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五毛钱换到好老公 第十章

作者:阳光晴子类别:言情小说

雷克南是活过来了,可是,他并没有醒过来,一天、两天、三天、半个月……一个月过去了,他只能依赖着呼吸器维持生命,不曾睁开双眸看一眼以医院为家,吃得少、睡得少、殷殷期盼他恢复意识的夏芷莹。

在日升医院的加护病房里,隔着病房玻璃,越形憔悴的夏芷莹眼眶微红的凝盼着躺在病床上的雷克南,身旁是经由安通知,特别飞来美国陪伴妹妹的夏芯莹,她美艳绝伦的脸上有着太多的忧心。

妹妹跟雷克南之间的事,她都知道了,但除了守护在妹妹身边外,她什么忙也帮不上。

在她们身后,主治大夫正在向雷旭、杜虹及安说明雷克南的病情。

“他的昏迷指数仍然只有三,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枪伤虽然好转,但这样的情形就怕会一直持续下去。”

雷旭沉沉的吸了一口长气,抱着希望、语带哽咽的说:“没关系,我可以等,可以一直等下去,等着他醒过来。”

他只剩下这个儿子而已,不可以再失去他了!老天爷,他知道,他是一个很差劲的父亲,可是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不要这样惩罚他,对这个从小就忽视到大的小儿子,他好不容易才看到他收拾玩心,展现傲人的领导能力,雷氏企业如今在他的带领下是更上一层楼了,这时候把他带走,对这孩子真的太残忍了……

安泪如雨下的看着玻璃窗内的雷克南,难过得直摇头。

没想到杜虹却皱着修剪整齐的柳眉,喃喃低语,“人若一直躺在这里,我缺钱时还能找谁要啊──”

安生气的瞪向她,她这才惊觉自己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尴尬的看着同样气愤的瞪着自己的前夫。

“那个……反正我也帮不上忙,我先走了。”她说完急急闪人。

雷旭摇头,听完医师说明儿子的状况后,他走到那对姊妹花身边,看着夏芷莹一双深情的眸子只定视在儿子身上,忍不住心疼起这女孩来。

从赶到医院到现在,他看到的是一个真心真意爱着儿子的女孩,在挑女人这一点上,克南就比他这个父亲还要有眼光。

“芷莹,克南可能会一直这样沉睡着,我看妳跟妳姊姊先回台湾去吧,克南有什么新状况,我会跟妳联系的。”

夏芷莹轻轻的摇头,“我要陪着他,每天来看他,跟他说话……”

“芷莹,听雷伯父的吧,不然姊担心妳撑不下去的。”夏芯莹不忍的道,妹妹几乎瘦了一大圈了。

“我可以撑下去的,姊。”夏芷莹握住她的手,眼神温柔而坚定,“倒是妳,妳来陪我好些日子了,我的工作已经辞掉,可是姊的工作呢?”

“我放心不下妳。”

“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妳就放心回台湾吧。”

安走近两人,微笑的看着这个跟妹妹长得一样标致不同风情的夏芯莹,她妩媚迷人,像朵盛开的红玫瑰,而那双蕴藏着坚韧与温暖、黑白分明的明眸,简直像子夜的星空般吸引人。

若不是雷克南此时出了事,她真想将她介绍给她的干儿子莫维奇,他高大英挺,又是知名餐厅的行政主厨,虽然话少了些,人冷了点,但女人缘奇佳,不过,他挑女人就跟对食材的要求一样挑剔,到现在,还没哪个女人入过他的眼。

夏芯莹看着这名慈祥的老奶奶,不知怎么的,她跟她一见投缘,像是认识了好久的老朋友。

在安一再的保证及妹妹的坚持下,她不得不点头,在第二天飞回台湾。

雷氏企业也有好多公事要处理,雷旭也随即回到纽约。

夏芷莹跟安就在离医院最近的饭店住下来,方便探望。

只是日子一天天过去,雷克南的状况依旧没有好转。

“回去了,妳都这样看一天了。”安不忍的拍拍夏芷莹的手,这孩子更憔悴了。

她眼眶微红的点点头,再回头看了雷克南一眼,这才跟安回到饭店。

“先到餐厅吃点东西吧,妳这几天食欲很差。”

“我没什么胃口,想睡了,安奶奶,妳去吃就好。”

“可是──”

“我真的困了。”

夏芷莹向她点点头,将房门关上后,从衣柜里拿出雷克南的西装,紧抱着它躺在床上,热泪再次滚落眼眶。

克南,我好想你,你为什么还不醒过来?难道你听不到我的呼唤吗?

