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情定小吃貨 第十九章

作者︰唐筠類別︰言情小說

“如果有人買通了那些人,就有可能會是那種局面。”

“誰會做那種事情?你認為公司有內鬼?難道是其他同業下的手?”

“未必是那樣,我倒覺得有人刻意要針對茜茜,否則為何是茜茜去接收的貨?

為何是她把貨送到各分店?又為何我會因為吃了茜茜做的便當而食物中毒?你知道嗎?我十幾年前就吃過茜茜做的便當,也就是說,她帶便當的習慣已經行之有年,所以以她的經驗,是絕對不可能犯下那種會置人于死的錯誤,況且對象又是我,你不覺得事情很古怪?”

盧修平一一分析事情的可疑之處,但其實他心底早就有底,只是現在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

“你分析得很有道理,好,我需要做什麼,你說吧。”

“首先,先把那個送貨的司機找出來。”

“然後呢?”

盧修平邪氣的笑說︰“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要玩他?沒那麼容易,但踩到了他的底線,他就不可能再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盧修平抵達公司時,公司里正在開臨時股東會議,他直闖入會場,結果所有股東都把視線轉到他身上。

看見兒子出現,範碧玉非但沒有笑臉,反而臭著臉責怪他,“病人不在醫院好好休養,來公司做什麼?”

“當然是來參加股東會議。”他走到平常自己坐的位子上,大剌剌的坐下來,並滿臉笑意地問著,“在討論什麼?有我不能听的議題嗎?”

“討論要怎麼向讓公司損害名譽的不稱職員工求償。”

“不需要向她求償。”

“盧總經理,你住院了,可能不是很清楚,那個沙茜茜……”

“我比誰都清楚,沙茜茜平常認真又仔細,絕對不可能會犯下那種不該犯的錯誤,所以她沒必要為她沒做過的事情做出任何補償。”

“那是你個人的猜測,事實就是沙茜茜因為個人疏失,導致公司名譽受損,甚至還得面對法律問題,所以她非得為她的作為付出代價不可。”範碧玉非常嚴厲的強調著。

盧修平用力的把手搭在桌上,然後非常慎重的說︰“各位股東,這件事情太不尋常,我願意替沙茜茜做擔保,如果這件事情真是因為她的疏失導致的,我願意從總經理的位置退下來,並且代替沙茜茜償還公司的所有損失,但請各位股東給我一些時間,讓我好好把事情調查清楚。”

“盧修平,你是病到腦袋不清楚了嗎?出去!讓腦袋清醒些再說話!”範碧玉氣急敗壞的下命令。

盧修平沒有出去的打算,反而對自己的母親說︰“範副董事長,這里是股東會議,我是路易餐集團的總經理,也是路易餐集團的股東,我有權力也必須在這里參加股東會議,請勿讓您個人的情緒影響了您的風度。”

“我不會同意讓沙茜茜回來上班的,所以你不要白費力氣了。”

“她是我的員工,如果她沒犯錯,公司就沒有權力剝奪她的工作權,不過我同意,在事情還沒調查清楚之前,讓她留職停薪。”

“這樣很合理。”其他股東說話了。

這時,一直沒開口講話的董事長盧萬全開口了,“各位股東,盧總經理是公司的執行總經理,所以我相信他有那個能力可以把事情處理妥當,現在在他把事情調查清楚以前,請大家多點耐心等待。”

沒想到這回父親竟然沒扯他的後腿,盧修平也覺得很意外,但感到意外的不只是他,還有他的母親範碧玉。

範碧玉萬萬沒想到,他們父子倆會站在同一陣線上,所以一時錯愕得說不出話來。

“就依照盧董事長的意思吧,盧總經理,事情就交給你處理了。”

“謝謝大家,我一定會把事情調查個水落石出。”

“那會議就到這,散會。”盧萬全兩三句話就結束了會議。

股東都走了,會議室里只剩下盧修平和他的父母。

範碧玉這時才開口,“你們父子倒是很會選時間、地點來跟我唱反調。”

“我是就事論事,公司有現在的局面,修平也是功不可沒,你當著股東的面不給他面子,難道是打算把公司總經理的職位拱手讓給外人嗎?”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父親幫他講話,他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對他們來說,還是公司比較重要,父親會幫他說話,不過就只是不想讓外人進入公司插手公司的管理營運,這點他是非常清楚的。

“你們不用吵了,這件事我會給股東一個交代。”

