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丑妾桃花笑 第三章

作者:阳光晴子类别:言情小说

韩晋康这一离开,去了两个半月,比他预计的时间更长。

苏巧儿不能说不寂寞,何况,事情也来得突然,她完全不知情。

但府里的一切琐事,爷都已打点好,由各管事承担,而家里最大的主母及各夫人皆不能过问各商铺、织厂的事,这是他定下的规则,所以,其他夫人皆安排三、五天的出游,而她虽然也在绸布庄进出,但爷对她则有另外的安排,投其所好,让她去绣坊上课,对此,她是充满感激的。

只是在学习一个多月后,她主动停了课,另外,教授茵茵刺绣的事也改由口头教导,小亲再示范,只是,不知爷在得知原因后,是惊是喜?

带着甜甜的笑容,她凝睇着桌上的烛台,双手交握,越想越入神。

屋外,一个挺拔身影正从回廊那方走来,俊美的脸上带着笑意,温暖黑眸中注视着的是亮着柔色烛光的屋子。

很不可思议,但在离家这两个月里,他最想念的一幕,竟然就是此刻的风景。

看来,不只女儿喜欢来这里,连他也是。而且就过往的经验,他一入屋内,就有温水给他盥洗,床上也已熨暖,似水佳人将温柔伺候他的身心。

但在他推门而入后,他发现他错了。

巧儿今晚很反常,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但他已交代仆佣先通知她,要她今晚准备侍寝,何况,小亲也已不见人影,该是知情的退下。

苏巧儿当然知晓,但因为心情激动,满脑子想的也不只是韩晋康,她有个美好的消息,想让他成为第一个分享的人。

不过,韩晋康都走到她身边,杵着瞧她好一会儿了,她还没有反应。

“咳!咳!”他刻意捂嘴咳个两声,没想到她仍静坐桌前,而桌上还放了好几块布料。

这段日子她到绣坊去学刺绣,该不会又在想绣坊的事吧?他不解的拿起其中一块,想看看是什么让她如此专注。

他的这个动作终于让她回神,美眸熠熠发光的看着他,脸上也有着不同于以往的幸福光彩,只是他好奇的目光定在那几块布疋上,反而没注意到她的目光。

这几块布料,上方刺绣的方法皆不同,有直针、缠针、套针、齐针,而布料上还撮金线、缀珠及贴绢,精巧而华丽,实让人叹为观止,难怪热中于绣功的她看得如此忘我。

“真的很好看,”他看向她,“不过,除了尽往纤锦厂里钻研这些外,有没有想我?”

苏巧儿用力点点头,一边起身服侍,帮他月兑去外衣,挂上衣柜后,沉吟了好一会儿,紧张的一回身,见他已上了床,才鼓起勇气道:“我不去学了,暂时。”她的双颊突然变得嫣红。

韩晋康舒服的躺在床塌上,半阖着眼眸,“全学会了?”

她走到铜镜旁,从搁在下方的铜盆旁拿了条毛巾放入微温的水盆里,拧了巾子坐回床畔,他接过手,擦拭了脸后,看着她。

她呐呐的回道:“也不是全学会了,主要原因是有人说不碰针,对肚里娃儿比较好。”

他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迷信。”

她的心儿怦怦狂跳,乖下眼睫,紧张得交缠十指,“呃──不管是不是迷信,只要孩子能好,一些不好的事,即使只是传闻,我也宁可信其有。”

“妇人之仁!何况,你肚里没娃儿,别道听涂说。”他突然一顿,蓦地坐起,一脸错愕的看着笑盈盈的她,张口结舌的说:“你的意思?”

苏巧儿脸上酡红更深一层,“都说白了,爷怎么?”

“你有了?!”他快昏了。

她羞涩地低头,“是,看过大夫,算算日子,应该就是爷两个月前那一日忘我的……”

天啊!因为好友到来的愉快,还有即将远行,一下子发生太多事情,再加上两情缱绻,他竟忘了做前跟事后的避孕……该死的,他怎么会这么糊涂!

