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风光不当前男友 第十章

不当前男友 第十章

作者:风光书名:不当前男友类别:言情小说
    棒天晚上,温东璿约了赵允欢在某间意大利餐厅见面,后者当然是欣然赴约。

    她穿了自认为最能突出她火辣身材的合身洋装,化了一个精致无比的妆,再搭上今年秋冬最流行的厚底高跟鞋,头发还特地到美发沙龙吹整了一个下午,就是希望他能惊艳于她的美丽。

    当她踏入餐厅时,温东璿已经坐在那里了。可惜她的精心打扮虽然吸引了餐厅里许多宾客的目光,却没有特别引起他的注意。

    直到她走到他对面坐下,温东璿才缓缓抬头,有礼地对她一笑。

    她没好气的随便点了个餐,觉得自己今天为他忙了一天真是蠢毙了。“我以为你不会再约我呢!”

    “你明知道我为什么约你。”温东璿好整以暇地望着她,他当然看出她今天特别打扮过,但他只将她当成普通朋友,所以她穿美穿丑,都和他没有关系,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特殊反应。

    “那我不管,总之你约我了。”她耍起赖来,“怎么不是约日本料理店,我们都很喜欢的。”

    “意大利我记得你也不讨厌。”她不想提那个话题,他便暂且配合她,横竖还没到适合谈的时机。

    “那当然。我赵允欢可是出了名的不挑食,其实意大利面我还更喜欢。”难得今天只有她和他,她突然后悔只点了盘面,连忙挥手叫来服务生,额外追加了许多附餐和点心。

    “你似乎食欲不错。”尤其是对意式料理,“那为什么当初我们约沛昕时,你都坚持要吃日本料理,而不是吃意大利面或其他的料理呢?”

    赵允欢的笑容一僵,怒瞪了他一眼,“杰森,我们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你非得提这种话题吗?”

    温东璿摇摇头,淡然一笑。他原本就不是想拿这件事损她,只是突然想到罢了。想不到连这种小地方她都用了心机,这几年的分离,已经让他不认识她了。

    赵允欢索性主动换了话题,“你约的这个时间挺特别的,七点五十五分?怎么不约整点?”

    “因为八点整,我还约了另一个人,我希望这一次的会面有她参与。”温东璿卖了个关子。

    约了另一个人?赵允欢突然觉得很不愉快,她以为今天是只有两人的约会,他去哪里找来了另一个电灯泡?

    懊不会是……

    赵允欢越想越不开心,正想发难,两人的桌旁突然传来白沛昕细柔的嗓音。

    “东璿?赵小姐是……”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会约了她又约赵允欢?刚到的白沛昕没有立刻坐下,只是一头雾水地望着气氛显然很诡异的两人。

    “你等一下就会知道了,先坐下吧。”温东璿示意她坐在自己身边,还替她拉开椅子。

    这个厚此薄彼的动作自然引得赵允欢侧目。不过她忍住这口气,因为经验告诉她,只要白沛昕在,保持理性一定会占上风,她越是冷静,越能突显白沛昕的不成熟。

    “原来你约的人是她?”赵允欢刻意放缓了语气问,仿佛一点也不在意白沛昕的出现。

    “没错。”既然人都到了,温东璿就直接切入正题了。“我想和你谈谈关于教授推荐我到美国大学任教的事,是你怂恿的吧?”

    “是我又有什么奇怪的?”她可是一直在关注他的情况,也不怕他知道。“这件事和白沛昕有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这件事关系到我和沛昕是否会相隔两地,她是我未来的妻子,不让她参与整个过程,对她不公平。”经过昨天和白沛昕的谈话,他已经反省饼了,才会安排今天的饭局。

    不过他“未来妻子”的宣言却惹火了赵允欢。他这是向他摊牌了,明知道她不可能喜欢听这个,却仍是还在白沛昕面前表明。

    他不再像以前那样让着她、顺着她了,赵允欢生气的情绪中不由添加了几许悲哀与自怜。

    “但她却会阻碍你的前程。”她也把话挑明了说,反正他也不是不知道她不喜欢白沛昕。“你这次会丧失升教授的机会,不就是为了她?我是在替你争取柄会……杰森,你脑袋清楚一点,想想谁对你才是真的有帮助!”

    聪明的人自然会想要往上爬,可惜他偏偏就喜欢当个傻子,被爱情冲昏头的傻子。

    “我要的伴侣只有一个条件,就是我爱她。谁对我有帮助,谁比较漂亮,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他悄悄牵住了白沛昕的手,“而沛昕刚好符合这个条件。”

    白沛昕的娇躯微微一震,他安排了这一场饭局,说了这么多,都是在向赵允欢说明他坚定爱她的立场,教她如何不为此动容?

