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千寻妃临九天卷二:誓做将军妻 第三十五章 求求你娶我

妃临九天卷二:誓做将军妻 第三十五章 求求你娶我

作者:千寻书名:妃临九天卷二:誓做将军妻类别:言情小说
    门房见到齐镛,不需通报便放人进府。

    将军府是新建府邸,雕梁画栋、美不胜收,园子很大、池塘很大、房子很大,到处都大,比起乐梁城的黎府更大,在京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界,皇上赏下这座府邸,确实是挺有诚意的。

    只不过,这么大的地方才住了齐靳和女儿妞妞,有些冷清。

    自从听见黎育清那句“我愿意”起,齐镛满肚子都是欢喜,他就知道自己没看错人,这丫头心地好,脑子也聪明。

    反观京里那些名门闺秀,一听到皇上要赐婚,一个吓得比一个厉害,齐靳还没死呢,就算死了,这么大一座将军府还不够她们荣养到老吗?怕什么!

    可是别说她们不肯嫁,就是要嫁,齐靳也不乐意,他心里有了人,除江云之外,还有个会时时逗得他眉眼飞扬的小丫头。

    是,他偷看过黎育清的信,那些信被收藏在一个昂贵的楠木镶金丝扁盒中,每一封都有经常被翻看的痕迹,若不是对小丫头上心,齐靳不是那种会将风花雪月放在心上的男子,绝不会做这等事情。

    齐镛猜想过,既然如此,为什么齐靳始终不提?皇上绝对乐意为他们赐婚,琢磨再三后,他找出原因——江云的死,在他心底烙下阴影。

    突然间,齐镛站定,猝不及防地,黎育清撞上他后背,她抚抚被撞疼的额头,一脸委屈的看向他。

    他转身,双手搭在黎育清肩膀,表情郑重,没有平时的吊儿郎当。“再告诉我一次,你真的愿意嫁给齐靳?”……不要眼睁睁看着爱情从眼前溜走……你想要过怎样的人生,只有你自己可以决定……她的人生如果有齐靳加入……光是想象,她就阻止不了胸口的雀跃。她用力点头,是,她做出选择了,就算这个决定是错的,至少她是死在自己手里。

    “我愿意。”她再度点头。

    “那你心里得先有准备,齐靳很可能会拒绝。”拒绝?!不是说他对她有意吗?不是说他喜欢她的信?如果不是,那她……犹豫了……齐镛一眼看穿她在想什么,手掌轻晃两下,将她失落的魂魄给拉回来。“他不是因为讨厌你才拒绝,他是因为太喜欢,所以拒绝。”太喜欢所以拒绝?她摇头,不懂。

    “你后来写给他的信,他回了没?”聪明通透的她,怎么会在这时候犯胡涂,看来十三叔那句话是对的,再聪明的人面对爱情都会变笨。

    她又摇头。

    “为什么?”

    一句反问,黎育清恍然大悟,因为他伤他病、因为他觉得配不上自己,所以他想和自己切断交情。

    见她了然的神情,齐镛笑了笑,收回方才的话,这丫头还是聪明的。“除了那个原因之外,你记不记得,我同你提过江云的事?”

    “记得。”

    她回答得闷声闷气,黎育清知道自己不该嫉妒介意,只是心会不由自主发酸呀,她能有什么办法?

    “我想,齐靳相当自责,他长年在外征战,不能时刻在妻子身边陪伴,即使派出暗卫,还是护不了江云安全。自江云死后,父皇几次想为他赐婚,他都拒绝了,理由是——不想害死更多女子。”尤其育清年纪更小、更善良,更不会与人争执,她连欺负别人、设计别人的能力都没有,如果死亡是江云必定的下场,那么育清也逃不过,婶婶那颗心是墨做的,齐靳再努力也不会让事情改观。

    “我不见得会死。”

    “这得他也愿意这么想才行,何况他现在身子又是这情形,你是个好姑娘,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糟蹋你。”垂下柳眉,糟不糟蹋得她自己认定才算数,他怎么能够替她做决定?点点头,黎育清道:“我明白了。”

    “真的明白?”