此刻院落外,一个小小身影正往这里跑来。

韩茵茵是偷溜出来的,她在睡前听到下人说她爹今夜就会回来,不过将会往七姨娘这儿来,她也好想爹,虽然很晚了,但她相信爹见到她一定也很开心。

或许可以先吓吓爹跟七姨娘,她笑了笑,远远就见房门关着,她放轻步伐,无声无息的往窗边走去。

房里,因韩晋康始终没有声音,苏巧儿缓缓抬头,看着他俊脸上的凝重,她棎吸了一口气,惊惶的问:“爷不高兴吗?”

摇摇头,看着她忐忑的美眸,他强压下心中的不安,笑着将她拥入怀里,“怎么会?只是仍一股形容不出的震憾里。”

她松了口气,脸上再现光彩,“我能体会,只要一想到再过几个月,茵茵就会有个弟弟或妹妹,我就好高兴。”

“是啊,那小家伙肯定乐歪了。”但他就麻烦了。

窗棂外的韩茵茵听到这消息,先是眨眨眼,接着是欢天喜地的笑开了嘴,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小心的转过身,蹑手蹑脚的又往亲娘住的院落跑去。

屋内,韩晋康一脸认真的看着苏巧儿,“怀孕的事先别说出去,就连茵茵也别说好吗?”

她轻咬着下唇,“是很难跟其他姊姊们说吗?她们的肚子都没有消息。”

原因并不是她想的那么单纯,但是,此刻说再多都迟了。“是,虽然你这里一向平和,也未与她们交恶,但是,一旦孕事传出,只怕这里就不平静了。”

“我明白了。”

他知道巧儿以为他是为了她、为了孩子,才要她暂且保守秘密,但其实不然,事关一个承诺,所以为了保护她跟孩子,也只有等到她的肚子藏不住后,他再跟玉鸾好好谈谈。

夜已深,韩茵茵像一阵风似的,咚咚咚的穿过院落厅堂,直奔亲娘所住的雅居院落,就连守门的丫鬟也被她吓一大跳,又见她直接要开门入寝室,骇得急急拉住她。“我的茵茵小姐,大夫人睡了,你这样莽撞冲进去,不只奴才要挨骂,你可能会被打呀。”

“不会的、不会的,我要说的这事儿,娘肯定开心死了。”她乐不可支的甩开丫鬟的手,推开了房门,奔到床边,唤着娘,“醒醒,我有大消息喔,娘,醒醒。”

“吵死了!”杜玉鸾火冒三丈的坐起身来,瞪着还坐在床缘的冒失鬼,“都什么时候了,你搞什么?!你的丫头顾你顾到不见,明儿个我就揍她几板子!”

“娘,我有事──”她兴匆匆的来,就是要告诉娘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她烦噪的叫了守门的丫鬟,“还不快把小姐带走,你也想挨板子吗?!”

丫鬟急急的跑过来,拉着她就要走人。

“等等嘛,娘,”韩茵茵连忙大叫,“我要当姊姊了,你不说过,要生个弟弟给我,而这会儿七姨娘有弟弟了!”

她脸色陡地一变,“什么?!”

丫鬟也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

韩茵茵眉开眼笑说着她刚刚在七姨娘的窗外听到的好事。

杜玉鸾神情一凝,一把揪住女儿的手臂,她哀痛一声,又见娘一脸的阴森,脖子一缩,吓得脸发白。“怎、怎么了?娘?”

她冷冷瞪着丫鬟,“你什么也没听见,知道吗?要是这话传出去,我就撕烂你的嘴,割了你的舌头!”

丫鬟吓得跪下,连声答着,“是是是。”

“茵茵,你也是,这事不管是七姨娘,还有其他姨娘都不许说,听到没有?”

