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千寻妃临九天卷二:誓做将军妻 第三十四章 残废毁容的将军

妃临九天卷二:誓做将军妻 第三十四章 残废毁容的将军

作者:千寻书名:妃临九天卷二:誓做将军妻类别:言情小说
    齐靳一直没有回信,黎育清觉得奇怪,“学习单”接连送去好几张,可是封封石沉大海,因为战事吃紧、无法回信?她没有答案。

    天气渐冷,她给哥哥和齐靳捎去了厚棉衣,照理说,再怎样都得写封致谢信,可是齐靳没回,而哥哥只写着:平安,勿念。

    新任四夫人脾气不坏,如同致芬所言,是个和善人。

    董氏进府后祖母发了话,府里中馈由她接掌,两个嫂嫂辅佐,黎育清卸下一身家事,便在心底盘算,可不可以回京城长住?

    然而年底时祖父下令,让父亲带着新媳妇进京过年,黎育清心知肚明,那是皇帝爹爹想见流落在外的公主。

    这下子,她又去不成京城,父亲带新母亲进京,她自然得留下来帮着打理府里,心情有些郁闷,却是莫可奈何。

    没有杨秀萱的黎府一派和平,两个嫂嫂像比赛似的忙着生小孩,那边二嫂才怀上,秋天一到,大嫂肚子里又有好消息,接连的喜事传出,让二伯母心情愉悦。

    说实话,住在乐梁绝对比住京里舒心,京里的宅子小,住的人又多,虽然六姊姊和七姊姊己经出嫁,可二伯母算得精,说再过不久,大哥哥、二哥哥就得进京赴考,她得先将院子给预备起来,这样一来,便占去两个院子。

    这时候她如果进京,不是得挨着奶奶后头的小屋住,就是必须同哥哥们挤一处小院,想到这个,她又想起要在京里买宅子的事,她托阿坜哥哥帮忙打听,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样。

    没事可做,她怀念起致芬在时,大家一起忙碌的情景。

    那时候事情一妆接一桩的,没完没了,可天天都过得很充实,现在……她叹口气,除家事外,她只能提笔写信。

    齐靳不回信。

    哥哥只写了五个宇。

    致芬最够意思,每次回信都是满满的好几张信纸,不过那肯定是岁岁写的,致芬那手毛笔宇啊,实在是……不堪入目。

    她先写给致芬,报上一堆事,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连黎育清自己看着都觉得无聊,于是将刚画好的几张绣样附上。

    给致芬写完再给哥哥写,也是杂事,不过多少可以提及小时候的回忆,多了点温馨,很公平,和给致芬的信一样,也是满满两大张,写完,装入信封。

    取来干净信笺,轮到齐靳了。

    她最喜欢给他写信,天南地北乱七八糟的想法通通可以在里面落笔,可是,他己经那么久、那么久没回信……是因为真忙?还是因为大将军不想同小丫头继续有往来?!后面那个念头,让她很沮丧。

    门外一声敲叩,木槿上前,开门。

    站在门外的是常业,意外见到他,黎育清很开心,他最近神龙见首不见尾,每次要托他带信,都得先把信存在常宁那里。

    如今常业像变成送信的,常宁变成贴身保镖,黎育清知道他们都是武功高手,该有片广阔地界供他们大展拳脚,她本不打算这样支使他们的,可日子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间,自己成为他们的责任。

    “常业哥,你回来了?”黎育清客客气气地迎上前,她知道常业不会进屋。

    “三皇子有信给八姑娘。”他谨守分际,将信递给木槿后,转身没入夜色中。

    看着常业背影,黎育清有些疑惑,齐镛怎么会突然写信给她?难道是……一阵突突乱跳,她莫名感到不安,莫不是哥哥又……拿起剪刀,飞快绞开信封,黎育清抽出里头的信笺,下意识地,她的左手微微压住胸口。

    脑子纷乱得紧,怕有遗漏处,她闭眼再张眼,逼自己定下心神,细细阅读,可是明明每个宇都读进眼里,怎么会脑子依旧—团混乱?

