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简薰娘子,离婚无效 第二章 不再是软柿子

娘子,离婚无效 第二章 不再是软柿子

作者:简薰书名:娘子,离婚无效类别:言情小说
    夏念申的身体慢慢好了起来,直到身体没那样痛了,才慢慢发觉一些其他的东西,例如说,春天来了。

    春风舒爽,格扇跟梅花窗都开着,院子中桃花跟迎春花开得灿烂,桐月还跟姊姊临月把几盆盛开的山茶搬了进来。

    白色的,花瓣饱满优美,夏念申一看就喜欢。

    在一个大太阳的午后,夏念申终于下水洗澡。

    一浸到温水中,整个人都舒服了—— 虽然说,林嬷嬷已经每天帮她擦身子,但怎么也比不上自己洗澡来得痛快。

    伤口都好了,泡在水中也不痛,夏念申细看身体,疤痕不少,不过算了,反正她也不是真的古代女人,留疤就留疤吧。

    直添了三次热水,手指都泡皱了,这才依依不舍起来,在桐月跟临月的帮忙下穿好衣服。

    打湿的头发用熨干的温布巾绞,一次一次换,头发也慢慢干了,眼见桐月又要拿木梳沾油把她头发梳起,连忙阻止,不用不用,这样干爽的感觉太舒服了,她要多享受一会。

    “二少奶奶醒了?”

    夏念申睁开眼,见到一个中年妇人,脑海中立即出现三个字:伍嬷嬷。

    伍嬷嬷是尹方旭……不是,是顾行梅的奶娘,两个儿子伍大跟伍二也跟着在这座景朗院伺候。

    “二少奶奶身子可大好了?”

    夏念申点点头,“好多了,多谢伍嬷嬷。”

    伍嬷嬷笑咪咪的,“那好,老奴瞧着时间也合适,二少奶奶今日就回去吧,跟二少爷一起。这夫妻啊,还是要同一个屋子才能同心。”

    夏念申傻眼,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对耶,她身体好了,就没有理由再夫妻分开住了啊—— 救回时,因为两人都重伤,一个房间不可能伺候两个重伤的人,也怕互相过病气,这才让顾行梅住原本的大房间,而她这个二少奶奶就到景朗院另一个新打扫干净的屋子,现在两人都好了,自然没理由再分开住。

    可,可是,她搞了半天好不容易离婚,现在又要跟同一人睡一张床吗?不是吧,感觉太荒谬了。

    但她又没有理由说不,只能呆滞的看着一脸喜色的伍嬷嬷。

    伍嬷嬷伸手扶她,“二少奶奶自己过去就好,这里的东西让临月跟桐月收拾。”

    “伍嬷嬷,我……”我不想啊。

    伍嬷嬷却误会了她的支支吾吾,笑说:“二少奶奶不用害羞,这夫妻同房天经地义,既然病都好了,没道理一直分开睡,这样如何有孩子?”

    我的天哪,还讲到孩子……

    她宁愿领养,也不给顾行梅生孩子。

    就在这样的有理说不清中,夏念申被带到一个房前,她知道那就是夏四娘原本的卧室,顾二少爷跟顾二少奶奶原本的起居间。

    众目睽睽之下,她又不能说不要,只能硬着头皮敲门。

    “谁?”顾行梅的声音。

    夏念申踌躇了一下,这才吱声,“我。”

    格扇咿呀一声从里面拉开了,顾行梅的表情很温和,“怎么了?”

    夏念申小声道:“伍嬷嬷说我身体好了,得搬回来。”

    “倒是,不然显得奇怪。”

    夏念申突然有种感觉,伍嬷嬷会不会是顾行梅唆使的?不然按照她所知道的大宅守则,嬷嬷通常守着自己的主子,不太会去管别人的,林嬷嬷让她搬还有道理,伍嬷嬷怎么会管到她头上来?而且现在春暖花开的,格扇跟梅花窗干么关着,好像等她来敲一样,内心满满疑惑,但现在又不是说话的时候。

