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夏日星空隔墙有贤妻 第二十五章

隔墙有贤妻 第二十五章

作者:夏日星空书名:隔墙有贤妻类别:言情小说
    在接到表妹的越洋告密电话后,周语侬的心情大受影响。

    邹沁夜宿古君威的住处,直到清晨才离开,邹沁甚至在接受访问时承认她跟古君威是现在进行式?

    虽然她早就从他那得知邹沁是个为达目的,不惜出卖自己甚至伤害别人的人,但听到这种事情,纵使她对古君威有再多的信任及放心也难免动摇。

    她是个女人,一个在恋爱中幸福却也多心的女人。

    女人就像一颗眼睛,日晒雨淋,从来不痛,却禁不起一阵夹带着沙尘的风。

    她知道自己爱上的是一个多么迷人出众的男人,打从她决定敞开心房接受古君威的那一天起,她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她尽可能的不要太爱他,不要太依赖他,不要失去自我,现在看来似乎没用,因为她还是很在乎他,在乎得不得了。

    不管绯闻是真是假,周刊既然拍到邹沁出入美乐地的照片,就表示邹沁知道古君威住在什么地方,而且确实在她不在台湾的期间去过。

    古君威明白告诉邹沁了吗?邹沁知道他已经有个稳定交往中的女朋友了吗?还是稳定交往只是她自以为的状态,古君威根本不那么想?

    喔,不行,她不想变成那种疑神疑鬼的女人,她不想失去对自己的信心,如果真变成那样,她会恨死自己。

    回到饭店,正准备洗澡,古君威便打电话来了。

    他在美国住了好几年,时差掐得刚刚好。不像友纯打来时,正是她睡得正熟的时间。

    “侬侬,你在干么?”

    “正准备洗澡。”她问:“斑斑好吗?”

    “我真要吃醋了,你就不担心我好不好?”古君威哀怨地说。

    “你是打电话来跟我装可怜的吗?”

    “不是。”古君威的声音转而变得正经严肃,“有件事情我要先告诉你。”

    “什么?”

    “我跟邹沁传出绯闻。”他非常直截了当,一点都不拐弯抹角。

    周语侬有些吃惊。关于绯闻的事,她已经知道了,只是没想到古君威会特地打电话跟她报备。

    “你好像不怎么吃惊……”他疑惑地问,“怎么?你知道了?”

    “友纯说了。”

    “喔,我都忘了你在台湾耳目众多。”他打趣地说,“该不是连斑斑都是Spy吧?”

    周语侬没说话。而她突然不说话,让古君威有着不安感。

    “你别生气,那不是真的。”他连忙澄清绯闻是假的,“我真的不晓得邹沁是怎么知道我住处的,她突然来找我,又喝了一点酒,所以……”

    “所以你就收留了她?”糟了,她这话分明是在吃醋。

    “没有!”古君威急忙否认,“天地为证,我要是有收留她过夜,真的不得好死。”

    她皱眉头,“不要乱发毒誓。”

    “心虚的人才怕发毒誓,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他续道:“她说她心情不好,想跟我说两句话,我想打发她走,她却说要一直在楼下等我,我怕给管理员伯伯添麻烦,又担心她是公众人物,可能会引来注意,只好答应让她上去坐一坐。”

    “她一坐就坐了一整晚?”

    “她喝了一杯咖啡就走了,我绝没骗你,斑斑可以帮忙做证。”

    虽然相隔遥远,她根本看不见他的样子,但她可以想象他此时的表情……他一定举着手,一脸认真的做发誓状。

    “她找你做什么?”

    “大概想复合。”

    “你不想吗?”

    “别闹了。”他苦笑,“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她。”

    周语侬轻啐一记,“你在唱歌啊?”

    “侬侬,我真的没做对不起你的事,你一定要相信我。”他认真的说,“我猜她一定是躲在大楼里,故意等到清晨才离开,也许狗仔也是她找来的。”

    其实接到他的澄清热线,周语侬心里的疑虑及不安已如云烟般消散不见踪影了。犯疑心病的女人太不可爱了,而她想在他面前当一个可爱的女人,更重要的是她相信他。

    再说,影剧圈的绯闻向来真假难辨,为了炒作新戏、提升知名度及曝光率而制造假绯闻,也是时有所闻之事。

    “侬侬,你真的没生气齁?”古君威不安的试探着。

    知道他如此在乎她的感受及想法,她感到欣喜及安慰。“没生气。”

    “真的?”

