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丑妾桃花笑 第二章

作者:阳光晴子类别:言情小说

的确!苏巧儿在韩晋康眼里就像她拥有的那双澄澈明亮的眼眸一样纯净,而她住的净云斋,大多时候也都是寂静的,重重院落里,仅配有几名奴仆,在她没到绸布庄的其他时间,她也是静静的留在寝卧及书房做自己的事。

而厨房里的厨娘可说是全丰仁山庄里最闲的缺,因为苏巧儿不挑食、吃得又简单,不喜山珍海味,偶尔还会自己下厨,相当好侍奉。

除非韩晋康过来用膳,她才会特别吩咐厨娘备些较贵重的佳肴,而那些以海鲜蔬菜为主的佳肴,全是夫君爱吃的,她一向把自己的喜好需求放在他之后,奴仆们都知道这一点,所以说,能在净云斋干活,可是山庄奴仆们最想卡的肥缺,因为她从不刁难下人、以礼相待。

反之,正室杜玉鸾和其他五位妾夫人,动辄得咎,甩耳光、打一顿的把奴仆当出气筒的事在仆役院是经常听闻的。

所以,在净云斋的奴仆,个个一心为主子,日子平平静静的,也很悠闲,除了一个状况外—

此刻,正在院落打扫的丫鬟、小厮一见到一串像粽子的娘子军走进来,连忙放下手上的事。

“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六夫人……”

他们个个低头行礼,但心里直嘀咕着。

杜玉鸾长得艳若桃李,但深沉得教人忌惮,又骄蛮得教人害怕,难缠得紧,就连她的奴婢也都自认高人一等,跟在她身后,也是趾高气扬。

再说到排行第二到第六的妾夫人,个个擅工心计,娇美胜牡丹,身后也有丫鬟随侍,但虚伪是强项,而这些人一字排开,阵仗多大,傲气就有多大。

在净云斋的奴仆眼中,这些倾城美女日子都过得太好,明知苏巧儿啥也不争,但一个月总会找个几天来踩踩地盘。

此刻,大夫人就在他们的目送下直往厅堂里去。

其实,杜玉鸾也不爱来这里,因为苏巧儿总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话又少,只会温和的倾听,所以,她说再多难听的话,也难从她眼里激出半丝火花。

但是,每个人—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知道她长得有多可怕!

明明她是她们这群妻妾里最资浅、最卑微的,但爷对她却是呵护备至。

若硬要说她们跟她有何不同?就是她比她们多懂得那么一丁点的生意经、一丁点的布料,比她们多勤劳一丁点的去学什么绸缎刺绣。

但她就是一张丑脸嘛,却老跟着爷进进出出,这不是丢韩家人的脸

偏偏她怂恿其他小妾去跟爷说,他却只是笑着回答,只要她们也愿意跟她做一样的活儿,自然也能跟着他进进出出,他绝对是一视同仁。

呿!她们就不爱做那种事儿嘛,安逸日子谁不爱?苏巧儿是天生的穷酸命,她们可不会为了争宠跟她穷搅和,也把自己降格成奴佣,忙来转去,多歹命啊!

不过,杜玉鸾心里对苏巧儿有所不悦,其他小妾对她的观感可是比对苏巧儿还差。

杜玉鸾做人蛮横尖锐,又因为是正室,架式大,从未将她们看在眼底,她们自然也无法喜欢她。再加上,她娘家势力大,爷爷在朝中是三朝老臣、父亲也是吏部尚书,她们对她就算有再多的不满,也是敢怒不敢言。

所以,当她一个要叭要来苏巧儿的院落,她们不想来也得跟着来。

本在房里,细细端详那块镶了珍珠的云锦,思量着能裁制成什么样衣服的苏巧儿,也被通知大夫人等大驾光临,急忙跟着小亲来到厅堂,正好迎接了众姊姊,一一向她们行礼问安,请她们入座。

众夫人看到她那张有着胎记的半张脸,漂亮的脸上莫不出现嫌恶表情,尤其是杜玉鸾,原想走人,不过,她可是有目的而来。

“听说妹妹昨日又去了绸布庄忙了好一会儿。”

