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五毛錢換到好老公 第十章

作者︰陽光晴子類別︰言情小說

雷克南是活過來了,可是,他並沒有醒過來,一天、兩天、三天、半個月……一個月過去了,他只能依賴著呼吸器維持生命,不曾睜開雙眸看一眼以醫院為家,吃得少、睡得少、殷殷期盼他恢復意識的夏芷瑩。

在日升醫院的加護病房里,隔著病房玻璃,越形憔悴的夏芷瑩眼眶微紅的凝盼著躺在病床上的雷克南,身旁是經由安通知,特別飛來美國陪伴妹妹的夏芯瑩,她美艷絕倫的臉上有著太多的憂心。

妹妹跟雷克南之間的事,她都知道了,但除了守護在妹妹身邊外,她什麼忙也幫不上。

在她們身後,主治大夫正在向雷旭、杜虹及安說明雷克南的病情。

“他的昏迷指數仍然只有三,在床上躺了一個月,槍傷雖然好轉,但這樣的情形就怕會一直持續下去。”

雷旭沉沉的吸了一口長氣,抱著希望、語帶哽咽的說︰“沒關系,我可以等,可以一直等下去,等著他醒過來。”

他只剩下這個兒子而已,不可以再失去他了!老天爺,他知道,他是一個很差勁的父親,可是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殘忍,不要這樣懲罰他,對這個從小就忽視到大的小兒子,他好不容易才看到他收拾玩心,展現傲人的領導能力,雷氏企業如今在他的帶領下是更上一層樓了,這時候把他帶走,對這孩子真的太殘忍了……

安淚如雨下的看著玻璃窗內的雷克南,難過得直搖頭。

沒想到杜虹卻皺著修剪整齊的柳眉,喃喃低語,“人若一直躺在這里,我缺錢時還能找誰要啊──”

安生氣的瞪向她,她這才驚覺自己把心里的話說出來了,尷尬的看著同樣氣憤的瞪著自己的前夫。

“那個……反正我也幫不上忙,我先走了。”她說完急急閃人。

雷旭搖頭,听完醫師說明兒子的狀況後,他走到那對姊妹花身邊,看著夏芷瑩一雙深情的眸子只定視在兒子身上,忍不住心疼起這女孩來。

從趕到醫院到現在,他看到的是一個真心真意愛著兒子的女孩,在挑女人這一點上,克南就比他這個父親還要有眼光。

“芷瑩,克南可能會一直這樣沉睡著,我看妳跟妳姊姊先回台灣去吧,克南有什麼新狀況,我會跟妳聯系的。”

夏芷瑩輕輕的搖頭,“我要陪著他,每天來看他,跟他說話……”

“芷瑩,听雷伯父的吧,不然姊擔心妳撐不下去的。”夏芯瑩不忍的道,妹妹幾乎瘦了一大圈了。

“我可以撐下去的,姊。”夏芷瑩握住她的手,眼神溫柔而堅定,“倒是妳,妳來陪我好些日子了,我的工作已經辭掉,可是姊的工作呢?”

“我放心不下妳。”

“我會好好照顧她的,妳就放心回台灣吧。”

安走近兩人,微笑的看著這個跟妹妹長得一樣標致不同風情的夏芯瑩,她嫵媚迷人,像朵盛開的紅玫瑰,而那雙蘊藏著堅韌與溫暖、黑白分明的明眸,簡直像子夜的星空般吸引人。

若不是雷克南此時出了事,她真想將她介紹給她的干兒子莫維奇,他高大英挺,又是知名餐廳的行政主廚,雖然話少了些,人冷了點,但女人緣奇佳,不過,他挑女人就跟對食材的要求一樣挑剔,到現在,還沒哪個女人入過他的眼。

