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果丽凉母 第四章

凉母 第四章

作者:果丽书名:凉母类别:言情小说
    邢千洋拉着她在卧房里快速的绕了一圈,紧接着又继续兴奋的带着她探访着屋子里的每个角落,其中三楼的第一间房间勾起了她的记忆。

    她记得那间房间原本是邢雅人的卧房,而现在它成了空下的客房了。

    “爹地说这是他以前的房间,他从不让朋友来到这里的,只除了一个朋友,但他又说那个人不是他的好朋友,他的说法好奇怪。”小脸的主人难得将注意力放到邢雅人身上,却是朝着他做了个鬼脸。

    梁思思被刑千洋的鬼脸给逗笑了,但这并不表示她忽略了他刚才说的那番话。

    “不是好朋友,却让人家进出他的私人空间,他的说法确实奇怪。”是的,她其实明白那十几岁的男孩并不是那么好相处的人,他也说过不喜欢别人随意进出他的房间,所以他从不曾邀请同学来到他的屋里、他的房里,可她是唯一的例外。

    她记得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便会蹲在她家小前庭的墙角边,那角落没人看得见她,想发现她的存在,必须走近那低矮的外墙,而她家在最后一间,没有邻居会没事特地走到她家前面,但有个大男孩却是这么做了。

    他发现了蹲在矮墙边的她,发现了她的不快乐。

    “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奇怪,她不是我同学,也不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愿意让她进出我的私人空间。”因为喜欢她。

    听见邢雅人解释的一大一小分别做出了不同的反应。

    小的一脸有听没有懂的,小脸上也不甚在意,清楚显示了他对这听不懂的话题也没有进一步明白的意愿。

    大的虽是听明白了这字面上的意思,但他没说出口的话,她是知道的,只是不明白他当初喜欢她的那份心情是否仍存在。

    在被邢千洋那孩子拉到其他地方参观前,梁思思看了邢雅人一眼,将心底的问题写在眼底。

    无法将问题直接问出口,那么至少她能为自己找到一个宣泄的方式,她并不冀望他能解读,可她就是想要这么做。

    邢雅人接到她投射过来的目光,但他只是维持着唇角微扬的高度,并未以任何形式给出任何回应,而她自然将一切视为他没能解读出她所扔出的无声问号。

    她没想到在邢家的屋内参观可以很快的就过了一个小时,时间像是被快转了,而按下这快转按钮的人便是眼前姓邢的两个人。

    当房子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她的足迹之后,她表示自己该回家去了,但这时候,小手拉着她不肯松开,一脸乞求地看着她,而大男人则开口邀请她一块晚餐,他的眼里也是拥有相同的期盼,他们深切的盼望她别拒绝这晚餐邀请。

    一大一小配合得天衣无缝,她甚至怀疑他们是否先行排演过,这才让她无法狠下心拒绝这个邀请。

    好吧,她不能否认她抵挡不了这一大一小的柔情攻势,也无法否认这个晚餐约会一方面或许是邢雅人想要表示对老朋友的友好,但她又忍不住偷偷地想着,他曾经喜欢她的心情是否仍是存在的?

    邢雅人亲自开车载着邢千洋与梁思思来到餐厅里用餐,整整约莫九十分钟的用餐时间里,餐桌上尽是欢乐温馨的笑声,直到用餐时间即将结束之前,一直为两个大人带来欢乐的小可爱突地说出了一句话,那句话让她不知如何回应,也不知道该不该回应。

    “我们这样真的好像是甜蜜快乐的一家人,隔壁桌的人一直偷看我们呢,他们肯定是羡慕着我们。”邢千洋可爱的小脸是多么诚挚及骄傲,而这的确是他真实的感受。

    梁思思原本挂在唇角的笑容在乍听见他说出口的话,而略微僵凝住。

    —家人?

    好吧,乍看之下或许他们和乐的气氛确实像是一家人,但只要旁人再仔细的瞧一瞧便会发现其中违和的部分。

    两个百分之百的东方人怎会生出一个一看就是混血儿的孩子来呢?除非是领养来的,要不这绝对不会是真正的一家人。

    她不怀疑这孩子真心想要她成为家庭里的一分子,但邢雅人呢?是不是也这么想的,她无法确定,甚至连个可能的方向也没有,他表现得十分友善。

    没错,他展现出完全的友善,可仅止于如此。

    没有暧昧的行为举止,没有暧昧的言语暗示,没有制造任何暧昧的氛围,这次的晚餐约会没有让人误会的空间,一丝丝也没有。

    他表示了彼此只是朋友关系,这个讯息,她完整地接收到了,但现在天真的孩子却让她陷入了尴尬里。

    “隔壁桌的人看我们,是因为你太可爱了。”梁思思很快的解除自己唇角僵化的状况,善用孩子容易被针对个人的话题牵引的特性,将话题重心放到他身上,好让他忽略刚才说过有关一家人的尴尬话题。