对她难得的关切,苏巧儿愣了下,但随即感激道:“是,谢谢姊姊关心。”

她冷笑,“总是姊妹嘛,何况你个性与人不同,爷也知道你对刺绣有兴趣,便让你日日乘坐马车前去织锦厂、绣坊学习手艺,也学做生意,真辛苦啊。”

“不辛苦、不辛苦。”连忙摇头。

“我想也不会辛苦到哪里去,做做样子谁不会?”二夫人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是啊,咱们忙着在床上伺候爷,她在外分担责任也是应该。”三夫人也尖酸的说。

小亲握紧拳头。她好讨厌这些夫人们,每次来都说这些冷嘲热讽的话!

“行了,你们要知道依苏妹妹的性子,爷是不会送她珠宝首饰及奇珍异宝,不过,我可听说昨儿她却搬回一块上等镶珠的云锦,价值连城,是吧?”杜玉鸾挑着柳眉,冷冷的看着脸色陡地一变的苏巧儿。

“是。”她没有否认。

杜玉鸾意有所指的问:“好东西不是该跟好姊妹分享?”

“是。”她黯然的点头,随即回头看着小亲。

小亲却努嘴、挤眉、使眼,示意那是爷特别送她的,怎么可以

“现在是怎样?连下人也教不好,是因为伺候人惯了,改被人服侍后,还是习惯听下人的话?”她可没耐心看她那张令人作呕的丑脸,打算要了东西就走人。

此话一出,众妾们忍不住掩子邙笑,就连她们的丫鬟也忍不住抿嘴忍笑。

在讪笑声中,苏巧儿再次向小亲示意。小亲不得已,只得转身回到寝卧去拿。要不,她们肯定会说更多尖酸刻薄的话来刺激主子。

不一会儿,小亲忍着心中沸腾的怒火,将该疋镶了珍珠的上等云锦抱出来,交给这些要了一大堆黄金珠宝仍不知足的夫人,再退到主子身后。

杜玉鸾一要到手,也不想待在这沉闷的鸟地方,一些人又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太过分了!”小亲气到都飙泪了。

“没关系的,凡事以和为贵。”苏巧儿拿起绣帕经经的为她拭泪。

“但不是这样忍气吞声的嘛,她们平日跟爷要东要西的,爷都给了呀,为什么硬要来拿主子的!”她真的替主子抱屈。

“吵架无济于事,人只要无所求就好。”虽然心有点儿不舍,但韩晋康送这份礼的心意,珍藏在心里,那是谁也拿不走的。

“不好、不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主子不擅长争宠斗智,她们才会欺负得如此过分!”小亲仍然碎碎念,“尤其是大夫人,她亲生的茵茵小姐,府里谁也不黏就黏主子你,你视为已出,当心肝宝贝疼,她还……哼,我一定要跟爷告状。”

“不可以,爷平常那么忙,就连好友过来,也只能忙里偷闲的小聚,他时间多么宝贵,我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麻烦到他,懂吗?”苏巧儿难得严肃,“再说到茵茵,她是孩子,也是爷的亲生女,我疼她原本就是应该的。”

“是是是,什么都是应该的。”

她知道主子有多么深爱爷,只要能为他分担解忧,再累再苦,主子也不会吭一声,只会继续埋头苦干,就连爷忙于生意,有时外出谈生意就一、两个月才回来,将宝贝独生女交给主子,也交得很理所当然,什么嘛!

好在,爷对主子算好,不然……不然……唉,她只是个下人,能怎么办?

不对,她不能说,不代表其他奴仆不能说。小亲偷偷地笑了。

月光如桥,净云斋的寝卧里,房门紧闭,帘幕低垂,苏巧儿看着三更天才进房的韩晋康,已沐了浴的他身上有着淡淡的香味。

“爷要过来,怎么不先叫小厮过来传话,我可以备好水伺候爷净身。”她说。

“我跟克德在年泰楼喝到傍晚时分,他便急着回北方,我就在凤娘那里稍微休息,身上酒味太重,她便伺候净身了。”他淡淡的述说,却观察着她的神情。

她只是微微一笑。凤娘曾是青楼的一名花魁,事实上,除了家里的妻妾外,她一直都知道他在外也有多名情人,但她不会嫉妒,他太优秀了,不是一个女人能单独拥有的。

他在她的脸上看不到半丝妒意,莫名的,心里竟然不太舒服,但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在乎。好笑的摇摇头,他直视着她,“听说今日有人上门要东西。”

