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情定小吃货 第十八章

作者:唐筠类别:言情小说

第九章

平常健健康康的人,现在则苍白着脸躺在病床上,看起来真的让人很心疼不舍,而这一切都是她引起的,一思及此,沙茜茜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坐在病床边,紧握着卢修平的手,她难过的低语着,“请你快点醒过来。”

但卢修平并没有因为她的期盼就醒过来,他依然紧闭着双眼,一动也不动的躺在病床上。

看不到他谈笑风生的模样,沙茜茜越发的自责起来,她觉得如果卢修平不那么爱吃她准备的便当,如果她不要总是替他准备便当,那么他现在或许就不需要躺在这里受罪了。

但后悔并不能改变她害他食物中毒的事实。

最近发生太多事情,先是爷爷病倒,再来是她莫名卷入食安风暴里,现在连卢修平都倒下了,这让她不禁要想,自己是不是一个不祥的人。

其实小时候,她大伯母和三婶就这样说过她,说她是个扫把星,她出世之后,她爸妈就出车祸过世,她的父母就像是被她克死的。

爷爷和奶奶努力安抚了她许久,才让她走出那个克死父母的阴影,或许她父母车祸真的不是她的错,但现在卢修平是吃了她做的便当才病倒的,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她无法推卸责任。

“如果你不醒来,我就跟着你走。”虽然这样讲很对不起养育她长大的爷爷奶奶,但是如果卢修平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那她的罪孽就洗脱不了了。

“沙茜茜,你以为你一命赔一命就能洗清你的罪吗?”

沙茜茜听见开门声,倪敏熏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下一秒,她被倪敏熏从椅子上拉起来。

“你这是做什么?”她无力的问着。

“你还好意思问我,我刚听说修平食物中毒,就马上想到你,这难道不是因为你引起的?沙茜茜,你还真是个扫把星!”

沙茜茜没否认,也否认不了,所以只能静静的被倪敏熏指控与谩骂。

“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走?想把修平害到怎样的程度你才甘愿?”倪敏熏继续抨击,还不断的想把她推出病房。

“我不走,我要等修平醒过来。”

“沙茜茜,你留下来有什么意义?是要道歉吗?你害修平差点连命都没有了,你觉得光是道歉有用吗?还有,你替他惹出的烂摊子还没解决呢,你为何这么厚脸皮?都到这种地步了,你还想赖在修平身边不走吗?”

“不是那样的,那批货……真的和我没有关系。”

“不是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事情还在调查,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了算,就算那批货和你无关,那修平中毒呢?你能说和你无关吗?他难道不是吃了你那所谓的爱心便当才食物中毒的?”

倪敏熏的指控真是针针见血,戳得沙茜茜的心千疮百孔,但就算再痛,她也没法推卸责任。

“是我的错,所以我更要留在这里照顾他。”

“不需要,副董事长马上就会回台湾,她交代了,没有她的允许,谁也不能靠进修平的病房一步,你走吧,不要再赖在这里了。你对修平来说没有帮助,只有害处,你的存在只会伤害他。”

沙茜茜还想反驳些什么,但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最后她被假敏熏推出病房,可因为她还没看见卢修平醒来,所以她不能走,于是她只能站在病房外,靠着墙,不断的替病房内的卢修平祈祷。

两天后,卢修平终于醒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一张开眼,看见自己身在病房里,整整愣了许久,然后才慢慢的把所有的情况连贯起来。

他想起自己在登机的前一秒,整个人突然觉得晕眩,紧跟着就失去了意识,再醒来就是现在了。

他是怎么了?

卢修平亟欲得到答案,所以叫了沈书礼,但进入病房的却是令他非常厌恶的倪敏熏。

“你在这里做什么?”他冷冷的质问。

“你生病了,我在这里照顾你。”倪敏熏说得好像她照顾他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对卢修平而言,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倪敏熏,让她照顾,他恐怕只会病情加重,“我需要的人里头,绝对没有你。”

被那样的羞辱,倪敏熏很不高兴,但是她忍住了,“你不用激我,是你母亲授意让我过来照顾你的,如果你需要的是沈特助,那我可以跟你说,你母亲把他叫到公司去了;如果你需要的是沙茜茜,那我也可以告诉你,你住院到现在,她没来过半次,所以你不要指望她来照顾你。”

“你以为我会信你?”谎话连篇的女人,她说的话都必须打折扣。

“信不信由你。你刚醒应该饿了,医生说你灌洗肠胃,醒来只能先吃些清淡的清粥和米汤,所以我帮你准备了清粥,你吃一点吧。”

“不用了,我会让茜茜帮我准备。”

“你还想吃她煮的东西?是不怕死吗?你知道你会变成现在这样,是谁害的?

