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情定小吃貨 第十八章

作者︰唐筠類別︰言情小說

第九章

平常健健康康的人,現在則蒼白著臉躺在病床上,看起來真的讓人很心疼不舍,而這一切都是她引起的,一思及此,沙茜茜的眼淚就忍不住流了下來。

坐在病床邊,緊握著盧修平的手,她難過的低語著,「請你快點醒過來。」

但盧修平並沒有因為她的期盼就醒過來,他依然緊閉著雙眼,一動也不動的躺在病床上。

看不到他談笑風生的模樣,沙茜茜越發的自責起來,她覺得如果盧修平不那麼愛吃她準備的便當,如果她不要總是替他準備便當,那麼他現在或許就不需要躺在這里受罪了。

但後悔並不能改變她害他食物中毒的事實。

最近發生太多事情,先是爺爺病倒,再來是她莫名卷入食安風暴里,現在連盧修平都倒下了,這讓她不禁要想,自己是不是一個不祥的人。

其實小時候,她大伯母和三嬸就這樣說過她,說她是個掃把星,她出世之後,她爸媽就出車禍過世,她的父母就像是被她克死的。

爺爺和女乃女乃努力安撫了她許久,才讓她走出那個克死父母的陰影,或許她父母車禍真的不是她的錯,但現在盧修平是吃了她做的便當才病倒的,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她無法推卸責任。

「如果你不醒來,我就跟著你走。」雖然這樣講很對不起養育她長大的爺爺女乃女乃,但是如果盧修平真的有個三長兩短,那她的罪孽就洗脫不了了。

「沙茜茜,你以為你一命賠一命就能洗清你的罪嗎?」

沙茜茜听見開門聲,倪敏燻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下一秒,她被倪敏燻從椅子上拉起來。

「你這是做什麼?」她無力的問著。

「你還好意思問我,我剛听說修平食物中毒,就馬上想到你,這難道不是因為你引起的?沙茜茜,你還真是個掃把星!」

沙茜茜沒否認,也否認不了,所以只能靜靜的被倪敏燻指控與謾罵。

「你還待在這里做什麼?還不走?想把修平害到怎樣的程度你才甘願?」倪敏燻繼續抨擊,還不斷的想把她推出病房。

「我不走,我要等修平醒過來。」

「沙茜茜,你留下來有什麼意義?是要道歉嗎?你害修平差點連命都沒有了,你覺得光是道歉有用嗎?還有,你替他惹出的爛攤子還沒解決呢,你為何這麼厚臉皮?都到這種地步了,你還想賴在修平身邊不走嗎?」

「不是那樣的,那批貨……真的和我沒有關系。」

「不是你說沒關系就沒關系,事情還在調查,有沒有關系不是你說了算,就算那批貨和你無關,那修平中毒呢?你能說和你無關嗎?他難道不是吃了你那所謂的愛心便當才食物中毒的?」

倪敏燻的指控真是針針見血,戳得沙茜茜的心千瘡百孔,但就算再痛,她也沒法推卸責任。

「是我的錯,所以我更要留在這里照顧他。」

「不需要,副董事長馬上就會回台灣,她交代了,沒有她的允許,誰也不能靠進修平的病房一步,你走吧,不要再賴在這里了。你對修平來說沒有幫助,只有害處,你的存在只會傷害他。」

沙茜茜還想反駁些什麼,但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最後她被假敏燻推出病房,可因為她還沒看見盧修平醒來,所以她不能走,于是她只能站在病房外,靠著牆,不斷的替病房內的盧修平祈禱。

兩天後,盧修平終于醒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所以一張開眼,看見自己身在病房里,整整愣了許久,然後才慢慢的把所有的情況連貫起來。

他想起自己在登機的前一秒,整個人突然覺得暈眩,緊跟著就失去了意識,再醒來就是現在了。

他是怎麼了?

盧修平亟欲得到答案,所以叫了沈書禮,但進入病房的卻是令他非常厭惡的倪敏燻。

「你在這里做什麼?」他冷冷的質問。

「你生病了,我在這里照顧你。」倪敏燻說得好像她照顧他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對盧修平而言,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倪敏燻,讓她照顧,他恐怕只會病情加重,「我需要的人里頭,絕對沒有你。」

被那樣的羞辱,倪敏燻很不高興,但是她忍住了,「你不用激我,是你母親授意讓我過來照顧你的,如果你需要的是沈特助,那我可以跟你說,你母親把他叫到公司去了;如果你需要的是沙茜茜,那我也可以告訴你,你住院到現在,她沒來過半次,所以你不要指望她來照顧你。」

「你以為我會信你?」謊話連篇的女人,她說的話都必須打折扣。

「信不信由你。你剛醒應該餓了,醫生說你灌洗腸胃,醒來只能先吃些清淡的清粥和米湯,所以我幫你準備了清粥,你吃一點吧。」

「不用了,我會讓茜茜幫我準備。」

「你還想吃她煮的東西?是不怕死嗎?你知道你會變成現在這樣,是誰害的?

