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零叶赐婚记 第三章

赐婚记 第三章

作者:零叶书名:赐婚记类别:言情小说
    【第三章】

    转眼到了四月,这天,唐歌正在铺子里拿着鸡毛掸子赶苍蝇,忽然有人着急忙慌的跑进来,说她弟弟跟大牛被县太爷抓起来了。

    唐歌惊得鸡毛掸子都丢了,连忙拉住那人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县太爷今天忽然出了一个税收,是针对山上打猎的猎户的,说石台县的山也是归石台县的,所以里面的野兽猎物自然归县衙。凡事上山打猎的猎户,每人每次交税银一两,这还只是起步价,打得猎物越多,交的银子就越多。

    所以今天从山里回来的猎户们都被拦在了城门口,要交银子才给入城,不然不给。

    唐棣跟牛二打的猎物最多,按照县太爷的规定,得每人交税银三两,和在一起六两。

    二人自然不愿意交,这些猎物要是全部卖出去也就能卖个十两银子,县衙一口气就要六两,这是什么道理?

    那些捕快们只说这是县太爷颁发的命令,不服气找县太爷说理去。唐棣气不过还真的要去找,结果就被那捕快头目给拦下来了。

    这头目是县太爷的亲信,一路带过来的。两人推搡之间也不知边到底是谁先动的手,反正就打起来了。

    最后,唐棣跟二牛就被抓起来了。

    唐歌听完简直手足无措,“县衙那边说什么了吗?”

    “说了说了,让交五十两银子去赎人,不然就……”

    “不然就怎么样?”

    “不然就把他们来发配充军。”那人说完,看了唐歌一眼,犹释不决的样子。

    “大哥,还有什么话?”

    “其实,他们不仅仅是为了这个银子……”那人也是猎户,跟唐歌不熟,但跟唐棣还有二牛倒是很熟悉。

    “还有什么?”唐歌紧张的看着他。

    “那个捕快说了一些话,唐棣生气了才动手的。”

    唐歌看着那人欲言又止的样子,直觉那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但她还是问了,“他们说什么了?”

    那人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他们说……说,让你去陪县太爷,你们家的税银就不用交了。”说完那人脸色涨得通红,“你们赶紧去赎人吧。”说完掉头就跑了。

    “他娘的……”唐歌狠狠的衣一脚踹在门上。

    佟成的意思是让她去陪睡?去他娘的!

    唐歌心里气得的要死,但还是要拿钱去赎人。

    唐歌立刻关门揣着今天卖的五两银子急匆匆的赶回家,从米缸下面的洞里掏出一个瓦罐来,而后又将瓦罐搬上来,将里面的碎银子全部倒出来。

    她仔仔细细的数了两遍,这里大概只有六十两银子。这些钱是她存下来要给唐棣娶媳妇用的,如今……

    正愣神的坊夫,外面传来敲门声跟喊她的声音,“唐歌,唐歌……”是牛二媳妇儿,牛二嫂。

    唐歌将银子一股脑的塞进去后又擦了擦眼睛,这才出去开门。

    门一打开牛大嫂就踉跄着冲了进来,“唐歌,我听说二牛跟唐棉都被抓起来了,怎么办……”

    “大嫂,你先别急……”唐歌扶着牛大嫂坐在院子里,将之前那传话的人的话又说了一边给他听。

    “交交交,我们交钱,我这就回去拿。”

    “好,等下你来找我。”唐歌道。

    牛二嫂哽咽着点头。

    一盏茶的功夫,牛二嫂再一次来到唐家。

    唐歌手里抱着二十五两银子,再将牛大嫂送来的二十五两放在一块,继而安慰她道:“没事的,大嫂,我这就去,一定会将他们来带回来的。”

    “唐歌,你一定要将牛二带回来,我这……”她一边说一边捂着肚子。

    唐歌意会,垮着的脸终于闪过一抹惊喜,“真的啊,二嫂,那你千万别动气,我一定会将牛二带回来,你先回家,回家等着,我这就去,你等着我啊。”说完唐歌抱着怀里的五十两银子急色匆匆的往县衙赶去。

    唐歌一出现在县衙门口,立刻有人去通知佟成了。

    佟成穿着一身华服坐在后衙喝茶,间言放下茶杯,“这不就自己送上门了吗?”

    “大人说的是……”一旁的师爷舔着脸道。

    “带他来见我。”

    “是。”师爷一挥手,前来报信的衙役立刻转身离去。

    不大一会儿,唐歌被带了过来,看见县太爷,唐歌忍着心里的恨意勉强谁着小脸道:“大人……我来……赎人。”

    “赎人,赎什么人?”县太爷装糊涂。

    唐歌道:“家弟,还有邻居家的哥哥牛二。”

    “他们犯什么事了吗?”县太爷假装不知的问一旁的师爷。

    师爷立刻配合的道:“老爷您忙着大事,这小事我就没跟您汇报,是这样的,一个时辰前,猎户唐棣跟牛二因为拒绝缴纳税银,跟李捕快发生了冲突,最后还打伤了我们两个官差。”

    “这也太无法无天了,怎么还敢跟官差动手,他要造反不成?”