    “是,我明白待会儿进去,会碰到很难堪的状况;我明白不会有人同我求亲,我还得说服世子爷愿意娶我;我明白世子爷的伤会让他的性情变得古怪,除了适应将军府这个新环境、适应一个想把我掐死的婆婆之外,我还得面对他的挑衅;我明白成亲之后,迎接我的不是幸福甜蜜,而是一波波更辛苦的挑战。但是,镛哥哥……”她的话在这里停下来,灼灼的目光望向他。

    “怎样?”齐镛问。

    她摇摇头,脸上浮起一朵灿烂的笑。“我不害怕!”这话让齐镛眼底的欣赏更加浓烈,这丫头比他想象中还行。

    “好样的,以后有什么事找镛哥哥,别的不行,替你出头这件事,我还办得到。”

    “好。”黎育清用力点头,收下他的善意。

    转过身,齐镛指指前面那间屋子,说:“齐靳就在里面,你进去吧!”深吸气,她闭了闭眼、再张开眼睛,她知道眼前这条是坑坑疤疤的坎坷路,但她己经做出选择,就会竭尽全力走下去,不见成功,绝不回头!

    望着她挺直背脊,雄纠纠气昂昂的模样,有几分出征的气势,齐镛笑得更欢,这丫头,果然真的很有趣。

    屋子里静悄悄的,所有窗户都用厚纸给糊上,偌大的屋子里没有燃上炭火,虽然有烛火照映出微弱光芒,却驱逐不散那股阴暗凄凉。

    齐靳背对着门坐在桌旁,他静静地看着墙上那幅画,神情专注。

    那幅画里是个女人,一个站在窗边、回眸一笑的漂亮女子,是江云吗?

    她没有办法让他不爱江云,但她可以努力让他爱上自己,一点点也好、一些些也行,只要对她有爱,说不定就愿意为她专注、为她一心。

    黎育清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月光突然洒进一室温柔。

    他被打扰了,怒目一瞠,转头望向不知死活的下人,可……他没想到,会看见一张灿烂漂亮的笑颜。

    是她,他的小丫头,她又长大了些,长得更美、更清灵,姣美的五官在月光下发亮。

    他透过月色看她,她也透过月光望他,月光在两人身上洒下一片温柔。

    再见面,恍如隔世

    他想起那天屋顶夜谈,想起她那张诗不像诗、词不像词的鬼东西,想起那句“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这样月色太美你太温柔,才会在刹那之间只想和你一起到白头”……他曾经不肩,男人没定性,却想把罪过赖到月亮身上,可是……月光很美,小丫头真的笑得很温柔,这一刻,他的心又出现蠢蠢欲动,想要和她一起到白头……情不自禁地,他想笑,可是下一瞬,笑容凝结在嘴角。现在的他,没有笑的权利。

    他每一分表情,黎育清全看在眼里。叹气,走向他,她低声说:“我给你的学习单,你一张都没写,这是很可恶的,致芬说,不可以随便糟蹋别人的好意。”他想回嘴:你不要老是致芬说,那个女人的想法不全对。但是,他沉默了,板着脸孔、神情冷漠,他但愿自己的态度教眼前女子退却。

    黎育清会因此受伤?并没有,她早就想过,接下来的路不是一片平坦而是遍地荆棘,若为这点小事受伤,未来的日子怎捱得过去?

    “我容易胡思乱想,大将军没回信,我就开始想象千百种可能性,会不会是受伤了?会不会是厌烦写学习单?还是大将军腻了,不想再同小丫头周旋……不管是哪个想法,都让我坐立难安,越担心就越想要一个答案。”

    “哥哥坏,没有透露口风给我,害我惴惴不安,偏偏常业老是见不着人,害我想问大将军的状况也没处问,只能将信托给常宁,希望他们和过去一样负责任,能把信转交到你手中。”

    “认真算算,我有一、两个月没睡好呢,你看看,我有没有黑眼圈?”她把脸凑到他跟前,他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将头转开。