“要是查不出來呢?”範碧玉急問。

“要是查不出來,那我就交出我的職位和股份,徹底退出路易餐集團。”

“絕對不行!”盧萬全激動的大吼。

“我只是說要是,並不代表我真的會查不出來,所以你們不需要太過擔心,就算我要離開路易餐集團,也絕對不是這種方式離開。”

這地方,他忽然覺得沒有任何值得留戀的,冷淡的親情和只有金錢權勢的游戲舞台,這里的一切,遠比不上沙家那不大的小鮑寓溫暖。

其實沙茜茜每天都有到醫院,只是不得其門而入,她每次都被悅敏燻給擋下,所以她只能在病房附近的櫃台詢問盧修平的狀況。

今天她照常到櫃台詢問,結果護理師跟她說盧修平已經出院回家了,她听了更著急,因為她知道盧修平才剛醒來沒多久,怎麼會急著就回家?

所以她很快的趕到盧修平的住處想看看他,但到了大樓外,卻又不敢上去。

她是可以直接上樓的,因為盧修平已經跟警衛室說過她的身分,可是一想到公司和他都受害,她就莫名的覺得自己沒臉見他。

就在她在大樓外躊躇不前時,盧修平回家了,他遠遠的就看到她站在大樓出入口,但他沒停下車,而是讓沈書禮把車開進地下停車場,他上樓,再叫沈書禮去替他把人帶上樓。

沈書禮到了大門口後就直接走到沙茜茜面前,“沙組長,你來得正好,我正要找你。”

“你找我有事?”

“嗯。”

沙茜茜比較擔心盧修平,所以先開口說︰“沈特助,你先跟我說總經理現在怎麼樣了?他身體還好嗎?”

沈書禮照盧修平的交代做,面對沙茜茜的問題,他大搖其頭,“不太好。”

“不太好……”听到他的回答,沙茜茜整顆心都揪成了一團。

“總經理病得很嚴重。”

“那怎麼還讓他出院?!快點把他送回醫院啊!”沙茜茜急切的說。

“總經理的個性你又不是不清楚,拗起來沒人講得通的,他說……沒有見到你以前,絕對不接受治療,他還說……”話到口,他就說不下去了,因為盧修平要他講的話,是詛咒盧修平的,所以他說不出口。

但他欲言又止的模樣讓沙茜茜更心急,“他到底都說了什麼?”

“你上去听听他自己怎麼說吧。”

“我沒臉見他。”沙茜茜低下頭,很悲催的說︰“是我害他食物中毒,還把公司搞得雞飛狗跳,我真的很對不起他……”

“總經理知道那不是你的錯,就因為他知道,所以更心痛,他說你現在肯定一個人痛苦著,所以你不去見他,那他就不治療陪你一起痛苦,你知道的,總經理差點就去見閻羅王了,你真忍心看他繼續痛苦下去嗎?”

不!她當然不願意看他痛苦!

“我這就去勸他回醫院接受治療。”她丟下話,轉身就沖進大樓,一路直奔電梯上樓。

沈書禮看她進了電梯後,才拿出手機打電話,“總經理,沙組長上樓了。”

“好,你去忙吧。”

他已經交代沈書禮和王皓倫,找出那個送貨司機,要從他身上找出答案,用的方法當然不會很上道。

掛了電話,盧修平就坐在沙發上,雙腿交疊著,優閑的看著電視,靜靜的等待沙茜茜的到來。

其實他的心一點都不優閑,他不斷的數著每一分、每一秒,又擔心沙茜茜打退堂鼓逃跑了,所以很多回他都想起身走出大門去找她。

一直到他听到電子門鎖傳來按密碼的聲響,他的心才漸漸踏實下來。

門開了,他先听到沙茜茜急切的叫喚,“總經理!盧修平!修平……”

她的叫喚在看到他的剎那停了下來。

沈書禮說他病得很嚴重,可是看起來不像啊!

“你騙我……”直到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被騙了,腳步也跟著往後退。

在她轉身前,盧修平越過她將大門關上,帶著她轉身把她困在自己的雙臂與大門之間,“又想逃嗎?”

“你騙我!”她指控。

“不騙你,你又要逃走了吧?我用心良苦呢!”他嘆氣靠近她,然後頭緩緩的貼上她的額頭,很深情的說︰“我好想你。”

沙茜茜的心頓時融化了。

她身體貼向他,雙手環上他的頸項,“我也好想你!”說完,淚水像珍珠一般緩緩的滾落臉頰。

兩人要見一面可真難,但,他們終于還是見到面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