    进了屋子,伍嬷嬷给她上了茶,“二少奶奶喝点参茶,老奴去跟老太太还有大太太说,您已经搬回前头的事情。”

    对喔,顾家还有长辈跟其他平辈。

    病中还能不理,现在病好了,可不能装作不知道。

    没人说话,只有香炉中的烟缓缓上升。

    半晌,顾行梅开口,“念念,有件事情我想跟妳说。”

    夏念申想,这语气没好事,该不会又想解释自己跟秦素妮那小绿茶没什么吧?从现代解释到古代,真够了喔。

    一通电话就叫得出去,这不叫清清白白,这叫公然挑衅。

    想到秦素妮忙了一年多还是得不到人,夏念申突然间觉得有点好笑,活该。

    不该妳的就不是妳的,该妳的才是妳的……不过按照这逻辑,那不就是在说自己活该遭遇这种番石榴事?

    眼见顾行梅一脸真诚,夏念申心里哼气,想说好吧,让你说。

    “我们来到这里,一定得互相帮助才行。别的不说,至少别让人看出端倪,才能在大宅中存活下来。”

    唉,怎么会是这个,跟预想中的不一样……

    “念念,妳怎么了?”

    “没事。”夏念申连忙否认,顿时有点脸热,觉得自己脸太大了,人家根本没那意思,是自己还没走出来才一天到晚把事情往那边想,以为别人念念不忘,结果念念不忘的是自己,丢脸。

    顾行梅走到案边,对她招了招手,“过来。”

    夏念申站到他旁边,就见他摊开宣纸,在上头写下一个:顾老太太。

    底下依序写上:顾别擎,顾别温,顾别书

    夏念申福至心灵,“整理人际关系?”

    “对,我们互相整理一下免得出错,毕竟都只是脑海中所见,也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的。”

    “这好。”

    两人很快整理起来。

    顾家大房,顾别擎为大,娶妻叶氏,有儿有女,其中大儿子顾行春娶妻熊氏,已经生有子嗣,共九口人。

    二房凋零,只有顾行梅跟夏念申两人。

    三房顾别书,娶妻甘氏,甘氏无子嗣,聂姨娘所出的顾行着已经有一对双胞胎小娃,共十口人。

    当然,最大的顾老太太。

    顾老太太生有三子,手段也厉害,姨娘有儿子的,一定会“重病”而亡,所以现在三房人口都是顾老太太的亲儿亲孙。

    顾家是大家族,自然还有宗亲,宗亲一年三见,清明,端午,重阳,现在的宗主跟宗妇是顾行梅的再从堂叔跟再从堂婶,算算,本家跟旁支共两百多口人。

    夏念申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人物表,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腕,“好可怕,这么多人。”

    “得想办法把人都认得才行。”

    “怎么可能,两百多人呢,能把顾家的人弄清楚就不错了,顾行春娶妻熊氏,行四的顾行着娶妻房氏,行五的顾行帛娶妻裘氏,我有三个妯娌,还得认得顾别擎的妻子叶氏,跟顾别书的妻子甘氏,甘氏不孕,聂姨娘受宠,我也还得跟这些人打交道,唉,想到就烦,比起跟厂商谈价格还烦一百倍。”

    顾行梅摸摸她的头,“我们要在这里生活下去,一定得认得。”

    “有没有什么理由可以不出门的,让我一个人在这宅子里,偶尔能出去走走,但都不用见到其他人?”

    顾行梅想也不想的回答,“没有。”

    “你不要回答得这么快,留一点空间让我幻想一下。”

    “没……有……”

    夏念申气结,想想又算了,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她还有件事情要跟他说:“等你能出门的时候,记得带上我,我快闷死了。”

    “忍着点,我们还没弄清楚状况,不好贸然行动。”

    “你说,我这个月内有没有机会出门?”

    “没有,等端午吧。”

    夏念申眼睛一亮,“端午去看划龙舟?”