    但他的眉紧了,心也紧了,因为她说“一、两个月没睡好”。

    是他坚持不让育莘将消息透露出去,是他刻意不回信,是常业每回送信来,他二话不说将人打发回去。

    很显然,这家伙阳奉阴违,不知道跑哪里去,害得她老是见不着人。

    “没想到你真是受伤了,很痛吧?!我早说战争不好,那是玩命的事,建功立业的法子很多,何必挑最艰难的路走?可你肯定不乐意听这话的,哥哥也一样,或许男人和女人的脑袋不一样,我想得通的,你们不见得想得懂。”齐靳心道:本来就不同,男子的天职是开拓与征战,而女子的天职是庇佑和守护,就是这种不同天性,上天才会将一男一女配在一起。

    但,现在哪是同她说这些的时候,现在该做的是将她赶走,远远赶离自己身边。

    若他没猜错,她之所以出现,定与齐镛有关。自私呵,齐镛就没想过,他配不上这个好丫头,也保护不了她。

    珩亲王府的水太深,失去双腿的自己都泅不上岸了,怎么能够把她拖下水?难道江云的教训还不够深刻?

    见他不言不语,黎育清摸不透他的心思,只能胡乱猜测。

    “致芬说,人啊,做事也不必太周到,事事替别人考虑,老想着要当大好人,教身边人各个如意,怎么可能呢?人生在世,如意是偶然,不如意才是正常,谁知道往后会发生什么,你再周到也护不了别人的一生。”她猜,他是闷吧,伤害他的是亲弟弟,再怨再恨都只能把苦楚往肚子里吞,正因为他是珩亲王世子,就得被逼着做这个滥好人。

    齐靳瞥她一眼,明白她的暗喻,她不要他当好人,有人要害他性命,他还顾虑东、顾虑西,隐忍吞气。

    不是的,不是她想的那样子……

    但那句话匆入他心版人生在世,如意是偶然,不如意才是正常。

    是这样的吗?所以他眼下承受的都是正常,眨个眼就会过去?说来容易,做来难,他眨过几千次眼,再张开,自己依旧是个残废。

    齐靳还是不说话?

    黎育清叹气。所以猜错方向了?不怕,再接再厉。

    她继续往下讲:“致芬说,小人物看脾气,大人物看气度,好事未必是坏事,坏事未必是好事,看的人气度不一样,看到的结果也不一样。也许你看到的是,日后再无法征战沙场,可我看见的是——当你的妻子真幸福,丈夫能够留在身边,天天琴棋书画、享受画眉乐趣。当你的孩子真幸运,从小便有父亲教导,享尽案爱宠溺。”这个话说得太直接,摆明认定他的伤好不了,摆明认定他无法再征战沙场、当个神气威风的大将军。

    很伤人,她懂,可脓疮不挤破,难不成要任由它在那里发烂腐败?

    果然挤脓疮很痛,齐靳咬紧牙关,恨不得一把将人给丢出去。

    自己变成这副鬼模样叫做幸运?

    这种安慰话太恶劣,你会对一个瞎子说“你真好运,不必看见这个肮脏的世界”吗?你会庆幸一个聋子,不必入耳秽心事若不是太了解她,他会认定她恶毒刻薄。

    他撇过脸,下颂线条有点紧,黎育清苦笑。答对了!她把他给惹火了。可即便如此,她依然不打算退却。

    “致芬说,人永远猜不到下一刻会怎样,所以一定要把顽强给紧紧挂在身上,不低头、不投降,抬头挺胸,早晚会让自己闯出一条康庄大道。”

    “可我认为,有时候决定未来的不是你肯不肯顽强,而是命运,谁说老天爷关上门就会为你开扇窗?就算你顽强地想要挖地道遁逃,说不定会碰上地牛翻身,把人给压埋在地道里面,苦难的到来,我们根本无法阻挡。”

    “不过幸运的是所有的痛苦、哀伤、患得患失,都如烟火般在夜空中绽放、凋落,寂灭,困难终会过去,会慢慢成为黯淡的印记,而生命始终鲜活。”她说得句句道理,她明白痛楚会被光阴巨轮碾过,碎裂成贵粉、不复痕迹,但看着他的双腿和脸颊上那道由鬓角滑入下巴的刀伤……心依旧疼得紧。

    肯定很痛,身体痛、心更痛,当世间最亲的人都可以拿你当仇人看待时,那个痛,要怎么样才能说得出口?

