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风光驯夫交响曲 第十章

驯夫交响曲 第十章

作者:风光书名:驯夫交响曲类别:言情小说
    她、糗、大、了!

    莫嘉俞一直回到家,脸色还是忽青忽白的。

    她做了什么蠢事?对大熊父母大吼?还反过来威胁他们?她不是最会装模作样的吗?原本都做足心理准备,要在熊氏双亲面前扮演一个乖巧贤惠的好女人,谁晓得他们一个小试探,她就彻底破功了。

    有谁会对男朋友的父母耍狠啊!

    莫嘉俞捂住脸,极度懊恼,“大熊,我好丢脸……”

    “怎么会丢脸呢?别忘了我妈说她喜欢你呢!”其实他从没见过自己的母亲这么欣赏另一个女人。

    他原本的梦中情人是柔弱、顺从的女人,没想到像莫嘉俞这种脾气火爆的女人不但成了他的女朋友,而她的呛辣又刚好对了母亲的味。

    其实仔细想想,依母亲的修改和身份,应该觉得小家碧玉、温顺乖巧的女人很无趣吧,会中意莫嘉俞这个媳妇,也不是没有道理。

    “不过大熊,你父母冲进牛肉面店,呛声说要找你,我还以为他们是流氓呢”幸好没有真的开打,否则就好笑了。

    “其实……”大熊突然心虚地吞了口口水,“有些事我还来不及告诉你……”

    “其实你是故意没说吧!”她就知道。“快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就是,你说对了。”他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反应。“我父母……确实有些黑道背景,我爸是南部联帮前一任的老大……”

    南部联帮?听起来很大尾,莫嘉俞诧异地扬高眉,“你该不会告诉我,你是黑道老大的儿子,以后要继承他的衣钵吧?”

    “没有、没有,我没有要继承他的衣钵。”怕她觉得反感,大熊连忙否认。

    “要不然我怎么会开牛肉面店呢?”

    “谁知道那是不是你们黑道私下联络的据点。”她哼了一声。“而且你这家伙深藏不露,明明很会打,却伪装成牛肉面店老板,连钟荷都说过你有背景什么的,其实你才是惦惦吃三碗公的人吧?”

    瞒她是他不对,尤其又是这么重要的事,熊志祥看她似乎快生气了,干脆一古脑儿的全盘托出。

    “我年轻的时候,确实荒唐过一阵子,不想靠父母庇荫,也闯出一些名气。但在执行某次任务时,我亲眼目的地着自己的兄弟被人杀害,便下定决心不再那种生活。”回想起那段年少轻狂的日子,他仍然觉得后悔。

    “我其实有兴趣的是烹饪,但我父母不同意,所以我离家北上,开了这间牛肉面店,想过平常人的生活。”

    莫嘉俞沉默不语,只是一直盯着他,看起来好像在气他隐瞒她。

    “嘉俞……”他轻轻牵起她的手,“你生我的气吗?能不能原谅我?我不是故意不说的,而是一般人都不太能接受自己的另一半有这种背景,我不想失去你。我保证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我父母知道我的心意,已经不再逼我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她便用手捂住了她的嘴,“我没有生气。”

    莫嘉俞放柔了目光,刚才不说话,只是故意吓吓他而已,竟然马上弄得他紧张兮兮的。这个男人即使有黑道背景,但骨子里还是那么老实纯情。

    “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用过去的事责怪你有什么意义?何况,我也骗过你,你一样没有怪我,有些事是需要互相体谅的。”

    听到她这么说,熊志祥终于松了口气,也为她的明理而感动。她虽然脾气火爆呛辣,但是情绪控制却很好,不会随便乱骂人,他再一次庆幸自己爱上的,是这样美好的女人。

    “谢谢你。”他情不自禁拥住她。

    莫嘉俞静静地靠在他怀里,享受片刻的亲密,不过越抱,她越觉得他的手似乎不太规矩。

    “大熊,你……”她感觉到他的手已经从她的衣摆探入,正在摩挲着她细嫩的背,而且还有变本加厉,往前移动的趋势。

    “嘉俞……”熊志祥意乱情迷,对他的心理或生理来说,她都有无穷的吸引力,他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对一个女人如此着迷。