    吃粽子,看龙舟,这可以啊,她最喜欢热闹了,到时候跟一大群人在河边摇旗吶喊的一定很有趣。

    “祭祖。”顾行梅无情的戳破她的幻想。

    “嗷……出门祭祖啊……”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好了,也别这么蔫,我会尽快弄清楚顾行梅在顾家的角色,等时机成熟,一定带妳出去转转。”

    夏念申听得一喜,“你说的喔。”

    “我说的。”

    “那我就等你好消息啦。”

    顾行梅莞尔,看她这样开心,真想把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摘给她。

    虽然说他们后来总是在争吵,但他还是喜欢她啊,一开始是一见钟情,后来日久生情,二十几岁的青春岁月中,都是她。

    他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可是素妮是阿磊唯一的妹妹,父母早逝的他们相依为命,是自己提议去海边,阿磊才会溺毙,那天,阿磊原本说想去爬山的,他不止一次后悔,去爬山就好了,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阿磊不会死,他跟念念也不会离婚。

    结果就是他没了最好的朋友,也失去最喜欢的女人。

    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没办法拒绝素妮的要求,他想照顾她,代替阿磊,像一个哥哥一样……

    离婚后,他过得很痛苦,不太敢回家,因为那个家会让他想到夏念申。

    他不止一次想,老天爷能再给他一次机会就好了,他想重新追求她,这次他一定能找到平衡的方法。

    没想到老天爷真的听到了他的声音,虽然跟预期的有点不太一样,但他愿意拿手机,计算机,现代的一切便利,来换取这个机会。

    这次,他一定会牢牢握住她的手。

    在这个世界,他想学习放下愧疚感,重新开始人生……

    夏念申对着镜子心想:这太夸张了。

    她是去松柏院跟顾老太太请安,但桐月把她装饰得好像要进宫选秀一样,她耳朵上垂坠的珍珠耳环居然比拇指头还要大,这得值多少钱啊。

    林嬷嬷虽然说顾家古怪,但从她穿越到现在,吃穿用度都很好啊。

    经过这几日拚命在脑海中“看”,她已经把夏四娘短短十七年的人生都阅尽,顾家组织也弄懂了个大概,低调点生活应该没问题,毕竟她是历劫归来的人,就算有一点不一样也很正常,陈院判可以作证,她可是撞到脑袋的,她脑袋后面有个撞到的地方都扁了,半个手掌大小呢。

    林嬷嬷每次梳头摸到那边就要眼眶红,夏念申总会觉得感动,这老人家是真心的爱自己。

    唉,自己在夏威夷出车祸,爸妈不知道要如何伤心,说好要孝顺他们一辈子的,却做了最不孝的女儿……不想了,不想了,在这边好好活着,是她现在唯一能报答父母亲的方式,将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总会再见的,到时候再跟爸妈说她的神奇经历,没死在夏威夷,是到另一个地方活了。

    梳头,换衣,换鞋,打扮妥当,这才起身。

    心想着顾行梅真好,男人不用尽孝,女人才要,古代的破规矩。

    走出景朗院,迎面而来的是舒爽春风,夏念申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振作,一定要在这个世界儿孙满堂,长命百岁。

    花园有为数不少的环抱大树,没个七八十年根本种不起来,顾家真的是有底蕴的,山茶花可以种一年就开,但大树却不行。

    夏念申走了几步,听见后面有一阵叽叽喳喳声,回头一看,是一大群人—— 大太太叶氏带头,嫡女顾若芝,庶女顾若涓,还有大少奶奶熊氏,后面两个奶娘,一个抱着熊氏生的涵哥儿,跟燕姨娘生的婷姐儿,最后面则是几个姨娘。

    夏念申停下脚步,等她们靠近,“见过伯娘,大嫂。”

    叶氏笑说:“行梅媳妇,身子可大好了?”

    “多谢伯娘关心,已经好多了。”

    熊氏也陪笑说:“真是菩萨保佑,改日上山,得好好谢谢菩萨。”

    “大嫂说得是。”

    顾若涓今年十二岁,正是爱漂亮的年纪,见夏念申穿着一袭拢纱月牙裙,马上移不开眼,“二嫂,这什么裙子,真好看,可不可以送我?”