    是生病了吗?还是……

    猛摇头,宇在眼前跳跃,她死命咬住下唇,一读二读三读、再读、再读、再读……直到读通读透、读到能够理解……原来这就是大将军不回信的原因。

    她真不是普通厉害啊,居然随随便便就猜到因由,打死不回信……大将军果然想同她断绝交情。

    见姑娘这模样,木槿心生警惕,先将黎育清扶到一旁坐定,端来一杯温茶水,让姑娘慢慢喝进去,才开口说话,“姑娘,三皇子信上怎么说?”她没应,只是攥紧拳头,眼睛像是要把那张单薄信纸给看穿似的。

    “姑娘,你还好吗?”木槿急了。

    可黎育清没听见她的声音,只忙着在心里做出重大决定,猛地,一个起身,她怒道:“不行!他不可以这么任性,他想同我相交便相交,想断交就断交,凭什么他可以片面做出决定?朋友是平等的,得互相尊重,他得听我的意见、得同我商量,我不点头,他就得和我当一辈子的朋友。”

    “姑娘,怎么回事?”木槿被她弄得心急火燎,偏偏姑娘像陷入迷阵似的,看不见她、也听不见她。

    黎育清沉默,所有念头在脑子里集合。

    是,她怎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建方十七年,威武平西大将军阵亡于战场……历史转变,齐靳没死,却是受到重创。

    齐镛说他的脸毁了、腿断了,从此以后再也无法上战场,说他之所以中敌计,竟是因为亲弟弟出卖自己,还说若不是黎育莘拚着一条命将他背回来,他早就没命回到京里。

    被亲弟弟出卖!

    她就想啊,明明最近边关没什么大战事,他怎会忙成这样?

    谁能想得到,母亲想害死他、弟弟也不希望他存活,害他伤他的不是敌人,而是亲人,这教他情何以堪?

    想到这里,黎育清更生气,什么叫做“平安、勿念”,身上插着两枝羽箭也叫做平安?人都伤到被送回京城,还教她勿念?有这种哥哥,她哪里需要敌人!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齐靳和黎育莘,她要是不狠狠朝他们揍上几拳,她难以泄恨。

    木槿见她一下子咬牙切齿、一下子呆得像木头人似的,想起五少爷误传死讯那次,心吊起来。

    “姑娘,你说说话啊,你这模样,木槿害怕。”木槿不顾一切,扣住黎育清的肩膀摇晃。

    黎育清回神、深吸气,吞下满肚子怒火,对木槿说道:“齐将军和哥哥在战场上受伤了,我必须进京照顾哥哥,你帮我把所有的东西全装好,我们立刻上路。”

    “全部的东西?”意思是……不回来了吗?

    木槿没听错,就是全部的东西,除了皇上给的那两箱赏赐外,剩下的物品和金锭、银锭,她老早换成银票贴身收藏。

    不回来了,她要在京里建屋购地,让哥哥住进去,不回来了,她要成天到晚跟在齐靳身边,让他深刻理解,朋友交情是什么东西,绝不是说弃就可以弃!

    她脑子乱哄哄的,事情想不齐全,只想着要马上走、立刻走,用最快的速度走到齐靳跟前!

    她想用最磅礴的气势,怒指他的胸口说:“要摆脱我吗?这辈子,想都别想!”她想揍他两拳,怒骂道:“大丈夫干么在意一张脸,又不是娘儿们。”她还要一**坐在他桌旁,逼着他给自己回完前几封信,才肯作罢!

    木槿明白她的心思,却也清楚没这么容易,她说:“姑娘,大少爷、二少爷不会答应的。”木槿的话将她拉回现实,可不是吗?她胡涂了,哥哥们怎么可能让她只身进京,五哥哥的伤铁定不重,否则早早就会派人传来消息,她能有什么借口……有了!

    她对木槿说:“祖母上一封信里说,入了冬经常喘咳,我同哥哥们说去,就说,我去给奶奶侍疾。”这倒是个好借口,不过也没道理这样急匆匆的就要赶出门啊,至少得让大少爷修书一封,问问老太爷、老夫人的意思。

    可……看姑娘这副模样,怕是没办法等待,上回五少爷坠谷的消息传回来,四老爷不让姑娘进京,姑娘还不是照样偷偷瞒着,让苏大、苏二把她们送进京里。

    姑娘这些年是益发有主意了,尤其跟苏姑娘处在一起之后,她想做的事,谁能阻上得了?

