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果丽凉母 第三章

凉母 第三章

作者:果丽书名:凉母类别:言情小说
    【第二章】

    邢这个姓氏并不常见,所以想碰见同名的人,机率更是小之又小,所以……

    在她拨电话给他,并报上自己的姓名时,他知道是她吗?

    该是说,他还记得她吗?

    对户的房子在整修中,是他准备搬回来了吗?

    同一个问题,梁思思总是在进出家门时反覆想着,但没有看见像是主人家的人进出过,所以她至今仍是没有答案。

    她要自己别再注意着对户人家的动静,他结过了婚,有了洋洋这么大的孩子,这证明了他当年离开的那些话确实只是男孩对着女孩随口撂下的,他并没有真心地放在心上,她不能老想着他是否真为她回来的。

    当年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说出的话真不能放心上,谁也不懂何谓真心。

    唉,怎么只要想起从前的事情,她就像个傻子一样呢?让不是问题的问题直绕着心,不能这样的。

    谁还会去记得十几年前的事情呢?邢雅人不会,她才会!

    连着三天,她天天走出自家前庭时,都忍不住地伫立在原地紧盯着对户人家看着,她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她期待邢雅人能从那道紧闭的门里走出,然后与她打声招呼。

    她想知道他并没有遗忘她,即便他并未遵守对她说过的话,回来并不是为了她,她只是不想被遗忘……

    “唉。”这口气叹出了声响,梁思思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最近很常叹气。

    叹什么气呢?

    他应该仍是记得她,只是没记得太牢就是了。

    今天是星期一,米亚没让孩子们在星期一上课,这一天固定成为了她们这些老师们定期做研讨的日子,但研讨的时间通常只有两个小时,也等于今天有大半的时间是休息时间。

    从米亚回来,她将车子稳稳停入车库,当她走入自家小前院时,目光自然的飘向对面,但视线只落到对门小前院时,她便急急收回了。

    还看什么呢?

    不准再看了!

    她强迫自己不准再将视线移到对面的屋子,拿出大门钥匙,以最快的速度开门进到屋里去。

    将随身的包包随手放在沙发上,她看了一眼时钟。

    四点三十分,离晚餐时间还有点距离,这表示在晚餐之前,她必须为自己找点事情做。

    梁思思花了一分钟的时间决定为自己泡杯茶,接着上二楼书房去抓本书来看,但在她转身准备到厨房里去的这时,门铃响起了。

    她旋回身子,一脸疑惑的朝着自家大门前进,心底列不出任何可能在这个时间来按她家门铃的人名名单。

    虽然这屋子,她住了近二十年,与邻居们见了面都会点个头相互简单的打声招呼,但也仅止于此了,她并未跟附近任何一户邻居过分熟稔,没有人会来按她家门铃的。

    然而,刚才在米亚,大伙才开会结束,其他人各自有了私人约会,只除了她以外,所以门外不可能会是她的任何一位好友。

    究竟会是谁呢?

    大大的问号在她伸手打开大门时,立即有了答案,还是令她完全意外的那一个。

    洋洋?!

    还有他。

    “妈咪。”小男孩大声地喊着她的瞬间,也同时扑进了她的怀里。

    邢千洋那可爱的小脸上扬着全然的喜悦,一双小手紧紧地环抱在梁思思的腰间,他开心的模样仿佛他们之间远别已久,但他们明明三天前才在米亚见过面的。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洋洋怎么还是喊着她妈咪?

    她抬起眼看着站在邢千洋身后的男人,他的脸孔是陌生的,却也让她在陌生之中找寻到熟悉的样貌。

    那张脸她认识,只不过她曾经认识的那张脸较为年轻,较为稚嫩。

    而现在她眼前的这张脸,带着俊逸的笑容,散发着成熟迷人的气息,不再是她所完全熟悉的了。

    “嗨,好久不见。”邢雅人扬着微笑,眼底与梁思思身前的小男孩一样透着纯然的喜悦。

    “好久不见。”真的……

    三天前透过电话听见的声音,如今不用透过冰冷的机器,直接地渗入了她的听觉里,那感觉要比透过电话传送声音更加不真实,而他在这意外时刻出现在眼前,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正在作梦。