    如果是可爱的孩子,夏念申不介意送她裙子,但这个顾若涓真是太不可爱了,哪有人见面就要人家裙子,有病要医。

    于是笑说:“这是我娘替我做的,不好送给四妹妹。”

    顾若涓嗷的一声,颇为失望,但很快又打起精神,“二嫂,妳不说也没人会知道啊,送我吧,我见了喜欢,过几天我要去参加傅家的宴会,想穿这件去。”

    土匪吗?见了喜欢就要?

    这时候顾若涓的生母王姨娘出来道:“二少奶奶就送给四小姐吧,四小姐眼光高,难得有入眼的东西。自古以来,嫂嫂爱护小泵是理所当然的,二少奶奶又怎么好舍不得一件裙子呢,大太太您说是不是?”

    叶氏含笑,如果是她自己所生的顾若芝要,她当然会开口,但现在是庶女顾若涓要呢,算什么东西,还想拖她下水。

    不过她也没想要帮二房,是,她是讨厌王姨娘,讨厌顾若涓,但更讨厌二房—— 顾行梅将来能分产的。

    都是嫡出的孩子,老太太一定是一房一份。

    看着讨厌鬼纠缠讨厌鬼,叶氏只是淡淡笑着。

    王姨娘还在不依不饶,“二少奶奶,您怎么说都是四小姐的嫂子,可要大方点,这才叫名门规矩—— ”

    夏念申听得一把火上来,什么叫做名门规矩,喔,妳的土匪女儿要东西,我就得给,不然就是没规矩,凭什么?

    正想说话,后头一个声音传来,“什么名门规矩?”

    一回头,见是顾行梅。

    顾行梅面色如常,“见过伯娘。”

    叶氏点头微笑,“行梅身子也好了?”

    “多谢伯娘关心,已经大好。”说完,转头向着夏念申,“刚才谁说什么名门规矩?”

    顾若涓道:“二哥来得正好,我见二嫂这裙子好看,想跟她讨,二嫂却小器不给,二哥也说说她,哪有人这样做嫂子的。”

    顾行梅淡淡一笑,“若是能给,她自然会给,不给也有理由,这可是她的裙子,想要?也行,拿妳今日头面来换。”

    这下别说叶氏跟熊氏这对婆媳,就连顾若芝、顾若涓姊妹都有点惊讶—— 因为在她们心中,顾行梅是一个软弱的人。

    说好听是滥好人,说实话就是没用,白生了一张好皮相,个性像个庶出丫头似的,胆小如鼠,不敢轻易得罪人。

    举个例子来说,有一次顾家的大少爷顾行春在外面买了一卷画,花费两百两,说是大师手笔,多么珍贵,后来知道被骗,那商人又跑了,顾行春不甘损失,居然要用两百两卖给顾行梅,而顾行梅这没用的,居然就买了。

    明知道是假的,但害怕大房的大哥生气就买了。

    还有一回,三房的顾行着在外面为了抢夺粉头跟人打闹起来,惹了官府上门,只因为顾行着留了顾行梅的名字,这事情后来就算在顾行梅身上,顾行梅连解释的胆子都没有,就这样默认,跑了好几趟衙门又赔了钱,这才消停。

    全家都知道,因为顾行着后来得意洋洋炫耀自己怎么脱身。

    在顾家,只要是主子都能欺负顾行梅。

    过去别说是庶弟庶妹,就算是王姨娘、柳姨娘这种角色都能压得他死死的,因为他就是没用,怕事,总是说“家和万事兴”,其实就是掩盖自己没用的遮羞布。

    所以顾若涓才会直接在他面前说二嫂小器,如果是过去,二哥一定要二嫂现在就回院子把裙子褪了,洗了,然后送去久彦院给她,却怎么也没想到,今儿个二哥竟要她拿头面来换。

    顾若涓扶着自己的孔雀钗,生气大嚷,“这是我最喜欢的钗子,凭什么送人!”

    “不是送人,是换。”顾行梅一脸理所当然,“妳喜欢的东西不属于妳,要不买,要不换,不是很公平吗?”

