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安祖缇爱上未来的你 第八章

爱上未来的你 第八章

作者:安祖缇书名:爱上未来的你类别:言情小说
    “不可能吧?”童筱秋将他拉转过身,“喂,我妈说,我当初还为了耿若聿自杀?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我怎么会做出那种蠢事?”

    “不知道。”

    童筱秋愕笑,“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没告诉任何人为什么。”

    “谁都没说?”

    “没有。”他突然想起有个人可能知道,唇角动了动,还是未说出口。

    别想起来了吧。

    脑子里突然窜出这个想法,让他决定不说。

    别恢复记忆,别想起那个深爱耿若聿的自己,也许……也许他还会有机会?

    现在的她是十八岁的童筱秋,只是暗恋阶段,没有经历过任何刻骨铭心的过程,未曾在身上、心里刻镂过任何伤痕,加上她没有机会再见到耿若聿,也许她可以真的把耿若聿遗忘……

    然后爱上他。

    “那……那耿若聿呢?他没说什么吗?”

    提到耿若聿,她无法控制的支吾,因为对裴轩齐觉得不好意思。

    她虽然不是体贴的人,但是有良知的,仍是觉得自己像局外人的她,现在的感觉就好像看到自己的邻居青梅竹马被老婆背叛了,而觉得同情,要说出那个禁忌的名字,就怕他不舒服而结巴。

    但听在裴轩齐耳里,却是以为她介意着耿若聿,才会一提到他,就特别顿了一下。

    那个时候耿若聿说了什么?

    裴轩齐不记得了。

    因为他把人揍到说不出话来,一张俊脸肿成了猪头。

    他还因此在警察局被拘留了两天,最后是耿若聿不知何原因决定与他和解,他当时霸气的说不需要,是被不想儿子有前科的父母挡下来,最后医药费耿若聿也没要,就当没这回事了。

    “没听说。”

    “所以只有我跟耿若聿知道为什么啰?”这个秘密竟然只有两个当事者知道?

    “可能吧。”

    “那你知道他现在住在哪吗?或在哪里上班?”

    “你要去找他?”裴轩齐立刻感受到逼近的危机。

    她去见了耿若聿的话,那……历史不就会再重演?

    “对啊。”童筱秋天真的点头。

    她受不了这种如坠云里雾中的感觉,她想把所有事情弄清楚。

    想知道当时发生的经过,如果耿若聿真的是那么坏的一个人,那她就不会再暗恋他了。

    但是要真的放下,也得知道真相才行啊,不是大家嘴上说他不好,她就会改观的。

    “你搞清楚|件事,”他霍地扣住她的双臂,厉声道,“你现在是我老婆,不管你失忆还是装疯卖傻,都不准你去找他!”

    他不会再让她见到耿若聿。

    绝对不会!

    “你说什么?装疯卖傻?”童筱秋难以置信的瞪着他,“裴轩齐,你最好洗干净你的臭嘴,你才装疯卖傻。”

    “谁晓得?”裴轩齐冷笑,“也许你故意装失忆,故意让我知道计算机的开机密码,让我清楚你始终忘不了耿若聿,好能顺利离婚。”

    “这是哪部电影的情节啊?”童筱秋反唇相讥。“我才奇怪你以前不是看我很不顺眼吗?为什么后来会跟我结婚?你是不是同情我,觉得我被抛弃很可怜,所以才施舍你的怜悯,这样就可以高高在上看着我,不像以前一样,考试还会考输我。”

    “你才考赢我几次?”裴轩齐嗤笑。

    “有考赢就算了!”童筱秋瞪大一双黑白分明澄澈的眼。“我还知道你很不爽我大你两个月吧?你该叫我姊姊,却每次都叫我『喂』,幼稚死了。”

    “哈!”裴轩齐讥笑。“是你老我两个月吧,欧巴桑。”

    “你才欧基桑,只要过了五月我们年纪就一样大。”

    裴轩齐手压在橱柜上方,逼近她,童筱秋发现他果然比十八岁时还要高了,竟然可以在她身上造成阴影。

    “要不我喊你妹妹吧,这样有没有开心一点?计较生日的欧巴桑。”

    见她气得脸颊鼓鼓,说不出的讨喜可爱,裴轩齐嘴角不知不觉的往上微扬,感觉就好像回到昔日少年时光。

    那时他很笨,不善于表达,也因为自尊心的关系,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喜欢她的事实,才老在言语上欺负她,跟她斗嘴吵架,然后回家慢慢回味每一个相争的过程,自得其乐。

    真是蠢到没药医。

    “你看吧,你到了三十岁还是一样的幼稚,昨天还跟我冷战,你哪学来的坏习惯……”

    “我想吻你。”裴轩齐突兀的说。

    “啊?”