    唐歌间言心里一跳,连忙开口道:“大人,家弟年幼,性子莽撞,还望大人见谅。至于打伤的那两位官差大人,我愿意出钱给他们看病。”

    佟成对唐歌招手,指着他身边的位置道:“来来来,小唐,上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我们会很有话题聊的,来坐下,嗜嗜我这春茶。”

    唐歌就差点头哈腰了,她看了看县太爷,最后壮着胆子道:“大人,那个,我弟弟……”

    “这都是小事,先作坐下陪我喝一杯吧。”佟成的话意思十分明显,想要赎人,先坐下陪他。唐歌心里将佟成真骂了一顿,心里担心得要死,但只能坐下来。

    佟成见状,脸色缓和了一些,亲自拿起茶壶给唐歌倒茶。

    见状,那师爷十分有眼力见儿的退出了。

    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唐歌跟县太爷。

    唐歌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茶有点不敢喝。

    佟成似是毫无所觉,端着茶喝了一口,“上等的碧螺春,这可是贡茶。”唐歌只能端起那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味道怎么样?”县太爷问。

    唐歌从来都不喝茶的人哪里知道这个味道好还是不好,只硬着额头皮竖起大拇指,“好,好喝……”

    “那就多喝点。”县太爷道。

    唐歌无奈,只能端起来又喝了一口。

    “茶也喝了,大人,我能去赎我弟弟他们了吗?”

    “怎么,跟本县坐一起你很难受?”佟成脸色不好的斜睨着唐歌,“本县百忙之中还愿意坐下来跟你叙叙旧,这都是您们家祖填冒青烟了。”

    “是是是。”唐歌站起来诚惶诚恐的道。

    “你可知本县为何待你与其他人不同?”佟成问的时候,眼神更是直勾勾的放肆的在唐歌的身上来回的扫着。

    唐歌一时间只觉得浑身上下有几万只蚂蚁在爬似的,浑身不得劲。但她不敢得罪佟成,只能硬着头皮道:“大人是青天大老爷,小民有事相求,老大爷您是好人,所以愿意帮小民的忙。”

    “说的好,可本县也不是谁的忙都帮,唯独你的例外。”佟成说完站起来朝唐歌走了过来,唐歌吓得不行,但她现在要是露出一丁点的不耐或者反抗,唐棣肯定就出不来大牢了。

    所以唐歌咬着腮帮子让自己定在那一动不动。

    佟成很满意,他走到唐歌身边,最后两人之间只隔着一步的距离。他看着唐歌因为紧张浑身都有些发抖。一张本就白皙的脸上更苍白了,但却平添了一抹柔弱,让佟成看得心都要跟着化了。

    他伸出手朝唐歌的脸伸了过去,唐歌继续站在那一动不动。

    佟成更满意了,终于如愿的摸了下唐歌的脸蛋。

    唐歌苍白的脸顿时一红,气的。

    佟成见状,笑着道:“这小模样可真招人疼。”

    他见到唐歌的第二天就有人将唐歌的消息放在他的案前,要不是上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着唐歌真的是个男的,他都要以为这是那个美娇娥假扮的了。

    “我是男人。”唐歌只能这么说。

    佟成呵呵了一声,“男人好啊,男人自然有男人的味道。”说完直接伸手要抱唐歌。

    唐歌知道一旦佟成知道她女人的身分,她这辈子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当下往后一推,“大人,小人虽然只是平民百姓,但也是七尺男儿身,大人看中小民,小民感激不尽。只是今日,家弟还在牢中,小民实在没有心思跟大人说笑,还望大人见谅。”说完双手作揖到底。

    佟成看着眼前身子单薄的人,“你的意思是,只要本县放了你弟弟,你就愿意跟本县彻夜长谈……”佟成刻意加深了彻夜长谈的读音。

    唐歌不敢抬头,怕暴露自己脸上的厌恶,她想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反正他是男人,县太爷总不能把她一个男人怎么样吧。

    唐歌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佟成笑呵呵的道:“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本县今天就给你一个面子,你且回去等着。”

    “……谢大人。”唐歌又是作揖到底,这次站起身后,从怀里挎出钱袋子,“衙门的人说这是赎人的银钱,小民东借西凑的终于凑齐了。”说完放在桌上。

    佟成自然看不上那五十两,他重新拿着那钱袋子,一手抓着唐歌的手揉揑了几下后才将那钱袋子放进唐歌的手里,“这点钱就留着给你买新衣裳,本县喜欢打扮的好看的人。”

    “大人,我是个男人。”唐歌道。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长的好看的,本县都喜欢。”

    唐歌心里冰凉一片,但还是什么都没说,眼下也不是能得罪佟成的时候,先将人捞出来再说。唐歌将手从佟成的手里拽了出来,而后才一字一顿的道:“谢大人,小民先告退。”

    佟成嗯了一声,唐歌才退了出去。

    一走出客厅,外面的风一吹,唐歌忽然有种不亜于虎口逃生的劫后余生感。

    唐歌一走,那边那师爷立刻就进去了,看着恪后才能手里拿着唐歌刚才喝过的杯子问:“大人既然看上了他,那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何不乘热打铁……”

    “急什么?”佟成放下杯子,“看着他们明知道逃不掉但还是心存侥幸的样子就觉得很有趣,这个猎物啊,本官得得一口一口的慢慢吃才有意思。”

    师爷表情也跟着猬琐起来,“还是老爷有眼光。”

    “去,放人。”

    “这就放了,要是人放了,唐歌却反悔了……”

    “我既然能抓他一次,自然就能抓第二次,在这个石台县,本县说了算。”佟成面带轿傲的道。“是,大人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