小亲她?!苏巧儿摇头,“没什么,无须小题大做,真的。”

韩晋康直勾勾的看着她。知道在这些妻妾里总是逆来顺受,但那些妻妾不知道的是,她们对她多欺一分,他对她的不舍就多一分,只是,他还是得说──“忍气吞声下去,她们可是会得寸进尺的爬到你头上,为人别太心软。”

她顺从的点头,“我明白,我会试试。”这么说只为让他不再担心。

“布给了人,你不心疼,我可心疼,偏偏想替你去出头,就怕你这性子又要逼她们奚落,怎么办?可我这心就不舒坦!”他突然眯起眼。

“这──”她顿觉手足无措,他生气了吗?

韩晋康其实是刻意逗她的,还恶作剧的更靠近她,“你说要怎么让我舒坦?”

她羞红了脸,“就──爷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他挑起浓眉,邪恶一笑,“我喜欢什么,你不是最清楚?”

生性放浪不羁的他,话里挑逗意味太浓,令她已然赧红的脸登时又加深了一层,“呃──那个……我要怎么做?”

“我要你主动。”他一说完,就走到床边坐下,月兑了鞋后,迳自上了床。

她杵在原地瞪着他,急急摇头。翻云覆雨的事儿,她怎么主动?她不会啊!

“快来。”他笑着催保着,还闭上了眼,呈大字形,大有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态势。

这会儿,苏巧儿知他在逗她了,只得求饶,“爷,别欺负我了,床第的事儿,我不成。”

韩晋康坐起身来,笑看着她,“好吧,那你有什么希望、愿望、有何要求,都说来听听。”他打算只要她说得出来,他一定帮她完成,而这一次,他肯定要跟那些贪心不足的妻妾们把丑话说在先,谁要敢再上净云斋讨东西,接下来的半年,要什么没什么!

“这……我所求实在不多。”

“不多,代表还是有,你求什么?”

这么直剌剌的,她脸皮儿薄,所求又全是他的事,怎么说得出口?“其实,没有,真的,我很幸福了。”

“是吗?”黑眸里闪过一抹幽黯的火焰,他下床走向她,再牵起她的手上床。

她粉脸酡红,心跳加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韩晋康温柔的解下她身上衣物,在她身上仅存一件粉女敕肚兜及亵裤时,他刻意以牙来咬开抹胸系带,她的身子不禁轻颤,感觉到他灼热的唇开始沿着她的后颈往前轻吻,身前的肚兜何时被拿掉,她已不知,因他已贪婪的索求、放律的吻着,深尝她的滋味,惹来她一声声的。

他是刻意用这之火来逼她说出心中真正的渴望与希冀,因为习惯委曲求全的她根本不敢求,所以藏得更深。

“我的巧儿,告诉我,你还求什么?”他低沉的声音带点沙哑,更魅惑人。

苏巧儿被骚动得昏头转向,心魂早已不在,而这就是他要的。

她星眸微张的呢喃,“我求……求你一切平安健康……快乐……巧、巧儿只求这个……”

这个女人,藏在心底最深处的希冀竟然只是要他快乐健康?如此肺腑之言,他深深动容外,还有更多的感动。

他凝睇着她动情的脸庞,灼烫的唇深深的在她左脸的片片桃花瓣上印上一个个疼惜的吻,再极有耐心的探索她一寸寸的如玉肌肤,点燃了更激越的欲火。

夜更深浓,旖旎春光一而再的在罗帐内上演,直至她再也承受不住的开口告饶,彻夜癫狂的韩晋康才拥着她,相互的依偎入眠。

只是,虽然疲累,但小睡几个时唇的苏巧儿心里仍惦记着另一件事。

因而天甫亮,她便醒了。

她静静的凝睇着韩晋康俊美的容颜,嘴角浮现幸福的笑容。

纵然不舍,她还是小心翼翼的从他怀里钻出后起身,套上衣裙,手脚利落的将头发简单盘起、扎个髻,再插上她最爱的珍珠发钗,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门,再轻轻的带上门,殊不知,床上的韩晋康已然苏醒。

他蹙眉坐起身,看着窗外天色微泛鱼肚白,而桌上的残烛还忽明忽灭。

他看向门窗后的两道身影,听到苏巧儿轻声到:“别吵醒爷。”

“我知道,”小亲的口气也很轻,“时间还很早,怎么不再多睡一会儿?”

