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宁馨天赐吉妻 第九章 找出金矿立大功

天赐吉妻 第九章 找出金矿立大功

作者:宁馨书名:天赐吉妻类别:言情小说
    这样的偏僻之地,除了行商,没有任何人愿意冒险过来的西疆,居然有金矿!

    一个护卫许是太惊讶了,忘了谨慎,脚下一动,踢了一块松动的石头下去。

    石头又撞了石头,哗啦啦一起滚下去,马贼就是聋子都听的清楚,于是,尖锐的喊声在山谷里回荡。

    “敌袭!来人啊,敌袭!”

    随即,低沉悠长的牛角号也响了起来,无数人从山洞里冲出来。

    “怎么办,大人,马贼要跑了。”

    程谕咬咬牙,抽出长剑,高声道:“援兵马上就到了,咱们先杀下去,怎么都要把马贼拦下来。”

    “好,兄弟们,富贵险中求,杀啊!”赵方也抽出了长刀,带头冲了下去。

    马贼本来见得山上有人冲下来,都是惊慌,结果等了半晌,居然不到三十人!马贼们自觉方才的恐惧太丢脸,都嗷嗷叫着杀了上去。

    不得不说,赵方等人都是上过战场的好手,但猛虎也怕群狼,一个人对上七八个马贼,也是险象环生。

    特别是程谕,提笔写字的时候多,挥剑的机会这还是第二次,第一次就是刚到丹阳便被马贼劫杀的时候。

    幸好,关键时刻,赵悍带了一百精兵赶到了。

    原来,赵恒接了护卫送去的消息,就分兵围拢这座山头,寻找山洞的其余出路。赵悍不放心,亲自开口求了一百精兵过来接应,就怕出事。

    结果,他当真成了救命的关键,他冲进战圈,直接护在程谕身侧,冋声道:“大人,援兵到了!”

    程谕战了半晌,体力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就道:“好,一鼓作气,把马贼堵回去。一个不能放过,他们在开采金矿,一定同丹阳三大家有联系。”

    “金矿?”赵悍也是吃了一惊,哪知这么闪神的功夫就被一个马贼抓住了机会,一刀奔着朝他面门劈了过来,赵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电光石火间,程谕闪身挡在了赵悍前面,马贼的长刀直接划开了程谕的后背,衣衫瞬间变为两半。

    “大人!”赵悍惊怒的大吼一声,一手抱了程谕,一手抬起就劈上了马贼。那马贼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有些懊恼,格挡有些慢,便被赵悍划开前胸,肚肠流了一地。

    赵悍还要低头去查看程谕的伤势,两个马贼又杀了过来,他急得眼睛都要瞪得裂开了,这时却不知从哪里射来了两支羽箭,穿透了一个马贼的胳膊和另一个马贼的咽喉,简直是快狠准。

    这也帮着他捡回一条命,他连忙拖着程谕躲到了石头后,检查程谕的伤势,可是他摸了一把,却没在程谕身上摸到鲜血,只有厚厚的皮甲……

    他这会儿都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发笑了,怪不得大人一路累得喘气,原来是穿了这么厚的皮甲。

    这个时候西琳赶到了,手里拎着巨大的弓箭,盘了发瓣,一身紧身衣裤,打扮利落。她不顾惊愕的赵悍,直接扑到程谕身边,“大人哪里受伤了?”

    “没伤到,就是被震晕了。”赵悍来不及细问,死死盯了一眼她手里的弓箭,就道:“你保护大人,我出去帮忙。”

    “好,交给我!”

    西琳点头,赵悍重新杀了出去,她想了想,将程谕藏在身后的石缝里,然后跳上大石头拉弓搭箭,专门奔着凶悍的马贼射过去。

    程谕醒来的时候,下意识要去摸一把剧痛的后背,但抬眼就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草原的月亮好似比别处的更大更圆,这会儿照在一块大石上,石头上站了一个曲线玲珑的姑娘,两脚前后分开,手里的弓箭被拉满,一支羽箭瞬间飞了出去,她又迅速从身后剑壶里取出下一支羽箭……

    这姑娘好似月里生出的仙子,美得炫目,让他喘气都不敢用力,生怕惊了眼前的神奇一幕。

    西琳简直是箭无虚发,加上赵悍等人勇武,不过是一盏茶时间,马贼就被杀了三四十个,马贼到底害怕了,惊恐的往山洞退去。

    西琳得以喘口气,回身就见程谕睁开了眼睛,她欢喜的赶紧跳了下去,“程大哥,你怎么样?我来救你了!”

