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简薰娘子,离婚无效 第一章 闺房内的秘密

娘子,离婚无效 第一章 闺房内的秘密

作者:简薰书名:娘子,离婚无效类别:言情小说
    阳光,沙滩,比基尼,喔耶。

    这是夏念申期待已久的旅行,她也不想看什么古迹,风景,就只想吃吃喝喝,尤其在离婚后,还委靡了一段时间,闺蜜小爱跟她说,这种时候去夏威夷最好了。

    不需要千年历史,也不需要山明水秀,找一个地方,可以大秀身材,喝酒吃肉就很开心。

    小爱神神秘秘的说:“夏威夷的海滩,帅哥又多又浪漫。”

    夏念申想想,可以,夏威夷感觉就是个会有艳遇的地方,艳遇是个甩脱离婚沮丧的好方法。

    于是年假排一排,她就飞来了。

    新做的水晶指甲,睫毛也接得又卷又翘,加上长年练习瑜伽的好身材,带着小爱送她的红色比基尼,到了夏威夷。

    太阳好大,人超多。

    她在网络预约了一个游泳教练,意大利人,网站上那张自我介绍的照片,笑得十分灿烂,媲美好莱坞明星。

    由于夏念申连闭气都不会,所以第一天是在饭店游泳池度过的,一对一,第一天已经能缓慢的用蛙式游泳。

    那个笑起来十分好看的教练热情无比,也不吝啬自己的笑容,不断鼓励她,很好,很好。

    不得不说美男的鼓励真的很有用,教练一笑,夏念申就觉得力气百倍,看,她只要好好游泳,教练就会笑了,哪像她前夫尹方旭那么难取悦。

    两人在饭店泡了一天水,第二天就去海滩了。

    教练还不敢让她直接下深水,只在浅滩来回游。

    在游泳池跟在海里真的是两回事,明明在游泳池可以顺利前进的,但是在海水中却很困难,一个浪过来,身体就歪了。

    意大利人笑得很开心,频频用英文安慰她,没关系,慢慢来,会好的。

    那天晚上,夏念申一个人去吃了海滩烧烤。

    什么龙虾,鲜鱼,通通上来,配着啤酒好极了。

    海风一吹,夏念申觉得是了,这才是生活。

    以后她要好好工作,好好囤奖金,好好囤假期,每年享受一到两次这样的单独旅游,可以玩,可以放松,可以在夜晚的海滩烤鱼虾,而且想到吃完以后还不用收拾,就觉得很愉快。

    夏念申吃得直打嗝,洗洗手,这就步行回饭店。

    虽然已经九点多,但街上还是十分热闹,商店都开着,行人也没少过。

    海风吹着,太舒服了。

    夏念申很开心,忍不住苞妈妈联机,说今天去了哪玩,现在又在哪里,刚刚经过一个卖烤菠萝的店,那香味真让人受不了,可是自己已经吃撑了。

    夏妈妈笑着让她好好玩,放松一下心情。

    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去做一些海上活动吧,既然来了夏威夷,怎么能不坐香蕉船呢,还有海底摩托车……

    就在这时候,忽地听见一声尖锐的改装车声音朝人行道而来。

    夏念申下意识的转过头,刺目的车灯,路人的尖叫。

    行人中有人冲出来抱住她,似乎是想救她,但车子速度太快了。

    只不过瞬间,强烈的撞击迎面而来,她来不及感觉到痛,很快的失去知觉。

    痛!

    夏念申呻吟一声,慢慢睁开眼睛。

    雕刻精致的拔步床,青色的绣帐,还有垂坠的平安结……是的,她穿越了。

    穿越好几天了。

    从傻眼,难以相信,不愿接受,到现在夏念申知道,一切都是真的,没有作梦,她就是死在夏威夷,然后活在京城。

    这个身分是顾家的二少奶奶。

    意思是她有一个丈夫,叫做顾行梅。

    这几日,断断续续的有东西流入脑海—— 这个顾二少奶奶也叫夏念申,行四,小名四娘,至于本名,是一模一样的三个字,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夏家跟顾家算是门户相当,年龄到了,儿女成亲,再正常不过。