    意外地,齐靳松开眉心,因为她的话里终于出现“我认为”,再不是声声句句都是“致芬说”。不过这回他同意苏致芬的话,小丫头太消极,不能将发生的事全推给命运,这样太不负责任。

    但足……嫌她消极?

    他没有立场嫌弃,因为现在的自己做的就是消极事,消极地不愿意面对珩亲王府、不肯面对皇上,甚至不让御医进府……她的确错了,他并非做人周到,并非想要护谁的一生,相反的,这次他想看到恶有恶报,想看看举头三尺处的神明,能够为世间主持什么公道?

    对,他在赌一口恶气,看皇上会怎么做?

    倘若他为朝廷立下那么多汗马功劳,到头来只能捞得这样一个残破下场,实在太令人心寒。可他也心知肚明,珩亲王一样为朝廷立下无数功劳,何况他还是皇帝的亲弟弟,再加上皇太后的插手,他能要求皇帝怎么做?处死亲侄儿?

    他不是不理解皇帝的为难,只是……教他硬生生把这口气吞下去,他不乐意!

    难题丢出去,他等着,等皇上接招。

    齐靳撇开头。

    黎育清犯愁。难道又猜错了?他并非伤心难受,不是没有足够勇气面对未来困境,而是愤怒?

    愤怒母亲害死妻子,弟弟谋夺他的性命,愤怒他拚死拚活为珩亲王府立下光荣无数,得到的不是家人的支持肯定,而是背叛谋命?

    是啊,这情况教人情何以堪,可事实己经造成能怎么办?让皇上处死他的弟弟?若皇上真这样做,他能心安?终究是亲手足,何况事情真发展到那一步,日后,他要怎么面对亲生父母?

    一时的痛快,造就出无数的困顿,何必?!

    “致芬说……”

    又是致芬说,她就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他恼了,猛然转过头,瞪上她的脸。

    齐靳在生气,可黎育清很高兴,他终于愿意看她,终于愿意同她眉对眉、眼对眼。

    于是她无视于他的怒气,笑出满眼满脸的甜蜜。“致芬说,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最好的报复是过得比仇人幸福,人生短短数十载,过完一天就少一天,把这么珍贵美好的日子拿来欺负自己,不划算。”她讲得嘴巴发酸,可他始终不吭声,黎育清有点累,但不是说要披荆斩棘吗?这点小累当然得熬过去。于是她再接再厉,搬来一张小杌子坐到他脚边,准备好埋锅造饭、长期抗战!

    她捧起自己的脸,上头有两分哀伤、三分无辜,那是个会让人想要怜惜的表情,所以他不只是对上她的眼,打上死结的浓眉慢慢滑入平顺。

    就这样,一加一眼再加一眼,他发觉压抑的思念泛滥成灾,然后……视线再也无法从她身上挪开。

    她终于战下一城!

    黎育清先是叹气,然后缓慢说道:“我小时候过得不如意,黎府下人拜高踩低,加上萱姨娘的势力,我常常觉得不服气,可又没有勇气替自己争取。”

    “我常听别人明里暗里骂我贱人、杂种,骂我母亲下作无耻,我气急败坏,很想冲上前去与她们理论,可我做了吗?没有,我只会躲在墙角哭泣。哥哥是极疼爱我的,他见不得我受委屈,总是替我出气,他使了拳头、揍了人,也出了口怨气,可是我们有因此受到尊重吗?并没有,相反地,所有人都说,果然是寡妇生的孩子,没教养、没脑子。”

    “这下子,连我母亲也委屈了,越来越多的指控、越来越多的轻鄙,他们的话像刀子似的一刀刀刻入我心底,哥哥甚至还因此自暴自弃。每次夜深人静,我就想啊,这样活着多辛苦,倒不如死了好。后来,哥哥和四哥哥起争执,我们双双落入池塘,那次,我深刻感受到死亡。死,离我好近,只要我甘心闭上眼睛,只要我愿意放弃最后那口气,那么我就不再是黎育清,再不必受人白眼轻贱,再不必于夹缝中求生存。”

    “可是我们被救回来了,哥哥说,醒来以后他彻底反省,而我在神智清明那刻亦幡然大悟。是!我们遭人看不起,因为我们的娘是个寡妇,可她是个怎样的娘,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她温柔聪颖、她可敬可亲,她比府里任何一个女人都要高贵,我们何必在意那些不实谣言?”