    “你会射箭?”程谕挣扎坐起,忍着背上的疼,眼里有惊奇,也有几分陌生。

    西琳像个犯错的孩子,赶紧解释道:“我一直想给我爹娘和爷爷报仇,放羊的空档就练习射箭,今日才派上用场。”

    程谕还想说话,赵悍已经赶了过来,“大人,国公爷赶到了。”

    “扶我起来!”程谕挣扎着站起来,扶着赵悍的手走下山去,那里的小路已经被精兵清理干净了,除了马贼的尸首,再没旁的东西。

    但依旧有精兵在死去的马贼脖子上补了一刀,居然还真有两个马贼是在装死。不得不说,北武军比护卫还要狠辣,相比于县衙里新招的差役,更是厉害太多了。

    赵恒坐在马上,见得程谕近前,也没托大,下马互相见礼=“程大人,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

    “国公爷谬赞了,都是侥幸,谁能想到这样的地方居然藏了金矿,若没有国公爷援兵,今晚别说立功,下官就是活命走出去都难。”

    赵恒听得受用,朗声笑道:“程大人不必如此自谦,总之今日能掀翻马贼老巢,得此大功,也是托了皇上洪福,待得本国公往京都送了折子,皇上定然会有赏赐。”说罢,他伸手请了程谕前行,“走,程大人同本国公一起进去看看吧。”

    马贼已经逃跑,身边又有百多名精兵,程谕倒也不担心性命之忧,自然是欣然前往。但他还是记得回身去找西琳,眼见她跟在自己身后两步外,就放了心。赵恒自然看到了,眉头一挑,难得多话几句,“程大人,在此为官定然辛苦,但只要坚持三年,回京之后定然官途亨通,荣华富贵唾手可得,如今还是要谨慎一二,不可被有心人抓了把柄。”

    程谕聪明,听出他话里之意,就应道:“下官谢过国公爷指点,方才生死危难之际,多亏下官未婚妻子前来救援,一把长弓射杀了五六名马贼,即便将来荣华富贵加身,下官也不能忘了今日未婚妻子的舍命相救。还望国公爷体谅!”

    “哦,还有此事?”赵恒回身特意打量西琳同她背上的弓箭几眼,笑道:“倒是本国公误会了,不过程夫人的弓箭很是粗糙,怕是自己制作的吧。如此弓箭可配不上程夫人的好箭术,改日本国公让人送把好弓过来,算是给程夫人赔罪,如何?”

    “不敢,不敢。”程谕拱手连称不敢,却没有像官场上常做的一般,贬低未婚妻以讨好赵恒。

    这倒是让赵恒又高看他几分,原本出兵不过是看在三弟的颜面上。三弟年少纨裤,他也头疼不已,后来遇到了出身市井的弟媳妇,不想却“改邪归正”,如今也创下一番家业。因而他对弟媳妇也多几分维护和感谢,程谕是弟媳的义兄,当初又有退亲成全弟弟和弟媳的恩义,无论怎么说,他都要行个方便。

    但这会儿当面交谈,他倒是很欣赏程谕这般坦诚耿直的性子,想要多结交一下。“这次我们消息不足,来的有些仓促,马贼怕是不能完全歼灭,留了后患。”

    “是啊,下官原本猜测是铁矿,没想到居然是金矿。这些马贼当真是胆大包天,如此重宝之地都敢瞒骗下来,而且就在丹阳一侧,实在是不可思议。”程谕扫了一眼山洞口的马贼尸体,脸色黑沉,又道:“下官怀疑,这些马贼同县城里某些乡绅有勾结,一会儿清点战场,还要国公爷手下的精兵兄弟们帮下官多多留意。”赵恒直接就应了下来,“这是应该的,这么大的金矿,所用人手、吃用之物、运输都不是小事儿,县城没有帮手,三岁小儿都不会相信。”