    顾行梅的父亲叫做顾别温,是顾老太太的第二个儿子,顾二太太生下顾行梅没几年,顾别温就在一次外出时被杀死,也不是仇家,单纯杀错人。

    顾别温的死讯传来,顾二太太伤心得不行,挺着六个月的肚子,抱着两岁多的顾行梅替丈夫守丧。

    或许是太伤心了,顾二太太肚子不过八个月就早产,大人小孩都没能捱过,一起去了。

    至此,二房只剩下顾行梅一个孩子。

    所幸有祖父祖母的照顾,下人倒也不敢怠慢。

    后来老太爷也走了,家里剩下老太太,老太太伤心过度,对这单薄的二房便疏漏起来,明明家业也不小,吩咐几句就可以的事情,老太太却是都当不知道,导致顾行梅文不成,武不就,干啥啥不行,只剩生了一张好脸蛋。

    跟夏家的婚事,表面上看来很正常,其实也不太正常—— 三年多前的七巧节,各家小姐到喜莲寺放琉璃灯,这本是年年都会办的事情,也没出过大意外,却没想到那年的喜莲寺被一群土匪闯入,掳走了四个小姐,夏四娘就是其中之一。

    这被掳走的小姐们虽然分别都用五百两赎回来,但在土匪窝待过,还有谁敢娶?朱家是直接招赘了,罗家小姐则是嫁给祖父的门生,童家小姐最惨,被锁入家庙,带发出家,夏家原本想让夏四娘低嫁个小商户,没想到这时候,顾家上门说亲了,说的还是二房嫡子顾行梅的婚事。

    顾行梅十七岁,虽然爹娘都不在了,但老太太在,顾家乃东瑞国的河船大商户,整个顾氏家族共有七百五十几艘河船,在东瑞国南北跟东西的运河来来往往,运送各种货物,在京城中算是叫得出名号的商户。

    嫁给顾行梅,没有公婆要伺候,也没小泵要照顾,顾行梅本人又是京城出名的美少年,除了本人比较草包,也没什么大缺点,至于去赌场,逛青楼,这些都算有节制,放在京城大户里已经可以归类于正常那边,这实在是一门很好的亲事,夏家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于是两家行礼如仪,订亲,下聘,过门,夏四娘从夏家的四小姐,变成顾家的二少奶奶。

    穿越而来的夏念申“看”到这边,都懵了。古代真的太厉害,顾家老太太可以不管顾行梅,把他养废了,夏家也不替女儿挑一下,挑到一个又赌又嫖的废物,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个废物。

    两人成亲不到两年,感情不好也不坏,顾行梅依然会去青楼,但是晚上还是会回家。

    至于顾老太太就妙了,在夏念申看到的情景中,她对顾行梅一直不算疼爱。照理来说,次子顾别温死于非命,应该会更怜惜他遗留下来的孩子,可是顾老太太却不,只要顾行梅不犯法,一切随便他,每个月给他十两,每一季分红约莫百两,青楼、棋室随便去,来往的猪朋狗友也不管,甚至二房现在无后,老太太也无所谓。

    顾行梅虽然又废又没用,但礼仪还是知道一些的,譬如说,亲爹顾别温的生忌要上佛寺去念经回向给父亲。

    意外就发生在路上。

    朝然寺是百年古寺,在朝然山顶,那山路又小又窄,委实不太好驱马车。

    这日顾行梅带着夏四娘一起上朝然寺,没想到却遇上保宁郡主车队要下山,没办法,只好想办法靠边,可保宁郡主的车实在太大了,怎么靠边都没用,这时候保宁郡主的马匹躁动起来,直接往前冲,就这样,顾家的马车被挤下山崖。

    顾家有钱,找人自然十分迅速,三辆马车翻下,死了两个婆子,一个丫头,幸运的是顾行梅跟夏念申夫妻都还有一口气。

    既然是保宁郡主的马匹闯祸,亲娘肃王妃自然出面替女儿收拾了,不但派了御医,还开了库房拿最好的药,所以顾行梅跟夏四娘这才勉强把命吊住——

    只是夏念申知道,夏四娘早死了,所以自己才会过来。

    也不知道老天爷是什么意思,让她穿越到一个已婚女子身上,这样她不就要服侍自己的丈夫?