    越和她亲近,越是控制不了自己,他觉得自己永远要不够她。

    “我想……”他满是欲望的目光紧瞅着她,似乎想把她一口吞下。“我想看教观摩片……”

    莫嘉俞媚然一笑,细柔的小手诱惑地从他大腿一路往上滑动,直到他的胸膛,挑逗地画了几个圈圈后,猛然把他往后一推——

    “我虽然原谅你的隐瞒,但还是要惩罚!今天,就罚你一个人看教学片!”

    “儿子,这个女人我们喜欢,改天带回家玩吧!”

    因为熊母的话,莫嘉俞即使心里有疙瘩,还是跟着大熊回到他南部的家。

    家,说是这么说,其实应该算是南部黑道的特别保护区,外表只是普通的独栋楼房,一进去却别有洞天。

    除了指纹机,还有二、三十个保镳,电梯密码、红外线,听铁志军说,所有的玻璃都是防弹玻璃,俨然是个小型军事堡垒。

    “你父母……”不知道怎么形容,莫嘉俞只好委婉地说:“那个事业做很大?”

    “曾经。”他笑得有点勉强,因为不希望她害怕他的家庭背景。“不过他们已经退休了,只是威望还在,偶尔会帮忙协调事情有,所以这间房子才会多一点的保护,嘉俞,你不用怕,这些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

    “哇!懊酷!”孰料莫嘉俞一点都不在意,反而异常兴奋,“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耶!以前只在电影里才看得到。”

    “你……不害怕?”他整个傻眼。

    “有什么好怕的?、再怎么门禁森严,这里还是你家啊,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她耸了耸肩,看起来确实很放松。

    熊志祥只觉哭笑不得,她那奇怪的胆子究竟是哪生出来的?一般弟兄都把这个地方当成圣地,进来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说话音量也会尽量降低,她却自在得很,把这里当观光景点一样,好奇的左看右看。

    “好气魄!”熊母突然从角落里冒出来,脸上的笑容和上次去面店找碴时差不多。“很少人到我们这里不感到畏惧的,你及格了。”

    及格?莫嘉俞纳闷地看了熊志祥一眼,他只能无奈地耸肩苦笑,不知道怎么告诉她,她通过母亲对媳妇的初步考验。

    进到内室,熊父已经坐在大位上,熊母则领着他们站到两旁,自己则在熊父身边坐下。两边有不少兄弟,站成两排,还有一对中年夫妇一脸愁苦地站在堂前。

    莫嘉俞暗自咋舌,这根本就是包公审案嘛!等一下狗头铡贬不会被推出来了?

    “带人进来!”熊父看人到了,不耐烦的挥挥手。

    只见两个人拖进一个挣扎不停的女人,直拉到堂前,莫嘉俞才看清楚那个人是谁。

    钟荷?莫嘉俞倒吸口气,好奇事情究竟会怎么发展。

    “钟荷,当初你父母是跟我们说,你在台北没地方住,我看在你父母当年也帮过我们的份上,才让你借住大熊那,结果你做了什么?”

    熊母一开口,威仪自然显现,钟荷脸色惨白,吭都不敢吭一声。

    “你说,大熊被一个酒店小姐骗了?不仅骗光了钱,还想骗走他的店,更重要的,是那女人利用大熊帮她做一些贩毒走私的事,是这样吗?”

    钟荷仍是不语,抓住她的人手用了点力,让她忍不住闷哼一声。

    “是……”她突然一脸叛逆地指着莫嘉俞,“对!我说的就是她!”

