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安祖缇爱上未来的你 第九章

爱上未来的你 第九章

作者:安祖缇书名:爱上未来的你类别:言情小说
    【第六章】

    裴轩齐回厨房拿了碗跟餐具过来。

    侯宇蓉给童筱秋带回来的晚餐中有一盒是白饭,省了还要煮饭的时间。

    童筱秋吞了一口饭后,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我问你喔,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裴轩齐正在喝汤,差点因此噎着,咳得脸红通通的,童筱秋看不出来他是因为难为情还是因为咳嗽而脸红。

    或许两者都有。

    童筱秋抽了纸巾给他,他捣着嘴,咳了好几下,喉咙才顺畅。

    “问、问这个干嘛?”

    “我好奇啊。难道你娶我不是因为喜欢的关系吗?”

    裴轩齐紧绷着嘴角。

    眼前的女人是他结缟将近一年的妻子,可她说话的样子、语气却像学生时代那样百无禁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会害羞脸红,除非是提到耿若聿的事。

    从八岁那年成为她的邻居到现在,二十二年了,她会问这问题很正常,为什么他会觉得局促呢?

    是因为她的目光太澄澈透明,眨着天真傻气,让他好像回到偷偷喜欢她,却要假装讨厌她的那个时候,以至于无法坦诚回答了?

    在他跟童筱秋交往之前,她也曾经问过这个问题,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

    “不是什么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看到你这样,没有办法放着不管。”

    他是这样避重就轻的响应了她,依旧没有老实的讲出自己真正的心情。

    毕竟喜欢她的时间太久了,久到要说出口都觉得羞耻,尤其她的视线一直

    在别的男人身上。

    “不是……不是喜不喜欢,就是你那个时候的状态,没有办法放着不管。”

    他把当初敷衍童筱秋的说法再讲了一次。

    “啊?”童筱秋露出难以接受的模样。“你是很喜欢领好人卡吗?又不喜欢干嘛交往?不喜欢干嘛结婚?想当十大杰出好青年喔?”

    她弹舌“啧”了声,翻了个大白眼。

    “你这什么态度?”还翻白眼?

    “我就事论事啊。”她挺直背脊,这是她打算开辩的时候的习惯姿势。

    “什么叫做没办法放着不管?我又不是你的谁,就算那个时候自杀也是我跟耿若聿的感情纠葛,关你屁事!”

    “因为是我把你救回来的!”被咄咄逼人的童筱秋逼问到不知如何响应的他垂死挣扎。

    “所以就像我猜测的一样,你找着机会可以施舍我,以怜悯的心态来对待我是不是?”

    “你有被害妄想症。”

    “不是的话就反驳我啊,老实的告诉我到底是怎样。”

    到处都是谜,她受不了,至少要知道裴轩齐心底在想什么,要不然怎么继续这桩婚姻?

    她还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所以她打算先弄清楚裴轩齐的想法,再来思考做决定。

    如果真的要继续生活下去,至少要确定他是喜欢她的才行吧。

    既然都已经结婚了,她不想随随便便的离婚,她要把耿若聿的事情弄清楚,还有裴轩齐的想法也弄清楚,最后再整理自己的。

    不这样一件一件梳理,到最后仍是一团混乱,要是裴轩齐真的对她有情,那……她想试着能否做到不辜负。

    “我就说是放不下……”

    “你把我当白痴吗?”童筱秋恼怒的甩下汤匙,上头的汤汁喷溅到桌上。

    “承认喜欢我有这么困难吗?还是让你觉得丢脸了?我有这么不堪吗?耿若聿抛弃我,你可怜我,在我身边的男人没一个爱我的?哈!”她嗤笑,“活得这么悲哀难怪会想去死。”

    “我没有说我是可怜你。”

    “那不然呢?”童筱秋持续逼问。

    裴轩齐沉默着,心头挣扎。

    “我知道我为什么会失忆了,医生说失亿有可能是心因性的原因,为了想忘记某些事所以失忆,我一定是知道我的老公不喜欢我,太过伤心,所以被球K到之后干脆失忆,把你们这两个浑蛋对我做过的事全都忘记了,就可以重新开始。”她恍然大悟的用力一击掌。“没错,就是这样,我是为了新生才失忆的。”

    她竟然把他归类在“浑蛋”?

    裴轩齐咬了咬牙,在这个时候,除了诚实,找不到其他的路。

    “没有不喜欢……”

    “什么?”她身子向前倾。“我没听清楚。”

    裴轩齐真没想到他一个三十岁的大男人被个“十八岁少女”弄得这么狼狈。

    是成年之后,经历太多事情,变得较为内敛,考虑得较多,所以当时他这样回答,童筱秋并没有说什么,两人很有默契不再提类似的问题,哪像现在这么咄咄逼人,没要出一个答案不罢休。

    “会娶你当然是喜欢的啊。”

    “那是什么时候开始?”

