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寧馨天賜吉妻 第九章 找出金礦立大功

天賜吉妻 第九章 找出金礦立大功

作者︰寧馨書名︰天賜吉妻類別︰言情小說
    這樣的偏僻之地,除了行商,沒有任何人願意冒險過來的西疆,居然有金礦!

    一個護衛許是太驚訝了,忘了謹慎,腳下一動,踢了一塊松動的石頭下去。

    石頭又撞了石頭,嘩啦啦一起滾下去,馬賊就是聾子都听的清楚,于是,尖銳的喊聲在山谷里回蕩。

    「敵襲!來人啊,敵襲!」

    隨即,低沉悠長的牛角號也響了起來,無數人從山洞里沖出來。

    「怎麼辦,大人,馬賊要跑了。」

    程諭咬咬牙,抽出長劍,高聲道︰「援兵馬上就到了,咱們先殺下去,怎麼都要把馬賊攔下來。」

    「好,兄弟們,富貴險中求,殺啊!」趙方也抽出了長刀,帶頭沖了下去。

    馬賊本來見得山上有人沖下來,都是驚慌,結果等了半晌,居然不到三十人!馬賊們自覺方才的恐懼太丟臉,都嗷嗷叫著殺了上去。

    不得不說,趙方等人都是上過戰場的好手,但猛虎也怕群狼,一個人對上七八個馬賊,也是險象環生。

    特別是程諭,提筆寫字的時候多,揮劍的機會這還是第二次,第一次就是剛到丹陽便被馬賊劫殺的時候。

    幸好,關鍵時刻,趙悍帶了一百精兵趕到了。

    原來,趙恆接了護衛送去的消息,就分兵圍攏這座山頭,尋找山洞的其余出路。趙悍不放心,親自開口求了一百精兵過來接應,就怕出事。

    結果,他當真成了救命的關鍵,他沖進戰圈,直接護在程諭身側,聲道︰「大人,援兵到了!」

    程諭戰了半晌,體力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就道︰「好,一鼓作氣,把馬賊堵回去。一個不能放過,他們在開采金礦,一定同丹陽三大家有聯系。」

    「金礦?」趙悍也是吃了一驚,哪知這麼閃神的功夫就被一個馬賊抓住了機會,一刀奔著朝他面門劈了過來,趙悍想躲已經來不及了。

    電光石火間,程諭閃身擋在了趙悍前面,馬賊的長刀直接劃開了程諭的後背,衣衫瞬間變為兩半。

    「大人!」趙悍驚怒的大吼一聲,一手抱了程諭,一手抬起就劈上了馬賊。那馬賊不知道看到了什麼,有些懊惱,格擋有些慢,便被趙悍劃開前胸,肚腸流了一地。

    趙悍還要低頭去查看程諭的傷勢,兩個馬賊又殺了過來,他急得眼楮都要瞪得裂開了,這時卻不知從哪里射來了兩支羽箭,穿透了一個馬賊的胳膊和另一個馬賊的咽喉,簡直是快狠準。

    這也幫著他撿回一條命,他連忙拖著程諭躲到了石頭後,檢查程諭的傷勢,可是他摸了一把,卻沒在程諭身上摸到鮮血,只有厚厚的皮甲……

    他這會兒都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發笑了,怪不得大人一路累得喘氣,原來是穿了這麼厚的皮甲。

    這個時候西琳趕到了,手里拎著巨大的弓箭,盤了發瓣,一身緊身衣褲,打扮利落。她不顧驚愕的趙悍,直接撲到程諭身邊,「大人哪里受傷了?」

    「沒傷到,就是被震暈了。」趙悍來不及細問,死死盯了一眼她手里的弓箭,就道︰「你保護大人,我出去幫忙。」

    「好,交給我!」

    西琳點頭,趙悍重新殺了出去,她想了想,將程諭藏在身後的石縫里,然後跳上大石頭拉弓搭箭,專門奔著凶悍的馬賊射過去。

    程諭醒來的時候,下意識要去摸一把劇痛的後背,但抬眼就被眼前的畫面驚呆了。草原的月亮好似比別處的更大更圓,這會兒照在一塊大石上,石頭上站了一個曲線玲瓏的姑娘,兩腳前後分開,手里的弓箭被拉滿,一支羽箭瞬間飛了出去,她又迅速從身後劍壺里取出下一支羽箭……

