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风光新娘不该是你 第十章

新娘不该是你 第十章

作者:风光书名:新娘不该是你类别:言情小说
    因为输了百威企业的案子,韩氏企业虽没有因此一蹶不振,但韩风急于寻求别家厂商代理,因此目光失准投资失利,导致韩氏企业濒临崩溃边缘。

    矮闵文凭着老脸上凌家及向家借钱,凌威企业及向擎个人的事业,都基于姻亲关系借款给韩氏企业,不过有韩风这个败家子,大去之日约莫不远,而韩沁与韩语,见到父亲只看到钱才会对她们付出一点关怀,心里也只有感叹。

    矮沁在公司里,地位日趋升高,每个人都对她的表现赞誉有加,甚至有几次,她陪凌董出席宴会时,商界的大老们还夸赞他娶了个能力强的好媳妇。凌母对好怕态度也越来越好,甚至还会参考她的意见,改变穿着与妆容,让自己显得更加高贵稳重。

    因为先前老公的争取,她的上班时间变为正常,反而是身为老公的凌煜炜为了筹措基金会的经费,又办活动又开画展的,忙得不亦乐乎,已经好几天晚回家了。

    这天,韩沁回到家,先洗了个好舒服的澡,坐在镜子前擦保养品时,不禁想念着工作忙碌的老公,不知道又要忙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

    才在想着,房门悄悄地被打开,一双大手由身后霍然搂住了她,吓得她一声惊叫。

    由镜中倒影看到那个笑得顽皮的男人,她不禁娇嗔地槌了他一拳。

    “干么吓人呢!”她由镜中白他一眼。

    “老婆,你好香……”他闻到她沐浴绑身上的花香,忍不住啃啮起她洁白的颈项。

    “你别闹,好痒……”她笑着左闪右躲他的攻击,想不到他抓着她便吻住她,让她没有逃避的机会。

    矮沁本能的回应他的吻,玉臂也攀上他的肩背,轻轻抚摸着,两人好像怎么也吻不够似的,热情迅速地撩拨起来。

    “老婆……”凌煜炜硬生生的打住对她身体更深入的探索,幽幽地道:“我已经忍好久了……”

    矮沁差点被他哀怨的语气和表情逗笑了。其实两人的感情一日千里,对于床弟之间的事,她再矜持下去也没有意义,何况对于这方面没经验的她也很好奇,不知道“传言”中的销魂滋味会是怎样?

    包别说,外头还有一个每天叨念着想抱孙的婆婆等着她传宗接代呢!

    “你等我一下。”她朝他眨眨眼,由衣柜里不知拿了什么后,便闪进浴室里。

    半晌,韩沁再度出现时,凌煜炜看傻了眼,差点由床上掉下去。

    她身上穿着一袭黑色性感内衣,飘呀飘的纱质布料根本遮不住什么春光,让他看得鼻血都快喷出来了。原来……原来他那个平时只穿套装或长裙的老婆,竟有如此美好的身段,该凹的凹,该凸的凸,叫他看得血脉偾张,激情难忍呐。

    她好整以暇地绕过他,极为撩人地在床上躺下,朝着他勾勾手指。

    都已经做到这地步了,再不行动就是傻子了。他迅速地扒光自己的衣服,扑上床,兜头就是一记绵长深切的热吻。

    矮沁热情如火的回应他,双手把他的头发都揉乱了。凌煜炜更是投入的探索着她身上的每一寸美好,享受着凝脂般的肌肤贴身滑动的感觉,听着她在耳边轻吟低喘,他有种男性的满足感,恨不得给她更多,让她能更享受两人肢体交缠的亲密与缱绻。

    “你好美……”性感内衣终于被他完全脱下,“超级美……”在他眼前的横陈玉体,是他一辈子看过最美好的,他将自己当成一枝画笔,在白皙无瑕的娇刮风上画下一道又一道的痕迹,让她兴奋到瑟瑟发抖,喘息不已。

    就在他准备登堂入室的前一刻,凌煜炜突然硬生生打住,一脸不舍地跳下床,开始捡拾地上的衣物往自己身上穿。

    “你怎么了?”韩沁不解。明明气氛就很好啊!