    “我?”莫嘉俞一脸狐疑地指着自己,她什么时候变成酒店小姐,又什么时候对大熊骗财骗色兼犯罪了?

    “钟荷,你居然到现在还执迷不悟,我对你太失望了。”熊志祥摇头叹气。

    “嘉俞根本不是什么酒店小姐,她是空间设计师,这些都是可以查证的。另外,她骗我的骗?骗我的店?走私贩毒?根本是无稽之谈!”

    他感叹过去单纯可爱的邻家小妹,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反倒是你,居然因为你在外面欠债,被追债追怕了,所以才想利用我的势力来摆平这件事。”

    “所以,结果很清楚了。”熊父实在懒得管这种小事,只是这牵涉到家务事,他还是得象征性地出面主持。“现在应该怎么处置你?依帮规——”

    那对从头听到尾不发一语的中年夫妇,突然声泪俱下地哀求道:“不要啊,帮主,小吧只是一时冲动,年纪轻不懂事,才会犯下大错,能不能饶她一次?”

    “要不这样好了。”熊母突然心生一计。“她得罪的是莫小姐,就由莫小姐来决定要怎么处置她。”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全移到莫嘉俞身上,她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出乎众人意料,她居然反问熊母。“真的由我决定怎么处置吗?”

    “没错。”熊母露出了欣赏的眼光,这孩子真的不怕。

    莫嘉俞大方地走到钟荷面前,迎视她愤恨的眼神。“你把我毁谤得那么难听,我应该怎么做呢?是要断你的手,还是断你的脚?”她故意绕着钟荷走一圈,钟荷害怕得全身发软。“不要然,毁你的容好了!在你脸上画个几刀……还是在额头刻只乌龟?”

    钟荷吓得都快趴在地上了,只能靠身旁的人架着她,而她的父母更是求爷爷告奶奶的拼命道歉哀求,但莫嘉俞却不为所动,仿佛真的准备把钟荷千刀万剐。

    恐吓得差不多了,莫嘉俞才敛下威胁的表情,没好气地道:“怕了吧?谁教你害我和大熊吵架。我想,既然你是欠债,就罚你去工作抵债好了。”

    不过她也没让钟荷这么好过,她靠近了些,不怀好意地低语,“不过工作内容由我指定,看是要去工地扛砖,还是去做清道夫,我就要再想想了……对了,还有那个香奈儿包包的钱,我也不会漏掉的!”

    等她回到熊志祥身边,哭叫不休的钟荷也被拖下去了。他忍不住低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处理得很好。”

    “你不怕我真的宰了她?”她反问。

    “我很清楚你有分寸。”熊志祥毫不思索的回答。

    他的态度取悦了她,莫嘉俞不由得绽出一个微笑,手也自然而然牵住他。

    熊父熊母看到这情况,也笑开了。

    “你不错!我相信你会成为我儿子的好媳妇。”熊父第一次表态认同莫嘉俞,他也不想太为难钟荷,毕竟是老部属的孩子,吓吓她,让她受点教训也好。

    “看你们什么时候有空,直接把婚礼办一办吧。”熊母也笑道。

    结婚?莫嘉俞和熊志祥对看一眼,心想什么时候讨论到这里了?

    “嘉俞!你听我说,我不知道我爸妈为什么会提到结婚,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们不会逼你的,如果他们一直给你压力,我会替你挡下来……”

    解决了钟荷的事,回到熊志祥的房间后,莫嘉俞听着他有些语无论次的解释,故意板起脸。

    “你不想娶我吗?”她压低了声音,假装生气地打断他。

    “想!当然想!”熊志祥紧张兮兮的回应,“但你应该不想这么早就嫁人吧?我做得还不够好,之前还让你那么伤心生气,你可能还想多观察一阵子……”

    “我想嫁啊!”再次打断他,她想嫁他想死了好不好!