    顾若涓整个傻眼,这二哥怎么了,她那个怯懦没用的二哥去哪了,现在怎么突然跟她讲道理,“王姨娘,也不帮我说说。”

    王姨娘虽然也很意外,但看到女儿这样,也开口,“二少爷就别跟四小姐计较了,一条裙子而已,难道要让她们姑嫂为了裙子翻脸吗?”

    顾行梅不理王姨娘—— 他是堂堂二少爷,跟庶妹的姨娘说话,可是自降身分。

    于是对着大太太叶氏道:“姨娘无理,四妹蛮横,伯娘不说句话?”

    叶氏觉得实在奇怪,顾若涓讨夏四娘的东西不是一两次,哪回顾行梅不是要妻子让出来,怎么这下不给了,还问了她?

    她是大房太太,也是执掌中馈的太太,以前顾行梅吞忍就算了,现在他不愿意继续吞忍,自己就得处理,不然就会闹笑话,于是道:“柯嬷嬷,赏王姨娘十个嘴巴子,让她记得管好自己嘴巴,若涓的话,罚例银一个月,下不为例。”

    顾若涓大嚷,“母亲!女儿又没做什么,怎么罚我月银了!”

    叶氏懒得说她,不是亲生女儿,不用费心教导,养坏了就养坏了,以后该承受的让她自己担着。

    王姨娘知道柯嬷嬷的手劲厉害,两个嘴巴子就能痛好几天,这十个打下来,恐怕要肿上一两个月,于是连忙跪下,“大太太饶命,奴婢只是一时情急。”

    “妳去跟二少爷二少奶奶说,若他们同意,这嘴巴子可以暂时欠下。”

    王姨娘不吃眼前亏,连忙跪着向前求饶,“二少爷二少奶奶,饶了奴婢这一次。”

    夏念申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怎么有人有办法说跪就跪,她很重视平等,不喜欢看人下跪。

    她求救的看了顾行梅一眼,顾行梅只是笑,“我们饶了她,她也不会感谢我们夫妻,那还不如打了她,让她长长记性。”

    柯嬷嬷一听,手就刮了过来,啪,啪,啪,每一个嘴巴子都是雷霆万钧之势。

    打到第五个的时候,顾若涓过去护住她姨娘,“柯嬷嬷,别打了,我姨娘的脸已经肿成这样,再打下去要破皮的。”

    叶氏使了个眼色,旁边的仆妇连忙抓住彼若涓,柯嬷嬷的手又扬了起来,十个打完,王姨娘脸颊高高肿起,还渗出血珠,模样十分吓人。

    叶氏看了心情颇为愉悦,这贱人虽然只生了一个女儿,但就有办法哄得顾别擎护着她,也让叶氏吃了不少亏,现在能理所当然的打一顿,委实痛快,而且这打还是自找的,要是顾别擎问起,也不是她这个大太太容不得人。

    顾若涓看王姨娘那一脸伤,又心疼又生气,想着始作俑者就是夏念申,于是怒向胆边生,走向前去,一个手扬起就想打夏念申巴掌。

    没想到顾行梅却快了一步架住她的手,另一手顺势在她肩膀上一推。

    顾若涓退后了几步,一下子跌在刚刚下过雨的泥地里。

    顾行梅脸色很不好看,“自己错了还迁怒她人,我的妻子可是妳能打的?”转而对叶氏说:“四妹是大房的人,二房罚不到四妹,但四妹想打我妻子,可是伯娘亲眼所见,今日行梅要跟伯娘讨个说法。”

    叶氏虽然心里很愉快,但表面上还是得做做样子,于是一脸痛心的说:“若涓,妳居然想打妳二嫂,我是怎么教妳的,以孝为本,长幼有序,这都不记得了吗?妳的女诫读到哪里去了?”

