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拐妻耍心机 尾声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这日晚上,靳子杰开车载倪小瑶朝阳明山而去,告知将委派她一项工作。

两人已交往半年,当初她在伤势稍复原后,原打算返回渡假村工作,他却表示反对,只因想任命她为他的私人管家,为他看管他的住处。

结束休假的他,除了出国出差,多半时间都待在台北公司,她若回宜兰工作,两人相处时间势必减短,他私心只想将她挂在身边,不让她再去服务其他客人,对其他男人笑容可掏。

他以她母亲必须静养为借口,让她跟母亲一起搬去他那里住,一方面她可便于照顾母亲,一方面替他打理房子,而他亦可对准岳母表达孝行、跟准末婚妻培养感情。

这种形同同居的生活,保守如她本来应该不能接受,她母亲也不会同意才是,但在他软性说服兼强硬作为下,她母亲接受了他的好意,她自然也没有拒绝的权力。

他强调两人并非一般男女朋友的同居关系,而是他提供担任管家的她食宿罢了,他仿照在渡假村时的模式,由她负责打扫、煮饭,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而他每月支付她薪水,那薪水是她先前正职加兼差辛苦工作得来的两倍之多,教她收得有些过意不去。

“我这房子请外面的人打扫也是要付钱,这是妳该得的酬劳。”他要她安心收下,强调公私分明。

不久前,警方追缉到抢匪,将对方绳之以法并追讨回被抢金额,她曾要偿还他代付母亲的医药费,他却说——“给女友的花用没有回收的道理,何况花钱的对象是准岳母。”说什么也不愿收她的钱。

那时两人才开始交往不久,他已常在口头上认定她是未来妻子,她每每听着,总没有其实感,跟他交往、和他一起生活,让她始终觉得像在作梦。

每当她说出自己像在梦境,对两人交往有些虚幻不真,他便会以行动证明,热切地吻得她浑身发烫,让她感受他的其实。

虽同住一屋詹下交往了大半年,但除了接吻,他没对她提出进一步要求,她知道他其实对她有欲望,是顾虑她保守心态,才愿意选择忍耐。

他常带她出席一些公开场合,刚开始她很瞥扭、不自在,担心配不上他,会害他被取笑,愈紧张就愈容易凸槌,但他总适时为她解危,神情温柔地安抚她慌乱的心,让她逐渐能从容自若地在人前和他携手相伴。

他也带她各自见过他离异的父母,原以为他父母对他选择平凡无奇的自己交往会心存微辞,但她的担忧并没发生,即使他父母没对她热络相迎,却也没表示反对,让她大大松口气。

她渐渐地相信梦境能成页,于是更放胆接受他的感情与保护,天天沉浸在幸福泡泡中。

“你说的工作到底是什么?”车子驶了半个多小时,他一直神神秘秘的不说清楚,眼看车子已开上阳明山的山路好一会了,她忍不住再追问。

“就快到了。”靳子乐侧头望她一眼,唇角扬笑。他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很久。

不多久,绕行蜿蜒山路的车子转进一条小路,片刻后停了下来。

倪小瑶跟着靳子杰下车,见路灯映照下,眼前是一栋崭新的木屋别墅,木屋两尽力拉秋幅巨口同十八的叫个例采目树凶。

“哇~好漂亮的房子!”倪小瑶忍不住惊呼。“跟宜兰香枫渡假村里的木屋风格有点相似,不过又感觉不同。”

“喜欢这房子吗?”看她表情,他已清楚知道答案。

“当然!”倪小瑶用力点点头。他的公寓虽是一回家宅,但她更喜欢这种独栋木屋,那仍是她理想的梦幻住宅。

她不禁往前走两步,透过前院的栏杆望进里面,除外面大门门柱上的灯源,仅木屋外玄关上方亮了一盏黄灯,屋里则是一片昏幽,她猜想着里面是否有人居住。

“我想交付妳的新工作,就是担任这里的管家。”靳子杰走到她身边说道。

“咦?”她惊了下,转头看站立身旁的他。

“小瑶,愿不愿意当我的终身管家?我的家全让妳管理。”他从裤袋掏出一把造型特殊的钥匙,拉起她的手,将精巧的钥匙放在她手心。

“这是……你的家?!”倪小瑶惊讶地瞪大眼,低头看着手心中的钥匙,不禁更加诧异。

是一把造型精致有如枫香叶的特殊钥匙!

“这是我亲手设计打造的,要给妳的家。”他低凝她讶异的脸蛋,黑眸盈满深情。自两人正式交往,他便已着手设计她理想的房子了。

她闻言,心怦跳不止。

“我知道妳想住独栋木屋,不过我公寓离公司较近,市中心也找不到合适的空地盖木屋,于是想个折衷方式,在这里盖渡假木屋,休假时我们就来这里住,若我出国出差,也可以让司机载妳跟妈来这里住几日,妳觉得怎么样?”他柔声询问。

她瞠大一双眼,瞅着他,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这、这这这是……求、求婚?”她声音轻颤地问道。

“当然是求婚。”靳子杰说得斩钉截铁,更是胸有成竹。

“可、可是……”她声音仍在颤抖,太过意外他的决定,也太过惊喜见到他亲手打造的求婚大礼。

“妳不愿意?”靳子杰黑眸微瞇,不许她有一丝拒绝。

“我当然愿意,如果不是梦的话……不,就算是梦,我也一定会答应。”倪小瑶倏地咧开小嘴,对他绽出最大、最灿烂的笑容。

见状,他心满意足,跟着扬起嘴角,俊容溢满喜悦。

靳子杰一手搂住她腰际,将她拉进他怀中,俯身在她唇瓣印上一记强力热吻,品尝她甜蜜气息,搂着她娇柔身躯,这令他瞬间**澎济,他极力拾回理智,才眷恋不舍地离开她诱人的馨香。

“是不是梦?”他指腹摩掌着她嫣红醉人的唇瓣,哑声问。

“不是梦……”她仰脸望他,眼色氢氢、脸蛋热红。他的气息、他的热情,让她确切感受置身于现实世界中,绝非幻梦。

“走吧,去参观我们的新家。”他执起她的右手,紧紧盈握,另一手取饼她左手中的钥匙,开敌两人的新居大门。

前一刻因她而起的膨胀欲望,被他再度压住,表情恢复从容。

他愿意为保守的她再等待一些时间,再过不久,待两人结婚后,他将可毫无顾忌地恣意品尝属于他的SweetGum——他的香枫——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