    “所以呢?你和我说了这么多,那么你究竟答不答应我爸的邀请?”赵允欢没见到他们桌面下的互动,还存着一丝希望,希望温东璿会为了前途和父亲妥协。

    只要他离开白沛昕到美国,她要乘虚而入的机会还会少吗?“别忘了我父亲在美国的学术地位,由他推荐你,你以后的路会好走。”

    这句话更施以人情压力,因为她要告诉他,她在这件事情上费了多大力气,跟她在一起,绝对比跟只会哭泣吵闹、卖便宜衣服的白沛昕来得好。

    孰料温东璿一听,反而反常地一笑,他拉住白沛昕的大手握了握,像在给她承诺,给她勇气。

    “我自己的路,我想自己走,所以我必须婉拒你的好意。”他明确地给了赵允欢答案。“教授那边,我会亲自去致谢。”

    “东璿……”白沛昕神色复杂地望着他,她当然希望他拒绝,但同时也不希望他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内心的矛盾揪到她的心都痛了,可是温东璿却似乎铁了心,握着她的手也坚定如山。

    “杰森!你知不知道你拒绝的是什么?”赵允欢终于忍不住失态,拉高了音量,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温东璿直勾勾地盯着她,直到赵允欢沉着脸,不情不愿地坐下。

    他放缓语气劝她,因为今天他是来拒绝她,而不是来刺激她的。“我拒绝了什么,自己当然知道。去美国或许对我很有帮助,但我对自己有自信,升上教授只是时间问题,而且我也有我的骨气,如果我能让美国的大学主动来聘请我,而不是靠教授推荐,不是更有意义?”

    他俊脸转向白沛昕,看着她的目光柔到快滴出水了。“到时候,我会带着你去。”

    他都这么决定了,为自己的人生前途选择了难走的那条路,她这个“未来的妻子”自然也要全力支持。

    “去美国卖衣服应该也不错。”她仰起头,朝他甜甜一笑。她想,以后不管什么事情,都没办法再让他们分开了!

    赵允欢再也坐不住了,在她面前放这么大的闪光是怎样?于是她沉着脸抓起皮包便离开,不想再和这两个人多说一句话。

    此时她点的菜刚好送上来,摆了满满一桌。

    “这些菜……她点的?”白沛昕吓了一跳,想不到赵允欢的食量还颇为惊人。

    “是她点的,还是你想追加?”温东璿瞧她的头摇得像捕浪鼓一样,忍不住噗哧一笑。“既然点了,我们就吃吧,反正不是日本料理。”

    他话里的隐喻让白沛昕也跟着笑了,这一晚,就当是小两口意外的浪漫约会吧!

    赵允欢的服饰店关了,两家店的割喉战终于也能告一段落。最后,白沛昕和她终究没能成为朋友,温东璿和她的交情也不复以往,只不过她飞回美国时,白沛昕和温东璿还是来送机了。

    站在海关前,赵允欢拿下墨镜,看着眼前登对的两人,自嘲地一笑。

    “老实说吧,其实这次回台湾,开服饰店只是藉口,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杰森,所以店关了我也不心疼。”

    温东璿和白沛昕听到这话,前者扬起眉一脸诧异,白沛昕则是若有所悟,女人的第六感果然灵验。

    “以前交往时我嫌杰森太温和没脾气,和他分手后,发现没有一个男人像他这么温柔体贴,所以我想回来找他。”她朝白沛昕无奈地耸肩,“本来我不觉得你是阻碍,但想不到他对你的爱这么深,经历了这么大的争吵,你们居然还是没有分手。”

    “这代表我们之间够坚定。”白沛昕不假思索地回答。

    赵允欢挑了挑眉,不服气的情绪又上来了。“但我还没放弃喔!你最好看紧一点,免得男人被我给抢走了!”

    “抢得走就抢吧!一个三心二意、随时随地都要担心他会被别的女人抢走的男人我也不想要。”白沛昕用手肘顶了顶身旁的男人,“喂!你会被抢走吗?”

    温东璿只是轻轻敲了她的头一下,迳自对赵允欢道:“予欢,祝你一路顺风,希望下次见到你时,我们还能是朋友……没有一丝杂质的朋友。”

    他这种说法,等于变相回答了白沛昕的回答,赵予欢只能苦笑,拉着行李就要离开。只是到了海关门前,她还是停下了脚步,回头用涂满眼影的媚眼仔细望着白沛昕。

    这是她第一次认真的打量情敌,以前觉得白沛昕就是个清清秀秀没什么威胁性的小女人,这种女人在路上随便抓都一大把。但今天她发现,其实白沛昕很漂亮,那种漂亮是从内心散发出来的光采与自信,即使不施脂粉,也觉得她很有吸引力。

