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偽善小貴婦 尾聲

作者︰七巧類別︰言情小說

三年後──

義大利,托斯卡尼。

藍天白雲,風和日麗,綠意盎然的葡萄園農莊,寧靜閑適的空氣中,卻有個女人氣焰高張,與美麗的背景顯得格格不入。

「欸?離家出走?!」雲思妤瞪大美眸,看著怒氣沖天的妹妹非常詫異。

妹妹沒說一聲突然到訪,令她驚喜不已,卻在听到她說出口的理由時,一臉不解。

幾年前她因為毀婚,一個人離開美國來到義大利生活,沒想到痴情的富單白後來選擇放棄富亞的一切,領養了個孩子跑來義大利找她復合。

半年前,他們結了婚,並且在這里定居下來,她結婚後不久,妹妹也終于接受耿陽的再度求婚,嫁進了耿家。

「你們吵架了?呃,應該說,你沒事又鬧別扭了?」雲思妤不禁猜想著。

耿陽對妹妹極度包容呵寵的事眾所皆知,如果兩人發生什麼不愉快,多半是任性沖動的艾虹所引起的。

「這次完完全全是他的錯!」雲艾虹憤然道。手拿叉子用力叉起擺在木桌上削切好的隻果,仿佛跟隻果有仇似的,一口塞進嘴里狠狠地咬著。「他不準我喝酒,不準我打鼓,不準我設計飾品,甚至不準我听搖賓樂!」

憋了一肚子火,她早想跟姊姊告狀。

雲思妤聞言一怔。她並不認為婚後的耿陽會態度不一,反對艾虹從事感興趣的事物。

忽地,似乎想到什麼,她視線看向坐在木椅上妹妹的腹部,然後唇角揚起一抹溫柔的笑意。

「艾虹,你是不是懷孕了?」除了這個理由,她不認為耿陽會反對艾虹做任何事。

「是啦,三個月了。」雲艾虹不禁意外姊姊輕易便猜中。

「耿陽會限制你的行動不無道理,他完全是為你著想。」雲思妤替妹妹的孕事大感心喜。

「我知道一開始他是為我好,可是後來就太超過了,從得知懷孕那天開始,我的生活就像是坐監,食衣住行都有人時時刻刻在監視,什麼都不能吃、不能做。

「除了家里跟醫院,哪里也不能去。他干脆把我綁在床上讓我待產算了!」雲艾虹從來沒有如此不自由,這般被壓抑控制,她早已無法忍受了。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把你綁在床上待產!」身後一道嚴厲的男聲,讓姊妹兩人一同回頭望去。

見到來人,雲艾虹神色一凜,意外他竟馬上就不惜千里追來,俊容上更顯露不悅神色。

「為什麼瞞著我一個人跑來義大利?」耿陽跨步上前,臉上盡是焦慮與憤怒。

在公司上班的他,一听到她離開家里馬上派人欲將她帶回去,萬萬沒想到她竟然不顧一切,直奔機場立刻飛離美國。

他馬上丟邊事務,急忙搭乘下一班飛機趕往義大利。

一路上他又氣又惱,更萬分擔心她長途飛行身體狀況出問題。

「馬上跟我回去!不準你再給我一個人離家跑出國!」耿陽帶著命令的口氣,伸手一把捉住她的皓腕。

「我不要!」雲艾虹憤然拒絕,想甩開他的桎梏,卻是被他捉得死緊。「你給我放手!」她怒吼道。

他竟然對她用命令語氣,從她懷孕之後,他對她的態度完全大變,不再包容縱容,動不動就是命令警告,她完全難以接受。

眼看兩人大動肝火的起爭執,雲思妤忙出面制止。

「耿陽,我有話問你,我們進屋里談好嗎?」她拉住妹婿的手臂,聲音輕柔的說道。

怒火中燒的耿陽無法對大姨子遷怒,他于是暫壓下情緒,看了眼妻子,然後跟雲思妤走進屋里。

「耿陽,你不是了解艾虹,知道她向來吃軟不吃硬,為什麼要那麼激動呢?」走進客廳,雲思妤倒了一杯冰水放在坐在沙發的他面前。

「我是被她急瘋了!她一聲不響竟然跑來這麼遠的地方,萬一出事傷了孩子怎麼辦?」他這次對艾虹的莽撞行為完全無法諒解。

「耿陽,對于艾虹的任性我代她向你道歉。只是,你是不是過度關心她腹中的孩子而忘了她?」雲思妤理性冷靜的分析。

耿陽抬眸,神情一怔。

「艾虹雖然貪玩,但一旦要為人母,不可能還會沒自覺而做出傷害孩子的事,即使你不刻意限制,她也會懂得節制克制,然而因為你的過度緊張焦慮,反而適得其反,讓她感覺自身被忽略。

