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丹甯家管情人 第十章

家管情人 第十章

作者:丹甯书名:家管情人类别:言情小说
    “你刚才吃了什么?”许久,当他们终于分开,穆维哲低声问道。

    “黑嘉丽水果软糖。”黄绮竹完全反射性的回答,整个人还处于震惊状态,愣愣地无法回神。

    “水果软糖?还真像个小孩。”他轻笑,贪看她此刻娇憨迷离的神情。

    “明明就很好吃好不好?”她皱起小巧的鼻子,软声抗议。

    虽然还和他应答着,但那纯粹只是本能的反应,她的脑子早已融成一团黏乎乎的浆糊,起不了半点作用。

    “很遗憾我对你的兴趣恐怕比对水果软糖大得多。”见她完全呆掉,他也不客气,又偷了几个轻吻。

    “你、你、你……”当她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却羞得结巴,“你”了半天还讲不出完整句子。

    偏偏,他像是嫌她受的刺激还不够,又补上一句——

    “绮竹,怎么办?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他喜欢上她了?

    像是有道雷直接劈中脑门,轰隆作响,黄绮竹还来不及为自己的暗恋修成正果感到开心,便直觉脱口而出,“不!”

    穆维哲挑眉,“什么?”

    他刚刚应该是在陈述他的心情,而不是要听她的意见吧?

    “你……你不能喜欢我。”她慌了。

    “为什么?”他倒也不生气,只觉得她的反应很特别。

    她明明就喜欢着他不是吗?为何听到他的告白,反而是这种反应?

    因为你已有论及婚嫁的女友了!

    这句话梗在黄绮竹喉间,怎么都说不出口,她该为自己被他喜欢而感到开心的,但却又无法忽略这件更重要的事。

    先前她因认为时机还未到,告诉他李容芸的事不过徒增他困扰,所以便没有提。可不提,不代表这个人就不存在。

    “这是雏鸟情结……因为我是你醒后第一个看到的人,而你又失了忆,所以才会产生依赖感,其实并不是真的喜欢我。”她咬牙说出另个她同样顾虑的理由。“等你恢复记忆后,就不会这么想了。”

    她怎么会不想接受他的感情呢?只是她总不免担心,待他恢复记忆、想起李容芸后,心中便再也没有她的位置了。

    穆维哲微微扬唇,“那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我一辈子都不会恢复记忆?”

    “这不是记忆会不会恢复的问题……你失去记忆只是一时的,但很多事并不会因而改变,时间一久,你终得回到你人生的正轨上。”

    “所以你认为自己不是我的『正轨』,因此即使偷偷喜欢着我,也连争取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她,当初竟然有胆使计接近他,也挺不简单了。多半是把大半辈子的勇气都用掉,才下得了决心吧?

    心事蓦地被轻易揭穿,黄绮竹只能愣愣瞧着他,说不出话。

    “不过你又怎能确定,我失忆前的选择就是正确的?”他不疾不徐地反问。

    穆维哲的话,令她想起那天李容芸出现在医院时的不耐神情;想起表哥所说,李容芸父亲很可能就是意图谋害他的主嫌;也同时想起,前些日子她在替他读公司文件时,发现帐目有被人动过手脚的痕迹。

    会不会……其实连那场恋爱都是经过设计与安排的?不然有哪个丈人会对未来的女婿不利,甚至想杀了他?

    她先前脑中认定他与李容芸必是天造地设佳偶的念头,突然动摇了起来……

    “绮竹?”见她些微失神,他轻声唤道。

    黄绮竹脑子乱成一团,太多太多的震惊与冲击,让她理不出半点头绪,最后只能虚弱的道:“给我一点时间想想……”

    知道她虽然还在挣扎,但其实内心已经动摇了,他微微一笑。“无妨,你好好想,我不急着要答案,只盼你别让我失望了。”

    “拜托,这有什么好考虑的?当然是直接答应啊!”电话那端的施沂蕊不可思议的怪叫,“你当初费尽心思,求的不就是这个?现在美梦成真了,到底还在迟疑什么?”

    “我也很想答应啊……问题是,李容芸那里怎么办?”黄绮竹嗫嚅道。

    因为实在太困扰,于是她趁着穆维哲在楼上忙公事时,溜到客厅偷打电话给好友求救。

    “我说艾薇小姐,你那颗脑袋会不会太硬了点?都这种时候了还替情敌想这么多做啥?”施沂蕊实在败给她了。“好,你说,不清楚李容芸对你暗恋的那位穆先生究竟是真情还假意,不愿在未确定前介入他们的感情,但你有没有想过,若不是李容芸连她未来老公车祸受伤都不肯照顾,又怎么会让你有机可趁?”

    黄绮竹静默了会儿,“她最近有个人演奏会,很忙。”

    “再忙,忙得过你这个专业投资经理人吗?”施沂蕊冷笑,“你都可以为穆维哲放弃一切了,她为什么不行?”

    “我、我才不是为了他放弃一切……”心事被大剌剌摊开来谈,纵使对方是她最好的朋友,黄绮竹的耳根也不免微微发烫。

    其实她当初只是单纯对穆维哲有好感,会调查他,进而跑来当他的管家,一时冲动的成份居多。

    真正喜欢上他,是在经过做管家这半年多来的相处之后。

    “那不是重点啦!反正现在要是不好好把握,我保证你以后一定会后悔。”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

    “那你还有什么好犹豫?”