夏芯瑩看著這名慈祥的老奶奶,不知怎麼的,她跟她一見投緣,像是認識了好久的老朋友。

在安一再的保證及妹妹的堅持下,她不得不點頭,在第二天飛回台灣。

雷氏企業也有好多公事要處理,雷旭也隨即回到紐約。

夏芷瑩跟安就在離醫院最近的飯店住下來,方便探望。

只是日子一天天過去,雷克南的狀況依舊沒有好轉。

“回去了,妳都這樣看一天了。”安不忍的拍拍夏芷瑩的手,這孩子更憔悴了。

她眼眶微紅的點點頭,再回頭看了雷克南一眼,這才跟安回到飯店。

“先到餐廳吃點東西吧,妳這幾天食欲很差。”

“我沒什麼胃口,想睡了,安奶奶,妳去吃就好。”

“可是──”

“我真的困了。”

夏芷瑩向她點點頭,將房門關上後,從衣櫃里拿出雷克南的西裝,緊抱著它躺在床上,熱淚再次滾落眼眶。

克南,我好想你,你為什麼還不醒過來?難道你听不到我的呼喚嗎?

我真的好想你,好想听到你跟我說句話,好想看到你凝視我時的深情眼眸,更想在你溫暖的懷抱里醒來……

你可不可以不要睡了?回來!拜托你,快回來…

眼角的淚水不斷的滑落枕上,她哭著哭著睡著了。

不一會見後,安提著一袋熱食進來,看著臉上仍殘留淚痕的夏芷瑩,還有她緊抱在懷里的西裝,她不禁在心中輕嘆一聲,把食物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再拉起被子為她蓋好。

可憐的孩子,這樣的煎熬還要承受多久?!

第二天,安陪著夏芷瑩到醫院看雷克南時,發現她的氣色更差了。

“芷瑩,妳這樣不行,昨天晚餐沒吃,今天早上也不想吃東西,妳會熬不下去的。”

“我不想吃,可我沒問題的。”一抹逞強的微笑掛在她那張蒼白的小臉上,更讓她顯得楚楚動人。

安輕嘆一聲,“人又不是鐵做的,我去買杯熱牛奶給妳,妳等著。”語畢,她就往前面的電梯走去。

“不用了,安奶奶──”夏芷瑩想上前拉住她,沒想到一陣暈眩突然襲來,下一秒,她竟不省人事的倒臥在地。

“有人昏倒了!”

安一听到這聲呼叫,猛地回頭,一見昏倒的就是芷瑩,嚇得急奔回去,將她扶起,“醫生,快來啊,醫生!”

一陣忙亂後,夏芷瑩躺在病床上,做過檢查後,醫生微笑的給了心急如焚的安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她難以置信的摀著唇,眼眶都紅了,心中又驚又喜。

醫生離去後,安坐在床邊,等著夏芷瑩醒過來。

半晌,夏芷瑩睜開蒙的眼眸,映入眼簾的是安那張圓臉上大大的笑容。

“安奶奶?”她突地坐起身來,“妳笑得這麼開心,是不是因為克南醒來了?我馬上去見他──”

一見她拉開被子就要下床,安連忙攔住她,急急的道︰“不是、不是!他還沒醒,但他會醒來的,我相信他一定會醒來的,因為他要做爸爸了啊!”

夏芷瑩愣了一愣,“什、什麼?!”

安又哭又笑的,“妳有了,听到了嗎?妳要當媽媽,克南要當爸爸了。”

她眼眶一紅,這才赫然想起,她的月事已有兩個月沒來了。她低頭摸著肚子,欣喜的淚水無聲落下,她有克南的孩子了!

她蒼白的小臉上有了雷克南出事以來的第一個笑容,她淚光閃動的抬頭看著同樣淚流滿腮的安,“我有了,安奶奶……”

“是啊,所以不可以說不想吃、沒胃口,妳肚子里的兩個小家伙好貼心,沒讓妳這個媽媽害喜孕吐。”

她眨眨眼,“兩個小家伙?”

“是啊,雙胞胎。”安的淚水不停流下,“所以,妳要吃得更多,知道嗎?”