    她前生就是不想服侍老公才离婚,结果才离婚几个月,又穿越到古代,一个少妇的身上?

    顾二少奶奶。

    这顾家在她脑海看到的情景中,真的大门大户,光是这一户,商船百余艘,长荣海运都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多。

    那个顾行梅会小嫖小赌,不管哪一样,她都不行接受,看来等自己身体恢复,给他纳个漂亮姨娘好了,让他们比翼双飞去,不要来打扰她……嘶啊,真的好痛,从头顶到脚底没一处不痛,全身骨头都快散开似的,而且她肚子好饿,这几日只吃一些汤汤水水,她想吃烤鸡,还有咸酥虾……

    格扇咿呀一声开了,一个梳着双髻的青衣丫头进来,见到她睁眼,脸上露出喜色,“小姐醒了?”

    夏念申已经在这里醒来几日了,脑海中也出现不少东西,知道这丫头叫做桐月,是夏四娘的奶娘—— 林嬷嬷的女儿。

    那日跟夏四娘上山的两个大丫头都重伤,所以林嬷嬷把自己的两个女儿桐月,临月叫来服侍。

    夏家跟过来的人,还是习惯喊她小姐,即便知道她的身分是顾二少奶奶。

    桐月把药盅放在小几上,过去扶了她起来。

    夏念申一闻到那药味就皱眉,但她不是娇娇女,还是皱着眉一口一口喝下,苦得全身发抖,终于喝完一碗,这才含下去苦的龙眼蜜饯。

    格扇又开了,这次进来的是林嬷嬷,一脸笑容。

    夏念申知道,林嬷嬷是真心疼爱夏四娘,夏四娘内心也是十分依赖林嬷嬷,不知道是不是共享一个身体的关系,她现在也觉得林嬷嬷很亲切,看到林嬷嬷笑,觉得很喜悦。

    “林嬷嬷什么事情这样开心?”夏念申问道。

    “是,有好消息呢。”林嬷嬷笑逐颜开,“姑爷已经能下床了。”

    夏念申差点把龙眼蜜饯喷出来,就是那个顾行梅?在她痛得全身都不是自己的时候,他居然能下床?

    太不公平了,她现在可是连自己喝药的力气都没有。

    想想突然间有点生气,“他倒好。”

    又嫖又赌的,身子底还这么好。

    “是老天保佑。”林嬷嬷坐在床沿,伸手替她理理头发,“这顾家这样古怪,姑爷越早恢复越好,不然小姐可没依靠。”

    夏念申想也不想就接口,“顾家哪里古怪了?”看到林嬷嬷一脸诧异,又赶紧补上,“唉,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撞倒头,以前有些事情不记得了。”

    林嬷嬷立刻一脸爱怜,“那陈院判说了,小姐头上伤口那样大,后脑都撞扁了,有些事情不记得也不稀奇,是嬷嬷不好,不该提这个,小姐还是躺下休养吧,嬷嬷给妳松松手脚,陈院判说得天天按一按,不然躺久了要重新学走的。”

    “嬷嬷,妳还没说顾家哪古怪?”

    林嬷嬷笑着安抚,“小姐才醒来几日,还是别想这些糟心事了,好好休息才是要紧。对了,三太太特别煮了小姐爱吃的干烧杏菜跟花生鸡脚汤送过来,在炉子上隔水蒸着,等热了再给小姐端过来。”

    夏念申脱口而出,“我娘?”