    “要不,姑娘去同大少奶奶说说,老夫人病着,姑娘替奶奶去给老夫人尽孝心?”都说枕头风威力大,不管是真是假,由大少奶奶出头,机会应该比较大,况且大少奶奶何尝没有独揽中馈之心。

    黎育清松口气,幸好有木槿,自己这一慌乱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木槿的心思越来越灵活通透,每次都说她学致芬,可她自己不也随了岁岁月月年年,人啊,都得有个人可以学、可以仿效,才能进步改变。

    她压下心中狂乱,努力让面上不显,足足喝完两盏茶,这才拍拍自己的脸,说道:“我去同大嫂说,你悄悄地把屋子里的东西收拾整齐,这里,咱们不回来了。”

    “要长住京城吗?可上回姑娘一提,二夫人就说那里窄,住不下更多人。”

    “放心,我心里有数,反正东西不多,把皇上给的和常穿的衣服带上就行,那些杯盘碗盏、笔墨纸现的小东西都别带。”交代清楚,足下不犹豫,她飞快往竹院走去。

    黎育清心情忐忑,满肚子盘算着,到京城后要怎么向长辈们解释自己的突然到来?

    撒撒娇,祖母那里还可以过得了关,但祖父那双眼睛,怕是隐瞒不了。

    可她要怎么说,大胆向长辈表明心迹?若是齐靳根本没将自己放在心上,若从头到尾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怎么办?她是不是别进黎府,先见见齐靳,再做之后的打算?

    她在心里做过几十种假设,再一种一种慢慢推翻,说实话,这样子冲动,她自己何尝不害怕,可是再害怕,也压抑不了想见他的心。

    然而意外地,情况与她假想出来的几十种都不相同,让她有说不出口的心虚。

    当她踏进黎府时,一句话都没说,先接触到祖母那双心疼、怜惜、不舍、难过……充斥着许多复杂情绪的目光,顿时,她发觉,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她不愿意说谎,却又不知道怎样说实话,矛盾在心头挣扎,而祖母却像洞悉一切似的说:“这么长的路,累坏了吧?”黎育清猛摇头,直觉该找出一些话来讲,于是东拉西扯,将乐梁城的大事小事、家事杂事,全部抓出来讲,她很紧张,话说得很急迫,那个态度叫做欲盖弥彰,老夫人是何等人物,怎会不明白?

    可老夫人没说破,聊过一阵后,拍拍黎育清的手背道:“先下去休息吧,有什么话,以后多得是时间聊,己经让人去叫你四哥哥、五哥哥回来了,你洗漱一下,他们大概就进门了。”黎育清垂下眼睫,眼底装满抱歉。

    老夫人忍不住笑开颜,这孩子还真没有做坏事的本领。她安抚说:“好孩子,奶奶懂的。”懂?懂什么?祖母懂了,她却满头雾水。

    照理说,祖母应该追问她为什么进京,可她半句不问,而一路陪着她到后院休息的大伯母李氏,只是脸上带着微笑,也不肯多话。

    李氏将她领到哥哥院子里的小屋前时,解释道:“京里宅子小,你委屈些,暂时住下,日后再给你挪地方。”

    “大伯母,没关系的,这里很好。”黎育清急道。

    李氏拍拍她的手,心疼她的懂事。“还没看屋子呢,就知道很好?你的丫头己经在里面整理,缺什么,让她到前头说一声,我立刻差人送过来。”

    “谢谢大伯母。”

    “说什么谢呢,都是一家人。”李氏叹口气,抚了抚她的肩头,眼底也挂着淡淡怜惜。

    黎育清不解,却不知道该怎么问。

    “进去吧,洗个澡、休憩一会儿,育岷、育莘也该回来了。”

    “好。”黎育清顺着大伯母的意思走进屋里。

    屋子真的很小,但也因为如此,刚燃起的炭火就让整间屋子都暖和起来。

    下人早将她的箱笼搬进来,东西真的不多,黎育清进屋时,木槿己经将东西拾掇妥当。

    “姑娘,要不要喝口茶?”

