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伪善小贵妇 尾声

作者:七巧类别:言情小说

三年后──

义大利,托斯卡尼。

蓝天白云,风和日丽,绿意盎然的葡萄园农庄,宁静闲适的空气中,却有个女人气焰高张,与美丽的背景显得格格不入。

“欸?离家出走?!”云思妤瞪大美眸,看着怒气冲天的妹妹非常诧异。

妹妹没说一声突然到访,令她惊喜不已,却在听到她说出口的理由时,一脸不解。

几年前她因为毁婚,一个人离开美国来到义大利生活,没想到痴情的富单白后来选择放弃富亚的一切,领养了个孩子跑来义大利找她复合。

半年前,他们结了婚,并且在这里定居下来,她结婚后不久,妹妹也终于接受耿阳的再度求婚,嫁进了耿家。

“你们吵架了?呃,应该说,你没事又闹别扭了?”云思妤不禁猜想着。

耿阳对妹妹极度包容呵宠的事众所皆知,如果两人发生什么不愉快,多半是任性冲动的艾虹所引起的。

“这次完完全全是他的错!”云艾虹愤然道。手拿叉子用力叉起摆在木桌上削切好的苹果,仿佛跟苹果有仇似的,一口塞进嘴里狠狠地咬着。“他不准我喝酒,不准我打鼓,不准我设计饰品,甚至不准我听摇宾乐!”

憋了一肚子火,她早想跟姊姊告状。

云思妤闻言一怔。她并不认为婚后的耿阳会态度不一,反对艾虹从事感兴趣的事物。

忽地,似乎想到什么,她视线看向坐在木椅上妹妹的腹部,然后唇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艾虹,你是不是怀孕了?”除了这个理由,她不认为耿阳会反对艾虹做任何事。

“是啦,三个月了。”云艾虹不禁意外姊姊轻易便猜中。

“耿阳会限制你的行动不无道理,他完全是为你着想。”云思妤替妹妹的孕事大感心喜。

“我知道一开始他是为我好,可是后来就太超过了,从得知怀孕那天开始,我的生活就像是坐监,食衣住行都有人时时刻刻在监视,什么都不能吃、不能做。

“除了家里跟医院,哪里也不能去。他干脆把我绑在床上让我待产算了!”云艾虹从来没有如此不自由,这般被压抑控制,她早已无法忍受了。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把你绑在床上待产!”身后一道严厉的男声,让姊妹两人一同回头望去。

见到来人,云艾虹神色一凛,意外他竟马上就不惜千里追来,俊容上更显露不悦神色。

“为什么瞒着我一个人跑来义大利?”耿阳跨步上前,脸上尽是焦虑与愤怒。

在公司上班的他,一听到她离开家里马上派人欲将她带回去,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不顾一切,直奔机场立刻飞离美国。

他马上丢下身边事务,急忙搭乘下一班飞机赶往义大利。

一路上他又气又恼,更万分担心她长途飞行身体状况出问题。

“马上跟我回去!不准你再给我一个人离家跑出国!”耿阳带着命令的口气,伸手一把捉住她的皓腕。

“我不要!”云艾虹愤然拒绝,想甩开他的桎梏,却是被他捉得死紧。“你给我放手!”她怒吼道。

他竟然对她用命令语气,从她怀孕之后,他对她的态度完全大变,不再包容纵容,动不动就是命令警告,她完全难以接受。

眼看两人大动肝火的起争执,云思妤忙出面制止。

“耿阳,我有话问你,我们进屋里谈好吗?”她拉住妹婿的手臂,声音轻柔的说道。

怒火中烧的耿阳无法对大姨子迁怒,他于是暂压下情绪,看了眼妻子,然后跟云思妤走进屋里。

“耿阳,你不是了解艾虹,知道她向来吃软不吃硬,为什么要那么激动呢?”走进客厅,云思妤倒了一杯冰水放在坐在沙发的他面前。

“我是被她急疯了!她一声不响竟然跑来这么远的地方,万一出事伤了孩子怎么办?”他这次对艾虹的莽撞行为完全无法谅解。

“耿阳,对于艾虹的任性我代她向你道歉。只是,你是不是过度关心她腹中的孩子而忘了她?”云思妤理性冷静的分析。

耿阳抬眸,神情一怔。

“艾虹虽然贪玩,但一旦要为人母,不可能还会没自觉而做出伤害孩子的事,即使你不刻意限制,她也会懂得节制克制,然而因为你的过度紧张焦虑,反而适得其反,让她感觉自身被忽略。

“你的重心、注意力全在她腹中的胎儿身上,她更因此感觉你的态度大转变,不再在乎她的感受心情,只一味想将她束缚禁闭,让她更想故意叛逆,甚至不惜逃脱。

“我虽无缘当孕妇,却明白怀孕初期的歇斯底里,更懂得艾虹的心理状态。耿阳,你对艾虹向来很有耐心与包容力,拜托你好好跟她说话,就当孕妇最大,再更礼让她一些好吗?”