    内心又一惊,心想,这个身体果然还是残存夏四娘的记忆,林嬷嬷一说“三太太”,立刻知道是夏家的母亲。

    林嬷嬷一边给她按摩小腿,一边说:“是啊,如果可以,只怕三太太要自己来照顾小姐了,只不过小姐现在已经是顾家人,也没有母亲过府照顾出嫁女儿的道理,当真是老天保佑,以前三太太说要抄经给儿女积福,大太太跟二太太还笑她傻,现在小姐这次大难不死,看她们怎么说,老奴怎么看都是三太太长年抄经,感动了菩萨。”

    夏念申原本对古代的医药没什么信心,但经过这几天,不得不说古代人还真厉害,她不但在好转,而且可以感觉得出来,好转的速度满快的,疼痛确确实实在减缓。

    而且中药虽然苦,但都是水状,容易饮用。她很不会服用西药,以前每次吃西药,都是一颗药,喝水,吃几口饭,一颗药,喝水,吃几口饭……这种方式,她可以大口吃肉,但只要知道是药,就是吞不下去。

    唉,真希望身体快好,但又害怕身体快好。

    病着,身体不舒服。

    好了,又要去伺候顾行梅。

    吼,为什么要给她丈夫啦,不能让她穿越成一个不婚的古代女子吗?而且从夏四娘的记忆中她知道顾行梅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公,她也不能想象跟这种人过一辈子,会嫖,会赌,呕,不行,万万不可。

    但和离也不行啊,她在古代又没有谋生技能,出了顾家大门能去哪?回夏家吗?当然不行,她又不是在现代,古代女子和离回家会被赶出来,而且有很大的概率会连累自己的亲爹亲娘。

    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格扇被打开。

    “小姐。”林嬷嬷进来,喜色难掩,“姑爷说要过来!”

    夏念申傻眼,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忍不住嘟囔,“他怎么不多躺几天。”

    “小姐说什么?”

    “没事。”

    林嬷嬷一脸高兴,“之前只听伍嬷嬷说姑爷恢复得很好,伍大也说姑爷能在房间扶着墙壁走路,这才几天呢,就能过来这边了,小姐可得打起精神,姑爷再怎么说都是我们在顾家唯一的依靠。”

    “嬷嬷妳去跟他说,我现在丑得很,不好见他。”

    林嬷嬷一呆,“小姐说什么呢,哪里丑了,夏家老太太最常说,小姐是孙女中长得最好看的,而且这次幸运都没伤到脸,真是老天保佑。”

    格扇外隐隐传来喧嚷声。

    夏念申知道,那是自己的夫君,顾行梅。

    哎唷,真不想见,也没什么好见……

    奇怪,顾行梅以前明明没有特别在意夏四娘,怎么这会才好点就要过来看,都成亲两年多了,有什么好看?

    饶是夏念申心中抗拒,但还是无法阻止事情发生,喧嚷声越来越近,然后桐月一马当先进来,一脸笑咪咪,“小姐,姑爷来了。”

    夏念申无奈,只好勉强起身,坐在床上迎接。

    门开了。

    余光看到有人簇拥着一人进来。

    那人走得缓,还拄着手杖,但还是慢慢走到她面前。

    夏念申心不甘情不愿的模仿脑海中的夏四娘,坐在床上跟自己的夫君弯腰行礼,“见过夫君。”

    “娘子可好?”

    夏念申一呆,这声音——

    抬起头来,居然是前夫尹方旭!

    是尹方旭没错吧?

    虽然年轻了很多,但那五官,那眼神,她怎么样都很难认错,毕竟前前后后纠缠了十年时光,如果要论化成灰她也认得的人,尹方旭绝对是其中之一了。

    他看她时,总是感情深深,好像千言万语说不尽,就是被这样的眼神迷惑,她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谅他。

    他怎么也穿越了?

    看起来好年轻,二十岁左右的模样……

    对了,还没看过自己呢,想到这里,刚好瞥见尹方旭身后的铜镜,是自己原本的脸……她跟夏四娘不只名字相同,连脸都相同,当然不是三十岁的脸,而是少女模样。

    看到尹方旭,夏念申还是觉得很不敢相信,他怎么穿到顾行梅身上?