“为、为什么?娘,不是要给我弟弟吗?”她嗫嚅的问。

“为什么?你还敢问为什么?该死的!你为什么不是带把的?为什么?!”杜玉鸾突然抓狂,一脸凶恶的一手抓着女儿,一手就猛朝她小小的身子又打又捶。

她又哭又叫,挣扎着要逃,好不容易逃开了,但歇斯底里的娘又跳下床,追上她,吓得她拚命往桌底下钻,但娘仍狠狠的踹她、打她,差点要将桌子撞翻了。

“好痛,别打我啊……娘……好痛啊……好痛……娘……你别打我……呜呜呜……”韩茵茵哭叫求饶,满脸泪水。

而丫鬟跪在地上,见当家主母怒气腾腾,她动也不敢动,吓得洞身发抖。

终于,杜玉鸾停了手,一脸阴狠的怒叫,“把茵茵带回房去,以后,没我的命令,不准她再进我的院落来,我一看到她,就一肚火!”她猝然转头,瞪着趴在地上哭泣的女儿,“听见没?不准再来!”

她可怜兮兮的呜咽点头,丫鬟也顾不得跪到僵硬发抖的双腿,摇晃的站起来,牵起哭得涕泗纵横的小姐就要步出门槛,没想到──

“慢着!”杜玉鸾突然又喊住她们。

两人急煞步伐,两颗心皆是胆战,面露害怕。

“韩茵茵,刚刚交代的事,你可得给我牢牢记住,要不,我饶不了你!”

“是,娘。”她抽着鼻子哭泣,怕得拚命点头。

两人离开房间,房内突地发出乒乒乓乓的声响。

杜玉鸾勃然大怒打落桌上的茶杯,瓷器碎了满地。

不,不行……她还没生儿子,怎么能让苏巧儿抢了先?此刻她一双凤眼阴沉残佞得教人发颤。

一连多日,不知怎地,茵茵一直没过来净云斋,还请小亲去找了她好几回,她却说她娘要她读书习字,不能过来,一直到今天,她才自己跑了来。

“怎么了?读书很苦吗?你娘也是为你好。”正在亭台的苏巧儿,温柔的看着哭丧着脸的七岁女娃儿。

韩茵茵摇摇头,眼泪都要滴落了。她这几日不能来,哪是读书的事儿,是娘担心她身上被她情绪失控打的瘀伤会被七姨娘发现,见好得差不多,才准她出来的。

苏巧儿抚着她的小手,轻声提醒她,“你娘生日不到一个月了,你还没绣完帕子呢。”

她一开始绣小鸟时,因新鲜感再加上用心,绣得极好,但接下来,小丫头虽天天报到,但总没绣个几针,就忙着玩耍了。

“我不送了!”韩茵茵赌气的说,“七姨娘不要问原因,我会想哭。”她像个小大人一样的请求,但眼眶已绽泪光。

“好,七姨娘不问,来。”她将自己亲手裁制的小斗篷温柔的为她系好。

没想到,小丫头突然一把冲进她怀里,力道之大,差点没将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的她给撞倒了。

小亲吓得急忙过来扶住,一边忍不住道:“小小姐啊,主子的肚──”

“小亲。”苏巧儿朝她摇头,小亲知道她有孕,还是爷说的,因为他这几日都要忙生意的事,也许不会回山庄,所以,要小亲特别小心照顾,只是也交代小亲暂时别让其他房知道她怀孕的事。

小亲连忙捂住嘴巴,知道自己点说溜嘴。

苏巧儿轻拍着趴卧在她怀里号啕大哭的韩茵茵。虽不知茵茵受了多大委曲,但她一向都心疼茵茵,因为是女儿,大夫人不太搭理茵茵,偏偏肚子又一直没消息,她想过了,爷要她暂且别说,应该也是不想刺激到大夫人吧。

“七姨娘,我觉得就算我完了人生的第一条绣帕,送给娘当生日贺礼,她也不会爱我的……”韩茵茵呜呜咽咽的说着。

“不会的,那是你一针一线用心完成的,你娘一定会感动,会爱你的……”