我真的好想你,好想听到你跟我说句话,好想看到你凝视我时的深情眼眸,更想在你温暖的怀抱里醒来……

你可不可以不要睡了?回来!拜托你,快回来…

眼角的泪水不断的滑落枕上,她哭着哭着睡着了。

不一会见后,安提着一袋热食进来,看着脸上仍残留泪痕的夏芷莹,还有她紧抱在怀里的西装,她不禁在心中轻叹一声,把食物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再拉起被子为她盖好。

可怜的孩子,这样的煎熬还要承受多久?!

第二天,安陪着夏芷莹到医院看雷克南时,发现她的气色更差了。

“芷莹,妳这样不行,昨天晚餐没吃,今天早上也不想吃东西,妳会熬不下去的。”

“我不想吃,可我没问题的。”一抹逞强的微笑挂在她那张苍白的小脸上,更让她显得楚楚动人。

安轻叹一声,“人又不是铁做的,我去买杯热牛奶给妳,妳等着。”语毕,她就往前面的电梯走去。

“不用了,安奶奶──”夏芷莹想上前拉住她,没想到一阵晕眩突然袭来,下一秒,她竟不省人事的倒卧在地。

“有人昏倒了!”

安一听到这声呼叫,猛地回头,一见昏倒的就是芷莹,吓得急奔回去,将她扶起,“医生,快来啊,医生!”

一阵忙乱后,夏芷莹躺在病床上,做过检查后,医生微笑的给了心急如焚的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她难以置信的摀着唇,眼眶都红了,心中又惊又喜。

医生离去后,安坐在床边,等着夏芷莹醒过来。

半晌,夏芷莹睁开蒙眬的眼眸,映入眼帘的是安那张圆脸上大大的笑容。

“安奶奶?”她突地坐起身来,“妳笑得这么开心,是不是因为克南醒来了?我马上去见他──”

一见她拉开被子就要下床,安连忙拦住她,急急的道:“不是、不是!他还没醒,但他会醒来的,我相信他一定会醒来的,因为他要做爸爸了啊!”

夏芷莹愣了一愣,“什、什么?!”

安又哭又笑的,“妳有了,听到了吗?妳要当妈妈,克南要当爸爸了。”

她眼眶一红,这才赫然想起,她的月事已有两个月没来了。她低头摸着肚子,欣喜的泪水无声落下,她有克南的孩子了!

她苍白的小脸上有了雷克南出事以来的第一个笑容,她泪光闪动的抬头看着同样泪流满腮的安,“我有了,安奶奶……”

“是啊,所以不可以说不想吃、没胃口,妳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好贴心,没让妳这个妈妈害喜孕吐。”

她眨眨眼,“两个小家伙?”

“是啊,双胞胎。”安的泪水不停流下,“所以,妳要吃得更多,知道吗?”

夏芷莹用力的点点头,喜悦的泪水也是流个不停,“我突然好饿,真的……真的好饿。”

安笑了,拚命拭泪,“好好好,我马上去买,妳再躺一会儿。”

安急急的离开病房,但夏芷莹却再也躺不住,她来到雷克南的病房前,隔着玻璃窗,笑中带泪的看着他。

克南,我有了你的孩子,你听到了吗?是双胞胎,你这个爸爸就别偷懒了,快点醒过来好不好?你睡了好久好久了……

夏芷莹怀孕一事,安也通知了雷旭及夏芯莹。

雷旭为此还飞来拉斯韦加斯一趟,毕竟生养孩子并不简单,夏芷莹还那么年轻,儿子何时苏醒谁也不知道,也许就这么过了一辈子……

“雷伯父,你要说什么我都知道,但是我要生下克南的孩子,这一点再坚定不过了,你别劝我。”夏芷莹看着面色凝重的雷旭,笑容满面的道。

“可是妳姊姊……”

她微微一笑,“我跟姊姊通过电话了,只要是我的决定,她一定支持。”

他只能点点头,叮咛安要好好照顾她,该吃的、该用的都别省。

接下来,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雷克南仍然没有醒过来,可是夏芷莹却不再终日以泪洗面,她保持心情愉快,整个人充满了精神。

之后雷旭包了专机,将儿子送回纽约继续接受治疗,夏芷莹也回到豪宅,除了一天三次去探亲雷克南的时间外,她将其余的精力都花在玻璃屋里研制手工皂。

这会儿,安一见到她才从玻璃屋进到主屋,就马上要到医院去,“不会太累吗?”她忧心的看着她凸出来的小肮,“怀孕五个多月了,要更小心,妳先回房间小睡一下,晚上再去看克南吧?”

她笑着摇头,“这是我跟他的约会,怎么可以不去呢?”