    這姑娘好似月里生出的仙子,美得炫目,讓他喘氣都不敢用力,生怕驚了眼前的神奇一幕。

    西琳簡直是箭無虛發,加上趙悍等人勇武,不過是一盞茶時間,馬賊就被殺了三四十個,馬賊到底害怕了,驚恐的往山洞退去。

    西琳得以喘口氣,回身就見程諭睜開了眼楮,她歡喜的趕緊跳了下去,「程大哥,你怎麼樣?我來救你了!」

    「你會射箭?」程諭掙扎坐起,忍著背上的疼,眼里有驚奇,也有幾分陌生。

    西琳像個犯錯的孩子,趕緊解釋道︰「我一直想給我爹娘和爺爺報仇,放羊的空檔就練習射箭,今日才派上用場。」

    程諭還想說話,趙悍已經趕了過來,「大人,國公爺趕到了。」

    「扶我起來!」程諭掙扎著站起來,扶著趙悍的手走下山去,那里的小路已經被精兵清理干淨了,除了馬賊的尸首,再沒旁的東西。

    但依舊有精兵在死去的馬賊脖子上補了一刀,居然還真有兩個馬賊是在裝死。不得不說,北武軍比護衛還要狠辣,相比于縣衙里新招的差役,更是厲害太多了。

    趙恆坐在馬上,見得程諭近前,也沒托大,下馬互相見禮=「程大人,你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

    「國公爺謬贊了,都是僥幸,誰能想到這樣的地方居然藏了金礦,若沒有國公爺援兵,今晚別說立功,下官就是活命走出去都難。」

    趙恆听得受用,朗聲笑道︰「程大人不必如此自謙,總之今日能掀翻馬賊老巢,得此大功,也是托了皇上洪福,待得本國公往京都送了折子,皇上定然會有賞賜。」說罷,他伸手請了程諭前行,「走,程大人同本國公一起進去看看吧。」

    馬賊已經逃跑,身邊又有百多名精兵,程諭倒也不擔心性命之憂,自然是欣然前往。但他還是記得回身去找西琳,眼見她跟在自己身後兩步外,就放了心。趙恆自然看到了,眉頭一挑,難得多話幾句,「程大人,在此為官定然辛苦,但只要堅持三年,回京之後定然官途亨通,榮華富貴唾手可得,如今還是要謹慎一二,不可被有心人抓了把柄。」

    程諭聰明,听出他話里之意,就應道︰「下官謝過國公爺指點,方才生死危難之際,多虧下官未婚妻子前來救援,一把長弓射殺了五六名馬賊,即便將來榮華富貴加身,下官也不能忘了今日未婚妻子的舍命相救。還望國公爺體諒!」

    「哦,還有此事?」趙恆回身特意打量西琳同她背上的弓箭幾眼,笑道︰「倒是本國公誤會了,不過程夫人的弓箭很是粗糙,怕是自己制作的吧。如此弓箭可配不上程夫人的好箭術,改日本國公讓人送把好弓過來,算是給程夫人賠罪,如何?」

    「不敢,不敢。」程諭拱手連稱不敢,卻沒有像官場上常做的一般,貶低未婚妻以討好趙恆。

    這倒是讓趙恆又高看他幾分,原本出兵不過是看在三弟的顏面上。三弟年少紈褲,他也頭疼不已,後來遇到了出身市井的弟媳婦,不想卻「改邪歸正」,如今也創下一番家業。因而他對弟媳婦也多幾分維護和感謝,程諭是弟媳的義兄,當初又有退親成全弟弟和弟媳的恩義,無論怎麼說,他都要行個方便。

    但這會兒當面交談,他倒是很欣賞程諭這般坦誠耿直的性子,想要多結交一下。「這次我們消息不足,來的有些倉促,馬賊怕是不能完全殲滅,留了後患。」

    「是啊,下官原本猜測是鐵礦,沒想到居然是金礦。這些馬賊當真是膽大包天,如此重寶之地都敢瞞騙下來,而且就在丹陽一側,實在是不可思議。」程諭掃了一眼山洞口的馬賊尸體,臉色黑沉,又道︰「下官懷疑,這些馬賊同縣城里某些鄉紳有勾結,一會兒清點戰場,還要國公爺手下的精兵兄弟們幫下官多多留意。」趙恆直接就應了下來,「這是應該的,這麼大的金礦,所用人手、吃用之物、運輸都不是小事兒,縣城沒有幫手,三歲小兒都不會相信。」