    “如果我们只会受委屈、闹意气,然后重复再重复,周而复始地加强我们在别人眼中的鲁莽形象,那么只有一种下场一亲者痛、仇者快,我们何必让那些恶人顺心遂意?”

    “四哥哥的娘亲出身也不好,但他努力上进,有黎府这块招牌,只要他够努力,早晚会出人头地。所以我们试着改变,安争的时候我们争,不该争的时候我们学会沉潜,既然不被看重,就要加倍勤奋,我不相信,上苍会放弃枳极认真的人。”

    “我们成功了,再不必用拳头或眼泪宣泄委屈,反观那些想加害我们的人,他们并非秉性良善之辈,而天网恢恢,不需要我们出手,上天全看着呢!渐渐地,我们过得越来越好,我们有能力追求自己的梦想。放下胸口那股气,我们蜕变成长,我不否认,我和哥哥很幸运,有贵人相帮,但前提是——我们得先放下愤怒仇恨,选择另一条开阔道路。”

    “紧握的手,怎能抓住快乐?紧闭的心,怎能享受幸运?不愿意张开双眼,又怎能看见世间的华丽?大将军,你比我聪明,一定明白,伤害自己绝不会让敌人伤心,他们正期待你这样对待自己呢,你是他们的仇人又不是爱人,他们这样苛待你,为什么你还要配合他们的期许?”

    “致芬说过很多话,但我最爱的一段是:通常打败你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失败不是一种遭遇,而是你在不知不觉中做出的决定。你是常胜将军,怎么可以被自己打败?!如果我是你,我会想尽办法站起来,我会比过去更挺直胸背,让那些期待你一蹶不振的人失望透顶,让他们彻底明白,再多的卑鄙手段都害不了你。”呼……说完了,她很喘,但在他脸上看见几分动容,终于,她下对药了?

    黎育清吁口气,接下来,是最难启齿的部分,她犹豫尴尬,她羞怯不己,但这话很重要,非说不可。

    幸好他的眼睛看着她、耳朵听着她,再不如刚进门时那般回避自己。

    “大将军,其实……我有一点点埋怨你,你好心却办了坏事情,我并不想当公主的,不是因为自古红颜多薄命,而是因为致芬说过,公主是用来做什么的?是拿出去和亲用的。天,那些番邦啊,有些习俗让人不敢恭维呢,儿子可以接管父亲的妃妾,弟弟可以和哥哥共享女人,朋友还可以睡对方的妻子。”

    “我好端端的当个平民百姓不好吗?没事干么招惹上公主这个麻烦,如果皇帝舍不得自己的女儿去和番,肯定很乐意用我这个冒牌货。别样的繁华,自然伴有别样的苦痛,高处不胜寒呐。”齐靳气闷。

    她在胡扯!现在诸国间,齐国版图最大、国力最强,谁敢要求大齐的公主去和番?

    只有别国把自家公主往大齐皇帝卧榻送的分。

    “过完年我就十六岁了,皇帝迟迟不下旨赐婚,心底肯定打着这个坏主意,『天衣吾凤』和『沐舍皂坊』都开始赚钱了呢,要我放弃这些,往黄沙滚滚的大漠去转个几圈,我真不乐意啊。解铃还需系铃人,大将军做下的罪孽,该自己承担的,所以大将军,你可不可以……”她犹豫挣扎,她的嘴巴开了又闭、闭了又开,她几乎要咬牙切齿了,看得齐靳心里头也跟着发急,有股冲动想要开口问——所以怎样?

    幸好她在下一瞬间鼓起勇气,免除他的尴尬。

    她的表情很可怜,她的眼神很委屈,好像天底下的人全都欺负了自己。“可不可以……大将军行行好,把我……把小丫头……娶进将军府里?”她的话又不重,可他却觉得脑袋被人拿着狼牙棒给狠狠砸下,目光瞬间收缩,直直射向她的脸庞。

    她在说什么?这是在向男人求亲吗?