    两人说着话进了山洞,这金矿也不知道被开采了几年,大洞套着小洞,小洞还通着小洞,四通八达,蛛网一般,一时半会儿,根本就看不完。

    很快,有兵卒跑来禀报,“国公爷,前边发现藏金洞,请您过去查看。”赵恒与程谕都是神色一震,脚下加紧,片刻就到了那处不大的矿洞。赵悍及西琳等人被留在外边,只有程谕同赵恒走了进去,洞里早就点了火把,两人一抬头,刺得眼睛几乎要淌眼泪。

    原来,洞里四周竖起了木架子,架子上好似存放书本一般,堆着满满的金砖,从地上一直到洞顶儿,砌了三面墙,就是地上还有一些箱子,箱子胡乱开着盖儿,露出里面散乱的金条。

    程谕想起先前那掉了车轮的马车上,掉落的箱子就是这般模样,猜测马贼因为截杀他不成,怕有变故,想必是一直没敢出货,直到今日,足足攒了两个月的货,结果却被他迎头碰到,还带了精兵抢了金矿。

    说起来,这事也真是巧了,好似冥冥中自有天定一般……

    他很快回了神,扭头瞧着赵恒微微眯着眼,好似有些算计,而那些精兵这会儿也恨不得淌了口水,满脸迷醉……

    程谕心里就有了计较,低声道:“国公爷,丹阳的兵卒疏于训练,比普通百姓好不到哪里去。这些黄金运去城里,怕是下官都保不住,不如请国公爷费心,运去军营保管,等待皇上的命令吧。”

    赵恒眼底神色一闪,心里几乎为程谕鼓掌叫好。他一个领兵的国公爷,之所以被兵卒们拥护,自然有自身勇武的原因,但大半还是他能给所有兄弟谋福利,起码不能差了军饷。这次缴获了如此多的黄金,又是没有记录在案的,他若是不留一些给兄弟们沾点儿好处,恐怕以后就难以服众了,他原本还想着如何说服程谕,不想他如此“明事理”。投桃报李,官场讲究的就是互利互惠,他立刻应道:“好,这些黄金放在军营确实更安全,毕竟这次的马贼只剿灭了一半,其余一半肯定要继续为恶,不如本国公借两百精兵给程大人,以护卫县城安全。”

    “那就太好了,多谢国公爷庇护丹阳百姓。”

    “程大人客气了。”

    两人不动声色的商量妥当,程谕就转身出去,带了赵悍和西琳离开,统计伤亡、追击逃跑的马贼、解救矿工,他们需要忙的事情还很多。

    很快,十七个护卫都聚齐了,其中伤了七八个,幸好没有断手断脚的重伤,只需要将养一段时日就会恢复。

    程谕长松一口气,这些护卫都是妹妹和妹夫借给他的人手,又一个院子同住了多日,总希望把他们健康平安的送回京都,否则以后怎么好见到妹妹和妹夫。众人见程谕挨个检查他们的伤势,心里感动,嘴上却是笑嘻嘻——

    “大人别担心,回去之后请热娜奶奶多做点儿肉饼,我们一顿吃上七八个,保管没几日就好了。”

    “是啊,大人,要是一天一顿烤肉,好的更快。”

    西琳却不肯答应,应道:“不成,烤肉火气大,受外伤了不能吃,伤口不容易好。”众人都是笑了起来,为西琳的单纯耿直,也为了他们经历了凶险的厮杀,还有命凑在一起说笑。

    这时候,有兵卒跑来请人,“程大人,我们发现了采矿的矿洞,里面好似有不少人,请大人过去看看里面是否有你们的人手?”

    众人一听这话,都是支撑起来,随着程谕往洞里走。

    这一次可是走得很远,而且洞身也越来窄小了,好不容易到了尽头,火把点起来,影影绰绰可以看出里面藏了很多人。

    赵悍高声喊道:“木头,你们在里面吗?大人来了,没事了,赶紧出来吧!”洞里闻声就骚动起来,很快挤出三个黑乎乎的汉子。不等到近前,他们就骂了起来“可坑死老子了,这些该死的马贼,根本就是把人当畜生。老子进来三日,就给了一个青棵窝窝头,饿死了,赶紧先给我们点儿吃的!”