    她也不去看坐在男孩身旁的男人,强迫自己的视线只能落在刑千洋的身上。

    “大家都说因为我是混血儿,所以特别可爱,但我不喜欢别人说我可爱,只喜欢我喜欢的人说我可爱。还有,我也不喜欢那些大人们老是莫名的亲我、抱我和捏我的脸,我不是玩具。”

    看着可爱的小脸在此刻皱成了一团,梁思思暗自松了口气,她知道自己化解了一次尴尬,但她的目光仍是没有立即的勇气移向邢雅人身上。

    她不想知道他此时此刻的表情,不想知道他对孩子刚才的一番话有何反应,不知道,她便无须费心去猜想任何可能,这是目前最不需要的部分。

    “那是因为洋洋的可爱是事实,我也喜欢亲你、抱你和捏你的小脸,大家都太爱你了,并没有恶意,不过现在知道你不喜欢这样被碰触,以后我会多注意的。”谁教他真是个萌死人的萌宝一只,光是看着他那可爱的模样,真的很难有人不手痒摸摸他、捏捏他,但现在这萌宝说出了真正的感受,他不喜欢大人们当他是可爱的玩具,随意碰触。

    “妈咪,你不用注意这一些事洁,因为我很喜欢你,就喜欢你这么对我,你不在我讨厌的名单里,这点你可以放心。”萌宝小太阳给了她一记灿烂的笑容,就怕她真的不再亲他、抱他了。

    “谢谢你。”很好,现在她知道他还有一份讨厌的名单了。

    “所以……”这一回萌宝的笑容里掺了更多的糖,甜啊!

    “嗯?”

    “我们可以是真正的家人。”刑千洋开心的宣布着。

    这不是征询,而是定案。

    嗯……这是要她强迫中奖是吗?

    尴尬的情况再一次的发生,梁思思一样没有勇气看向邢雅人,她能做的,便是努力在最短的时间内,以不伤害幼小心灵的方法避开这让人不自在的对话。

    真是糟糕,本以为扯开了“甜蜜的家”这话题,没想到洋洋一句话就将一切打回了原形。

    快想啊,要怎么回应呢?

    正当梁思思努力维持着脸上的微笑,同时在心底催促着自己快些再次转移刑千洋的注意力,这时,邢雅人开了口为她解除了状况。

    “走吧,买单回家了。”

    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牵连的动作让小朋友的注意力完全中断,轻松解除了她尴尬的状况。

    或许他也觉得尴尬吧?

    在回家的路途上,梁思思想着,同时忍不住用眼角余光偷偷瞄着身旁正专注开车的男人。

    一顿晚餐的时间,让她了解到邢雅人现在不仅是一名建筑师,更自行开了间事务所,这也间接说明了他的工作有多么忙碌,为何洋洋到米亚上课必须有保母与司机接送。

    他是个大忙人,但他今天的表现证明了只要他有空档,他确实对孩子很好,是个好父亲。

    很快的,车子稳稳地驶回社区内,邢雅人没将车停在邢家与梁家的中间,好让梁思思先行下车,他直接将车子停进自家车库里。

    车里两大一小下车后,邢雅人先对着小的说:“你先进屋子里去,我五分钟内回家。”

    “好。”邢千洋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即面对着梁思思展开了双臂向她讨抱。

    “晚安。”梁思思弯下腰,任凭着他将手臂收紧。

    “妈咪也晚安,我们明天见。”啵、啵。

    紧抱着还不够,刑千洋顺势的在她左右两颊上各自留下了一个响吻,之后便开开心心地进屋里去了。

    邢雅人陪着梁思思走到她家大门前,在她拿出钥匙开门时开口说:“关于洋洋总喊你妈咪这一点,我已经跟他谈过了,但显然成效不彰,真是对你不好意思了。”

    这个悬在梁思思心头上的问题,她原想找个适当的时间点再向他提出,没想到现在他反倒先提及了。

    而她也注意到了他语气略显疏离,这是想要将朋友关系定位确认是吗?还是他担心她会有所误会,误会他对她仍是有那么点意思的,怕她这么想着?

    “没关系,孩子的思维逻辑有时候会莫名的固执,我知道你努力过了,因为我也是,但我想,我们还是别硬性强迫他,这对他没好处,过一段时间,他就会自然修正了,孩子都是这样的。”她给了邢雅人一个微笑,但笑容里没有过多的温度,那是一个客套的笑容,也暗示他别对孩子做出强硬的举动。

    不,他多想了,她不会误会的,一切都是小朋友的任性,他们两个大人什么想法也没有。

    “我知道了,很谢谢你。”

    在邢雅人落下这句话的同时,梁思思手里的钥匙也转动了,她开启了自家大门。

    “总之,我们知道洋洋只是喜欢这么喊着我,我们之间不会有任何误会,这只是过渡期,忍耐一下就好,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