    在自己生病这几天,透过夏四娘的记忆“看”到的都是模糊的影子,没想到……

    不穿越都不知道,古代有一对跟她还有尹方旭长得一样的夫妻,而且从丈夫又嫖又赌来看,感情跟他们一样不是太好。

    虽然说,尹方旭并不嫖也不赌,但人家有个甜美可人的干妹妹呀……

    该说怕什么来什么吗?如果要问夏念申现在最不想看到谁,一定是前夫啊,可是没想到穿越后有了新身分,跟她必须共生的人还是尹方旭。

    尹方旭挥挥手,“都下去吧。”声音有点沙哑。

    夏念申觉得有点脑充血,直接瘫在床沿上了。

    内心又困惑又复杂,想到离婚这件事情,一万匹草泥马在内心奔过。

    尹方旭放下手杖,在床边的绣墩坐下,试探问着,“念念?”

    “不是。”

    尹方旭露出了然的表情,“那就是了。”如果不是,应该要问“念念是谁”,而不是直接否认。

    两人静默了一下,尹方旭又主动开口,“伤口可好了些?”

    “不劳操心,我命大。”

    “是,能穿越的确命很大。”

    “你想夸我能不能就直接夸我,不要顺便夸你自己?”

    尹方旭还是好脾气的样子,“我还以为……”

    夏念申心想,又来了,说话说一半,这次她绝对要忍住—— 可恶,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根本不能忍,听话听一半,实在太难过了。

    唉,算了,穿都穿了,而且他们在这里又是夫妇,既然林嬷嬷说顾家很古怪,那他们就得齐心协力,至少先活下来再说。

    虽然尹方旭男女关系不清不楚,但他工作表现绝佳,凭着他们的能力,在这大宅存活应该不难吧。

    “你是怎么过来的?”夏念申问。

    “车祸。”

    “跟我一样。”夏念申顿时觉得找到一点道理,原来关键就是车祸,“我醒来就是夏四娘了,也慢慢能知道夏四娘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幻境中看不清楚人脸,没看清楚顾行梅的脸。”

    “如果看清楚了呢?”

    “那就看清楚了呗,也不能怎么样,最多吓一跳,还能怎么样。”夏念申没好气的答道:“你是不是跟我一样,魂穿过来,顶替了顾行梅?”

    “是。”

    “也能看到他以前的事情吗?”

    “能看到,而且脸孔清楚。”所以他才刚能走就要过来,想亲眼确认一下夏四娘是不是就是夏念申。

    看到的瞬间,他就知道是了。

    夏念申从鼻子哼气的模样,他看了十年,再熟悉不过。

    尹方旭知道她不想听风花雪月,于是只讲现况,“我知道我们离婚了,不过在这里,我们是仅存的伙伴,得好好合作,争取最大利益,别的不说,至少得互相掩护,别让外人看出异状。”

    夏念申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重重点了头,“没错。”

    “就算我们藉由这身子看了很多东西,但毕竟不是曾经经历,那就会有风险,所幸不管是顾行梅还是夏四娘都遭逢大难,就算有些异状,也能说得过去。”

    “我也是这样想的。”

    夏念申拿起迎枕抱在怀中,心想,这实在太奇怪了,他们夫妻为了不想再见到对方,所以选择和平分手,没想到离婚不到一百天,双双穿越到这个东瑞国,还是大宅中的一对夫妻,以后不但得相处,古代人不外出上班,就得日夜相处啊。

    夏念申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秦素妮要是知道了,作何感想?

    秦素妮是尹方旭的干妹妹,两人离婚,就是因为秦素妮。

    秦素妮的哥哥秦磊是尹方旭的大学麻吉,夏念申也认识的。大学时期,他们常常一群人一起出游,享受青春,虽然都只是骑摩托车范围内的台湾旅游,但跟着喜欢的人,哪怕只是去个公园都很开心。

    毕业后他们一直维持好交情,夏念申跟尹方旭结婚时秦磊还是伴郎。

    结果一次纯爷们聚会的出游中,秦磊溺毙,夏念申震惊又伤心,尹方旭痛失好友更是悲伤到极点,一个大男人,说话说到一半会突然哽咽—— 这时,秦磊那个总是安安静静跟在后面的妹妹秦素妮开始有声音了。