    赵悍他们出来是带了任务,当然不会随身准备食物,这会儿就有些尴尬,抬起火把瞧着狼狈的三人确实是自家兄弟,就笑骂道:“平日胖成猪,饿几顿也好,让你们也吃点儿苦头。”

    那三人苦笑,但也没忘了给程谕行礼,“大人,里面足有一百多人,日夜都在挖矿,不挖到一定数量的金矿石,都不给饭吃,饿死了很多,如今就剩这些了。”程谕拱手回礼,应道:“好,辛苦你们做内应了,待得回去县城,一定给你们多准备些吃的。”

    西琳却默默挤上前,从挎包里拿出几个面饼,“这是我以防万一准备的,你们不嫌弃的话……”

    不等她的话说完,手里的面饼已经没了踪影。

    三个护卫吃的是狼吞虎咽,噎得不时伸长脖子,别说嫌弃,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啊。许是面饼的香气太过诱人,洞里又有一个干瘦的男子上前几步,小声问道:“可是西琳姑娘,县城里卖肉饼的西琳姑娘?”

    “咦,你是……”西琳扭头望去,却是惊喜的嚷道:“你是古达的哥哥?古达一直在找你啊!”

    “是,我是古达的哥哥!呜呜……”那汉子立刻哭了出来,眼泪在漆黑脏污的脸上滑下,“古达好不好?他还活着,呜呜,我怕他被马贼杀了,一直拼命活下来……”

    “古达大哥,别哭了,如今好了,以后你们就得救了,再不用做苦工了!”西琳避让到一边,让众人都看到程谕,“大伙儿可能进来好久了,一直关在这里,有些事不知道。这是我们丹阳的新县令程大人,这次找到马贼老巢,赶走马贼,就是程大人的功劳。大家别怕,都跟着程大人出去吧。”

    程谕上前几步,同众人行礼,声音含了三分悲伤愤怒,高声道:“乡亲们,大家不要怕,本官是丹阳县令,外边还有北武军五百精兵,都是来解救乡亲们的。本官同各位保证,出去之后一定不会再被马贼欺辱,本官活着一日,就要把马贼赶尽杀绝,为大伙儿报仇雪恨!”

    “呜呜,当真?大人,一定要为我儿子报仇啊!”

    “大人,我是从京都来的行商,呜呜,整队人三十多个,就剩我一个了!”能够活下去的希望让洞里所有人都疯狂了,他们嚎啕大哭,有人甚至昏厥过去。程谕没有办法,只好派赵悍等人出去寻食物和水送进来,让众人吃了补充体力,然后又请精兵们帮忙,连扶带背,总算把矿工们都救了出去。

    这时,洞外的天色正在一点点亮起来。

    众人在洞里被关了太久,眼睛受不得光线,这般一点点适应天光,倒是合适。自由的空气,重见天日的激动,让所有人再次哭嚎起来。

    “呜呜,我出来了!”

    “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娘,娘啊,我出来了,呜呜……”

    赵恒已经处理完了黄金,正好赶过来,眼见如此景象,也是对马贼越发愤恨。他示意程谕到一旁,低声道:“来的匆忙,马贼跑了一半,我怀疑他们还有别的巢穴。这里我会带人封锁,也会加紧寻找马贼的老巢。你在丹阳也多注意一下,别轻易涉险,万一伤了自己,我没法同老三夫妻交代。”

    不得不说,黄金是个好东西,赵恒已经主动把自称从本国公改成了我。

    程谕赶紧道谢,末了套了十几辆马车送矿工们回丹阳。

    赵恒已又调遣了一千兵卒过来,于是送佛送到西,直接将许诺的二百精兵一并给了程谕,还扔了一只箱子到马车上,借口当然是现成的,二百精兵的口粮,还有受困矿工的补偿。

    程谕当然无法拒绝,不说二百精兵,就是这些矿工,安置起来都是一件麻烦事。

    迎着初升的太阳,马车排成一列,由二百精兵保护着,奔向了丹阳。

    早有人打马跑回丹阳报信儿,快马到了县城门口就高声喊起来,“大消息,大消息!咱们县老爷掀翻了马贼老巢,救了一百多名乡亲啊!”