“不成,我答应茵茵一起吃早餐,再教她绣帕子的。”

“真是的,茵茵小姐也太爱黏主子了!大夫人才是她亲娘耶,明知道你们么事都要做,她逮到机会就缠你,难得爷在你这儿过夜……”

“小声点,我们去准备早餐,她特别爱吃我煮的咸粥。”

“那当然,一熬都要一个时辰耶……”

主仆俩边说边往厨房去,虽是一大清早,但扫地洒水的奴仆都已起来干活,见到苏巧儿,莫不亲切的唤声早,而她亦微笑回应,但钻往厨房里去。

约莫一个时辰后,小亲端了粥,另一名厨娘端了碗筷,就往亭子里走去。

不一会儿,在另一方的曲桥上,就见一个小小身影快步的朝凉亭跑了过来。

“别急啊!”苏巧儿连忙迎上前去,一看到韩茵茵身后没人,忍不住念了句,“怎么又不让丫鬟跟?”

“不要,她们都会去跟娘说些有的没的,讨厌死了!”

小女孩有张粉女敕的俏脸,眉宇之间还有着韩晋康的帅气,一双黑眸乌溜溜的,唇红齿白,可以预见,日后绝对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哇,我最爱的咸粥耶。”

韩茵茵直接给了苏巧儿一个大大的拥抱。所有的姨娘,她爱七姨娘了,虽然有半张脸红红的,但她觉得七姨娘还是好漂亮,而且,她这里的丫鬟个个都笑咪咪,不像亲娘那里个个戒慎恐惧,她们还可以一块儿斗蛐蛐儿、玩球,永远都不会无聊。

苏巧儿笑着看她大口大口的吃粥,小小人儿不怕烫,跟她爹真笋一模一样。

在一起分享早点后,小亲收走了碗盘,她便开始教茵茵如何在绣盘上下针,再换色线,担心她儿到手,一双美眸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叮咛着,“小心。”

韩茵茵很专心,手也很巧,重要的是,她做得开心,看着绣的小鸟头都快绣好了,抬起头,朝七姨娘嫣然一笑。

这一大一小,都没注意到另一个高大身影已悠闲的步出房间,朝她们走来。

小亲倒是眼尖看到了,正要提醒主子跟茵茵小姐,但韩晋康摇头,示意让她们忙,他则缓步走过去,边听着一大一小的对话。

“七姨娘,我一直不懂,为什么我亲娘不像你一样的疼我、爱我呢?”

“她会的,只是她还没有准备好,但总有一天会的,你先别急。”

“嗯。”

他笑看着苏巧儿。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儿,不争不夺,善意的谎言倒很能说,在他看来,玉鸾从骨子里也找不到半丝为人母的自觉,怎么可能疼茵茵?

“我不知道你们感情这么好。”他随即步上石阶。

“爹!”韩茵茵立即放下手上的针线活儿,跑上前去,一把抱住他。

见状,小亲忙逮住机会告状,“我斗胆回爷,茵茵小姐可爱死我家主子了,常常来找她玩,不像大夫人从不理她,一点也不像个当娘的──”

“小亲。”苏巧儿连忙制止。

她吐吐舌头,“好啦,我说错话了。爷,主子要我绝不可以批评任何夫人,所以,对不起,茵茵小姐,我也对不起你。”

“没关系,七姨娘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七姨娘也说我娘只是还没有准备好爱我,所以也没关系,是不是七姨娘?”韩茵茵像个小大人似的说着话。

苏巧儿揉揉她柔顺的发丝,“是啊。”

不愧是正派的苏巧儿!他真是佩服她。韩晋康的目光越过她,看向桌上的针线活儿,“在做什么?”