    她失声笑了,“真的啦,你很烦耶。”

    “感谢老天。”古君威松了一口气,“侬侬,你快点回来吧,我好想你。”

    听见他如此撒娇的语气及口吻,她的胸口热热地。

    他想她,她何尝不是?

    “我很快就回去了,我也好想念斑斑。”

    “……”

    千万期盼,古君威终于熬过了没有周语侬的十五天。

    周语侬回国的这一天,他的行程只排到中午,因为周语侬下午三点就会飞抵台湾。虽然她不要他去接她,但他打算给她一个惊喜。

    回公司交代一些工作后,他便准备回家先梳洗一下,再前往机场接机。

    一走出公司大门,几名如游击队般的记者突然从两旁窜出——

    他并没有受到惊吓,自从邹沁刻意制造绯闻之后,他便常常碰到这种情形,早已见怪不怪。再说,他正因为语侬即将回国而心情愉快,一点都不感到恼愠不快。

    “古先生,打扰你两分钟好吗?”

    “抱歉,我还有事。”他笑咪咪的拒绝了记者的访问,并继续往前走去。

    “古先生,邹沁接受我们访问时,说你们是正在交往的关系,关于这一点,你的回应是什么?”

    他笑而不答。“小心别撞到旁边的机车。”他迈着轻快的步伐朝停车场走去。

    记者们不死心,继续追着他,“古先生,我们接到爆料电话,说你目前其实有一个医师女友,是真的吗?”

    他抿唇一笑,“谢谢你们的关心。”

    “古先生,如果说你花心劈腿,你承认吗?”记者的问题越来越麻辣及不客气。

    “邹沁说她跟你一直保持着微妙的关系,直到最近才恋情加温,你的选择是她吗?”

    虽说他有好脾气,也有好心情,但听见记者越来越过分的问题,还是稍稍影响了他的情绪。

    他知道八卦记者为了刺激受访人发言,常会设计一些有陷阱的问题引受访人回答,要是他忍不住的说了什么,那他便上当了。

    他是个男人,就算邹沁对外放出什么不实的消息,他也不想为了自清自保而伤了她,有些事,身为男人的他扛了,只是这一切他最不希望的就是牵连到周语侬,如果所有的事情能到他这就结束,那么他沉默吞下便是了。

    “古先生,据传你曾在美国过了几年荒唐的日子,男女关系复杂,是真的吗?”

    “古先生……”

    他突然停下脚步,神情一凝,眼神锐利的扫视着包围住他的记者们——

    大家被他脸上那瞬间凝结的寒霜给吓了一跳,顿时鸦雀无声。

    “过去如何,是我的私事,也是我的自由,至于邹沁小姐……她想说什么,或她自以为是什么,也是她个人的自由,我不便置喙。”他严正申明并语带警告,“我只是个平凡的上班族,并不是公众人物,请你们不要再追着我,更不要惊扰到我身边的人,尤其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他说完,一名女记者冲口问道:“重要的人是指你的另一位女友吗?”

    古君威直视着她,“我只有一个女朋友。”说罢,他转身大步离去。

    开着心爱货卡,他回到了美乐地的地下室,停妥车子后,他搭着电梯回到九楼。

    一出电梯口,他便发现两只行李箱丢在周语侬住处门口,他愣了一下,本能的往自己家的大门一看。

    他家的门虽关着,但内侧的子门却是开着的。

    “难道……”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连忙拿出钥匙打开大门。

    一进屋里,他看见应该要下午三点才抵台的周语侬已经坐在沙发上跟斑斑玩。

    “……侬侬,你……”他呆住。

    “我回来喽。”周语侬对他一笑。

    他回过神,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向她,“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三点?”

    “我骗你的。”她说:“我知道你不会乖乖听我的话,一定会为了想给我惊喜而跑去接机,所以我谎报了班机抵台的时间,我聪明吧?”

    她居然摆了他一道?

    看他一脸失望又懊丧的表情,周语侬笑了,她欺近他,在他脸颊上一吻。

    她从没主动亲吻过他或是做出任何亲密的举动,纵使只是在脸上轻轻一啄,已教他乐不可支。

    “侬侬……”他又惊又喜的一把将她揽进怀里。

    “辛苦你了。”她没推开他,柔顺的偎在他胸口。“斑斑没给你添麻烦吧?”

    “照顾斑斑一点都不辛苦,辛苦的是不能见到你。”

    “我回来了。”她软软的说。

    “欢迎回家。”他低头在她发上轻吻一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