就是沙茜茜,你吃了她准备的便当,食物中毒了,所以劝你不要再指望她,她的存在对你没有帮助,只有害处。”

倪敏熏说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为了达到目的,她绝对会打压沙茜茜到底,加上有卢修平的母亲当后盾,她根本没在怕,她深信只要过些时日,卢修平肯定会成为她的囊中物。

“出去!”话不投机半句多,他连一分钟都不想和她独处。

倪敏熏没顺从他的意思,反而朝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然后好整以暇的拿起书报,边翻阅边说:“在你母亲来以前,我是不会走开的。”

“你不走是不是?”

“不走。”

不再搭理倪敏熏,卢修平拔下手上的点滴针管,自己下床,她见状连忙上前搀扶阻止。

“你这是干什么?!你昏迷了两三天,什么东西都没吃,身体很虚弱的,不要闹脾气了好不好?”

“我身体怎样是我自己的事情,你管不着。”

虽然真如倪敏熏说的,他几天没进食,身体虚弱得几乎寸步难行,但他绝对不会让她以此操控他。

他的倔强让倪敏熏气得想掐死他,但她又不想半途而废,所以只能暂时退让,“好,我走,你留下来好好休息吧。”说完,她不甘愿的离开。

终于如愿把她这个讨人厌的人撵走,卢修平马上拿手机打电话,但奇怪的是,不管他怎么打,电话那头都直接转入语音信箱。

“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不担心自己的身体,反而比较担心反常的沙茜茜,所以他拨了另一个号码,他知道现在沈书礼肯定被他妈困住,所以他找王皓伦来接他。

在车上,他吃了王皓伦带来的清粥小菜,王皓伦则一边开车一边跟他说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结果提到沙茜茜被留职停薪时,卢修平突然大喊,“停车!”

王皓伦被他的大吼给吓了一大跳,差点就撞到路边的安全岛。

停妥了车子,王皓伦惊魂未定的抱怨着,“你要吓死人啊?突然叫我停车做什么?”

“我问你,你刚刚说什么?”

“刚刚?喔,我说沙茜茜被留职停薪。”

“为什么?是因为我吃了她准备的便当食物中毒吗?”

“不是,在那之前她就被留职停薪了。”

“所以我问你为什么?”

王皓伦这才把最近发生的事情都详细的告诉他,“大家都说,沙组长平常工作认真又仔细,那根本不像是她会犯的错误,但是李春华和倪敏熏一口咬定都没看到检验合格单,所以沙茜茜就被留职停薪。”

“听起来比较像一个设计好的阴谋。”

“不管是不是阴谋,沙茜茜这次想脱身恐怕不容易,加上你又因为吃了她准备的便当食物中毒,这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公司,我怕她不只是要负担因为职务疏失而导致公司损失的赔偿,恐怕还得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一听到沙茜茜要被惩处,卢修平整个火气都冒了上来,他怒吼着,“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的!”

“你打算怎么做?”

“开车吧。”

“现在要去哪里?”

“公司。”

“OK。”王皓伦把方向盘一转,油门一踩,快速的钻入车阵里,在去公司的路上,他还是很好奇卢修平的打算,“你打算怎么做?想让沙茜茜回来上班吗?下人事命令的可是你妈,难道你打算公然反抗你妈?”

“我从来就没顺从过她不是吗?”

“也是。”两人的关系真的是太冷了,若是让外人来看,恐怕也看不出两人原来是母子,“但她是副董事长。”

“那我就用我的总经理职位来和她对抗。”

“喂,这样会不会玩太大?说不定真的是沙茜茜疏忽……”

“不会有那种事情发生,如果只是一件事,说疏忽或许有可能,但你不觉得太凑巧了吗?我突然食物中毒,沙茜茜突然犯了不该犯的大错,这其中肯定有鬼。”

“或许吧,但案件相关人员都一口咬定,根本没有检验证明单,连出货方都说那些食材都还没检验,但因为我方这边急着要那批货,所以就答应先出货再补单,没想到沙茜茜却把还没拿到检验合格证明的食材先送至各分店,所以才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