韩茵茵急急的又飞奔回桌旁,将那一篮的针线活儿藏到身后的椅子上,“是秘密!”一说完,便看着七姨娘,仿佛怕她泄密似的。

只见苏巧儿微笑的以食指放在唇上,强调她绝不会泄露任何事。

小丫头这才瞅着父亲露齿一笑,“爹,最近这几天都别来找七姨娘好不好?”

他勾起嘴角一笑,“为什么?”

“我需要她嘛。”小女孩可直接了,双手又紧抱着苏巧儿的手不放。

小亲瞪眼,月兑口而出,“哎呀,小小姐,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

“小亲,别说了,你去忙吧。”苏巧儿笑着打断她的不平之语。

“喔。”她只能退下,但心里直嘀咕着,小小姐不知道她家主子日盼夜盼的就是等爷过来净云斋,如今竟然要爷别过来?!

“爹,行不行?就这些天……不行,应该要一个月?对!快一点,一个月就能完成,反正爹有时候也不找七姨娘,去找我亲跟其他姨娘,好不好?”七岁小女孩放开七姨娘,改去拉亲爹的手,眼巴巴的哀求着。

“你怎么说?”他挑眉笑问一旁不语的苏巧儿。

她蹲子,跟小女孩相视一笑后,才抬头看着他,“她的确有很重要的事要我协助,韩爷这段日子就往其他姊姊的房里去吧。”

“耶!我就知道七姨娘对我最好了。”韩茵茵开心的跳了起来。

韩晋康勾起嘴角笑说:“既然再来的一个月七姨娘都归你,那么,今天就让她整天陪着爹,公不公平?”

“公平!”她开心的冲回原位,将东西放入袋子里,笑咪咪的跑了。

“一天?你有时间吗?不用去绸布庄?不必处理其他事情吗?”

在她又惊又喜的问了一连串的疑问时,他已牵着她的手回到寝卧内,还交代小亲,今儿个他一整天都待在这里,谁也不许打扰。

小亲笑得眼眯眯的离去,苏巧儿可是羞死了。

“天,天亮了啊,而且,你不用早膳吗?要不要我去准备?”

她脸红红的看着他又月兑了外衣,慵慵懒懒的上了床。

“昨日跟克德吃喝太多,一点也不饿,所以,得多做点事才能消化,再加上我还得跟茵茵那小娃儿守信,三十天不能来这里,怎么可以不把握时间?”他低沉而沙哑的嗓音带着某种挑情的意味,但眼里的促狭可浓了。

“别胡闹了,爷。”她水女敕的脸红通通的。

此刻在他眼中,她左脸的片片桃红可是变得更加鲜艳而魅惑人,他伸出手,爱怜的抚模着,“怎么,要你跟我在一起一整天,嫌烦?”

他的气息再次刻意的拂上她的脸颊,嗅着她诱人的淡淡体香。

知道他是故意她的,但心跳却不受控的加速。“不会嫌烦,只要爷还要我,我是幸福的……”

要求还是这么少!他忍不住笑。

事实上,昨晚与克德喝那么多,也是因为克德要他帮一个大忙,这个忙,一去就要一个半月,虽是生意,但利润不算多。

不过,看在克德佛心来着的分上,在北方辟了数百亩棉田,让当地贫农种植,没想到栽种成功大丰收,但织坊、织机都没有,当然也没人会后续的事儿,所以,明儿个一早,他就要带一大队人马及织机远赴北方,从头教起。

说来,好友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他真是交友不慎啊!

这一去,要近两个月,虽不想承认,但还没远行,他竟然就开始想念她,这也是他在起床后,冲动的决定在这里耗上一天的缘由。

“你好安静,我比较偏好你的另一种声音……”黑眸添了打趣的笑意,揽住她纤腰的手一紧,让人贴得更近。

她双颊嫣然,屏住呼吸。

他深深凝睇,感到她身上的幽香扑鼻,更添情动,他再也忍不住的俯身,让烧灼的惑望展开激越的狂爱,细细听着她沉醉在里的轻喘娇吟,恍如天籁,钻进他的心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