    他突然话锋一转,童筱秋反应不过来。

    粉唇愣愣的张着,他顺势吻了下来。

    “唔……”

    男人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她莫名的有些昏茫,身躯忆起昨日的欢愉,膝盖竟有些发软发颤。

    叮——

    微波的时间到,裴轩齐张眼离开被吻得略微红肿的唇,将心爱的妻子紧搂在怀中。

    她说他变坏了,她不也是。

    打从她自杀被他救起之后,两人的距离虽然拉近了,她却变了。

    她不再跟他唇枪舌战,不会对他发怒,两人吵架都是她先开始冷战的,不管谁错,都是他先去道歉,但她至少要冷战两天才会释怀,于是他也只好跟着在那两天的时间不要去理她,等她心情好了,就会没事样的主动来跟他说话,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后来这就成了他们相处的模式,只要谁生气了,吵架了,就是先冷战,最后也变习惯了。

    “喂——”回过神来的童筱秋生气的捶打他,“你怎么又可以突然吻我,我又不喜欢你……”她倏地住口,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噢,可恶,一定是因为身体起了不正常的反应,她才会管不住嘴,说出不该说的话。

    果然,在她腰上的手松开了。

    “欸,”她急忙想解释。“你知道我现在是十八……”

    “不要再说你十八岁了。”裴轩齐沉着脸,转头就走。

    “靠,又生气!”童筱秋啼笑皆非,追了过去。“你脾气很大耶,我怎么都不知道你这么爱生气?”

    “我只是没让你知道而已。”裴轩齐抄起衣架上的外套。

    “没让我知道?”童筱秋傻眼。“干嘛不让我知道?”

    “你又不会在意干嘛让你知道。”裴轩齐没好气地穿上外套,朝大门走去。

    “你要去哪?”童筱秋指着厨房。“晚餐呢?”

    “不吃了。”

    裴轩齐脚踩上勃肯鞋,开门离家。

    “喂!”童筱秋对着门扉生气大喊,“你很烦耶,裴轩齐,大浑蛋!”

    她的吼声大到外头的裴轩齐都听得一清二楚。

    “动不动就生气,以前都不知道你脾气这么差,”童筱秋碎碎念着回厨房。“什么叫我不会在意所以不让我知道,你不说又怎么知道我不在意……咦?”她突然察觉蹊跷之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眨着眼,觉得好像抓到什么讯息,可是太过飘渺了,难以判定。

    她漫不经心地打开微波炉门,伸手拿取餐盒,却没想到被烫了一下,人顿时醒了。

    “好烫!”烫着的手指连忙抓住耳朵。

    指尖隐隐作痛,她突然觉得一股浓重的委屈之意上扬。

    又不是她想要失忆的。

    三十岁的自己在婚后还喜欢着耿若聿,也不是十八岁的她能控制的啊。

    “干嘛对我发脾气?”

    揩掉眼角流出的泪,她拿起一旁的隔热手套,将餐盒拿出来,再放了另一个进去微波。

    加热完毕后,她边哭边吃饭,想不到吃到一半,裴轩齐回来了,手上还提着一个塑料袋。

    她瞪着他,狠狠的瞪着,眼角还悬着委屈的泪。

    他把她惹哭了。

    裴轩齐把袋子里头的饮料放到桌上,面上显露出些许无措。

    “对不起。”

    “知道自己错了?”童筱秋拉开塑料袋,发现里头放着她最爱喝的仙草奶茶。“这是要跟我赔罪的吗?”

    “嗯。”

    出去外头绕了一圈,气得发昏的脑袋吹吹冷空气,清醒多了才感到深深的歉意。

    他这是迁怒。

    是不肯正视自己没能力让她爱上他,所以迁怒。

    是他让她不得不因为感激,而跟他交往进而结婚,所以迁怒。

    他真是个没用的男人。

    他抬头仰望看不见星子的天空。

    已经知道自己很没用了,至少不要让没用的眼泪掉下来。

    平复了情绪之后,他到巷口的饮料店买了她喜欢的饮料好赔罪。

    他知道十八岁的她,很容易讨好的,就是他嘴贱爱欺负她,惹她生气。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少男的心思可能就会被她发现了。

    “那你要吃饭了吗?”童筱秋瞪着他问,直到他点头才微笑,“那我原谅你。”

    见到她笑了,紧绷的胸口立刻松缓了下来,裴轩齐有些腼眺的回笑了下,到厨房去拿碗。

    童筱秋转动上半身追着他的身影。

    欸,他刚才的笑容……她以前都没见过那样的笑法耶。

    看起来有点害羞的样子,好像……有点可爱?

    童筱秋蓦地一愣。

    她竟然觉得一个三十岁的大叔笑容可爱?!

    她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