    城门口本来无精打采的守兵,还有茶摊上的茶客,外加蹲着等活儿的力工们,都是听得愣住了,好半晌才齐齐嚷道——

    “你说什么?”

    “县老爷掀翻了马贼老巢?”

    “怎么可能,马贼多凶狠啊,也没听说县老爷出城啊!”

    “哎呀,你们别不信,马上县老爷就要到了。十几辆马车呢,拉的都是被救回来的人!”那报信儿的人见众人不信,也是急了,高声嚷道:“那些马贼居然在西边的山里发现了金矿,被抓去的人都扔进洞里挖金子呢!县老爷请了北武军帮忙,把马贼杀得是血流成河啊!”

    众人听得倒抽一口冷气,瞬间都是癫狂了,“金矿?”

    “咱们这里还有金矿?”

    “怪不得那些马贼抓人比抢东西还厉害,原来是要人手挖金矿!”

    “可不是吗,他们不知道挖了多少年了,金子怕是都堆成山了吧?”

    “哎呀,我得去告诉花喇奶奶一声,她家孙子就是被马贼抓走了,说不定这次就被救回来了。”

    “我也是,我家邻居的女婿也是被马贼抓的,赶紧,赶紧去报信!”城门口一时乱成一团,转眼间,看热闹的人群跑得干干净净。

    但没一会儿,整个县城都知道了,县老爷杀马贼,救了一百多人,而且还发现了金矿!整个县城都像煮开了的沸水,翻涌个不停。家里丢了人的,连滚带爬的哭着往城门跑、家里同马贼有血仇的、好奇是不是真发现金矿的闲人,也是跟着跑的快。就是县衙的差役都忍不住,留了一半守门,其余也去了城门口,美其名曰迎接大人。只有后院枯井里的热娜奶奶,听得外边吵闹,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担心西琳的安危,气恼的差点儿把羊皮扯破。西琳若是在旁边,估计会被她打成猪头。

    当然,这世上从来都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在整个县城百姓都为了即将归来的英雄队伍欢呼的时候,三大家却出奇的沉默。

    崔家的后院里,三大家的家主正同一个力工模样的人说话。

    那力工模样的人显见也是累坏了,手里端了茶壶,咕咚咕咚喝个干净,然后开口就是骂道:“你们几个蠢货,明明说新来的狗官被你们按住了,结果呢,他居然胆大包天带了北武军跑去金山!最近两个月的金子都被抢去了不说,以后这条财路算是断了,怎么同京都那边交代!”

    三大家主也是脸色难看,明明程谕已经拿了他们的银子,而且上任之后,虽然动作很多,却都不痛不痒,半点儿没有针对马贼和他们三大家。他们于是就放松了警惕,哪里想到他居然出其不意,回手掏了马贼的老巢。

    断人财路就如同杀人父母,这新县令绝对不能留了。

    “王老大放心,这丹阳县城从来不是县令说了算,看的都是我们三大家的颜面。待我们想办法除了那个狗官,你们也歇息一下,等京都那边消息过来,咱们再商量。”那力工拨开乱蓬蓬的头发,露出脸上的刀疤。他哪里是什么力工,正是当日搜捕程谕和赵悍时,西琳认出的那个仇人马贼!

    昨晚的突袭让他损失了很多好手,主要是老窝被掀翻,别提多恼火了。于是,他重重扔了茶壶,起身离开了。

    县城里这会儿连猫儿狗儿都恨不得去了城门口,他离开倒也不难。

    而三大家主也窝火,凑在一起商量。虽然方才同马贼说得同仇敌忾,但他们先前几年一直很小心,没在金矿留下任何把柄,就是马贼想要牵连他们,也没有证据。

    但想起以后没有了“日进斗金”,三人还是恨不得生啃了程谕,然而现在他风头正盛,他们决定先按兵不动,再伺机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