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零叶赐婚记 第四章

赐婚记 第四章

作者:零叶书名:赐婚记类别:言情小说
    那边,唐歌在衙门口等了许久才看到唐棣跟牛二两人相互搀扶着出来了。看到他们出来后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你们怎么样,没事吧?”唐歌冲上前看着二人,他们俩的脸上都挂彩了,嘴角有瘀青,脸上有擦伤。

    “没事……”唐棣看到唐歌那一瞬间,一直紧绷着的脸色终于缓了缓,而后道:“先回去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走,我扶着你们。”唐歌说着就要钻到他们的中间给他们当人形拐杖。唐棣手一伸,将唐歌拽到他那边后大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就你这个子还想撑住我们俩啊。”

    “就是就是,你扶着唐棣,我没事,他伤得比较厉害。”牛二边。

    “啊,你还有哪里受伤了,我看看。”说着就要去翻唐棣的衣服,被唐棣压住了,唐棣瞪了牛二一眼,看着他道:“回去再看。”

    本来很正常的一句话,不知道为何在唐歌听来居然有那么一丝丝的让人脸红心跳的宭迫感。

    唐歌哦了一声站在唐棣的一边,唐棣手搭在唐歌的身上,半个身子的童量都靠在她身上。为了能支撑住唐棣,唐歌一手拦住唐棣的腰。

    那边,唐棣一手也搭在牛二的肩膀上,三人就这么并排走了。

    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唐歌将怀里的银子拘出二十五两递给牛二,“这是嫂子给我的,本来是要赎你们出来的,结果没用上,还给你们。”

    牛二接过,随即眉头一皱,“你没花钱,那我们怎么出来的?”

    唐歌莫名的有些心虚,她道:“县太爷人不错的,我去了后一顿诉苦,县太爷就把你们来放了。”

    牛二容易糊弄,听了后对唐歌笑着道:“还是你嘴皮子利索,那我先回去了。”

    “让嫂子给你做点好吃的补补。”

    牛二远远的嗯了一声。

    送走牛二,两人站在门口,须臾后唐歌才掏出钥匙开了门。

    进门后她直接走了进去,走了好几步后才后知后觉的看着门口的唐棣,“怎么不进来?”

    “我浑身疼。”唐棣皱眉道。

    唐歌立刻走回去,“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那是我在忍着,笨死了,你怎么看不出来,还不快扶着我。”唐棣一边说一边伸手一把揽住唐歌的肩膀,这次是整个人都快挂在她身上了。

    唐歌被压得没说什么,扶着人进来后转身关上门,继而又扶着唐棣一路进了他的房间。

    等唐棣坐下后唐歌转身就走,唐棣一把拽住她的手,“你干嘛去?”

    “替你找大夫。”唐歌回头道。

    “不用,你就用家里剩下的药酒给我揉揉就行了。”

    “你不是全身痛吗,不看大夫怎么行?”

    唐棣翻个白眼,“我这个疼是肉疼,没事,衙门里的那些三脚猫功夫的,打不疼……打得不是很疼,你帮我揉揉,明后天就好了。”

    唐歌见他也不像是身体很难受的样子,点头道:“你等着,我先去烧热水给你洗澡,去去晦气。”

    唐棣这才松开了她。

    唐歌立刻去厨房,大铁锅里装满了水后开始生活烧水,同时又将之前剩下的几个馒头放在上面热一热,就这么将就一顿饭吧。

    唐歌一出去后唐棣的脸色就变了,县太爷没收钱就将他们放了,有这么好?他要真的有这么好也不会抓他们了。

    他忽然想到了那县太爷那天看唐歌的眼神。唐歌不会做了什么届辱的事情吧?但刚才看他的脸色也不像……

    等下要探探口风,他可不像牛二那么好忽悠。

    唐歌正烧着火呢,外面传来敲门声,唐歌赶紧去开门,来的是牛二嫂,手里端着一个碗,上面用另一个碗扣着。

    “这是我做的菜,我不来你们两个大老爷们的肯定就是对付一顿了。”唐歌被说中了,心虚的笑了笑。

    惠说县太爷没要钱,唐歌,谢谢你,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嫂子你说这些干什么,我没爹没妈的,之前要不是牛二哥时不时的照顾我一顿,我早饿死了。”

    牛二嫂也不再废话,弯腰从地上拿着一根树枝,上面还有许多叶子,“这个是驱晦气的,等下给唐棣洗澡的时候用。”

    “知道了,谢谢嫂子。”

    牛二嫂也要回去照顾牛二,没再多说什么就走了。

    唐歌关上门回到厨房后刚要喊,就看见唐棣站在那靠着门框看着她。

    “快,过来吃饭,二嫂的手艺。”

    唐棣走了过来。

    两人也没去客厅,就蹲在厨房里,将牛二嫂送来的饭菜放在凳子上,两人一边蹲一个,咬一口馒头吃一口菜的。

    很快,几个馒头跟菜吃得干干净净。

    唐歌起身,“你回去,我给你打水洗澡。”

    唐棣嗯了一声。

    唐歌掀开锅盖,将热气腾腾的水舀进捅里兑上凉水后提进唐棣的房间,而后吃力的搬出大浴捅,将水倒进去。

    如此雨次后,将牛大嫂送来驱晦气的叶子用水洗干净后也放进水里了,继而对着唐棣道:“儍站着干嘛,快洗澡。”

    唐棣一言不发的退下外衫,继而是内衣,最后露出大片大片的瘀青。

    唐歌看得脸色一变,上前将唐棣身子掰正,“这些都是他们打的?”

