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乞妻 楔子

作者:春野樱类别:言情小说

中秋之夜,原本合该圆满皎洁的一轮明月,却被不知打哪里来的乌云给笼罩、包围,只露出幽微的光晕。

“唔……”镇北将军府西厢最尽头的房间里,传来了隐忍的呻吟。

只点了几根蜡烛的房里,一名临盆的女子正躺在床上,神情痛苦,肢体扭曲。

在床边,一名妇人不断的帮她擦拭着汗水,口中念念有辞,“老爷、夫人,您们在天上可要保佑贤容小姐她平安呀!”

“唔!懊、好痛……”

熬人移至女子脚尾,往她张开的双腿间检视。

“小姐,再使点儿力,已经看见娃儿的头了。”

“呜……”贤容用尽全身的力气,白晰的肌肤也因为使力过猛而布满了血点。

已生过一个孩儿的她,在初产时也不曾像今日这般疼痛难耐,她忍不住的想,这是报应吧?

是她背叛生死未卜的夫婿赵破军的报应。

也许她该就这么死了,跟这不该来到世上的孩子一起下黄泉。但小生命何辜?她又如何忍心丢下才两岁的儿子,让他成了无父也无母的可怜孤雏?

“小姐,快用力,娃儿就快出来了。”妇人急切地催促,“再使点儿劲呀,小姐。”

“唔!唔!”母性使然,让贤容无法放弃这条因悖德而来到人间的小生命。

她不断的使力,再使力,终于,娃儿呱呱坠地。

“奶娘,是男孩还是女孩?”虚弱的她问着正在清洁婴孩的奶娘。

“小姐,是个漂亮的小小姐。”

“快让我看看。”

奶娘将清洁干净的小娃儿以舒适的包巾裹上,轻手轻脚的抱到贤容身边搁着。

看着那白净漂亮、眉清目秀的小娃儿,她的眼泪忍不住落下。

“奶娘,她将来一定是个漂亮的女孩,是吧?”

她点点头,眼眶里已有泪水打转,“是的,小姐,她会像你一样漂亮。”

当贤容听她这么说完,情绪瞬间崩溃的哭出声音。

“小姐,你舍不得吧?”奶娘了解她内心的挣扎及痛苦。

天下没有哪个做母亲的愿意跟自己怀胎十月、辛苦生下的孩子分离。

但,这个孩子不能留在小姐身边,更不能留在镇北将军府。

“小小姐不能留下来呀。我老家的侄女夫妻俩,已经在后门等着。”

“呜……”贤容舍不得的哭着要求,“让我抱抱她。”

“千万别。”奶娘阻止她,“一旦抱上了,你离不开她,她也离不开你,只是徒增痛苦罢了。”

“不︱我就算要忍受千刀万剐的心痛,也要抱抱她。”贤容坚持,“你扶我起来。”

奶娘无奈一叹,只得将她扶起,然后再将不哭不闹的小娃儿轻轻的搁进她臂弯里。

“她真乖……”贤容泪流满面的看着怀抱中的小娃儿,“是不?她真乖……”

“是啊,像只初生的小兔子一样……”奶娘说:“刚才我替小小姐清洗时,看见她颈后有个红色胎记,形状就像只兔子呢!”

“是吗?”贤容小心翼翼的翻开那包巾,稍稍将她的小小身躯侧转一看,“还真有只小兔子呢。”

“今天是十五中秋,小小姐或许是从月宫来的玉兔。”

贤容细细的看着无缘的女儿,幽幽一叹,“若她是月宫来的玉兔,是不是终究要回到月宫去呢?”

奶娘闻言眉心一拧,若有所思。

须臾,她态度转而强硬,“小姐,把小小姐给我吧。”

“奶娘?”贤容不舍将怀中娃儿交出,一脸挣扎。

“别犹豫了。这事要是传了出去,小姐可是要被判缢刑的。”

说完,奶娘不管她愿不愿意,迅速将她怀中的娃儿抢走,然后转身走出房间。

看着奶娘抱着娃儿离去的背影,心知今生无缘再见,贤容不禁泪水溃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