    大夫人做事妥贴,她们前脚进门,后脚丫头嬷嬷就帮着把屋子给布置起来,床褥垫子全是新的,茶杯盆盏样样齐全,小几上还有两枝初绽新梅。

    看见梅花,黎育清展颜,原本她很讨厌梅花的,但那个伤心的除夕夜里,满园梅花怒放,他牵着她的手,走过一片祀心暖香,于是,她对梅花有了新的感觉。

    “不,我想先沐浴。”

    “是,东西己经备下,我去给姑娘传热水。”

    “好。”黎育清应声,走到床边,看着崭新的被子,上面有她最得意的卡通板丫头,这是特地为她备下的?怎么可能,在那之前,长辈们并没有让她进京的打算?还是大哥哥己经将她要进京的消息传来?

    更不可能,她走得急,又是日夜兼程、餐风宿露,便是差人送信,恐怕速度也不会比她更快。

    她想不通,带着满腹疑问到屏风后头洗浴。

    洗去一身尘埃后,她吃点东西、喝喝水,木槿劝她上床眯一下眼,她却开始认真考虑,要怎么上将军府,求见将军大人?这时,黎育莘和黎育岷回来了。

    木槿开门,迎进两位少爷,分别给两侗少爷上茶后,她乖觉地走到门外守着。

    黎育岷和黎育莘的态度大相径庭,黎育莘见到妹妹,笑弯两道眉毛,一把抱住她,大笑,说:“好清儿,哥哥就知道你冰雪聪明,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决定。”她做出什么“最正确的决定”?尽避她真的很冰雪聪明,还是弄不懂黎育莘是什么意思,只看得懂他乐弯一双眉,眼底、嘴角全是欢畅。

    但他这副表情,让黎育清安心,不管自己在无意中做出哪个决定,都很符合哥哥的心意。

    可……视线转到黎育岷身上,他的眉头像被谁揪着、硬打个死结似的,眼底装着和祖母相似的情绪,只是,他没像祖母那样保持缄默,而是一开口就骂人——“笨丫头,你有没有脑子?这件事若传出去,你以后还能谈什么好亲家?”两个哥哥的态度天差地远,让黎育清无法招架,她看看黎育莘再看看黎育岷,叹气道:“要骂我、要夸我,至少得让我先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吧?”有道理!黎育莘点点头,问:“你收到三皇子的信才上京的,对不对?”

    “是。”

    “你知道世子爷伤重的消息,便迫不及待进京?”黎育莘没多想,只想尽快得到答案,却没想到这种话让黎育清该怎么回应。

    黎育岷看一眼大大刺刺的五弟,恨恨地翻个大白眼,依他这种解释法,黎育清大概要弄到下辈子才能厘清来龙去脉。

    他放下茶杯,娓娓说道:“两个月前,世子爷在战场上受重伤,被送回京里,伤得相当严重,他无法行走,一张脸也毁了,他失意、心情低落,不愿意见任何人,成天将自己关在屋里,连太医也不让诊治,三皇子为此忧心忡忡。无意间,他发现世子爷在读你的信,你与世子爷……一直在通信?”见四哥哥眉一挑,黎育清双颊绯红,应该解释几句的,就说:刚开始写信是因为要安慰齐靳丧妻之恸……可这番解释,是越描越黑呵,那么多年过去,难不成她还得一封接一封、安慰个不停?

    见她微微张口后又闭上嘴巴,黎育岷在心底无声叹息,看来三皇子的话不假,这丫头的心事藏得深,全府上下竟无人知道。

    “世子爷很喜欢你的信,一读再读,因此,三皇子认为他对你有心。”黎育岷无法否认齐靳是好人,他有那心思,却因为自己的伤,不愿意伤害一个好姑娘,自从受伤后,他再没给清儿回信,一封都没有。

    可这件事让齐镛知道了,他正想尽办法帮齐靳恢复精神,有这样的可能,他怎么肯放过?

    黎育清心跳得厉害,满脑子都回绕着那句“他对你有心”,怎么可能啊?他心里只有一个人,是他的亡妻江云呀,他们只是很好的朋友,但……他把她的信一读再读,就像她读他的信那样……突然间,心头涨得满满的,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那东西让她想跳起来、想转圈圈、想唱歌,想……做一堆不合礼仪规矩的事。

    黎育岷没等她反应,自顾自往下说:“三皇子不厚道,他心里只想着世子爷,却没想过你的处境,他直接将此事捅到祖父跟前,祖父自然相信你的品性,认为你只是将世子爷当成另一个义兄,何况世子爷都伤成这样子,祖父怎么能够害你终身?”