    “就某天……”童筱秋,你的字典里没有“放弃”二字吗?

    “某天?某天是哪一天?”

    “就某一天突然喜欢了。”

    “那大概是什么时候?”她持续咄咄进逼。

    “这个很重要吗?”裴轩齐真想逃出去。

    “当然重要啦,不同时期喜欢的,是有不同意义的。”

    “会有什么不同意义?”

    “如果是自杀之后喜欢的,那就是有怜悯意味了……”

    “我说过不是可怜你,你是要纠结多久?”裴轩齐怒了。

    “所以你是在之前就喜欢我的啰?”

    裴轩齐愣住。

    “是吧?”童筱秋兴致十足的几乎整个人要趴上桌,“大学的时候吗?高中?国中?国小?还是你一搬来我家隔壁就对我一见钟情了?”

    “谁会对一个小毛头一见钟情?”裴轩齐装出一脸鄙视,心虚的视线瞟往他处。

    “我们一样大耶!”童筱秋露出窃笑,“你对这句反应特别大,肯定是第一次看到我就对我惊为天人,难以置信这世上怎有这么可爱清纯甜美的小女生,根本是天上来的仙女。”

    “……”

    他傻眼无言,却忍俊不住弯了嘴角。

    她真的是十八岁的童筱秋,从以前讲话就这个调调,让人白眼想打她,却又忍不住想笑。

    童筱秋见他不说话,继续穷追猛打。

    “快说啊。”

    她兴致勃勃,双目灿灿,但裴轩齐知道她不过是好奇,是想揭了青梅竹马的秘密,这并不会改变现状。

    “知道这个要干嘛?”他反问。

    童筱秋傻愣了下,“什么要干嘛?”

    “目的呢?”

    他突然严肃了起来,让童筱秋顿时有些不知如何反应。

    “你干嘛突然正经起来了?”童筱秋噘了噘粉嫩小嘴,“知道……知道的话……”

    “知道的话怎样?”

    “我就可以笑你啦!”

    果然是这样的目的啊。

    裴轩齐叹笑了声。

    他们从小吵吵闹闹的,这样的答案是理所当然,心怀希望的他才是脑子有问题,竟会以为两个人之间会因此而改变。

    他收拾碗筷起身,经过她身边时摸了一下头,“不会给你机会的。”

    “喂!”童筱秋转头瞪着他背影,不爽地喊。

    她快速扒掉碗中的最后两口饭,走来洗碗的裴轩齐身边。

    “放着吧,”裴轩齐说,“我洗。”

    “那我擦桌子。”

    童筱秋拿起抹布,擦拭餐桌。

    “没吃完的怎么办?”她朗声询问洗碗的裴轩齐。

    “放着,我会整理。”

    “喔。”

    擦好桌子,童筱秋就没事干了。

    她走进书房,打开笔电,在密码字段上输入耿若聿的生日时,总觉得怪怪的。

    什么时候心上人的生日竟然变成了一个疙瘩?

    她好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喔。

    计算机开机完成,一个讯息立刻跳出来。

    ——童筱秋,你消失到哪去了?怎么都没回我讯息?不会是发生什么事了吧?

    童筱秋定睛一看,是位名叫吴莹玥的女生传来的讯息。

    她点入讯息页面一路往上看,发现这个女孩跟童筱秋一直都有维持满多的互动,看起来感情似乎挺好的。

    眼角余光发现裴轩齐经过书房门口,连忙喊住了他。

    “你知道吴莹玥是谁吗?”

    裴轩齐回身探头,“你大学同学,很好的朋友。”

    “那……”那她会知道耿若聿的事吗?

    耿若聿的名字才刚跃到喉咙口,她连忙吞下。

    这个名字太禁忌了,她又怕他跟那天一样搞冷战。

    她最讨厌冷战了呀。

    尤其又只有两个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哪受得了冷战的气氛。

    “那什么?”

    “没事。”她干笑的“嘿”了声,转头继续阅读之前跟吴莹玥的对话。

    她想多知道以前的事情,尤其是她跟耿若聿之间。

    “她也许知道耿若聿的事。”

    童筱秋呆愣了一下,刹那间有种错觉,裴轩齐读到她的心了。

    “什、什么耿若聿?”

    她装傻的样子十分不自然,裴轩齐一看就知道她刚才心底都在想着那个人。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就找她出来问吧。”

    说罢,他转身就走。

    又生气了?

    又要搞冷战了吗?

    童筱秋连忙放下计算机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