    顾若涓哭了起来,“我姨娘都变成那样了,我还不能打她吗?都是她的错,要不是她穿了那条裙子,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妳还不知道悔改,我就罚妳抄女诫百遍,没抄完不准出门。”

    王姨娘虽然已被打得脸肿,但还是忍不住为女儿求情,“大太太开恩哪,女诫共有一万字,百万字让四小姐如何写得完?四小姐也只是做做样子,不是真的要打二少奶奶,二少奶奶,是奴婢失礼,您别怪四小姐。”

    “我教我的女儿,可没问过妳的意思。”叶氏皮笑肉不笑的说:“别以为大老爷疼妳,别忘了,我才是大太太。”

    夏念申完全处于傻眼状态。

    古代人真是太行了,她这个现代人完全应付不来。

    “四小姐只是做做样子”?喔不,顾若涓那凶狠的模样绝对不是做做样子,她知道被打到了一定会很痛。

    原本她还觉得顾行梅有点得理不饶人的,王姨娘都下跪讨饶了,何必还坚持要打她嘴巴子,现在看来,顾行梅说的对,打她,让她长长记性。

    顾若涓不过才十二岁就这样蛮横,看来叶氏真是存心养废这个庶女,个性越是刁蛮,将来出嫁了就要吃更多的苦。

    也不知道大宅是不是都这样,但对夏念申而言,这个震撼教育很够力,她知道自己得打起精神,因为这大宅中没几个正常人。

    对大太太叶氏来说,这是个有趣的早上—— 理所当然的打了讨厌的王姨娘,又理所当然罚了讨厌的顾若涓,至于顾行梅为什么变了,她也不感兴趣,都鬼门关前走一趟了,不有些改变才奇怪。

    “行梅也是要去母亲的松柏院吗?”叶氏云淡风轻的问。

    “是,祖母刚刚派人来唤。”

    “那就一起吧。”

    “依照伯娘意思。”

    顾老太太的松柏院一向还过得去,现在会来的就是大房的大太太叶氏,带着嫡媳妇熊氏,女儿顾若芝,顾若涓,以及熊氏膝下的小娃涵哥儿,燕姨娘的婷姐儿。

    二房只有夏念申。

    三房是三太太甘氏,带着庶媳妇房氏,裘氏,庶女顾若芸,顾若月,房氏膝下有一对双胞胎,现在几个月大的坚哥儿,霄哥儿—— 顾老太太特别喜欢这对双胞胎,每天早上都要抱过手亲上一亲。

    对甘氏来说,这对双胞胎虽然是庶子的儿子,跟自己并无血缘关系,但荒谬的是靠着这对可爱的孩子,甘氏最近倒是得以亲近顾老太太几分。

    顾老太太眼力还很好,自然看到王姨娘一脸肿,但对于一个正妻来说,姨娘这种东西就是贱,被打一定是活该,所以她也不想问,倒是顾若涓满身泥,这不得不开口,“若涓今日怎么啦?”

    叶氏笑说:“不小心跌了一跤,让她先回去更衣却不肯,说一定要先来跟老太太请安尽孝。”

    顾若涓明知道嫡母在说谎,但也不能戳穿,总不能说自己只想着漂亮,没想着祖母吧,于是只好笑说:“祖母,若涓是最孝顺您的。”

    顾老太太心情不错,“来人,带四小姐去后面换件衣服。”

    又寒暄了一阵,顾老太太问问大房,问问三房,就是一直晾着顾行梅跟夏念申。

    夏念申早知道二房不受待见,只是没想到会差别待遇到这程度,他们两个活生生的人差点死了,现在又站在这松柏院,居然可以问都不问。

    太神奇了。

    顾老太太抱了抱坚哥儿跟霄哥儿,笑说:“好像大了一些。”

    房氏笑吟吟的回答,“是,奶娘说两个小伙子能吃能拉,长得可快了。”

    “那好。”顾老太太拍拍小婴儿的**,“多吃些,将来快点长大。”

    然后顾老太太又问起熊氏,关于涵哥儿跟婷姐儿,吃得可好,睡得可香,熊氏一一回答,自己看得紧,奶娘不敢偷懒。

    就这样,大房问过问三房,三房问过问大房,抱抱这个婴儿,摸摸那个小娃,等顾若涓都换了一身衣服出来,顾老太太终于看到他们了。

    “行梅跟四娘,看样子都恢复得不错。”顾老太太脸色淡淡的,语气也淡淡的,听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