    “真的?”熊志祥惊喜地睁大了眼。

    “但,不一定是嫁给谁喔……”现在情势是她占上风,当然要好好拿乔。

    “啊?”他马上由快乐的天堂坠落无底的深渊。

    “因为没有人跟我求婚啊,”她故作无奈的耸耸肩,“我不需要什么惊喜,喜欢传统一点,至少要有枚戒指吧……”边说边把自己的左手伸到他面前。

    “戒指?我马上买!”熊志祥得令,立刻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莫嘉俞的手还悬在半空中,连把他叫回来都来不及。

    “急什么嘛!我还没说完呢!”她哭笑不得地望着敞开的房门。

    于是,在等待大熊回来的这段时间,她在熊家人的执行下,吃了一顿美味丰盛的晚餐,直到她饱到食物都满到喉咙了,才懒洋洋的回到大熊的房间。

    她前脚才刚踏进房,大熊就跑回来了。

    “戒……戒指买回来了。”大熊急忙秀出他的战利品,“样式如果你不喜欢或大小不合,我再去换。”

    莫嘉俞瞧他气喘吁吁的模样,忍住笑拿起戒指,在手上比了比。“样式和大小是满合适的啦,可是怎么没有鲜花呢?”

    瞧大熊又瞠大眼,她不由得喷笑。“我刚才还没说完你就急着跑出去了,你难道没有看过连续剧或小说吗?鲜花和钻戒是一套的嘛!”

    “鲜花……鲜花……”熊志祥在脑子里疯狂搜索最近的花店,“我知道了!”

    他又如一阵风般跑了出去,莫嘉俞看着他的背景忍不住大笑,总觉得这个求婚实在太滑稽了。

    大熊前脚才刚踏出房门,熊母就来了。由于早已把莫嘉俞视为儿媳妇,熊母热情地执行她用家里的按摩浴白洗个舒服的温泉澡,还请佣人帮她按摩。

    最后,她洗得香喷喷的,慵懒的回到房间,结果他已经捧着鲜花在房里不知等了多久,一见到她的出现,便笑得傻兮兮的。

    这么体的画面,莫嘉俞却觉得很感动。这个傻男人为了和她求婚,一个晚上进进出出不知道跑了几公里,只为了买她指定的戒指和花。

    他真的很爱她,才会这么战战兢兢的,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嘉俞,”大熊立刻拿起花,“花买回来了,我们可以结婚了吗?”

    懊烂的求婚词,莫嘉俞扬眉,“你少了最后一个步骤。”

    “什么?还有?”熊志祥都快昏倒了。不过为了抱得美人归,吞剑、跳火圈他也愿意。

    “最重要的动作啊!”她伸出手,暗求道:“求婚的标准仪式!”

    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熊志祥这次一点就通,他单膝跪下,捧着花和刚才买的戒指,深情的开口,“嘉俞,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会一辈子爱我、尊重我吗?”她问。

    “当然!我会一辈子珍惜你。”熊志祥承诺。

    “那好。”她接过花朝他伸出左手。“我愿意嫁给你。”

    像是中了大奖,熊志祥当场愣住,呆呆的望着她的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急忙用戒指套住他最爱的女人。

    “嘉俞,我们要结婚了。”熊志祥感动地站起身,轻吻了她一记,他的人生从来没有像此刻感到如此圆满和充实。

    “我虽然答应嫁给你,可是……”莫嘉俞突然欲言又止。

    惫有可是?熊志祥差点没撞墙。“可是什么?”