    她打电话给尹方旭,诉说自己失去哥哥的伤痛,两人常常一聊就是到半夜,尹方旭总是温柔细语的安慰着秦素妮,甚至会唱歌哄她。

    夏念申脑内的警报开始响起,但是这种时候反对又像无理取闹,她能想象得出来尹方旭会说什么,“阿磊不在,我安慰一下素妮怎么了?”或是“阿磊是我最好的兄弟,他妹妹就是我妹妹”。

    身为妻子,她只能哑巴吃黄连。

    后来秦素妮生日,尹方旭去给她庆祝了,凭着女人的直觉,夏念申觉得一定有鬼,说想一起去免得有什么意外,尹方旭一脸为难,“素妮说,他们兄妹相依为命,以前都只有阿磊给她庆祝,她习惯了两个人的生日晚餐。”

    礼物夏念申也看到了,是纯金的玫瑰手环,尹方旭都没有送过她纯金的东西,居然送给秦素妮。

    尹方旭直到隔天才回来,说秦素妮想看日出,所以他连夜开车带她上阳明山。

    夏念申就酸了,对秦素妮可真好。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

    秦素妮开始频繁介入他们的生活,她会带着蛋糕到他们家来玩,每逢周末,本该是夫妻约会的日子也变成三人行。

    夏念申呕得不行,但秦素妮总是喊他们“旭哥”、“念姊”,是,她是念姊,已经出社会几年的念姊怎么可以跟一个十九岁的女大生计较。

    秦素妮还会来他们家做报告,用的就是尹方旭的计算机—— 握草,她,夏念申,尹方旭的合法妻子,都没使用过他的计算机。

    她始终觉得计算机跟手机是很私人的,爱一个人就该是相信,而不是频繁检查他的私人物品,所以她从来不曾去动尹方旭的计算机跟手机,当她听见秦素妮说“旭哥,计算机借我一下”,尹方旭回答“在书房,妳自己去开机吧”,她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然后当有一次秦素妮跟他们外出看电影,忘了带手机,便理所当然又使用尹方旭的手机时,她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想阻止,又阻止不了。

    只能跟闺蜜小爱诉苦,小爱斩钉截铁的说:“秦素妮一定是看上妳老公了。”

    “我也这么觉得。”

    “那妳还在这边做什么?阻止啊。”

    “阻止不了,我觉得阿磊梗在我们中间,那是他的好兄弟,我如果要他别去管秦素妮,就好像是跟他说,要他放下他们的兄弟感情一样。”

    荒谬的是,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一年多。

    秦素妮对尹方旭各种撒娇,要求,尹方旭都会答应。

    在结婚纪念日那天,原本尹方旭跟夏念申是一起过的,普通的星期三,秦素妮没理由过来。

    两人吃了夏念申亲手烹调的浪漫法式晚餐,一起洗了鸳鸯浴,气氛好得不行的时候,电话响了,对,是秦素妮。

    秦素妮作了恶梦,梦见秦磊,醒来太想见哥哥了,所以就打电话给尹方旭。

    尹方旭一听,衣服穿了,就拿起车钥匙。

    夏念申都快气疯了,秦磊死了她也很难过,但人要继续往前走,尹方旭要这样自责到什么时候?

    那是意外,没人想的。

    可是尹方旭一直自责,因为是他提议去海边的。

    那是夏念申第一次想到离婚,因为尹方旭不愿往前,可是她不能一直留在原地看着他跟秦素妮不清不楚。

    他们第一次因为秦素妮争吵,就是因为尹方旭认了她当干妹妹。

    夏念申快呕死了,“干妹妹”跟“男闺蜜”一样,就是备胎啦,有个名分更方便而已,啊,什么?有什么好生气的?那可是我干妹妹啊—— 呕,老天,那可是个喜欢你的女生耶。

    尹方旭觉得她不体谅他,他只是想照顾好友的妹妹,却被她说得这样不堪。

    “难道我在妳心中是这样的人吗?”

