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拐妻耍心機 尾聲

作者︰七巧類別︰言情小說

這日晚上,靳子杰開車載倪小瑤朝陽明山而去,告知將委派她一項工作。

兩人已交往半年,當初她在傷勢稍復原後,原打算返回渡假村工作,他卻表示反對,只因想任命她為他的私人管家,為他看管他的住處。

結束休假的他,除了出國出差,多半時間都待在台北公司,她若回宜蘭工作,兩人相處時間勢必減短,他私心只想將她掛在身邊,不讓她再去服務其他客人,對其他男人笑容可掏。

他以她母親必須靜養為借口,讓她跟母親一起搬去他那里住,一方面她可便于照顧母親,一方面替他打理房子,而他亦可對準岳母表達孝行、跟準末婚妻培養感情。

這種形同同居的生活,保守如她本來應該不能接受,她母親也不會同意才是,但在他軟性說服兼強硬作為下,她母親接受了他的好意,她自然也沒有拒絕的權力。

他強調兩人並非一般男女朋友的同居關系,而是他提供擔任管家的她食宿罷了,他仿照在渡假村時的模式,由她負責打掃、煮飯,照顧他的生活起居,而他每月支付她薪水,那薪水是她先前正職加兼差辛苦工作得來的兩倍之多,教她收得有些過意不去。

“我這房子請外面的人打掃也是要付錢,這是妳該得的酬勞。”他要她安心收下,強調公私分明。

不久前,警方追緝到搶匪,將對方繩之以法並追討回被搶金額,她曾要償還他代付母親的醫藥費,他卻說——“給女友的花用沒有回收的道理,何況花錢的對象是準岳母。”說什麼也不願收她的錢。

那時兩人才開始交往不久,他已常在口頭上認定她是未來妻子,她每每听著,總沒有其實感,跟他交往、和他一起生活,讓她始終覺得像在作夢。

每當她說出自己像在夢境,對兩人交往有些虛幻不真,他便會以行動證明,熱切地吻得她渾身發燙,讓她感受他的其實。

雖同住一屋詹下交往了大半年,但除了接吻,他沒對她提出進一步要求,她知道他其實對她有欲望,是顧慮她保守心態,才願意選擇忍耐。

他常帶她出席一些公開場合,剛開始她很瞥扭、不自在,擔心配不上他,會害他被取笑,愈緊張就愈容易凸槌,但他總適時為她解危,神情溫柔地安撫她慌亂的心,讓她逐漸能從容自若地在人前和他攜手相伴。

他也帶她各自見過他離異的父母,原以為他父母對他選擇平凡無奇的自己交往會心存微辭,但她的擔憂並沒發生,即使他父母沒對她熱絡相迎,卻也沒表示反對,讓她大大松口氣。

她漸漸地相信夢境能成頁,于是更放膽接受他的感情與保護,天天沉浸在幸福泡泡中。

“你說的工作到底是什麼?”車子駛了半個多小時,他一直神神秘秘的不說清楚,眼看車子已開上陽明山的山路好一會了,她忍不住再追問。

“就快到了。”靳子樂側頭望她一眼,唇角揚笑。他等這一天可是等了很久。

不多久,繞行蜿蜒山路的車子轉進一條小路,片刻後停了下來。

倪小瑤跟著靳子杰下車,見路燈映照下,眼前是一棟嶄新的木屋別墅,木屋兩盡力拉秋幅巨口同十八的叫個例采目樹凶。

“哇∼好漂亮的房子!”倪小瑤忍不住驚呼。“跟宜蘭香楓渡假村里的木屋風格有點相似,不過又感覺不同。”

“喜歡這房子嗎?”看她表情,他已清楚知道答案。

“當然!”倪小瑤用力點點頭。他的公寓雖是一回家宅,但她更喜歡這種獨棟木屋,那仍是她理想的夢幻住宅。

她不禁往前走兩步,透過前院的欄桿望進里面,除外面大門門柱上的燈源,僅木屋外玄關上方亮了一盞黃燈,屋里則是一片昏幽,她猜想著里面是否有人居住。

“我想交付妳的新工作,就是擔任這里的管家。”靳子杰走到她身邊說道。

“咦?”她驚了下,轉頭看站立身旁的他。

“小瑤,願不願意當我的終身管家?我的家全讓妳管理。”他從褲袋掏出一把造型特殊的鑰匙,拉起她的手,將精巧的鑰匙放在她手心。

“這是……你的家?!”倪小瑤驚訝地瞪大眼,低頭看著手心中的鑰匙,不禁更加詫異。

是一把造型精致有如楓香葉的特殊鑰匙!

“這是我親手設計打造的,要給妳的家。”他低凝她訝異的臉蛋,黑眸盈滿深情。自兩人正式交往,他便已著手設計她理想的房子了。

她聞言,心怦跳不止。

“我知道妳想住獨棟木屋,不過我公寓離公司較近,市中心也找不到合適的空地蓋木屋,于是想個折衷方式,在這里蓋渡假木屋,休假時我們就來這里住,若我出國出差,也可以讓司機載妳跟媽來這里住幾日,妳覺得怎麼樣?”他柔聲詢問。

她瞠大一雙眼,瞅著他,驚愕得說不出話來。

“這、這這這是……求、求婚?”她聲音輕顫地問道。

“當然是求婚。”靳子杰說得斬釘截鐵,更是胸有成竹。

“可、可是……”她聲音仍在顫抖,太過意外他的決定,也太過驚喜見到他親手打造的求婚大禮。

“妳不願意?”靳子杰黑眸微瞇,不許她有一絲拒絕。

“我當然願意,如果不是夢的話……不,就算是夢,我也一定會答應。”倪小瑤倏地咧開小嘴,對他綻出最大、最燦爛的笑容。

見狀,他心滿意足,跟著揚起嘴角,俊容溢滿喜悅。

靳子杰一手摟住她腰際,將她拉進他懷中,俯身在她唇瓣印上一記強力熱吻,品嘗她甜蜜氣息,摟著她嬌柔身軀,這令他瞬間澎濟,他極力拾回理智,才眷戀不舍地離開她誘人的馨香。

“是不是夢?”他指腹摩掌著她嫣紅醉人的唇瓣,啞聲問。

“不是夢……”她仰臉望他,眼色氫氫、臉蛋熱紅。他的氣息、他的熱情,讓她確切感受置身于現實世界中,絕非幻夢。

“走吧,去參觀我們的新家。”他執起她的右手,緊緊盈握,另一手取餅她左手中的鑰匙,開敵兩人的新居大門。

前一刻因她而起的膨脹欲望,被他再度壓住,表情恢復從容。

他願意為保守的她再等待一些時間,再過不久,待兩人結婚後,他將可毫無顧忌地恣意品嘗屬于他的SweetGum——他的香楓——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