她随即开车前往医院,一上电梯就来到VIP的病房里。这是雷旭的贴心,整套医疗设备几乎都搬进了这间不输总统套房的房间里,让她可以近距离的贴近雷克南。

她坐在椅子上,一手握着雷克南温暖而厚实的大手,深情的双眸看着他那张俊美迷人的脸庞,“我跟孩子又来看你了,你这个瞌睡虫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

她灿然一笑,“不知道是不是我敏感?肚子里的宝宝刚刚好像踢了我一下,应该是在附和我的话,所以,你这个爸比要节制一点,不能再睡过头了。”

必答她的仍然只有一室的静默。

但夏芷莹不灰心,一天又一天,她都会来到这里跟雷克南说话。

“我们的小朋友会开始调皮了,在我的肚子里踢来踢去的,好像在打拳,你这个爸比是不是该替我训训他们?”

她笑着将他的手轻轻的放在她大腹便便的肚子上,“你能感觉得到吗?”她美丽的脸上绽放着幸福的光彩,“他们是一对男孩,跟你跟你哥一样,你得帮帮我,不然,我怕自己管不动两个小子耶……”

“克南,我的肚子越来越大了,走路也越来越像企鹅,你再不醒过来看,可是你的损失哦……”

“克南,离见到我们宝宝的时间越来越近了,现在起床时,我就像个不倒翁,根本就坐不起身来,得请安奶奶帮忙才能起床,你能想象那种画面吗?”夏芷莹轻抚着雷克南英俊但仍沉睡的脸庞,“不要让我等太久……”

她困难的从椅子上起身后,微喘着气,挺着大肚子,慢慢的转身步出病房,在房门关上的那一秒,雷克南垂放在床侧的右手忽然动了一动。

翌日一早,夏芷莹再次来到医院,这回安亦陪同来了。

安难掩心痛的看着雷克南,摇摇头,“三十年前,我看着你跟克群呱呱落地,这些日子,我看着芷莹的肚子一天天的长大,你的两个儿子就快要出生了,你这个当爸的人怎么还不醒?”

夏芷莹微笑的看着她,“安奶奶,我相信克南也很努力,我也相信这么长的日子以来,他一直有听到我的声音,听到我的鼓励以及我的期待。”她紧握着他的大手,“我真的这么相信着。”

安看着她静静凝盼雷克南的深情眼眸,心中却很感慨,好好的一对有情人,在此时应该是幸福的等待小生命的来临,怎么却会是如此令人心酸的光景?

她轻轻一叹,让两人独处,先行离去。

夏芷莹紧握着雷克南的手,笑容有些收敛起来,“其实……我有点害怕,虽然我很期待跟小壮丁们见面,想早一点看到他们是长得像你多一点,还是像我多一些?”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眸中有着忐忑,“可是一想到要进产房,我真的──,”她摇摇头,“不该这样的,我应该要勇敢才是……”

轻微的胎动像在回应她的话,让她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她轻轻拍拍肚子,“妈咪知道,妈咪会勇敢的──”

蓦地,一旁监测雷克南生命迹象的仪器上心跳跟血压的数字突然急速往上升。

她飞快的转头看着那不寻常的图形及数字,脸色一变,心慌意乱的急忙起身想按病床后方的呼叫铃,但她的下腹突然传来一阵痛楚,她抚着肚子,忍受一波波的阵痛。

“好……好痛。”承受不住疼痛的她在床边跪跌下来,痛苦的呻吟。

她没发现,雷克南正缓缓的睁开眼睛。

“好痛……好痛啊……”她痛得呻吟。

他吃力的偏过头,目光落在跌跪在床侧的夏芷莹身上,“芷莹?!”

一道熟悉的低沉嗓音穿透夏芷莹被痛楚占领的意识,她喘息一声,抬头一看。

“克……克……南?!”她眼睛倏地睁大,泪水迅速盈眶,她、她是在作梦吗?

他想起身,却觉得浑身虚弱无力,勉强挣扎着起身,他已累得满头大汗。

夏芷莹这波痛楚稍退,她便尽全力扶着床站起来按下呼叫铃。

雷克南这时才看到她那件白色孕妇装下那凸起的肚子,他眼眶迅速一红,“天啊,我以为……那只是我的幻想……幻想妳有了我的孩子……”

“是真的,可是你……你是真的醒来了吗?还是我在作梦?”她泪流满面,难以置信的坐在床沿抚摸他的脸。

“不是,我真的醒过来了。”雷克南抬起手,紧紧的抱着她,“我一直听到妳跟我说话,听到妳说妳怀孕了、听到妳说妳走路像企鹅……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快点起来,要快点醒过来……可是……我的身体不听话……我的眼睛也不听话……”

“没关系,你醒来就好,就好了──”她倒抽了一口凉气,下腹又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剧痛,她知道那是子宫在收缩,但她不知道会这么痛,“好痛!”

