说,是因为要提起原因,不可避免的一定要提到耿若聿,他实在不想提到那个人的名字。

    “以后再说,我先带你回家。”

    “我家?”

    “『我们』的家。”他重重强调“我们”二字。

    童筱秋这才想起他们已经结婚了,所以有自己的小窝了。

    “那我们住的地方离我们爸妈家会很远吗?”他开车的这段路是她学生时期鲜少来的地方。

    “为了减少上班通勤时间,我们住的地方离公司比较近。”

    “我是做什么的?”

    “你大学本来想读什么?”裴轩齐反问。

    “药学系啊。”

    “你现在在一家私人诊所担任药师。”

    “原来如此。”所以她真的有进入理想的科系耶。

    这是她失亿之后,难得听到的好消息。

    “那你呢?你考上什么科系?”她又问。

    其实她更想问耿若聿考上哪里,但看他提到耿若聿就一脸不爽,猜测问了也不会答,干脆不问了。

    “电机,现在科技公司当研发工程师。”

    “所以你的公司跟我工作的诊所很近?”

    “车程十到十五分钟。”

    “喔。”听起来似乎不远。“但我现在这样子没法去上班了。”

    她没有读四年大学的记忆,自然也没有任何药学方面的知识,是要怎么帮病人包药?

    “我已经打电话给诊所了,先帮你留职停薪,不过诊所方面顶多只能给两个月时间,如果这两个月你还是想不起来,就只好离职了。”

    “是喔。”因为没有实际上班过,对于可能会被辞退一事,童筱秋没什么真实感。“那我要赶快在这两个月内把记亿找回来才行。”

    “我会帮你的。”

    “那你赶快告诉我,到底为什么我们两个会结婚啊?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

    的?”除了耿若聿,她最好奇的就这件事了。

    童筱秋记得母亲很喜欢说他们是冤家,既然是冤家就是看不对眼嘛,那怎么又会走进婚姻的呢?

    “这事以后再说。”他转动方向盘入巷口,“我们家到了。”

    “离医院这么近?”

    好像开车不过十分钟就到家了。

    “你是在后面的公园被棒球K到的,所以送去最近的医院。”

    童筱秋是中午诊所休诊时间去后巷的自助餐店包饭,回家经过公园时,被玩球的一对兄弟给K到头的。

    “是喔。”童筱秋这才明白。

    车子进入地下停车场,在平面车位停妥,童筱秋拿着外套,与裴轩齐一块儿下车。

    她左顾右盼,企图从这个地下停车场找出熟稔的蛛丝马迹,可惜她怎么看,都只有“陌生”二字。

    进入电梯里,裴轩齐在“8”的数字键按了下去。

    “我们住八楼?”童筱秋好奇的问。

    “嗯。”

    “邻居熟吗?”

    “普通,你早出晚归,其实不太熟。”

    “那你呢?”

    “我常加班,所以也不太熟。”他们跟邻居碰面的机会其实不多。

    童筱秋闻言噗哧一笑。

    “笑什么?”

    “不知道。”童筱秋耸肩,“就是觉得好笑。”

    裴轩齐想她以前的确常没来由地莫名其妙发笑,没人知道她在笑什么,连她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可是这样的毛病,在踏入社会之后就鲜少发生了。

    她真是回到十八岁了。

    也就是她已经忘了两人相恋的过程,结婚时的兴奋与感动,蜜月的甜蜜与幸福……通通都忘记了,心里惦记的还是那个耿若聿,没有他的存在。

    裴轩齐垂下眼帘,掌心莫名有些发冷。

    电梯在八楼停下,童筱秋踏出电梯门,左右一眼望去皆是长长的走廊,门扉数数大概有七八个,可见住户不少,难怪连电梯都有三座。

    “我们是住小套房吗?”