夏芷瑩用力的點點頭,喜悅的淚水也是流個不停,“我突然好餓,真的……真的好餓。”

安笑了,拚命拭淚,“好好好,我馬上去買,妳再躺一會兒。”

安急急的離開病房,但夏芷瑩卻再也躺不住,她來到雷克南的病房前,隔著玻璃窗,笑中帶淚的看著他。

克南,我有了你的孩子,你听到了嗎?是雙胞胎,你這個爸爸就別偷懶了,快點醒過來好不好?你睡了好久好久了……

夏芷瑩懷孕一事,安也通知了雷旭及夏芯瑩。

雷旭為此還飛來拉斯韋加斯一趟,畢竟生養孩子並不簡單,夏芷瑩還那麼年輕,兒子何時蘇醒誰也不知道,也許就這麼過了一輩子……

“雷伯父,你要說什麼我都知道,但是我要生下克南的孩子,這一點再堅定不過了,你別勸我。”夏芷瑩看著面色凝重的雷旭,笑容滿面的道。

“可是妳姊姊……”

她微微一笑,“我跟姊姊通過電話了,只要是我的決定,她一定支持。”

他只能點點頭,叮嚀安要好好照顧她,該吃的、該用的都別省。

接下來,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雷克南仍然沒有醒過來,可是夏芷瑩卻不再終日以淚洗面,她保持心情愉快,整個人充滿了精神。

之後雷旭包了專機,將兒子送回紐約繼續接受治療,夏芷瑩也回到豪宅,除了一天三次去探親雷克南的時間外,她將其余的精力都花在玻璃屋里研制手工皂。

這會兒,安一見到她才從玻璃屋進到主屋,就馬上要到醫院去,“不會太累嗎?”她憂心的看著她凸出來的小骯,“懷孕五個多月了,要更小心,妳先回房間小睡一下,晚上再去看克南吧?”

她笑著搖頭,“這是我跟他的約會,怎麼可以不去呢?”

她隨即開車前往醫院,一上電梯就來到VIP的病房里。這是雷旭的貼心,整套醫療設備幾乎都搬進了這間不輸總統套房的房間里,讓她可以近距離的貼近雷克南。

她坐在椅子上,一手握著雷克南溫暖而厚實的大手,深情的雙眸看著他那張俊美迷人的臉龐,“我跟孩子又來看你了,你這個瞌睡蟲到底要睡到什麼時候?”

她燦然一笑,“不知道是不是我敏感?肚子里的寶寶剛剛好像踢了我一下,應該是在附和我的話,所以,你這個爸比要節制一點,不能再睡過頭了。”

必答她的仍然只有一室的靜默。

但夏芷瑩不灰心,一天又一天,她都會來到這里跟雷克南說話。

“我們的小朋友會開始調皮了,在我的肚子里踢來踢去的,好像在打拳,你這個爸比是不是該替我訓訓他們?”

她笑著將他的手輕輕的放在她大腹便便的肚子上,“你能感覺得到嗎?”她美麗的臉上綻放著幸福的光彩,“他們是一對男孩,跟你跟你哥一樣,你得幫幫我,不然,我怕自己管不動兩個小子耶……”

“克南,我的肚子越來越大了,走路也越來越像企鵝,你再不醒過來看,可是你的損失哦……”

“克南,離見到我們寶寶的時間越來越近了,現在起床時,我就像個不倒翁,根本就坐不起身來,得請安奶奶幫忙才能起床,你能想象那種畫面嗎?”夏芷瑩輕撫著雷克南英俊但仍沉睡的臉龐,“不要讓我等太久……”

她困難的從椅子上起身後,微喘著氣,挺著大肚子,慢慢的轉身步出病房,在房門關上的那一秒,雷克南垂放在床側的右手忽然動了一動。

翌日一早,夏芷瑩再次來到醫院,這回安亦陪同來了。

安難掩心痛的看著雷克南,搖搖頭,“三十年前,我看著你跟克群呱呱落地,這些日子,我看著芷瑩的肚子一天天的長大,你的兩個兒子就快要出生了,你這個當爸的人怎麼還不醒?”

夏芷瑩微笑的看著她,“安奶奶,我相信克南也很努力,我也相信這麼長的日子以來,他一直有听到我的聲音,听到我的鼓勵以及我的期待。”她緊握著他的大手,“我真的這麼相信著。”

安看著她靜靜凝盼雷克南的深情眼眸,心中卻很感慨,好好的一對有情人,在此時應該是幸福的等待小生命的來臨,怎麼卻會是如此令人心酸的光景?