在云思妤一番语重心长的委婉谈话后,耿阳缓和了怒意,冷静了思绪,他走出屋子,看见云艾虹蹲坐在葡萄树下。

她抬眸,视线望着广阔的葡萄园,望着结实汇汇晶莹剔透的葡萄,却顿觉眼眶酸涩,无预警地,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滑落脸庞。

“艾虹……”见她落泪,耿阳心疼地低唤一声,在她身边坐下。“对不起,我道歉,全是我的错。”他张臂,将她轻搂在肩下。

云艾虹却是摇摇螓首,紧抿着唇瓣。

怀孕明明是件大喜事,她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会变成这种剑拔弩张的局面?

她内心很难过,也有着许多自责,却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问题。

“艾虹,这阵子我确实担心过度了,我不是因为孩子而忽略你,追根究底是我太在乎你的身体状况,害怕万一有什么闪失,不仅伤了孩子,更会害你伤心难受。

“我没当过父亲,一时不知道如何拿捏分寸,愈心急就愈焦虑,愈焦虑就对你愈严苛,才会害你感到窒息压力。”揽着她的肩膀,他下巴轻抵着她的头顶。

“我也没当过母亲,可是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我不像思妤那样柔弱,就算要为你生一打孩子都没问题。”她偎靠在他怀里,声音略带哽咽。

“我没那么贪心要你生一打,只要保证你会好好注意身体,当个安份的孕妇,我就撤掉你身边的跟屁虫眼线。”他承诺还给她自在无拘的空间。

“我本来就有在注意身体,早已开始戒酒,是你一迳瞎操心。”他强硬的态度才会逼得她更强硬的反抗表达不满。

“是,是我的错。”他低声下气道。云思妤说得没错,对艾虹绝不能硬碰硬,否则非但解决不了问题,只会更扩大事件的严重性。

“我也有错,对不起,害你跑这么远来找我。”云艾虹也放软语气,消散了彼此间的怒气。

“长途飞行你累了吧?休息一两天,我们再回去。”耿阳体贴道,现下已不急着将她押回去了。

“不累,跟你吵架才累人,而且很不舒服。”她轻声抱怨着,这阵子确实心情沮丧。

“我会学习对你轻声细语,不再让你动怒。”他也小声地回应保证。

“阳,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难搞,有没有后悔娶我?”她不禁问得有些不安。

她当然知道他对她的好,却是难免因现实生活的沟通误会造成不愉快,她也曾想过要改变自己,做个温柔听话的好妻子,偏偏又无法轻易地改掉刚愎自用的坏缺点。

“傻瓜,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从未后悔过,就算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后,我的答案仍然不变,我耿阳今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娶艾虹为妻。”他大声宣誓。

“你干么抢我的台词!”她顿时一扫这阵子的心里阴霾,扬起唇瓣,笑得很幸福。

说不累的云艾虹放松心情偎贴在他怀里,没多久便不知不觉睡着了。

暖暖的微风吹拂,空气中带着生气勃勃的绿叶清香,及圆润葡萄果实淡淡的甜香,宁静的氛围圈抱住神情恬静的两人。

搂抱着爱妻,他和她放下一切忧虑争执,不辜负眼前美景,在大地的怀抱里,享受闲适的自在,闭上眼和她一起午睡,直到夜幕低垂。

七个月后,云艾虹产下一对健康漂亮的双胞胎,在孩子满月时,全家人一起造访托斯卡尼,跟姊姊分享她的人生喜悦。

因为她无心的一句话,却引起耿阳大动肝火,两人开始产生激烈争执。

“不准把我的女儿分给富单白!”开什么玩笑,他们都已领养两个孩子了,凭什么跟他抢女儿?

“孩子是我生的,我有权利做决定。”原本只是茶余饭后的玩笑话,却因耿阳强硬激动的反对态度,让云艾虹开始顽固执拗起来。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顷刻间便吵得沸沸扬扬,站在一旁看戏的富单白与云思妤却没有人想出面制止,反倒相视而笑。

他们两人是最佳的生命伴侣,未来的生活绝对持续热热闹闹、多采多姿,毫不乏味。

【全书完】

◆欲知盛天金控千金柯以晴,如何被带给她快乐的左聿掳获芳心,请看花园1132爱情零距离之一《不做千金女》

◆欲知女仆江小鱼如何让追求名利的富家二少富单尹举白旗投降,请看花园1147爱情零距离之二《只爱富少爷》

◆欲知富家大少富单白如何排除万难和云家大姊云思妤成为结发夫妻,请看花园1173爱情零距离之三《老婆不二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