    兩人說著話進了山洞,這金礦也不知道被開采了幾年,大洞套著小洞,小洞還通著小洞,四通八達,蛛網一般,一時半會兒,根本就看不完。

    很快,有兵卒跑來稟報,「國公爺,前邊發現藏金洞,請您過去查看。」趙恆與程諭都是神色一震,腳下加緊,片刻就到了那處不大的礦洞。趙悍及西琳等人被留在外邊,只有程諭同趙恆走了進去,洞里早就點了火把,兩人一抬頭,刺得眼楮幾乎要淌眼淚。

    原來,洞里四周豎起了木架子,架子上好似存放書本一般,堆著滿滿的金磚,從地上一直到洞頂兒,砌了三面牆,就是地上還有一些箱子,箱子胡亂開著蓋兒,露出里面散亂的金條。

    程諭想起先前那掉了車輪的馬車上,掉落的箱子就是這般模樣,猜測馬賊因為截殺他不成,怕有變故,想必是一直沒敢出貨,直到今日,足足攢了兩個月的貨,結果卻被他迎頭踫到,還帶了精兵搶了金礦。

    說起來,這事也真是巧了,好似冥冥中自有天定一般……

    他很快回了神,扭頭瞧著趙恆微微眯著眼,好似有些算計,而那些精兵這會兒也恨不得淌了口水,滿臉迷醉……

    程諭心里就有了計較,低聲道︰「國公爺,丹陽的兵卒疏于訓練,比普通百姓好不到哪里去。這些黃金運去城里,怕是下官都保不住,不如請國公爺費心,運去軍營保管,等待皇上的命令吧。」

    趙恆眼底神色一閃,心里幾乎為程諭鼓掌叫好。他一個領兵的國公爺,之所以被兵卒們擁護,自然有自身勇武的原因,但大半還是他能給所有兄弟謀福利,起碼不能差了軍餉。這次繳獲了如此多的黃金,又是沒有記錄在案的,他若是不留一些給兄弟們沾點兒好處,恐怕以後就難以服眾了,他原本還想著如何說服程諭,不想他如此「明事理」。投桃報李,官場講究的就是互利互惠,他立刻應道︰「好,這些黃金放在軍營確實更安全,畢竟這次的馬賊只剿滅了一半,其余一半肯定要繼續為惡,不如本國公借兩百精兵給程大人,以護衛縣城安全。」

    「那就太好了,多謝國公爺庇護丹陽百姓。」

    「程大人客氣了。」

    兩人不動聲色的商量妥當,程諭就轉身出去,帶了趙悍和西琳離開,統計傷亡、追擊逃跑的馬賊、解救礦工,他們需要忙的事情還很多。

    很快,十七個護衛都聚齊了,其中傷了七八個,幸好沒有斷手斷腳的重傷,只需要將養一段時日就會恢復。

    程諭長松一口氣,這些護衛都是妹妹和妹夫借給他的人手,又一個院子同住了多日,總希望把他們健康平安的送回京都,否則以後怎麼好見到妹妹和妹夫。眾人見程諭挨個檢查他們的傷勢,心里感動,嘴上卻是笑嘻嘻——

    「大人別擔心,回去之後請熱娜奶奶多做點兒肉餅,我們一頓吃上七八個,保管沒幾日就好了。」

    「是啊,大人,要是一天一頓烤肉,好的更快。」

    西琳卻不肯答應,應道︰「不成,烤肉火氣大,受外傷了不能吃,傷口不容易好。」眾人都是笑了起來,為西琳的單純耿直,也為了他們經歷了凶險的廝殺,還有命湊在一起說笑。

    這時候,有兵卒跑來請人,「程大人,我們發現了采礦的礦洞,里面好似有不少人,請大人過去看看里面是否有你們的人手?」

    眾人一听這話,都是支撐起來,隨著程諭往洞里走。

    這一次可是走得很遠,而且洞身也越來窄小了,好不容易到了盡頭,火把點起來,影影綽綽可以看出里面藏了很多人。

    趙悍高聲喊道︰「木頭,你們在里面嗎?大人來了,沒事了,趕緊出來吧!」洞里聞聲就騷動起來,很快擠出三個黑乎乎的漢子。不等到近前,他們就罵了起來「可坑死老子了,這些該死的馬賊,根本就是把人當畜生。老子進來三日,就給了一個青棵窩窩頭,餓死了,趕緊先給我們點兒吃的!」