    “现在这个时间不太妙了。”想起上回芹芹到家里时,他功败垂成的遗憾,今天绝不能再发生一次。“我先去告诉妈,今天我们不吃晚餐,别来叫我们了!”

    闻言,韩沁也想起了上回房里险些擦枪走火的一切,小脸爆红。“你这不摆明了告诉妈,我们在房里做什么吗?”

    “妈不会介意的!”临出房门前,他调皮地笑着她害羞的模样,“何况,妈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

    “你这坏蛋!”她不依地抓起枕头往他的方向一丢,却只丢到阖上的房门。

    掀起棉被,她准备下床去捡,突然房门又冷不防地打开,让她惊叫一声又躲回床上。

    “对了。”凌煜炜去而复返,对头她埋在被中半luo的娇躯吹了一声口哨,坏心眼地笑道:“我顺便告诉妈,明天我们的早餐也不吃了。”

    砰!这次飞过去的枕头,将他使坏的俊脸打个正着!

    桃园中正机场。

    为了赶到法国领奖,芹芹要出国了,在场送行的有芹芹的父母,随行老师及阿义,小女孩与兴奋地在众人身边绕来绕去,口中吱吱喳喳的直说话,一点也没停过,丝毫没有要出国的紧张。

    “阿义老师,叔叔和公主姐姐什么时候要来?”她已经等好久,都快发霉长香菇了。“他们跟芹芹说会来的。”

    “呃……应该快来了吧?”阿义笑得尴尬。谁知道那对已经迟到超过半小时的夫妻究竟在干什么?

    又过了几分钟,芹芹都不耐烦地跺着脚了,忽然转头时,才看到凌煜炜与韩沁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抱歉抱歉,我们有些迟到了。”在说这话的同时,凌煜炜甚至还在喘。

    “这位先生,你们不只是‘有些’,是非常好吗?”阿义没好气地说道:“你们究竟在干什么,怎么会迟到那么久?”

    “因为我们昨天晚上在床上——”凌煜炜正要开口解释,却被韩沁的一记肘击打断。

    “看电视看太晚了!”她顺口接下他的话,怕他真的向阿义开起男人间低级的玩笑。

    看电视?凌煜炜有些好笑地看着她紧张的样子,不由得又起了逗弄她的心情。“还有今天早上我们也……”

    “看了电视。”又是一记拐子奉送过去,韩沁故作正经地向阿义强调,“所以不小心忘了时间,很抱歉。”

    他翻了个白眼。这对夫妻简直是欲盖弥彰!“是哪一台电视这么好看,让你们连芹芹出国这么重要的事也可以迟到?”

    “新闻吧。”韩沁道。

    “电影台。”凌煜炜同时说。

    阿义啼笑皆非的看着这对夫妻怎么自圆其说。

    凌煜炜为免太座事后向他发威,只好无奈地道:“昨天晚上看电影台,今天早上看新闻台。”

    “那请问今天有什么重要新闻?”阿义又问。

    这下两人都说不出话了。他们哪知道今天有什么重大新闻,满脑子只有昨夜激情的记忆,但又怎么可能告诉他,于是只能尴尬地面面面相觑打着哈哈。

    阿义难得有这个可以糗凌煜炜的机会,又怎么可能放过,故意靠近他低声道:“我看,你们昨天看的是锁码台吧?!”