    “这里的配置都是两房一厅一卫。”

    童筱秋点头表示了解。

    “这么多邻居,难怪会不太熟。”她一副总算可以理解的点点头。

    点头的模样有少女的天真可爱感,裴轩齐淡觑她一眼,走到第二间屋子开了门。

    房子装潢简单,没有太多的木作或装潢,格子连墙木质屏风隔开了玄关与客厅,一个两人座的米白色皮沙发靠墙而放,中间有一张长茶几,前方悬挂五十寸的液晶电视。

    再进去是开放式蔚房跟阳台,阳台上还披挂着衣服;一张长型木质餐桌做为厨房与客厅的分隔,厨房麻雀虽小五脏倶全,几乎所有的厨房家电都具备,橱柜下方悬挂两个锅子,可见平时应该是有在下蔚煮饭的。

    厨房旁边是书房,大概只有三坪大小,一张L形的桌子,放置了两台笔电,跟两张椅子。

    书房的对面是浴室,尽头就是寝房了。

    寝房就是一张床跟两个床边桌,前后各有一排柜子,没有过多装饰品,甚至连大灯都没有,照明就靠床边桌上的台灯,跟门口的一盏嵌灯。

    童筱秋看到房间中央的那张大床,想到自己晚上跟裴轩齐一起躺在那上头睡觉,感觉怪怪的。

    而在左边墙上挂着一张结婚照,上头果然是她跟裴轩齐。

    她的笑容很灿烂,自背后抱着她的裴轩齐则是温柔地凝视着她,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她像受了吸引般的上前,细细端详那张结婚照。

    她从没看过裴轩齐这么温柔的样子。

    “这就是我们家。”站在门口的裴轩齐道。

    “嗯。”

    “有没有想起什么?”

    童筱秋摇头,“没有。”

    就算看到婚纱照,她还是完全没有真实感。

    “有没有照片?”童筱秋回头问。

    “大部分都在笔电里。”他说。

    “那我现在去看,看能不能唤醒记忆。”

    她很不喜欢这种茫然无措的感觉,她希望能赶快唤醒记忆,恢复正常生活。

    而且她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她会喜欢上裴轩齐。

    而裴轩齐为什么都不老实干脆的跟她说呢?

    这种事情不是一开始就该侃侃而谈的吗?

    该不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回到书房,裴轩齐指着白色笔电,“这台是你的。”

    “好。”

    童筱秋坐入草绿色靠背式扶手椅,打开笔电,开机后屏幕上跳出输入pin码的要求。

    “pin码是什么?”童筱秋转头问。

    “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会不知道?”他们不是夫妻吗?

    “笔电是私人的物品,我们说好不看对方计算机里的东西。”

    “是喔。”想不到他们是这么互相尊重彼此隐私的夫妻呢。

    童筱秋抓着下巴很是苦恼。

    她输入了自己习惯用的密码,也就是自己的生日,但是错误的。

    她想她这么习惯用生日当密码,也许是使用裴轩齐的生日。

    可她输入之后,发现还是错的。

    “我错误几次会被锁机啊?”

    “我记得我那时帮你设定是三次。”

    “三次?”童筱秋瞠目,“那不就只剩下一次机会了?”

    “嗯。”

    “欸,干嘛只设三次,不设个十次百次啦!”童筱秋忍不住碎碎念。

    这下可惨了,要输谁的生日呢?

    爸爸还是妈妈?

    可是爸妈的生日她很少用,应该不可能是用他们的生日当密码……

    忽地,一串数字跃入脑海。

    而这也是十八岁的她的手机开机密码。

    但现在的她已经三十了,也跟裴轩齐结婚了,应该不会用那个人的生日才是啊。

    “如果真的锁机怎么办?”童筱秋犹豫的问。

    “只能送原厂了。”

    “喔。”

    童筱秋心想剩下最后一次机会,还是得试试。

    于是她轻轻敲打键盘,屏气凝神输入六个数字,最后一个数字敲下,屏幕立刻出现欢迎画面。

    “耶,解开了!”童筱秋开心地喊。

    “密码是什么?”裴轩齐也很诧异她竟然记得笔电的密码。

    莫非记忆快要恢复了?“是耿若聿的生日……”

    她兴奋地转回头,一看到裴轩齐瞬间阗暗的脸色,这才后知后觉的住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