    趙悍他們出來是帶了任務,當然不會隨身準備食物,這會兒就有些尷尬,抬起火把瞧著狼狽的三人確實是自家兄弟,就笑罵道︰「平日胖成豬,餓幾頓也好,讓你們也吃點兒苦頭。」

    那三人苦笑,但也沒忘了給程諭行禮,「大人,里面足有一百多人,日夜都在挖礦,不挖到一定數量的金礦石,都不給飯吃,餓死了很多,如今就剩這些了。」程諭拱手回禮,應道︰「好,辛苦你們做內應了,待得回去縣城,一定給你們多準備些吃的。」

    西琳卻默默擠上前,從挎包里拿出幾個面餅,「這是我以防萬一準備的,你們不嫌棄的話……」

    不等她的話說完,手里的面餅已經沒了蹤影。

    三個護衛吃的是狼吞虎咽,噎得不時伸長脖子,別說嫌棄,簡直就是人間美味啊。許是面餅的香氣太過誘人,洞里又有一個干瘦的男子上前幾步,小聲問道︰「可是西琳姑娘,縣城里賣肉餅的西琳姑娘?」

    「咦,你是……」西琳扭頭望去,卻是驚喜的嚷道︰「你是古達的哥哥?古達一直在找你啊!」

    「是,我是古達的哥哥!嗚嗚……」那漢子立刻哭了出來,眼淚在漆黑髒污的臉上滑下,「古達好不好?他還活著,嗚嗚,我怕他被馬賊殺了,一直拼命活下來……」

    「古達大哥,別哭了,如今好了,以後你們就得救了,再不用做苦工了!」西琳避讓到一邊,讓眾人都看到程諭,「大伙兒可能進來好久了,一直關在這里,有些事不知道。這是我們丹陽的新縣令程大人,這次找到馬賊老巢,趕走馬賊,就是程大人的功勞。大家別怕,都跟著程大人出去吧。」

    程諭上前幾步,同眾人行禮,聲音含了三分悲傷憤怒,高聲道︰「鄉親們,大家不要怕,本官是丹陽縣令,外邊還有北武軍五百精兵,都是來解救鄉親們的。本官同各位保證,出去之後一定不會再被馬賊欺辱,本官活著一日,就要把馬賊趕盡殺絕,為大伙兒報仇雪恨!」

    「嗚嗚,當真?大人,一定要為我兒子報仇啊!」

    「大人,我是從京都來的行商,嗚嗚,整隊人三十多個,就剩我一個了!」能夠活下去的希望讓洞里所有人都瘋狂了,他們嚎啕大哭,有人甚至昏厥過去。程諭沒有辦法,只好派趙悍等人出去尋食物和水送進來,讓眾人吃了補充體力,然後又請精兵們幫忙,連扶帶背,總算把礦工們都救了出去。

    這時,洞外的天色正在一點點亮起來。

    眾人在洞里被關了太久,眼楮受不得光線,這般一點點適應天光,倒是合適。自由的空氣,重見天日的激動,讓所有人再次哭嚎起來。

    「嗚嗚,我出來了!」

    「我還活著,我還活著!」

    「娘,娘啊,我出來了,嗚嗚……」

    趙恆已經處理完了黃金,正好趕過來,眼見如此景象,也是對馬賊越發憤恨。他示意程諭到一旁,低聲道︰「來的匆忙,馬賊跑了一半,我懷疑他們還有別的巢穴。這里我會帶人封鎖,也會加緊尋找馬賊的老巢。你在丹陽也多注意一下,別輕易涉險,萬一傷了自己,我沒法同老三夫妻交代。」