就在此时一群医护人员全冲了进来,看到病房内的情景好不讶异。

雷克南看到他们,急忙大喊,“快点!快点送她去医院──”

“这里就是医院了,”夏芷莹痛苦的抓着他的手臂,“我要生了……”

医护人员只好先处理她的状况,而雷克南也不让人先检查,硬是要人找来轮椅,跟着进了产房。

“克南……克南……”夏芷莹痛苦的躺在病床上,频频的喊着他的名字。

“我在这里!”雷克南靠到病床边去,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芷莹,我就在这里。”

可怕的痛楚从下腹一再袭来,她痛得满头冷汗,泪流满面,她咬紧下唇,不敢逸出那一声声的痛苦呻吟。

他可以感受到她的痛楚,她的手紧握住他的,她的指甲更因为太用力而深陷他的手中,但他不在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待的时间是如此漫长……

终于,一阵洪亮的婴儿哭声在产房内响起,约莫两分钟后,男一个宝贝的哭声也响起。

雷克南感激及感动的泪水早已溃堤,他哽咽的看着他深爱的女人。“妳好勇敢……”

夏芷莹脸色苍白,一双疲累但晶亮的眸子里尽是满足的笑,她放开他的手,转而抚摸他温热的脸颊,感觉到上头湿湿的泪水,“太好了,你真的醒了,而且是在如此神奇的一刻……谢谢你……有你在身边,我一点都不害怕……”

他侧脸紧贴她温暖的手,眼眶里也蓄满泪水,“不,我才要谢谢妳,给我的人生这么一份大礼,让我感到这么幸福。”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我真的好爱好爱妳……谢谢妳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的人生才能如此精彩……”

她笑了,也哭了。

两人深情相对,太多的感动与思念在眼神中交递,雷克南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一切尽在不言中。

“来,这是一对好可爱的宝宝喔,新手爸妈,快看看你们的宝贝。”

一旁,两名护士一人抱着一个大约只有一千多公克的小男孩到他们眼前。

两个小宝贝闭着眼睛,都有一张粉红色、皱皱的小脸蛋。

雷克南放开夏芷莹,眼眶泛红的看着甫报到的新成员,忍不住哽咽,“欢迎你们,我是爸爸。”

夏芷蕾亦深吸口气,压抑那激动的情绪后,才微笑开口,“我是妈咪,我们终于见面了,我的小壮丁们……”

一个月后,雷克南带着夏芷莹及两个宝贝儿子,由安开车载他们一行人前往雷家位于近郊的家族墓园,今天是很特别的日子,是雷克群的忌日。

湛蓝的天空下,雷氏墓园看来就像一座公园,鸟语花香,绿草如茵。

雷克南在经过复健巴悉心调养后,如今已行动自如,他跟夏芷莹各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下车。

“走了,我们要去看伯父。”

两个宝宝挥动着肥肥嫩嫩的手脚,黑眸骨碌碌的转着,好像听得懂似的。

安笑咪咪的俯身靠近全都是奶香味的宝宝,再看着下个月就要当新娘子的夏芷莹,她希望届时也能牵起夏芯莹跟干儿子的另一段情缘。“妳看起来很幸福。”

夏芷莹灿然一笑,“谢谢,我是真的很幸福。”她深情的看,向身边的男人,两人相视一笑,抱着儿子们走到雷克群的墓前。

“哥,我带芷莹还有一对双胞胎儿子来看你了。”雷克南微笑的单手抱着小儿子,一手环抱着心爱女人的腰,俊美的脸上除了满足还是满足。

“大伯,我是芷莹,我要谢谢你,给了克南人生中最温暖的一段回忆。”

夏芷莹温柔的看着墓碑,说出了心中最真诚的感谢。

安笑笑的走过来,将备妥的鲜花放在墓前,再从车子的后行李箱内搬了不少东西出来,先在修剪平整的草地上铺上野餐垫,再将面包、三明治、鸡块、咖啡跟茶一一摆上,好让这对新手爸妈可以抱着孩子坐在上头,好好的跟克群说说话,来一场心灵交会的野餐。

不一会儿,雷旭也来了,他笑容满面的接手抱过儿子手上的小孙子,一边朝怀里的宝宝笑,一边又逗弄着另一个金孙,小宝宝被他逗得咯咯直笑,他也是笑咧了嘴。

一低头,看见小孙子竟然在吃大拇指时,他想也没想的就将他沾满唾液的手指拉出来,没想到宝宝眉一皱,嘴一瘪,哇哇大哭起来。

下一瞬间,小宝宝却像是被人逗弄似的,又天真无邪的笑了,且对着空气咿咿啊啊的响应,像是有人站在旁边跟他说话似的。

扮,你就在这里吗?!雷克南的眼眶微红。

他牵住夏芷莹的手,看着父亲抱着小宝贝的满足笑容,再仰头看着蓝蓝的天空,他知道,从今以后,他的人生就像这一片清朗的蓝天,灿烂而明亮……

【全书完】

敬请期待女强人夏芯莹甜蜜的美味恋曲,邱比特的奖赏之二《一碗面拐到美艳妻》,阳光晴子精心烹调,近期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