    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盛妆,她都快忘了自己素颜是什么样子。只不过她选择用浓艳的妆伪装自己的坚强,白沛昕则是没有任何掩饰的往前直冲,这无关对错,只是有的男人喜欢她的明艳,有的男人喜欢白沛昕的素雅罢了。

    看来她真要钦佩杰森的眼光了,抢男人输给白沛昕,似乎也不是多丢脸的事。

    “再见了,我的对手!”她往回走了几步,微弯身,在白沛昕的耳边低声道。

    想不到白沛昕的反应更在她的意料之外,听了她挑衅般的宣言,她只是浅浅一笑,也低声回她。

    “不,你根本不是对手。”

    看着飞往美国的飞机缓缓升空,温东璿和白沛昕直到赵予欢真正的离去,才手牵着手离开机场。

    “好像经历了一场梦一样。”白沛昕叹了口气,赵予欢带来的不只是爱情的风暴,甚至是人性的考验,幸亏她和温东璿对彼此够坚定。

    “她变了很多,真正了解现在的她之后,我发现我已经不认识她了。”温东璿感叹。

    他不知道是不是他拒绝了赵予欢父亲的好意坚定了她离开的决心,不过他很清楚自己与她的交情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不过,我倒挺羡慕你和她有那样疯狂的过去呢!相形之下,我们的交往就像白开水一样。”白沛昕刻意挖苦他,谁教他惹来一个前女友让两人都痛苦了好一阵子。

    温东璿不知道赵予欢究竟出卖了他多少,不过之前的恋情因为赵予欢的个性,他确实做了很多自己从没想过会做的事。

    “你想体验一下疯狂吗?”他突然定定地望着他,在她还没做出反应时,大手拉住她的小手。“走,那就试试!”

    他拉着她回头,来到航空公司柜台前,突然问道:“我记得你有美签,对吗?”

    白沛昕胡乱点了点头,去年她才和狄欣欣玩过一趟。正想问个清楚他想干么时,他却不给她问的机会,转头二话不说刷了两张机票,搞得她一头雾水。

    他看了看手表,然后告诉她,“到晚上的班机还有六个小时,我们先回家收东西。”

    “我们要去美国吗?收什么——”

    白沛昕的话都还没说完,就被温东璿拉走。

    必程的车上,即使她威逼利诱,他都只是神秘地笑着,最后回到家里,他快速整理了行李,还拿了一些证明文件,便带着她再次驱车前往机场。

    莫名其妙又回到机场,白沛昕终于受不了了,她可是跟狄欣欣说离开半天时间而已。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还要回去上班呢!”她娇声抗议。

    “打电话请假。”见她还愣着,他主动拿起她的手机,找到狄欣欣的号码拨过去,然后贴在她耳边。

    “欣欣?”电话接通,白沛昕却不知该怎么说。“东璿叫我请假,那个……他要带我去……去哪里呀?”她用目光询问着温东璿。

    “我要带她去拉斯维加斯结婚,请三天假,行吗?”

    温东璿直接拿过电话,听得白沛昕眼睛都睁大了。

    “哈哈哈哈哈……”电话那端的狄欣欣狂笑起来。“没问题!你们请十天假都没问题!”

    电话挂断了,白沛昕张大了嘴瞪着他,“去拉斯维加斯结婚……”

    “没错,你不是想疯狂一下?”他停在海关的入口前,指着里面,“走不走?”

    就因为她一个临时提议,就要完成两人的终身大事?

    迟疑着、踟踌着,其实她并没有这种脱轨的勇气。但转念一想,自己一辈子从来都没放纵过一次,都是中规中距的过日子,何况,没道理赵予欢能和温东璿疯狂,她就不能——

    白沛昕一咬牙,用力点头。“好,走!”

    甚至,她还主动拉着温东璿进海关,让他笑了好久。

    一般说来,长途旅行应该是很放松的,但白沛昕却不由自主地紧张,僵了好几个小时,飞机餐也吃得食不知味,最后才不支睡倒,等她再次醒来,已经到了目的地。

    她不知道在航程中,温东璿已经用机上的网络做好了所有准备。

    “走吧!”他带着一脸紧张的白沛昕坐上租好的汽车,驱车直到了一间小教堂,她才进门,热情的服务人员便将她送进了化妆间,帮她换上美丽的新娘礼服,还附上一束捧花。

    她几乎是热泪盈眶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不到自己也有这么美的一天。她不是没想过穿着美丽的白纱嫁给温东璿,但当真的到了这一刻,内心的激荡是难以言喻的。

    镜子里的她身旁,突然出现了穿着白色燕尾服的温东璿,他就像个王子一样帅气,用着极为温柔、极为爱怜的表情看着她。

    “你很美,非常美。”他轻搂住她,很是依恋,他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

    “你不吻我吗?”她迷蒙着眼问他。

    “现在不能亲你,要礼成才行。”温东璿失笑,“想不到你这么猴急,那我赶快到礼堂里,神父在等我们了。”

    “我才没有猴急……”娇嗔的抱怨还来不及说完,她就被拉到了礼堂。

    令她意外的是,她以为只是两个人的婚礼,宾客区居然还坐满了来宾,在他们经过时热情的拍手鼓掌,并奉上拉炮和满天花瓣雨。

    “这是……”她咬着下唇,忍耐着不落下感动的泪。“你什么时候订这些的?”