    “放心,我答应你就一定会嫁给你。”她先安抚他,接着跟他说起一个约定。

    “可是去年,我参加了一个婚礼,和三个女孩成了好友,因为那场遍礼实在太烂了,我们决定如果可以,以后要一起结婚,办一个盛大的婚礼。何都璎你听过吧?一个知名女性作家,她负责婚礼文案;徐莹洁是公关,她虽然有点迷糊,却很靠得住;场布就由我来负责,至于所有的餐点,则就给穆歆橙。可是都璎、莹洁和我都有了对象,就是不知道歆橙怎么样,她的感情世界总是很神秘……”

    “歆橙?好久不见!你现在又到哪一国去啦?”接到穆歆橙的电话,莫嘉俞很开心。

    这小妮子家里有钱,一个娇娇女成天在不同的国家跑来跑去,行踪不明,除非她主动联络,否则还真难找到人。

    唉,这样就算交了男朋友,也很难论及婚嫁吧,更别说要和大家一起结婚了。

    “我现在在瑞士。”穆歆橙轻柔的回道。

    “瑞士?干么?你去滑雪?”她一边看着冒烟的电锅,一边喜孜孜的等待。

    今晚是她第三次尝试煮佛跳墙,前两次不是调味料不对,就是食物没煮熟,吃得大熊脸色发白,所以这次她一定要成功!

    “我是来散心的。”穆歆橙欲言又止地停顿了一下,才突然问道:“嘉俞,关于我们的那个婚礼……”

    “就差你一个啊!都璎和律师男友祈伟成逃诜嘴,打赌你究竟赶不赶得上大家,莹洁和她的电子新贵男友骆慕晨则是念着你也该回来了吧!骆慕晨还说你一定是太丑所以进度落后。歆橙,你一定要快点回来,让他看看你这个大美人。”莫嘉俞一古脑儿的把大家的近况一并报告。

    应该好了!歪着头把电话夹在肩颈之间,她把佛跳墙从电锅里拿出来,然后再走到客厅向熊志祥挥挥手。

    煮好了!她用眼神示意。

    熊志祥比了比电话的手势,提醒她讲完电话再说。

    上帝啊,让他多活几分钟吧!

    “那你呢?”听到好友们都有了好归宿,穆歆橙很欣慰,却不知电话的另一头,大熊正感激涕零她打电话来,让他有借口拖延。

    “我?”莫嘉俞最近和熊志祥感情可好了,说起来格外甜蜜。“我家的臭大熊早就向我求婚啦!他不敢说你什么啦,只是也眼巴巴的盼着你回来。”

    吃!莫嘉俞眯起眼,不给他苟延残喘的机会。

    熊志祥只好可怜兮兮的走到餐桌旁,准备迎接第三个佛跳墙酷刑。

    “是这样吗……”穆歆橙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但她本人却没有笑容。“其实,我特地打电话给你,也是想通知你们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事?”莫嘉俞盛汤的手下来,终于听出好友不太对劲。

    “我可能没办法和大家一起结婚了。”穆歆橙掩不住遗憾的道:“很抱歉,不过你们婚礼餐点,我还是会负责的,放心好了。”

    “为什么?”莫嘉俞急了,手上的勺子近来挥去,看得熊志祥心惊胆跳。“明明说好要一起的不是吗?你也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啊!”

    “我是啊,可是有时世事不能尽如人意,我其实一直瞒着一件事没有告诉大家,我以为我可以解决,可是恐怕没有办法了……”

    “究竟是什么事?你快点说,说不定大家可以帮你一起想办法。”嘉俞越听越担心,好友在大家面前一向是笑容满面、自信十足的,她会这么苦恼,问题想必很严重。

    熊志祥在一旁急忙抽走她手中的勺子,免得她烫到自己。

    “没有人帮得了我,只有我自己可以解决。”穆歆橙深吸了口气,说出她隐瞒的最大秘密,“其实……”

    “你说什么?”砰!莫嘉俞的手惊讶地往桌上一拍,装着费跳墙的陶瓮应声落地,哐啷一声,碎了一地。

    熊志祥神情复杂地望着这一幕,不知该庆幸逃过一劫,还是烦恼又要去买个新的陶瓮让她试菜了。

    然而莫嘉俞已无暇理会他的反应,她的耳边一直回落着穆歆橙说的重大秘密——

    “其实,我已经结婚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