小丫头抽抽噎噎的哭起来,“可我不要她爱了,我送你好不好?我送你,你会更疼我,更爱我,也绝不会不要我……”

一句又一句的辛酸话冒了出来,揪得苏巧儿的心都疼了。

此刻,奴仆来报,说是大夫人那里叫人备来糕饼点心,还特别熬了壶养生茶。

“我娘准备的?!”韩茵茵眼睛顿时都亮了。

“是,大夫人说她这阵子心情不好,对你大小声,知道你来七夫人这里,就要奴婢准备这些过来,要你快快乐乐的跟七姨娘好好玩。”该名奴婢说完便退下。

小孩子没心眼,对这突来的关爱是又惊又喜,高兴得就要手舞足蹈起来,“太好了,七姨娘我娘她在对我好呢!”

“是啊,来吃吧,别辜负她的心意。”苏巧儿也替她感到高兴。她知道自己再怎么疼她,终究不是她的亲娘。

可是,一旁的小亲怎么想都怪。大夫人怎么可能转性了?才刚说着──

“这养生茶有股怪味儿,我不敢喝。”韩茵茵皱起小巧的鼻子。

“这可是你娘的心意,我陪你喝。”她柔声道。

“好。”虽说好,但小丫头尝了口,就直攻糕饼甜点。

苏巧儿没说什么,倒多喝了些茶,免得剩下一大壶,大夫人因心意被糟蹋,又不肯对女儿用心了。

气氛极好,小亲困惑的看着,见一大一小很开心,便离开去做自个儿的事。

半晌,韩茵茵开始绣花儿,就在此时,苏巧儿突然脸色发白。

“我的肚子好痛,好痛……”剧痛从她的月复部袭来,她双手抱肚,痛苦,痛到都跌跪在地上,难过的倒下。

“怎么了?七姨娘!”韩茵茵吓坏了,丢下针线活儿,蹲了下来,双手不知所措的模着最疼爱她的姨娘,一边尖叫,“快来人,救命啊……”

“发生什么事?”小亲急急奔来,跪在主子身边,问道:“怎么了?主子你别吓我。”

苏巧儿咬紧牙关,而月复部的痛令她冷汗直冒,害怕的感觉到她的双腿间有股不自然的湿濡。

“快救救我的孩子……”她双手紧抱着肚子、身子蜷缩在冰凉的地上,脸色惨白、泪水泛流,全身更因发寒而频频颤抖。

“有血!”韩茵茵吓坏了,因为她看到七姨娘裙子下晕染开来的红色鲜血。

同一时间,韩晋康买了几个小玩意儿回来要送给女儿。由于生意忙,他对茵茵是疏忽了些,但巧儿一有孕,很奇怪的,他竟然觉得对茵茵有所亏欠。

“不好了,快来人啊──爷,你回来了,快,七夫人出事了!”净云斋的仆佣跑出庭院喊人,一见到大当家,忧心的急道。

他脸色丕变,将手上的玩意儿塞仆佣,大步就往院内奔。

韩晋康冲到亭台,看着奴仆围在已痛得几近昏迷的苏巧儿身边,他急着推开奴仆,蹲在她身边,又看到她腿间的红花,他倒抽了口凉气,猛地俯身,一把抱起她就要往屋里奔,没想到,竟看到杜玉鸾就站在一边院落的二楼阁楼上,冷笑的看着这一幕。

他忧虑的俊容在霎时之间变得阴沉,一咬牙,“叫大夫!快!”他一边喊一边往苏巧儿的寝室奔去。

“救命……孩子……拜托……”她虚弱的偎进他怀里,不住的泪流喘息,以毫无血色的唇低喃,“一定要……要留住孩子。”冷汗浸湿她的鬓发,蓦地,一阵剧痛袭来,她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巧儿!巧儿!”他脸色刷白,脚步更快了。