她輕輕一嘆,讓兩人獨處,先行離去。

夏芷瑩緊握著雷克南的手,笑容有些收斂起來,“其實……我有點害怕,雖然我很期待跟小壯丁們見面,想早一點看到他們是長得像你多一點,還是像我多一些?”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眸中有著忐忑,“可是一想到要進產房,我真的──,”她搖搖頭,“不該這樣的,我應該要勇敢才是……”

輕微的胎動像在回應她的話,讓她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她輕輕拍拍肚子,“媽咪知道,媽咪會勇敢的──”

驀地,一旁監測雷克南生命跡象的儀器上心跳跟血壓的數字突然急速往上升。

她飛快的轉頭看著那不尋常的圖形及數字,臉色一變,心慌意亂的急忙起身想按病床後方的呼叫鈴,但她的下腹突然傳來一陣痛楚,她撫著肚子,忍受一波波的陣痛。

“好……好痛。”承受不住疼痛的她在床邊跪跌下來,痛苦的呻吟。

她沒發現,雷克南正緩緩的睜開眼楮。

“好痛……好痛啊……”她痛得呻吟。

他吃力的偏過頭,目光落在跌跪在床側的夏芷瑩身上,“芷瑩?!”

一道熟悉的低沉嗓音穿透夏芷瑩被痛楚佔領的意識,她喘息一聲,抬頭一看。

“克……克……南?!”她眼楮倏地睜大,淚水迅速盈眶,她、她是在作夢嗎?

他想起身,卻覺得渾身虛弱無力,勉強掙扎著起身,他已累得滿頭大汗。

夏芷瑩這波痛楚稍退,她便盡全力扶著床站起來按下呼叫鈴。

雷克南這時才看到她那件白色孕婦裝下那凸起的肚子,他眼眶迅速一紅,“天啊,我以為……那只是我的幻想……幻想妳有了我的孩子……”

“是真的,可是你……你是真的醒來了嗎?還是我在作夢?”她淚流滿面,難以置信的坐在床沿撫摸他的臉。

“不是,我真的醒過來了。”雷克南抬起手,緊緊的抱著她,“我一直听到妳跟我說話,听到妳說妳懷孕了、听到妳說妳走路像企鵝……我一直告訴自己,要快點起來,要快點醒過來……可是……我的身體不听話……我的眼楮也不听話……”

“沒關系,你醒來就好,就好了──”她倒抽了一口涼氣,下腹又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劇痛,她知道那是子宮在收縮,但她不知道會這麼痛,“好痛!”

就在此時一群醫護人員全沖了進來,看到病房內的情景好不訝異。

雷克南看到他們,急忙大喊,“快點!快點送她去醫院──”

“這里就是醫院了,”夏芷瑩痛苦的抓著他的手臂,“我要生了……”

醫護人員只好先處理她的狀況,而雷克南也不讓人先檢查,硬是要人找來輪椅,跟著進了產房。

“克南……克南……”夏芷瑩痛苦的躺在病床上,頻頻的喊著他的名字。

“我在這里!”雷克南靠到病床邊去,緊緊的握住她的手,“芷瑩,我就在這里。”

可怕的痛楚從下腹一再襲來,她痛得滿頭冷汗,淚流滿面,她咬緊下唇,不敢逸出那一聲聲的痛苦呻吟。

他可以感受到她的痛楚,她的手緊握住他的,她的指甲更因為太用力而深陷他的手中,但他不在乎。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等待的時間是如此漫長……

終于,一陣洪亮的嬰兒哭聲在產房內響起,約莫兩分鐘後,男一個寶貝的哭聲也響起。

雷克南感激及感動的淚水早已潰堤,他哽咽的看著他深愛的女人。“妳好勇敢……”

夏芷瑩臉色蒼白,一雙疲累但晶亮的眸子里盡是滿足的笑,她放開他的手,轉而撫摸他溫熱的臉頰,感覺到上頭濕濕的淚水,“太好了,你真的醒了,而且是在如此神奇的一刻……謝謝你……有你在身邊,我一點都不害怕……”