    该死的,早就知道不应该让这丫头和苏致芬走得太近,瞧,一个好好的大家闺秀被教成什么样了?

    他的目光有些凶狠,黎育清的心一抖。

    很好,她现在了解万箭穿心是什么滋味了。

    他没说话,黎育清己经知道自己被拒绝,可是……不要不要,她才不要退却!

    再度深吸一口气,她说:“如果游方术士没说错,我只能活到十八岁,那么我只剩下两年时间……求求你、拜托你,给我一个名分,让我能够待在京城,赚到足够的钱,让哥哥这一生可以安享太平年,好吗?”不!拒绝的话几乎要脱口而出了。

    但黎育清比他更快,双手合掌,满脸恳求,“求求你,就两年,两年后我就死了,我不会浪费你太久的时间,万一两年后我没死,你怕我赖着不走的话……我们签契约好了,到时就算我没死,也一定不拖累大将军。”卑躬屈膝到这等程度,她真要鄙视自己,没有女子会向男人求亲的,这话传出去,她绝对会成为大笑柄,但她没办法在这个时候退缩,她要为自己争取一回。

    “拜托你、求求你,我没有别的人可以帮忙了,看在我给你做那么多衣裳、做那么多点心、写那么多信的情分上,帮我一个忙,好吗?”她连邀功这么差劲的话都说出口了,他还不快点说我愿意?!

    黎育清眼眶泛红,鼻子发酸,她真的很想哭。

    齐靳对她怒目相向,再可怜他也不会同意,女孩子怎能做这等事?成何体统!郑嬷嬷几年的苦心全喂进狗肚子里去啦?

    他生气,气到想把苏致芬拉出来沉塘,放任她这种女人到处走,不知道还要带坏多少好人家姑娘。

    不!他嘴巴打开,正要开口。

    但黎育清打死都不让他说出这句话。

    行,软的不成,来硬的,有的人就是不打不成器,不踹上几脚便说不通。

    她扬起眉,噘起嘴,并不知道自己这个表情可爱到很过分,她只心急着对他说:“你不能拒绝我!”

    “为什么不能?”终于,他开口说出今天的第一句话。

    只是五个宇,却逗得她眉开眼笑,灿烂娇美的笑容在烛光下分外柔美。

    “因为你现在走不动。”她指指他的脚,然后抬起下巴、得意张扬地道:“你敢拒绝,我就脱掉你的衣服,造成事实,到时,我一哭二闹三上吊,四回娘家五住庙,闹得整个京城纷纷扰扰,逼得你不能不负责任。”有人可以这么无赖、逼男人娶自己吗?

    齐靳真是大开眼界,心底的阴霾被她驱离,他眼里只看见她的张扬美丽,他心里堆枳着她的甜蜜言语。

    他不要的,身为大将军哪有这么容易就被女人威胁?但是他的嘴巴不听话,一个不注意,冲出来为自己出主意,两个他不想要的宇眼泄漏出去,然后……后悔莫及。

    他的嘴巴说:“好吧!”

    下一刻,他想反悔,想把刚才的话全数抹掉,但,好不容逼出的两个宇,她怎能容许他赖帐?

    纵身一跳,她跳到他身后,两手圈住他的脖子,脸贴上他受伤的颊边,有些粗粗的,但她不在乎。

    然后,他嗔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心中一荡,居然忘记要义正词严,好好教训一番小丫头错误的行为。

    再然后,他听见她说:“谢谢、谢谢、谢谢救苦救难的大将军,谢谢你解除小丫头的危厄,谢谢、谢谢、谢谢……”她连迭谢个不停,站在屋外偷听的齐镛笑弯两道浓眉、笑弯唇也笑弯腰,就说了,不能小看这个丫头呐,居然能把百炼刚化成绕指柔?

    行了!回宫吧,把小丫头对齐靳说的话,一句一句对父皇说,说得父皇龙心大悦,赏她十里红妆……

    【更多内容,请阅读《妃临九天终卷:夫荣妻更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