    嗯,天虽然还亮着,但她知道这不是白日梦。

    “房子终于整理好了,我们今天正式搬回来住,洋洋坚持要先过来找你。”邢雅人弯起手臂,用大拇指指着自己身后的房子,但目光始终锁在梁思思身上。

    一番简单的话语,让梁思思猜测许久的答案出来了,邢家人还是屋主。

    梁思思发现了他的视线锁着自己,那双俊眸仿佛正向她透露着某些讯息,但那些讯息迅速交错着,她无法一一抓住内容,唯一能肯定的是他的喜悦是真心的。

    他开心能够见到她,而她也是。

    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梁思思怀里的小男孩松开了紧抱着她的双手,他改拉着她的手,兴奋的说道:“妈咪,过来我们的屋子里看看吧,爹地找人来将它整理得好漂亮。”

    “可以吗?”她问着邢雅人。

    “当然。”刑雅人微微地弯腰,做出了“请”的手势。

    于是小男孩开心的拉着梁思思,越过了小小的街路,来到他的新家里头。

    邢家的房子,她不是没去过,但那已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她忘了屋里原本的装潢模样,只记得房子里的格局与她家的一样,不过方向则是完全的相反。

    “欢迎光临。”邢雅人打开大门,让一大一小先行进屋去。

    越过他身前的同时,梁思思自然地送给他一抹真心的微笑。

    二十年的老房子,里头全是新家具的味道,客厅里的摆设十分简单,但全都选用了暖色调,让房子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完全就是一个温暖的家,而不只是一个大男人与一个小男孩睡觉的地方。

    “来二楼,我的房间在二楼。”邢千洋急着展示属于他个人的空间,他拉着梁思思,急急的往楼梯走去。

    邢雅人一路念着微笑跟在他们身后移动。

    他们来到二楼的第一个房间里。

    “爹地说我虽然长大了,但我还是能抱着小熊娃娃睡觉。”邢千洋松开一路紧握的大手,接着向前奔去,用力地扑进自己全新的床铺,他拿起床边与他一样高度的小熊绒布娃娃,开心地向她展示着。

    “看来带孩子的部分,你比所想像中还要温柔。”梁思思回过头对着身后的男人说道。

    因为总是看着保母与司机到米亚接送洋洋上下课,不像多数家长亲自接送,这部分让她不自觉地认为他若不是太忙碌,便是个与孩子不亲昵的家长,不过现在看来答案是前者。

    “不让他抱着小熊娃娃睡觉,我就得让他抱,但我不想要这个选项。”邢雅人脸上写着无奈,表示了不想被孩子当大娃娃抱着睡,眼底却透露出了心底对孩子的溺爱。

    “或许你该接受这个选项。”梁思思挑动着眉,声音里有着明显的笑意。

    邢雅人微偏着头,无声地向她扔出了记问号。

    梁思思没有吊人胃口,她大方的直接给出了解释。

    “孩子的习惯会随着年纪而改变,那速度会比你所能想像的还来得快,这年纪会黏人撒娇,但或许再过个一年、两年,他便不再这么做了,到了青春期,他可能只会想着私人社交生活或女朋友,放在你身上的心思会变得少之又少,到时候你也别太难过,这都是成长必须的过程。”

    虽然她没有孩子,但米亚里的孩子最小的四岁,最大的已经十六岁了,各个年龄层的孩子,她都接触过,更别说许多家长们时常向她分享孩子们的成长经验,所以她懂的可不比他这已为人父的少。

    闻言,邢雅人想说些什么,但这时候刑千洋却又上前拉着梁思思的手,他的动作中断了大人间的对话。

    小手拉着她走出房门,来到隔壁房门前,她明白这是参观的第二站。

    “这是爹地的房间,比我的大,真是不公平!”在打开房门的同时,刑千洋也快速的拉着她进入,但可爱的小男孩却是忍不住抱怨着他也想要大房间。

    小朋友天真直率的模样很是可爱,可梁思思这时却无法安慰他有关空间大小的问题,事实上,她感到有些尴尬,感觉自己不经意地来到了邢雅人的私人区块。

    几分钟前是他们十几年来第一回的重逢见面,他们只简单的打了声招呼,两人的来回对话次数不超过十回,而现在她则是站在他的卧房前。虽然是顺着孩子的意思参观屋子,只是她没想到会连同他的卧房也涵盖其中。她不知道他是否介意,但她知道他不是孩子,他需要更多的隐私空间,这一点她真觉得对不住他。

    梁思思回过头,用唇语向邢雅人说:对不起。

    “不必在意,今天才将行李带过来,其实屋里还缺了许多小细节的东西,四处都还有点空。”

    听见了刑雅人的话,梁思思这才安了心,仔细一看,发现这间卧房内的私人物品并不多,如同他所说的,还有点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