    “于是三皇子与祖父打赌,他让人送信到乐梁城,信里写明世子爷的情形,如果你对世子爷上心,必定会想尽办法来到京城,届时,他便会请求皇帝赐婚,如果你对世子爷只是兄妹之情,依然留在乐梁城,只是写信安慰世子爷,此事便作罢。”

    “可是你来了,祖父赌输了,恐怕三皇子知道讯息后会立刻进宫,向皇上请求,为你和世子爷赐婚。”黎育岷轻叹。他是个心眼多的,他打心底明白,依黎家与齐镛的交情,就算祖父输掉赌约,他硬要为孙女的幸福推托抵赖,齐镛也不会拿黎家怎样。

    但是祖父会这么做?不,他不认为祖父会。

    世子爷功在朝廷,早己赏无可赏,如今为国受伤,皇家怎么做,百姓们都在看着呢。

    齐靳可不是普通人,他是将大梁半壁江山收入大齐疆域,是不损一兵一卒消灭岭南盗贼、开通商路,是打海盗、灭北夷的大英雄!

    百姓能够不受战火荼毒,最该感激的就是威武平西大将军。

    这次的事件是珩亲王次子惹出来的,但珩亲王愿意以命抵命、救下次子免于斩首之刑,而珩亲王妃在后宫恸哭、苦苦哀求皇太后,为珩亲王留下这株根苗后,皇太后揽下了此事。

    一边是亲弟弟、一边是母亲,皇上根本没办法处决凶手,这种情况下,皇上面对世子爷,心里怎能不负疚?

    虽然世子爷硬把暗亏吞下,闷不吭声,但他的消沉失落、他的自闭隐忍,百官朝臣全都心知肚明。

    何况,若是世子爷一直这样消沉下去,朝廷损失可大了,一个常胜将军、一个运筹帷幄的人才,就因为爵位之争,遭受手足谋害,这事若传出去,珩亲王府不受世人唾弃才有鬼。

    若是此时,有个能让世子爷上心的怀恩公主下嫁,便可彰显皇恩;若是清儿真有那么大的力量,让世子爷停止消沉,那便是朝廷之幸;若是世子爷能够与公主留下子嗣后代,百姓必会将此传为佳话……嫁一个公主,就可以解决眼前困境,这么简单的事,皇帝根本就不需要任何考虑。

    至于黎家,在皇帝焦头烂额的时候,赔出去一个女儿,表达对皇家的忠心、为皇上分忧,定能换来皇帝更大的眷顾恩宠,何乐不为?

    祖父一生都在为黎家的荣耀竭尽心力,定不会舍不得一个小孙女。

    何况清儿这一嫁,首先受惠的不是别人,绝对是自己和育莘这两个哥哥,如果他肯自私一点,他就会像那个没心没肺、把世子爷当英雄崇拜的傻弟弟一样,笑得脸上开出朵花儿,但是他没办法,没办法眼睁睁看着清儿嫁给一个残疾男子,婚姻是一辈子的事啊。

    黎育莘不满地瞪黎育岷一眼,说道:“四哥,你干么讲成那样,能够嫁给世子爷是福气,你别把清儿给吓坏!”他拉起妹妹的手,扬声道:“别怕,别人不了解世子爷,哥哥一直跟在他身边,对他的性子清楚得很。”

    “世子爷这个人,面冷心热,对战友手足好得很,他有多厉害聪明,这点哥哥就不提了,不是我夸口,世子爷比起我们的四哥哥有过之无不及,你不知道啊,面对千军万马迎面袭来时,他不惊不惧,眼底只有无比的坚定。他说:『如果连我都不相信自己会赢,怎么说服众兵将,我们定会凯旋归来!』瞧吧瞧吧,他真的不是普通人吧……”

    “有一回咱们落入敌人圈套,三千军士心里都想着,这回死定了,有人己经咬破手指想写遗书呢,没想到世子爷只轻飘飘说一句,『谁落入谁的圈套还不知道!』顿时,涣散的军心便齐集一起。”

    “果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敌军在高处要朝咱们射箭时,咱们的兵将居然出现在他们后头,将军让我们高举起矛,他们摔一个下来,咱们就往他们身上刺个窟窿……”讲起齐靳诸多事迹,黎育莘有掩也掩不住的骄傲,黎育清一面听、一面笑,心想,他们果然是兄妹,哥哥崇拜齐靳的兴奋眼光,和自己崇拜致芬的模样相同。

    黎育岷忍不住出声阻止,“够了,清儿不是要到世子爷手下当兵将,她是要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就算齐靳没受伤,他也不认为嫁给长年不在府里的大将军有什么好,加再上眼前又是这种状况,他摇头,不赞成!