「你的重心、注意力全在她腹中的胎兒身上,她更因此感覺你的態度大轉變,不再在乎她的感受心情,只一味想將她束縛禁閉,讓她更想故意叛逆,甚至不惜逃月兌。

「我雖無緣當孕婦,卻明白懷孕初期的歇斯底里,更懂得艾虹的心理狀態。耿陽,你對艾虹向來很有耐心與包容力,拜托你好好跟她說話,就當孕婦最大,再更禮讓她一些好嗎?」

在雲思妤一番語重心長的委婉談話後,耿陽緩和了怒意,冷靜了思緒,他走出屋子,看見雲艾虹蹲坐在葡萄樹下。

她抬眸,視線望著廣闊的葡萄園,望著結實匯匯晶瑩剔透的葡萄,卻頓覺眼眶酸澀,無預警地,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淚珠滑落臉龐。

「艾虹……」見她落淚,耿陽心疼地低喚一聲,在她身邊坐下。「對不起,我道歉,全是我的錯。」他張臂,將她輕摟在肩下。

雲艾虹卻是搖搖螓首,緊抿著唇瓣。

懷孕明明是件大喜事,她不知道為什麼兩人會變成這種劍拔弩張的局面?

她內心很難過,也有著許多自責,卻不知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問題。

「艾虹,這陣子我確實擔心過度了,我不是因為孩子而忽略你,追根究底是我太在乎你的身體狀況,害怕萬一有什麼閃失,不僅傷了孩子,更會害你傷心難受。

「我沒當過父親,一時不知道如何拿捏分寸,愈心急就愈焦慮,愈焦慮就對你愈嚴苛,才會害你感到窒息壓力。」攬著她的肩膀,他下巴輕抵著她的頭頂。

「我也沒當過母親,可是我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我不像思妤那樣柔弱,就算要為你生一打孩子都沒問題。」她偎靠在他懷里,聲音略帶哽咽。

「我沒那麼貪心要你生一打,只要保證你會好好注意身體,當個安份的孕婦,我就撤掉你身邊的跟屁蟲眼線。」他承諾還給她自在無拘的空間。

「我本來就有在注意身體,早已開始戒酒,是你一逕瞎操心。」他強硬的態度才會逼得她更強硬的反抗表達不滿。

「是,是我的錯。」他低聲下氣道。雲思妤說得沒錯,對艾虹絕不能硬踫硬,否則非但解決不了問題,只會更擴大事件的嚴重性。

「我也有錯,對不起,害你跑這麼遠來找我。」雲艾虹也放軟語氣,消散了彼此間的怒氣。

「長途飛行你累了吧?休息一兩天,我們再回去。」耿陽體貼道,現下已不急著將她押回去了。

「不累,跟你吵架才累人,而且很不舒服。」她輕聲抱怨著,這陣子確實心情沮喪。

「我會學習對你輕聲細語,不再讓你動怒。」他也小聲地回應保證。

「陽,你是不是覺得我很難搞,有沒有後悔娶我?」她不禁問得有些不安。

她當然知道他對她的好,卻是難免因現實生活的溝通誤會造成不愉快,她也曾想過要改變自己,做個溫柔听話的好妻子,偏偏又無法輕易地改掉剛愎自用的壞缺點。

「傻瓜,從第一眼見到你,我就從未後悔過,就算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後,我的答案仍然不變,我耿陽今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娶艾虹為妻。」他大聲宣誓。

「你干麼搶我的台詞!」她頓時一掃這陣子的心里陰霾,揚起唇瓣,笑得很幸福。

說不累的雲艾虹放松心情偎貼在他懷里,沒多久便不知不覺睡著了。

暖暖的微風吹拂,空氣中帶著生氣勃勃的綠葉清香,及圓潤葡萄果實淡淡的甜香,寧靜的氛圍圈抱住神情恬靜的兩人。

摟抱著愛妻,他和她放下一切憂慮爭執,不辜負眼前美景,在大地的懷抱里,享受閑適的自在,閉上眼和她一起午睡,直到夜幕低垂。

七個月後,雲艾虹產下一對健康漂亮的雙胞胎,在孩子滿月時,全家人一起造訪托斯卡尼,跟姊姊分享她的人生喜悅。

因為她無心的一句話,卻引起耿陽大動肝火,兩人開始產生激烈爭執。

「不準把我的女兒分給富單白!」開什麼玩笑,他們都已領養兩個孩子了,憑什麼跟他搶女兒?

「孩子是我生的,我有權利做決定。」原本只是茶余飯後的玩笑話,卻因耿陽強硬激動的反對態度,讓雲艾虹開始頑固執拗起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頃刻間便吵得沸沸揚揚,站在一旁看戲的富單白與雲思妤卻沒有人想出面制止,反倒相視而笑。

他們兩人是最佳的生命伴侶,未來的生活絕對持續熱熱鬧鬧、多采多姿,毫不乏味。

全書完

◆欲知盛天金控千金柯以晴,如何被帶給她快樂的左聿擄獲芳心,請看花園1132愛情零距離之一《不做千金女》

◆欲知女僕江小魚如何讓追求名利的富家二少富單尹舉白旗投降,請看花園1147愛情零距離之二《只愛富少爺》

◆欲知富家大少富單白如何排除萬難和雲家大姊雲思妤成為結發夫妻,請看花園1173愛情零距離之三《老婆不二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