    “订教堂时送的。”他静静地在她耳边说道,用着有些促狭的语气,“还能指定花瓣的颜色呢!”

    所以这算是买一送一?白沛昕闻言不由莞尔,和他交换一个会心的笑,此时两人已走到神父的面前。

    当她说出我愿意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真的哭了,即使再怎么忍耐,再怎么强撑,她还是没办法止住内心的激动。她最深爱的男人,和她完成了最神圣的仪式,即使这是一场败疯狂的婚礼,她也觉得疯狂得很值得、很感人。

    温东璿在替她套上戒指时,不待她问便主动说道:“这个,飞机上买的,航空公司会员还打八折。”

    白沛昕被他惹得又哭又笑,好一阵子才能说话。“我想把捧花给欣欣,可以吗?”

    “我早就想到了,当然可以。”确定仪式完成,温东璿突然将她拦腰抱起,跑向他停在教堂门口租来的礼车,接着将她丢上车后,取下胸口的胸花。“扔吧!总要先满足你后面那些人。”

    白沛昕往车后一看,果然一堆妙龄女郎争着要接捧花,她不假思索地将温东璿的胸花扔出,在一堆尖叫与推挤中,两人笑着扬长而去。

    车子开到了赌城饭店的人造海滩,沙滩上甚至有人在做日光浴,温东璿又拿出自己的手机,在她面前亮了亮。

    “你又想干么?打电话回台湾报喜?”她被他层出不穷的妙想给笑翻了。

    “是拍婚纱照!”他先跳下车,再把她抱了下来,“幸好我的手机的相素挺高的,拍起来画面应该不差。”说完,他先替她拍了一张。

    这实在够疯狂了,他带着她,一家饭店拍过一家,拉斯维加斯的大饭店有着各国风情与各种风格,拍过一轮之后,仿佛环游了世界一周,甚至连异世界都去了。

    拍完婚纱已是夜晚,两人停在住宿的饭店门口,白纱都还没脱下,但白沛昕大哭大笑了一整天,已经累到不行了。

    “还有最后一个步骤。”温东璿朝他神秘一笑。

    “天啊!你还有什么花招啊!”算是彻底领教了他的[疯狂],她都快招架不住了。

    “嗯……我想,我等一下就站在那个尿尿小童的水池里,向你大声的说我爱你,证明给来自全世界的旅客看如何?”他支着下巴,仿佛很认真。“还是你也想被我扔进水里一同庆祝我们终于修成正果?”

    大声说我爱你?扔进水里?白沛昕望了下游客如织的大街,再想像等一下的画画,光是她现在穿婚纱站在这里,就已经备受瞩目了,她可不想明天上新闻,而且还是英文的新闻。

    白沛昕举手求饶,她实在没胆子和他再继续疯狂下去。“行了行了,呃……我想我们应该疯狂够了,接下来就当作蜜月旅行……我是说,正常的那一种,好吗?”

    等了半天就等她这句话,温东璿还真怕她答应,不由忍俊不禁。

    “早知道你的个性会如此,其实你能陪我玩到现在我也很惊讶。我们两个的个性,原本就不适合这种大起大落、狂风暴雨般的生活,细水长流不也很好?现在你明白了吗?疯狂的感觉一下就过了,但白开水一天不喝,可是会死的。”

    “我明白了!”她哭笑不得地横了他一眼。只不过是一句撒娇的抱怨,他居然搞出这么一出闹剧。

    不过人生偶尔像这样脱轨一下也挺有趣的!至于怎么向父母亲友解释,等回去再说吧!

    “其实,以前我做过的所有事,在我的定义里都称不上疯狂,我人生最疯狂的两件事,都是和你一起做的。”

    温东璿朝她眨眨眼,非常满意看到她露出不解的神情。

    “第一件就是不顾发表论文的会议,和人抢机票从香港飙回台湾,只为了你生理痛;另一件,就是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到赌城结婚拍婚纱。”他亲吻了她一下,“应该能满足你了吧?”

    想不到白沛昕闻言却促狭地凑到他耳边低语,让他听完她的话之后目瞪口呆,哑然失笑的说不出话来。

    “能不能满足我,要进到饭店房间才知道喔!”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