就是沙茜茜,你吃了她準備的便當,食物中毒了,所以勸你不要再指望她,她的存在對你沒有幫助,只有害處。」

倪敏燻說起謊來臉不紅氣不喘,為了達到目的,她絕對會打壓沙茜茜到底,加上有盧修平的母親當後盾,她根本沒在怕,她深信只要過些時日,盧修平肯定會成為她的囊中物。

「出去!」話不投機半句多,他連一分鐘都不想和她獨處。

倪敏燻沒順從他的意思,反而朝一旁的沙發上坐下來,然後好整以暇的拿起書報,邊翻閱邊說︰「在你母親來以前,我是不會走開的。」

「你不走是不是?」

「不走。」

不再搭理倪敏燻,盧修平拔下手上的點滴針管,自己下床,她見狀連忙上前攙扶阻止。

「你這是干什麼?!你昏迷了兩三天,什麼東西都沒吃,身體很虛弱的,不要鬧脾氣了好不好?」

「我身體怎樣是我自己的事情,你管不著。」

雖然真如倪敏燻說的,他幾天沒進食,身體虛弱得幾乎寸步難行,但他絕對不會讓她以此操控他。

他的倔強讓倪敏燻氣得想掐死他,但她又不想半途而廢,所以只能暫時退讓,「好,我走,你留下來好好休息吧。」說完,她不甘願的離開。

終于如願把她這個討人厭的人攆走,盧修平馬上拿手機打電話,但奇怪的是,不管他怎麼打,電話那頭都直接轉入語音信箱。

「到底出了什麼事?」

他不擔心自己的身體,反而比較擔心反常的沙茜茜,所以他撥了另一個號碼,他知道現在沈書禮肯定被他媽困住,所以他找王皓倫來接他。

在車上,他吃了王皓倫帶來的清粥小菜,王皓倫則一邊開車一邊跟他說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結果提到沙茜茜被留職停薪時,盧修平突然大喊,「停車!」

王皓倫被他的大吼給嚇了一大跳,差點就撞到路邊的安全島。

停妥了車子,王皓倫驚魂未定的抱怨著,「你要嚇死人啊?突然叫我停車做什麼?」

「我問你,你剛剛說什麼?」

「剛剛?喔,我說沙茜茜被留職停薪。」

「為什麼?是因為我吃了她準備的便當食物中毒嗎?」

「不是,在那之前她就被留職停薪了。」

「所以我問你為什麼?」

王皓倫這才把最近發生的事情都詳細的告訴他,「大家都說,沙組長平常工作認真又仔細,那根本不像是她會犯的錯誤,但是李春華和倪敏燻一口咬定都沒看到檢驗合格單,所以沙茜茜就被留職停薪。」

「听起來比較像一個設計好的陰謀。」

「不管是不是陰謀,沙茜茜這次想脫身恐怕不容易,加上你又因為吃了她準備的便當食物中毒,這事已經傳遍了整個公司,我怕她不只是要負擔因為職務疏失而導致公司損失的賠償,恐怕還得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一听到沙茜茜要被懲處,盧修平整個火氣都冒了上來,他怒吼著,「我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的!」

「你打算怎麼做?」

「開車吧。」

「現在要去哪里?」

「公司。」

「OK。」王皓倫把方向盤一轉,油門一踩,快速的鑽入車陣里,在去公司的路上,他還是很好奇盧修平的打算,「你打算怎麼做?想讓沙茜茜回來上班嗎?下人事命令的可是你媽,難道你打算公然反抗你媽?」

「我從來就沒順從過她不是嗎?」

「也是。」兩人的關系真的是太冷了,若是讓外人來看,恐怕也看不出兩人原來是母子,「但她是副董事長。」

「那我就用我的總經理職位來和她對抗。」

「喂,這樣會不會玩太大?說不定真的是沙茜茜疏忽……」

「不會有那種事情發生,如果只是一件事,說疏忽或許有可能,但你不覺得太湊巧了嗎?我突然食物中毒,沙茜茜突然犯了不該犯的大錯,這其中肯定有鬼。」

「或許吧,但案件相關人員都一口咬定,根本沒有檢驗證明單,連出貨方都說那些食材都還沒檢驗,但因為我方這邊急著要那批貨,所以就答應先出貨再補單,沒想到沙茜茜卻把還沒拿到檢驗合格證明的食材先送至各分店,所以才會造成今天這種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