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乞妻 楔子

作者︰春野櫻類別︰言情小說

中秋之夜,原本合該圓滿皎潔的一輪明月,卻被不知打哪里來的烏雲給籠罩、包圍,只露出幽微的光暈。

「唔……」鎮北將軍府西廂最盡頭的房間里,傳來了隱忍的呻吟。

只點了幾根蠟燭的房里,一名臨盆的女子正躺在床上,神情痛苦,肢體扭曲。

在床邊,一名婦人不斷的幫她擦拭著汗水,口中念念有辭,「老爺、夫人,您們在天上可要保佑賢容小姐她平安呀!」

「唔!懊、好痛……」

熬人移至女子腳尾,往她張開的雙腿間檢視。

「小姐,再使點兒力,已經看見娃兒的頭了。」

「嗚……」賢容用盡全身的力氣,白晰的肌膚也因為使力過猛而布滿了血點。

已生過一個孩兒的她,在初產時也不曾像今日這般疼痛難耐,她忍不住的想,這是報應吧?

是她背叛生死未卜的夫婿趙破軍的報應。

也許她該就這麼死了,跟這不該來到世上的孩子一起下黃泉。但小生命何辜?她又如何忍心丟下才兩歲的兒子,讓他成了無父也無母的可憐孤雛?

「小姐,快用力,娃兒就快出來了。」婦人急切地催促,「再使點兒勁呀,小姐。」

「唔!唔!」母性使然,讓賢容無法放棄這條因悖德而來到人間的小生命。

她不斷的使力,再使力,終于,娃兒呱呱墜地。

「女乃娘,是男孩還是女孩?」虛弱的她問著正在清潔嬰孩的女乃娘。

「小姐,是個漂亮的小小姐。」

「快讓我看看。」

女乃娘將清潔干淨的小娃兒以舒適的包巾裹上,輕手輕腳的抱到賢容身邊擱著。

看著那白淨漂亮、眉清目秀的小娃兒,她的眼淚忍不住落下。

「女乃娘,她將來一定是個漂亮的女孩,是吧?」

她點點頭,眼眶里已有淚水打轉,「是的,小姐,她會像你一樣漂亮。」

當賢容听她這麼說完,情緒瞬間崩潰的哭出聲音。

「小姐,你舍不得吧?」女乃娘了解她內心的掙扎及痛苦。

天下沒有哪個做母親的願意跟自己懷胎十月、辛苦生下的孩子分離。

但,這個孩子不能留在小姐身邊,更不能留在鎮北將軍府。

「小小姐不能留下來呀。我老家的佷女夫妻倆,已經在後門等著。」

「嗚……」賢容舍不得的哭著要求,「讓我抱抱她。」

「千萬別。」女乃娘阻止她,「一旦抱上了,你離不開她,她也離不開你,只是徒增痛苦罷了。」

「不 我就算要忍受千刀萬剮的心痛,也要抱抱她。」賢容堅持,「你扶我起來。」

女乃娘無奈一嘆,只得將她扶起,然後再將不哭不鬧的小娃兒輕輕的擱進她臂彎里。

「她真乖……」賢容淚流滿面的看著懷抱中的小娃兒,「是不?她真乖……」

「是啊,像只初生的小兔子一樣……」女乃娘說︰「剛才我替小小姐清洗時,看見她頸後有個紅色胎記,形狀就像只兔子呢!」

「是嗎?」賢容小心翼翼的翻開那包巾,稍稍將她的小小身軀側轉一看,「還真有只小兔子呢。」

「今天是十五中秋,小小姐或許是從月宮來的玉兔。」

賢容細細的看著無緣的女兒,幽幽一嘆,「若她是月宮來的玉兔,是不是終究要回到月宮去呢?」

女乃娘聞言眉心一擰,若有所思。

須臾,她態度轉而強硬,「小姐,把小小姐給我吧。」

「女乃娘?」賢容不舍將懷中娃兒交出,一臉掙扎。

「別猶豫了。這事要是傳了出去,小姐可是要被判縊刑的。」

說完,女乃娘不管她願不願意,迅速將她懷中的娃兒搶走,然後轉身走出房間。

看著女乃娘抱著娃兒離去的背影,心知今生無緣再見,賢容不禁淚水潰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