苏巧儿流产了,身心交瘁的她昏睡了好几天,哭着醒来又淌着泪睡去,原本圆润的双颊已削减几分,整个人看来更显清瘦。也因为她的情绪需要时间来平复,所以,净云斋设了门禁,那些虚情假意的都不许进来。

韩茵茵几度想过来探望,也让韩晋康给劝退,要她等七姨娘再好些,再过来。

所以,一连数日,净云斋比平时都要寂静。

此时,小亲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走进房里,她手上端着一盅刚煎好的汤药,走到床边,拉开床幔,却见到主子连睡觉时眼角仍流着眼泪,她看了心痛,忍不住转身将汤药放在桌上,即奔出去,大哭起来。

同时,苏巧儿缓缓的睁开了眼。

孩子没了,她含着泪光的眼眸呆滞的看着天花板,再缓缓的移到持意拉起的床幔,她虚弱的撑起身子,从床上坐起,隐隐约约听到外面先是有脚步声,然后是说话声声音显然是被刻意压抑的,即使语调听起来带着火花,却不大声。

“你别太过分了!”

“是谁过分?我说过,我不管你的风流多情,但我的地位绝不能被动摇!”

“该死的,巧儿不一生儿子!”

“不一定,就是有可能。”

“你!”

“你不能怪我,在你跟她共度春宵,就不该忘我的将你的种留在她体内,更不该的是,你竟没让她喝下事后避孕汤药,既然如此,你就该预料到会有今天的憾事发生。”女子的声音嚣张跋扈得很。

“是你一直没有身孕,难道这辈子你下不了蛋,韩家就得绝后?”

“那也是韩家的命,你别不认帐,这事可是你应允我爹娘的,要嘛,就勤劳点的临幸我,让我生男娃儿,再来,你要你的巧儿多生几个,我都不再过问。”

房门外,韩晋康与杜玉鸾怒目相向对峙着。

她气焰不小,他也知道她爹是当朝吏部尚事,就他与几名朝中重臣的书信往返得知,她爹与谣传要发动宫变的二皇子走得相当近,她娘家权势可不小,若硬要对上,依他的骄蛮狠劲,韩家的未来可不好过……

何况,若四皇子来不及回宫,二皇子真的称帝,只要她请她爹让二皇子随意安个罪名给韩家,韩家的财产散尽还无妨,就怕数百条生命就让她玩完了!

“说话啊!韩晋康,你当真要我找爹去?”她出言威胁,摆明了吃定他。

他好不容易才在心里说服自己,但瞧她张牙舞爪的,按捺下的火花又冒出来,“好!只要你不在乎像个妓女躺在我身下,就为了让我下种,我就让你生!”他终于受不了的吼了出来。

杜玉鸾一听,歇斯底里的怒叫,“韩晋康,你欺人太甚,竟将妓女这词用在我身上!要知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我逼你?你害死的可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是她欺人太甚。

“那又如何?你跟我爹娘说好的,所以,杀死巧儿肚里孩儿的凶手是你,不是我!”杜玉鸾气极了,声音几近崩溃。

而房里的苏巧儿颤抖着唇,不可置信的怔愣在原地。

她眼前是一片模糊,然后热泪一滴一滴的滚落眼眶,她这才回神,意识到自己刚刚听到什么。

就像是被当头打了好几棒,这丑陋的事实太可怕,令她无法思考,心乱如麻,甚至快要不能呼吸了……

她必须离开!她颤抖的手拉开被褥,再揪住床幔,虚弱的身子要站起身时,却因卧床数日,身子虚软无力,当下摔跌在地,也扯下了床幔,打到一旁矮柜上的花瓶,发出乒乒乓乓声响。

蓦地,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砰的一声,房门被人用力打开。

韩晋康快步的冲进来,一见她跌落在床下,身子还缠着被她揪下的床幔,他吓坏了,立即蹲跪在她身旁,“大夫!快叫大夫──”

“走开!”她突然使尽力气的打掉他想将她抱起的双臂。

他困惑的看着她,“巧儿?”