    夏念申毫不犹豫,“就是。”

    “我跟素妮清清白白的,我可以保证……”

    “不是上过床才叫有关系好吗,你跟我睡在被窝,她一通电话把你叫出去,这叫清清白白?你要不要上『靠北婚姻』问问这叫什么,我告诉你,这种女人有个名词叫做『精神小三』,你们是没上床,但她确实是第三者。”

    “妳简直不可理喻。”

    “我当然不可理喻,我年纪大,胸部还小,怎么比得过二十岁的童颜巨乳。”

    这个争吵只是个开端,然后就像家常便饭,每天都在争吵,她说他恶心,他说她思想下流。

    中间还出现过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秦素妮把要发给尹方旭的讯息发给她了,一张她穿着新洋装的照片,写着“谢谢旭哥送我的洋装”。

    她怀疑秦素妮根本故意的,因为她马上就跟尹方旭大战了。

    尹方旭解释,因为秦素妮拿了学期第一,所以想鼓励她一下。

    夏念申就火了,“我业绩第一,你怎么也不鼓励我一下。”

    “妳不是讨厌穿洋装……”

    “那是洋装的问题吗?”

    “不然我们现在出去买洋装?”

    “我才不要这样买来的洋装。”

    尹方旭懵了,“妳到底要不要?”

    “我要,但我不要这样要来的。”

    夏念申头很痛,尹方旭完全不懂她生气的点在哪,是那件洋装的关系吗?她有那么希罕洋装?她自己有钱。

    有一天她终于受不了了,东西收收就去小爱家暂住。

    尹方旭来接她,她想了想,没跟着走,“跟你回去,我们还是会争吵的,我吵累了,也不想看见你。”

    “念念,妳相信我,我真的对素妮只是对妹妹……”

    “我倒希望你们真的有什么,这样我的生气才站得住脚,不像现在,你们清清白白,所以我变成无理取闹。你不知道,你们之间的清清白白有多让人恶心,继续吧,继续你们的兄妹情谊,等她忍不住的那天,你会知道我是对的,只不过我没耐心跟你耗下去。”

    他们没有马上离婚,主要是长辈有人身体不好,不想刺激长辈。

    所以很荒谬的是,虽然处于分居状态,他也还是会陪她初二回娘家。

    就这样一年多,这才办妥离婚—— 长辈只是身体不好,不是脑子不好,瞒也瞒不久,他们的没互动,长辈都看在眼底。

    夏念申分居的那一年多,完成两个大项目,得到了丰厚的奖金,让她更心有感触,赚不到爱,至少要赚到钱啊。

    至于那对清清白白的干兄妹,就随便他们了。

    办妥手续后,她排了年假,到夏威夷找艳遇,没想到爱情没找着,却遇上车祸……

    顾宅的夏念申看着尹方旭—— 心想,他也穿越了,这秦素妮处心积虑搞得他们分居离婚,结果千想万想想不到,尹方旭也穿了。

    想到这边,夏念申突然有点愉快,是的,善恶终有报,不是妳的,就不是妳的,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哈哈哈。

    尹方旭道:“以后注意点,别喊尹方旭,我在这里叫做顾行梅。”

    “嗷,知道。”为了表示自己有注意,夏念申连喊了三次,“顾行梅,顾行梅,顾行梅。”

    “怎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就是想起一件好笑的事情而已。”

    “我可以听吗?”

    “当然……”不可以,“可以,可以,就是来这之前,我在做鸿天那个案子嘛,现在都要收尾了,可是我穿越了,想到那个讨厌的总裁找不到人负责收尾,就觉得很痛快,他一定会后悔没有派几个人来帮助我,不然他会知道我的随身碟密码是什么。”

    穿越来顾宅,也没什么好乐了,想到秦素妮那个小绿茶费尽心思却还是得不到他就觉得心情好—— 可恶,夏念申,妳没用,要尹方旭干么,不如要手机跟计算机啊。

    好想回到现代啊。

    虽然总裁很烦,工作又多,但精神生活很充足,不像穿越,她躺了几天都想不出来以后要干么,使得一手计算机文书也没用,在这边完全无用武之地,而琴棋书画她通通不会。

    唉,既来之,则安之,别的都先别想,总之,活下去再说。

    太荒谬了,她离了婚,没想到现在却跟前夫有一个闺房内才能说的秘密,以后有什么想跟他说的,还得先进入闺房才行,老天鹅啊,别这样整我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