他側臉緊貼她溫暖的手,眼眶里也蓄滿淚水,“不,我才要謝謝妳,給我的人生這麼一份大禮,讓我感到這麼幸福。”他深深的吸了口氣,“我真的好愛好愛妳……謝謝妳出現在我的生命里,我的人生才能如此精彩……”

她笑了,也哭了。

兩人深情相對,太多的感動與思念在眼神中交遞,雷克南給了她一個深深的吻,一切盡在不言中。

“來,這是一對好可愛的寶寶喔,新手爸媽,快看看你們的寶貝。”

一旁,兩名護士一人抱著一個大約只有一千多公克的小男孩到他們眼前。

兩個小寶貝閉著眼楮,都有一張粉紅色、皺皺的小臉蛋。

雷克南放開夏芷瑩,眼眶泛紅的看著甫報到的新成員,忍不住哽咽,“歡迎你們,我是爸爸。”

夏芷蕾亦深吸口氣,壓抑那激動的情緒後,才微笑開口,“我是媽咪,我們終于見面了,我的小壯丁們……”

一個月後,雷克南帶著夏芷瑩及兩個寶貝兒子,由安開車載他們一行人前往雷家位于近郊的家族墓園,今天是很特別的日子,是雷克群的忌日。

湛藍的天空下,雷氏墓園看來就像一座公園,鳥語花香,綠草如茵。

雷克南在經過復健巴悉心調養後,如今已行動自如,他跟夏芷瑩各抱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下車。

“走了,我們要去看伯父。”

兩個寶寶揮動著肥肥嫩嫩的手腳,黑眸骨碌碌的轉著,好像听得懂似的。

安笑咪咪的俯身靠近全都是奶香味的寶寶,再看著下個月就要當新娘子的夏芷瑩,她希望屆時也能牽起夏芯瑩跟干兒子的另一段情緣。“妳看起來很幸福。”

夏芷瑩燦然一笑,“謝謝,我是真的很幸福。”她深情的看,向身邊的男人,兩人相視一笑,抱著兒子們走到雷克群的墓前。

“哥,我帶芷瑩還有一對雙胞胎兒子來看你了。”雷克南微笑的單手抱著小兒子,一手環抱著心愛女人的腰,俊美的臉上除了滿足還是滿足。

“大伯,我是芷瑩,我要謝謝你,給了克南人生中最溫暖的一段回憶。”

夏芷瑩溫柔的看著墓碑,說出了心中最真誠的感謝。

安笑笑的走過來,將備妥的鮮花放在墓前,再從車子的後行李箱內搬了不少東西出來,先在修剪平整的草地上鋪上野餐墊,再將面包、三明治、雞塊、咖啡跟茶一一擺上,好讓這對新手爸媽可以抱著孩子坐在上頭,好好的跟克群說說話,來一場心靈交會的野餐。

不一會兒,雷旭也來了,他笑容滿面的接手抱過兒子手上的小孫子,一邊朝懷里的寶寶笑,一邊又逗弄著另一個金孫,小寶寶被他逗得咯咯直笑,他也是笑咧了嘴。

一低頭,看見小孫子竟然在吃大拇指時,他想也沒想的就將他沾滿唾液的手指拉出來,沒想到寶寶眉一皺,嘴一癟,哇哇大哭起來。

下一瞬間,小寶寶卻像是被人逗弄似的,又天真無邪的笑了,且對著空氣咿咿啊啊的響應,像是有人站在旁邊跟他說話似的。

扮,你就在這里嗎?!雷克南的眼眶微紅。

他牽住夏芷瑩的手,看著父親抱著小寶貝的滿足笑容,再仰頭看著藍藍的天空,他知道,從今以後,他的人生就像這一片清朗的藍天,燦爛而明亮……

全書完

敬請期待女強人夏芯瑩甜蜜的美味戀曲,邱比特的獎賞之二《一碗面拐到美艷妻》,陽光晴子精心烹調,近期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