    最后,他以得到凌煜炜一记暗拳结束这个话题。

    芹芹瞧大人们忙着说话,不依不饶地扯着韩沁的袖子。“公主姐姐,你和叔叔好慢喔!我等你们好久了。”

    “对不起,芹芹。”韩沁蹲下身,摸摸小女孩的头,“我和叔叔准备了礼物要送你喔!一方面是恭喜你的画作得奖了,另一方面,是预祝你日后的学习能平安顺利。”

    “真的?”芹芹高兴得都快跳起来了。

    “真的!”凌煜炜上前搂住矮沁的腰,递上一个袋子。“就在这里,我和你的公主姐……呃,公主阿姨一起挑的,你瞧瞧。”

    懊奇的接过礼物,芹芹打开袋子,看到里头的东西,忍不住兴奋地尖叫出声,“是画具!全套的画具!懊多好漂亮的颜色喔!”

    她冲上前搂住两人,小小的手不够长,感激之意却满满的包覆着他们。

    “谢谢叔叔,谢谢公主姐姐!我好喜欢。”

    “喜欢就好!”凌煜炜将她抱起来,“对了,你要叫我老婆公主阿姨,不能叫姐姐喔!”

    “为什么?”她不明白。

    “因为这样听起来,叔叔会比你公主阿姨老啊!”

    “叔叔本来就比较老啊!”她理所当然的这么认为。

    凌煜炜语窒,不知该如何向她解释这其中的不同,韩沁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有趣地瞄着他。

    此时芹芹的父母与随行老师已在另一头招手,入关的时间到了。芹芹不情愿地由凌煜炜的怀中滑下,和随行老师到了海关入口。

    在进去前一刹那,她突然回头,泪流满面的向大伙儿挥手。“爸爸妈妈,阿义老师,叔叔还有公主……公主阿姨,我很快就回来了,到时候我会帮大家画很漂亮的画喔!”

    每个人都动容的向她挥手道别,直到小女孩的身影消失在海关内。

    看他们依依不舍的样子,阿义上前拍拍凌煜炜的肩。“又一个孩子受你帮助,有了大好前程了。”

    “这不是我给的帮助,这是他们为自己争取的。”他朝阿义笑了笑,“何况韩沁也在这件事上出了很多力,基金会在她的整顿之下,能帮助的人更多了。”

    “是啊,韩沁,真的很感谢你。我听到其他受帮助的学校及学生们,反应都很不错呢!”阿义对她竖起大拇指。

    “应该的,其实我也没有做什么。”比起凌煜炜全心投入在这个领域,她只能算是个只得是图的商人,岂敢掠美。

    她眼光自然地投向老公,他便紧紧握住她的手,两人相视一笑,夫妻间的默契与深情,就在小动作中表露无遗。

    阿义看了很是感叹,“你们两个能有今天啊,我可也出了点力呢!”

    “我知道。我真不知道该谢你,还是该揍你!我的示爱计划差点被你破坏了。”凌煜炜想到芹芹那幅送给韩沁的画,就觉得好气又好笑。他本想循序渐进地夺回韩沁的心,没想到被芹芹那么一搅和,直接来个大跃进,幸好最后顺利成功。“你到底什么时候收买芹芹那个小间谍的?”

    “山人自有妙计。不用太感激我,满月酒记得请我吃就是了。”

    “满月酒?”凌煜炜啼笑皆非地瞪他,“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呢!”

    “是吗?”耸了耸肩,阿义有些好笑的看着羞不可抑的韩沁,刻意向好友使了个暧昧的眼色。“你们回去以后多看几次电视,相信我,很快就可以喝到凌家第三代的满月酒了。”

    凌煜炜白了他一眼,但阿义的下一句话,又差点让他摔了个狗吃屎。

    “对了,你们与父母同住吧?看电视的时候,记得音量关小一点啊!”