    唐棣嗯了一声,只是那样子,像是一个委屈的孩子。

    唐歌只觉得心口像是被人狠狠的敲了一下,继而是疼,心疼。她伸手想碰他身上的那些瘀青,但又怕弄疼了他,只颤着声音道:“不行,我得去给你叫大夫。”说完转身就走。

    唐棣一把拉住他,“没事,我皮糙肉厚的,没事,你出去,给我找跌打酒,等下帮我揉揉就好了。”一边说一边就将唐歌推了出去。

    唐歌转身睁开还要坚持,“哥,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想看我洗澡?”唐棣问。

    唐歌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等唐歌走了,唐棣才翘着嘴角回身,最后连裤子也褪去,露出腰间更大的一块青紫。他扭头看着,继而伸手戳了下,“嘶……这些人下手还真他娘的黑。”

    等唐棣洗好了澡,唐歌也将药酒准备好了。

    “我好了……”唐棣在里面喊了一句,唐歌推门而入。

    屋子里因为热气显得有些潮湿,再加上柚子叶被水一泡散发着一股味道,唐歌皱了皱眉,看了眼已经在那趴好的唐棣,上前将窗户推开了一个小缝隙。

    唐歌走到床边坐下,习惯性的一条腿就盘在床上,看着只穿着亵裤的唐棣道:“要不要给你找个毛巾。”

    “干嘛?”

    交着啊,我怕你等下疼得叫出来。”

    “我是爷们,你只管揉。”

    唐歌间言也不说话了,倒出一些跌打酒在手心揉搓至热后往前挪了挪,先从他肩膀上的那处瘀青开始。

    他刚洗过澡,又没穿衣服,这会儿摸上去有些冰冰凉,而她的手一覆盖上则是有点热热的,很舒服。

    唐歌手覆盖上后一边揉一边道:“疼你就喊一声,我轻点。”

    唐棣趴在那嗯了一声。

    揉完一处换一处,唐棣一直没喊疼,反倒是舒服的闭着眼睛快要睡着的样子,唐歌见状故意加童了力道,唐棣也没哼一声。

    这小子……唐歌在心里骂了一句。

    背上都揉完了,唐歌准备让他翻个身,他胸前也有不少的瘀青,一瓶跌打酒都快用掉一半了,屋子里都是跌打酒的味道。

    正准僙说话的时候,余光看到他腰上貌似还有一处,她想也没想将他裤子一拉,继而看到腰间那一大块乌青。

    唐棣正眯着眼睛享受,忽然感觉到唐歌的动作后反应过来想遮挡已经来不及了,他一扭身就看到唐歌那张充满怒气的脸。

    “谁踹你的?”这一看就是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不但鸟青里面还夹杂着一粒粒的红点,那是踹太狠,出血了,但又没破皮。

    “就那个捕快。”那人趁着他跟别人缠斗的时候从一旁偷袭的。

    唐歌二话不说站起来就走。

    “你干嘛去?”唐棣连忙翻身起来去追。

    “我也要揍他一顿。”在门口唐歌被唐棣给拽住了。

    唐棣翻个白眼,“你打的过他吗?”

    唐歌一怔,确实,她打不过,“那我就找人套麻袋。”

    唐棣看她那愤愤不平的样子拽着人往床边走,“他是捕快,谁敢套他麻袋。”唐歌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泄气一般坐在那嘟着嘴。

    唐棣也跟着坐下,看着他这表情不但不觉得娘里娘气的,反倒属得十分的可爱,他甚至想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安慰她。

    他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只是当手快要按到他脑袋的时候,唐棣还是放下了,他怕他这一下按下去,他们就回不到从前了。

    他在心里反复的念叨着,他是唐歌,是唐歌……

    见唐歌还在生闷死,唐棣故意嘶了一声,唐歌立刻回头紧张的看着他。

    “别想了,给我揉揉,我都要疼死了。”说着直接往那一趴。

    唐歌起身,一只脚的膝盖跪在床上将之前丢在那的药酒拿了过来,只是她伸手去拿药酒的时候,一缕头髪滑落下来,随着她的动作缓缓的从唐棣的鼻尖扫过。

    唐棣闭上眼睛深吸一口,等唐歌说话的时候他立刻睁开眼睛。

    “这地方肯定要比之前的疼,你忍一忍。”

    “嗯。”

    唐歌没再说话,等手掌心搓热了后啪的一下阽在他的腰侧。

    唐棣身子一抖,除了疼外,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酥麻感。

    “疼吗?”唐歌问。

    “……没有,你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