    顾行梅一拱手,“让祖母担心了。”

    “不知道该说你们命中遭劫,还是命大,谁知道保宁郡主的马会突然发疯,不过没事就好,何况经过这次,我们还因此跟肃王府有来往,也算因祸得福。”讲到这边,顾老太太面露喜色,“肃王妃答应了,只要我们家有人可以考上举子,那就能安排前程,虽然你是指望不上,不过行着跟行帛读书不错,倒是可以有个盼头,到时候我们就是官宦人家了。”

    夏念申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虽然早知道顾老太太最不喜欢二房,可没想到差这样多,他们生死一趟活过来,顾老太太都没有点高兴的样子,讲到顾行着跟顾行帛将来可能会光宗耀祖,倒是露出笑容。

    怎么还笑得出来,妳的二孙子跟二孙媳差点挂了啊,老人家!

    “今日叫你过来,是有件事情。”顾老太太道:“汪管家说,你不要他两个儿子当帮手了,是怎么回事?”

    “孙儿发现,这两人不老实。”

    “哦,怎么,说来听听。”

    “是。”顾行梅似乎就在等这一刻,“孙儿这阵子养病,闲来无事就看以前的账本,发现好多地方都不对劲,譬如说,让他们用船租帮我买稻米囤起来,去年风调雨顺又没水灾,一斗稻米居然用到五百文,然后卖的时候一斗只卖一百文,如此一来一往,孙儿每斗米都亏了四百文,那次总共亏损了四百多两银子。”

    顾老太太不以为意,“也不过就这么一次,得饶人处且饶人。”

    “不只,还有让他们买铺子,一间铺子花了两百两才买下来,可是孙儿去打听,隔壁的铺子只卖一百两,何以隔了一个墙壁就多了一百两,买了铺子本该收租,他们却贱价五十两卖出去了,要说他们没有过手金银,孙儿绝对不信。本来嘛,过手沾点油水,孙儿也不会说什么,但这两人实在太贪心,每回过手都是几百两,反而孙儿这个主人家半点好处没拿到,做一次生意,亏一次本钱。”

    “但汪管家对我们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这样不让他两个儿子当帮手,他面上无光,我想想也不太好,你就跟他们说说,让他们注意点就是。”

    夏念申傻眼,这是亲祖母吗?仇人才这样坑人吧。

    那汪家兄弟明显把二房当提款机,各种中饱私囊,这么明显的骗局,顾老太太居然还要他看在汪管家的面子上忍了?那妳倒是让汪管家的两个儿子帮自己打理财产啊。

    面对顾老太太不可思议的提议,顾行梅拱了拱手,“恕孙儿不孝,不忠之人不会突然改过,过去的金银都算了,但以后不会让他们在我这里做事。”

    “那你身边就没人了。”

    “伍嬷嬷的两个儿子,伍大跟伍二,年纪轻,也聪明伶俐,孙儿想给他们机会。”

    顾老太太叹息一声,“祖母好声好气跟你讲,你还是决意不给汪管家面子,钱财乃身外之物,我们顾家又不缺钱,你何必这样斤斤计较。”

    夏念申真忍不住了,“不如把汪管家的两个儿子给大哥当帮手吧,这样说出去是高升,从伺候二少爷变成伺候大少爷,汪管家就不会没面子了。”

    大房突然一口锅掉下来,大太太叶氏睁大眼睛。

    大少奶奶熊氏更是马上说:“那怎么可以,这么不忠心的人,祖母,您可千万别放在夫君身边。”

    开玩笑,顾行春脑子已经不好使了,再配上汪家兄弟这两个奸人,那还得了。

    顾老太太没想到一向安安静静的夏四娘会蹦出这几句。是啊,既然要给汪管家面子,那把他儿子给大房不是更有面子吗?但这么差劲的两人怎么可以去伺候行春,行春可是她的嫡长孙,将来要扛起这个家的。

    想到这里,顾老太太不太高兴,嘴角下垂,“我话已经说到这里,你不愿意就算了,反正我只是个老太婆,不用听我的话。”

    顾行梅却是不上当,“祖母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