    凌威企业的总经理,目前由凌富贵亲自召开记者会宣布,由儿媳妇韩沁接任。

    由于漂亮的她形象正面,能力又好,再加上凌威企业的员工对她相当爱戴,这个位置于是当仁不让由她接下了。韩沁本人对此只有感动,她辛苦的付出终于得到认同,而她的能力,终于也能淋漓尽致的在自己的舞台上发挥。

    至于她以前那个忙碌的副总位置,自然是交给能力一流的罗新。有他的帮忙以及旗下员工的努力,韩沁管理起公司如臂使指,凌威企业的业绩也蒸蒸日上。

    而凌煜炜有了老婆的帮助,得以全力投入他的慈善与艺术事业。或许有人会觉得他们夫妻似乎角色错置,然而他并不在乎外界的看法,反正老婆喜欢的,他就支持,韩沁认为在企业里能让她发挥所长获得成就感,他就放手让她去做,在背后默默挺她,如此各得其所,两人都找到自己最适当的位置。

    这天,凌煜炜悄悄地来到凌威企业,进到总经理室时,发现自己的老婆坐在位子上打盹。

    他使坏地在她耳边轻轻说道:“董事长来了。”

    矮沁立刻张开眼坐正,东张西望后,发现只有笑得奸诈的丈夫站在身旁,不禁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你很讨厌,干么吓我!”

    “难得见你偷懒嘛!”他低下头亲了她一口。

    “我才不是……”愣了一下,她莫名换了个话题,“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凌煜炜意味深长地一笑。“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他的生日?或她的生日?情人节、圣诞节,还是国父诞辰纪念日?

    “唉,这么重要的日子,你居然忘了,还是我这个老公特地记得。”他挑了挑眉,还是不告诉她解答。“亲爱的老婆,老公我通常来到公司都是来带你跷班的,愿意赏光吗?”

    他又朝她伸出手,每次找她做坏事时,他都来这一招。可惜,韩沁暗叹自己就是吃他这一套,于是伸出手,放到他的大掌里。

    “走吧!”

    凌煜炜神秘兮兮地开车带她来到市中心的一栋大楼前,任她如何逼问他就是不肯说要做什么。停好车临进大楼前,他还捂住她的眼,领着她来到一个人声嘈杂的地方。

    直到他停步,她才听到满室人声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

    才想发问,凌煜炜已在她耳边道:“准备好迎接惊喜了吗?老婆?”

    什么意思?她一头雾水,却仍是顺着他的话说:“好了。”

    凌煜炜手一放,韩沁看着眼前的画面,随即感动到说不出话来,眼眶也跟着红了。

    “结婚纪念日快乐,老婆。”他伸手执起她的柔荑,轻轻落下一吻,全场的人也鼓起掌来,庆祝他们的幸福。

    “你怎么会……你什么时候弄了这些……”她泪眼朦胧地望着这一切。

    凌煜炜带她来到地方是个展览会场,墙上挂的都是他的画作,而每幅画的主角都只有一人,就是她。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自己有这么多不同的姿态面貌,有哭有笑,或坐或卧,他把她神采里的美好,表现了百分之一百,却把对她的感情与依恋,表现出了百分之一千、百分之一万!

    “老婆,我记得我早跟你说要开画展了吧?”他千暗示万暗示,没想到她依旧傻傻的没有猜到。“这次画展的主题,就叫‘吾爱’,每一幅都是非买品。”

    “你这简直是作弊……”他老是这样,让她感动到不能自持,害她明明不爱哭的,却又老掉眼睛。

    “因为,我曾经不小心撕了你的画。”对于那件事,他一直耿耿于怀。“所以我画了这么多还给你,你还满意吗?”

    此时的韩沁,根本已经说不出话了,只能擦着满脸眼泪点着头。她看到宾客里很多都是她的好友,甚至连小语、公公婆婆都来插一脚。

    凌煜炜牵头她的手,一边介绍着每一幅画,告诉她这些画是他在哪个时候捕捉她的风采。

    直到最后一幅画结束,韩沁才稍能控制情绪。

    两夫妻正在深情对望时,不长眼的罗新突然出现,在两人背后酸溜溜道:“我这个副总都快忙死了,想不到总经理居然跷班和老公谈恋爱?”

    “不然我要你坐那个位置做什么呢?”她也学了几分凌煜炜的坏心眼。“你现在在这里,不也是跷班?”