    不得不說,黃金是個好東西,趙恆已經主動把自稱從本國公改成了我。

    程諭趕緊道謝,末了套了十幾輛馬車送礦工們回丹陽。

    趙恆已又調遣了一千兵卒過來,于是送佛送到西,直接將許諾的二百精兵一並給了程諭,還扔了一只箱子到馬車上,借口當然是現成的,二百精兵的口糧,還有受困礦工的補償。

    程諭當然無法拒絕,不說二百精兵,就是這些礦工,安置起來都是一件麻煩事。

    迎著初升的太陽,馬車排成一列,由二百精兵保護著,奔向了丹陽。

    早有人打馬跑回丹陽報信兒,快馬到了縣城門口就高聲喊起來,「大消息,大消息!咱們縣老爺掀翻了馬賊老巢,救了一百多名鄉親啊!」

    城門口本來無精打采的守兵,還有茶攤上的茶客,外加蹲著等活兒的力工們,都是听得愣住了,好半晌才齊齊嚷道——

    「你說什麼?」

    「縣老爺掀翻了馬賊老巢?」

    「怎麼可能,馬賊多凶狠啊,也沒听說縣老爺出城啊!」

    「哎呀,你們別不信,馬上縣老爺就要到了。十幾輛馬車呢,拉的都是被救回來的人!」那報信兒的人見眾人不信,也是急了,高聲嚷道︰「那些馬賊居然在西邊的山里發現了金礦,被抓去的人都扔進洞里挖金子呢!縣老爺請了北武軍幫忙,把馬賊殺得是血流成河啊!」

    眾人听得倒抽一口冷氣,瞬間都是癲狂了,「金礦?」

    「咱們這里還有金礦?」

    「怪不得那些馬賊抓人比搶東西還厲害,原來是要人手挖金礦!」

    「可不是嗎,他們不知道挖了多少年了,金子怕是都堆成山了吧?」

    「哎呀,我得去告訴花喇奶奶一聲,她家孫子就是被馬賊抓走了,說不定這次就被救回來了。」

    「我也是,我家鄰居的女婿也是被馬賊抓的,趕緊,趕緊去報信!」城門口一時亂成一團,轉眼間,看熱鬧的人群跑得干干淨淨。

    但沒一會兒,整個縣城都知道了,縣老爺殺馬賊,救了一百多人,而且還發現了金礦!整個縣城都像煮開了的沸水,翻涌個不停。家里丟了人的,連滾帶爬的哭著往城門跑、家里同馬賊有血仇的、好奇是不是真發現金礦的閑人,也是跟著跑的快。就是縣衙的差役都忍不住,留了一半守門,其余也去了城門口,美其名曰迎接大人。只有後院枯井里的熱娜奶奶,听得外邊吵鬧,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又擔心西琳的安危,氣惱的差點兒把羊皮扯破。西琳若是在旁邊,估計會被她打成豬頭。

    當然,這世上從來都是有人歡喜有人愁。在整個縣城百姓都為了即將歸來的英雄隊伍歡呼的時候,三大家卻出奇的沉默。

    崔家的後院里,三大家的家主正同一個力工模樣的人說話。

    那力工模樣的人顯見也是累壞了,手里端了茶壺,咕咚咕咚喝個干淨,然後開口就是罵道︰「你們幾個蠢貨,明明說新來的狗官被你們按住了,結果呢,他居然膽大包天帶了北武軍跑去金山!最近兩個月的金子都被搶去了不說,以後這條財路算是斷了,怎麼同京都那邊交代!」

    三大家主也是臉色難看,明明程諭已經拿了他們的銀子,而且上任之後,雖然動作很多,卻都不痛不癢,半點兒沒有針對馬賊和他們三大家。他們于是就放松了警惕,哪里想到他居然出其不意,回手掏了馬賊的老巢。

    斷人財路就如同殺人父母,這新縣令絕對不能留了。

    「王老大放心,這丹陽縣城從來不是縣令說了算,看的都是我們三大家的顏面。待我們想辦法除了那個狗官,你們也歇息一下,等京都那邊消息過來,咱們再商量。」那力工撥開亂蓬蓬的頭發,露出臉上的刀疤。他哪里是什麼力工,正是當日搜捕程諭和趙悍時,西琳認出的那個仇人馬賊!

    昨晚的突襲讓他損失了很多好手,主要是老窩被掀翻,別提多惱火了。于是,他重重扔了茶壺,起身離開了。

    縣城里這會兒連貓兒狗兒都恨不得去了城門口,他離開倒也不難。

    而三大家主也窩火,湊在一起商量。雖然方才同馬賊說得同仇敵愾,但他們先前幾年一直很小心,沒在金礦留下任何把柄,就是馬賊想要牽連他們,也沒有證據。

    但想起以後沒有了「日進斗金」,三人還是恨不得生啃了程諭,然而現在他風頭正盛,他們決定先按兵不動,再伺機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