她哽咽的看着他,美眸噙着深沉的痛楚,她一手揪着痛得发寒的胸口,怒声指控,“原来,你有那么多名小妾跟情人,却只有茵茵一个女儿,是因为在大夫人生下儿子前,其他人是不容许有孩子的,是吗?”

她听到了?!该死的!他脸色僵硬,无言以对。

他默认了,天啊!苏巧儿心泛冷。

四目胶着,气氛凝结,室内跌入冷人窒息的氛围里。

“是你笨吧!他有多少女人,怎么可能只有我有孩子?他跟女人在一起,从不留种,万一忘情了,也会在事后派人送上避孕汤药,若是你连喝都没喝过,那就代表他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大部分都是清醒的!”这下之意,就是他跟她的闺房之乐并没有销魂,杜玉鸾走了进来,恶狠狠的羞辱她。

苏巧儿惨白着一张脸,整个人泛冷着,是啊,他一向不将种留在她体内的,所以……天啊!她真的好傻,她的心好痛。

“你给我闭嘴!”他气愤的瞪向妒妇杜玉鸾。

“我可是在帮你说话,你好好解释吧。”她冷笑一声,先行走人。她遭受到的羞辱,当然加倍送给苏巧儿。

“先回床上,你身子仍虚着。”韩晋康一把抱起她。

“不要!不要!放开我!”她却用尽力气的想要挣月兑他的怀抱,她哭叫,虚弱的双手握拳捶着他的胸膛,“你知道她会对我不利,是吗?要我谁也别说,可我没说啊,为什么我的孩子死了?为什么?”

他任由她发泄出气,边将她安放到床上。

看着泪流满面的她,他不禁轻叹,“是谁说的都不重要了,孩子是没了。”

“不重要?!什么不重要?是孩子不重要,还是她做出这样残酷的事,你也会默许,所以一点也不重要,是吗?是吗?呜呜呜……”苏巧儿喘息着、愤怒着,泪如雨下。

“我──”他会默许吗?也许,不可讳言,他的确给了玉鸾承诺,只是他没想到玉鸾会真的痛下毒手。

此刻,苏巧儿才感到真正的绝望。他竟会默许……所以,孩子没有,也只是时间早晚,只因孩子来得不是时候?天啊!她的心都要碎了。

“巧儿,先好好把身体养好,其他的事以后再说。”他试着安慰。

“不,我不要,原来……难怪,在我开心的跟你说我怀了孩子时,你怔愣住,因因为你知道孩子是留不住的,所以,要我别对任何人说,是吗?回答我!”

他深深的吸了口长气,“不是的,但这整件事的确是我的错,我答应玉鸾,就不该跟你在一起时忘情了……”

她咬牙,“你忘情的代价是牺牲未出世孩子的性命,你不羞愧?你不痛吗?”

他神情一凛,“我痛,但我也无法全怪玉鸾,她容忍我纳妾,唯一的条件就是她正室的地位是不可以被动摇的。”

“我没有要动摇她的地位,我只要我的孩子啊!”她揪着衣襟,难过的哭叫。

“你还年轻,日后要孩子……”

“我不要,你走开!走开!我恨你,我恨你……”她哭叫到嗓子都哑了。他根本就不在乎他们的孩子,所以说得云淡风轻,说不重要!他怎么可以?!

这时,小亲拉着满头大汗的大夫跑了进来,“爷,大夫来了……”

“我恨你,我恨你!”苏巧儿的情绪太过剧烈,下一秒,突然昏厥过去。

韩晋康及时扶住她,将她轻轻的放回床上躺好,在深吸了一口气后,他退到一旁,让大夫上前,为她察看把脉。

他则伫立一旁,看着她泪痕满布的脸孔,头一次,他感到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