    “唉,亏我为你们赴汤蹈火,还以为总经理会多点同情心呢!”罗新假装叹气地摇摇头,将手上一份文件递给凌煜炜。“拿去,你要的东西!加勒比海对吧?”

    “什么加勒比海?”韩沁不解。

    “老婆,我们似乎还没去度蜜月吧?”凌煜炜承认,这都是他的错,所以他私下请了罗新帮忙。“听说你很喜欢加勒比海的风光,所以我预订了下个月的蜜月行程,请问我有这个荣幸与你同行吗?”

    “你……老是来这一套!”到底他不家多少惊喜!矮沁上前抱了抱他,动容不已。

    “咳咳,我这个帮忙订机票和饭店的人,能不能也要个拥抱呢?”和美女上司一同工作了这么久,他可是什么好处都没捞到呢!既然有这机会,还可以顺便气气凌煜炜那家伙,何乐而不为?

    矮沁放开了老公,大方地也搂了搂罗新,顺便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帮老公报仇。

    “谢谢你,罗新,下个月我去度蜜月时,公司就麻烦你了。”

    难得看到向来冷静的罗新失控的变了脸色,夫妻俩哈哈大笑。

    与众人寒暄了一阵子,韩语突然走了过来。

    “姐夫,恭喜你!这次画展十分成功,你把姐姐画得好漂亮。”她羡慕着姐姐与姐夫的深情。“还有姐姐,恭喜你得到了幸福。”

    矮沁笑着回道:“我们都很幸福,不是吗?”

    矮语但笑不语,但即使掩饰得再好,笑容里也不由得透出丝丝落寞。

    “小语,你不太对劲。”韩沁敏感地察觉了。“你和向擎,出了什么问题吗?他怎么没陪你来?”

    “他工作有点忙。”难道她能老实说,向擎现在正陪着另一个人?“姐,我们没事的。”

    “你以为我第一天认识你吗?”她开始担心了,她从来没见过一向笑容可掬的妹妹这副样子。

    “姐,我的事我会自己处理的,你不用担心我。”既然姐姐现在这么幸福,她怎么能增添别人的困扰。

    “小语,你真的长大了。”韩沁相信,自己也该放手让妹妹飞了,她有她的人生,她会知道怎么处理的。

    卑声至此,公公婆婆也走了过来。公公看来红光满面,看来是因为儿子画展的成功,他也与有荣焉吧?

    “凌威企业的总经理、副总经理都在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总公司搬到这来了?”凌富贵损着儿媳妇。

    凌煜炜连忙帮腔,“爸,你这董事长不也来了吗?上行下效嘛!”

    “你这孩子,一结婚就变妻奴!”真不知道是遗传到谁!他转身一脸尴尬的儿媳妇。“听说你下个月要去加勒比海,好好玩吧,公司有我坐镇就行了。”

    “我真的可以去?”她眼睛一亮,“谢谢爸!”

    “为什么不能去?”凌富贵不懂她的反应。

    “其实……我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韩沁环视了众人一圈。“我怀孕了!”

    所有人的反应顿时呆若木鸡,可怜的凌煜炜受到最大冲击,他还傻傻地回问:“韩沁,你怀孕了?肚子里有小宝宝了?”

    她好笑地看着老公的拙样。“嗯,才一个多月,所以我才会那么嗜睡嘛!”

    这番话像原子弹一样炸醒了众人,每个人都是先惊后喜,纷纷开口道——

    “那你还去什么加勒比海?下个月你好好的给我待在公司……啊不,待在家里待产!”

    “我要回家炖鸡汤了,韩沁,你吃鸡吧?还是要喝鱼汤……”

    “姐,恭喜你!”

    “天啊,这下我工作不是做不完了吗?这副总也太难干了……”

    “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色了!我要……”

    矮沁有趣地看着众人千奇百怪的反应,所有人当下忙成一团,但每个人表达出来的,都是对她的关心与满满的爱,她觉得此生没有像现在这般充实过。

    终于,逃离了韩家那个没有爱的家庭后,她在自己的努力下,也得到了幸福。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