    “女人不都想嫁给英雄吗?世子爷就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错过可惜呀!”对于齐靳,黎育莘有满肚子的崇拜崇拜加崇拜。

    黎育岷则是满脸的受不了,他真想剖开黎育莘的头,看看这个弟弟脑子里到底装着什么。

    “他伤了腿、伤了脸。”黎育岷强调。

    “世子爷是什么人呐,只要他愿意,一定可以再站起来,眼下,他只是气不过,一时消沉而己。至于伤了脸,拜托,他又不是娘儿们,干么要一张好容貌,在战场上,伤了脸的人多了去,他们一个个可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在我看来,他们比京里那些靠祖辈庇荫的小白脸就好看得多。”尤其是珩亲王的次子,那个不懂战术、只有满肚子脏水的白面书生,在他眼中就是个屁,还是大臭屁。

    “如果世子爷……”黎育岷看一眼黎育清,咬牙恨道:“难道,你要清儿当一辈子寡妇?”

    “怎么会,最危险的时候都挺过来了,世子爷己经没有生命之险。”对于男女之事,黎育莘仍然懵懂,但黎育清听懂了,她是女子,重生前还是个生过孩子的妇人……脸迅速转红,她低下头,无言以对。

    “总之,如果你不愿意,我现在马上送你回乐梁。”就算违反祖父、齐镛和皇帝的意愿,会伤害自己的前程,他也不管。

    黎育岷这话,黎育莘可不爱听,清儿都和世子爷通了那么久的信,两人的交情定是不浅,何况世子爷是个知根底的人,他的性情、他的才智、他的勇敢……整个大齐,他怎么都找不出第二个可以和他媲美的男人。

    这样好的亲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干么要往外推?何况清儿又不是那等庸俗势利之人,怎会见到世子爷落难便瞧他不起。

    “清儿,你别听四哥胡说,这门亲事挺好的,哥哥给你拍胸脯保证,世子爷真的很棒。”

    “你不要胡乱保证,以后的日子是清儿在过,你又不能代替她。清儿,你想清楚,趁现在三皇子尚不知道你进京,还有机会挽回。你真的愿意嫁给世子爷吗?”黎育岷问完,两个人、四颗眼珠子直愣愣地盯住黎育清,想从她脸上盯出自己要的答案。

    黎育清看看四哥哥再看看五哥哥,这样一大篇一大篇的话砸下来,她都还没消化呢,就要她做决定?

    她当然喜欢齐靳,当然也怀着那份不该有的心思,她当然也想美梦成真,她当然不是势利眼的女人……只是,他真的心悦于她?

    她愿意为他而努力,但前提必须是对方乐意,江云那样一个善良温厚的女子,在他心底那样深刻地存在着,她从不认为自己有半点机会。

    苏致芬说:“面对爱情,你不能胆怯。”她不在意齐靳的身分地位、不在意他的财富或能够给予的保障,只要他有一点点喜欢她,让她的努力可以看见希望,她便愿意勇敢面对接下来可能遇到的任何困境。

    “说话啊,清儿,你是愿意的,对吧!”黎育莘催促他。

    黎育清看一眼黎育岷,问道:“四哥哥,一个男人经常翻看女子给他的信,是不是代表他心里有这名女子?”黎育岷想违心回答——不对。

    但黎育莘动作比他更快,笑着抢答,“当然啦,如果心里对这个女人没有感觉,便是面对面,也会觉得生厌,想逃得远远,怎么可能拿着人家的信,翻来覆去看过几十遍。”人就是这样,说谎言需要酝酿,说实话只需要凭直觉。

    “四哥哥,我明白你心疼清儿,但是,我愿意……”黎育清的话还没说完整,在外头己经窃听了老半天的齐镛闯进来,他眉开眼笑,满身的春风得意,他拉起黎育清,挑衅地朝黎育岷扬扬眉,对她说:“走,我们去看齐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