    “滴!滴——”

    黄绮竹正想答话,她身上手机的电子行事历却在此刻突然响起。

    “哎,不跟你聊了,我有事要处理,改天再说吧!”

    “总之你好好想想,暂且先放过你,再见。”施沂蕊也很干脆的挂了电话。

    结束通话后,黄绮竹点开行事历,发现是提醒自己去买菜的,连忙起身抓起一旁的钱包欲出门。

    没想到刚回头,便见到穆维哲静静站在她身后。

    “穆先生?”她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出声?”

    他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异样,应该……没听到她讲电话的内容吧?

    自那天他告白后,这几天她一直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我下来拿东西。”他淡淡的道,扫了眼她手上的钱包。“你有事要出门?”

    “噢,我打算去买个菜。”不然今天晚上就断粮了。

    “骑车?”

    “对呀。”没办法,她回台湾时身上存款少得可怜,再加上当一个小小的管家似乎也不适合开车,因此只好向施沂蕊借了辆机车代步。

    穆维哲微微皱眉,“我开车送你去。”见她一脸讶异,他立刻道:“别拒绝,我不会让你骑着机车去买大包小包的东西,太危险了!”

    “可是你的脚伤……”还没好吧?再说,她先前也都是这样去买菜的呀。

    “不碍事。”他的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况且医生说了没那么严重,还是可以走动,正好我这几天窝在家也闷了,顺便出去晃晃。”

    他这样说,她好像也没有理由拒绝了。“好吧,那就麻烦你载我去了。”

    尽避是非假日,但这会员制的大卖场内还是很多人,所谓的不景气,在这里几乎完全看不到。

    穆维哲见她熟悉的推着推车在卖场里晃,显然经常来,且那闲适的态度,与平常面对他时,倒有不小的分别。

    这会儿,见她又跟某个摆试吃的大婶聊了起来,他想起他们相识时间也不算短,却不曾见她面对他时有如此自在。

    他可没忘了,她现在还唤他“穆先生”呢!

    过去他并不是没遇过喜欢自己的女人,但没一个是像她这样喜欢的。

    “阿姨,你刚说这个圆鳕要怎么弄才好吃?”黄绮竹像个好奇宝宝似地站在旁边看,手中还拿着试吃的小纸盘。

    “很简单啦,这圆鳕品质非常好,你看像阿姨这样煎一下,再沾点XO酱,就很好吃了。”摆试吃的大婶热心的介绍。

    “嗯,吃起来真的很棒。”她用力点头。

    “喜欢的话,买一盒回去呀,现在特价。”大婶向她推销着。

    “我也很想啊,但这份量太多了,我一个人吃不完。”她无奈叹息。

    大婶瞥了眼她身后的男人,“怎么会只有一个人?你可以和你男朋友一起吃啊!”

    “啊?”她呆了呆,顺着对方的目光转头望向穆维哲,顿时羞红脸。“哎呀,他……他不是我男朋友啦,是老板!”

    “喔?那老板要不要也试吃看看?”既然是“老板”,那消费能力应该比较高才是。

    只是他还没答话,黄绮竹又先开口了。“不用没关系,他不爱吃鱼。”

    大婶若有所思的望向她,“你还真了解你老板的喜好。”

    “阿姨你别误会,我是他的管家,替他煮晚餐,当然知道他的口味……”她急忙要澄清,但这时一只健实的手臂已自她身后伸出,拿走托盘中的一块试吃品。

    “还可以。”穆维哲在她错愕的注视下,吃掉那块圆鳕。“就买这个吧!”

    不难吃,但他也没有觉得特别好吃,会想买,纯粹是因为见到她脸上渴望却又惋惜的神情。

    如果花一点小钱能买到她的快乐,很划算。

    黄绮竹呆了好几秒,直到他都已经推着车子走了老远,才连忙跟上去。“可……可是就算我们有两个人,也吃不完啊……”一盒真的很多耶!

    “吃不完再说吧。”他一点也不在乎。

    出钱的人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讲什么?只得跟了上去。

    之后他们又走到蔬果区,黄绮竹挑选着要煮的青菜。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不去传统市场,反而跑来这里买食材?”穆维哲状似不经意的问起。

    “习惯了嘛,以前在国外也是这样呀。”她直觉的回答。

    “国外?”

    她一惊,这才发现自己不小心说溜嘴,于是故作镇定的道:“是、是呀,你大概不记得,我先前有和你说过的,其实我们家过去家境还不错,后来爸爸生意失败,欠了不少钱,我才不得不出来工作的。”这番话亦真亦假,父亲做生意失败是真,不过已靠她前些年的工作将债务还清了。

    “原来如此,我不记得了。”他也不拆穿她的谎言,顺着她的话道,然后看见她明显松了口气的表情。

    “我挑好要买的东西了,你还有要买什么吗?没的话我们就去结帐。”她企图转移话题。

    “走吧。”穆维哲不再提起那个话题。他是个有耐心的猎人,过于心急,只会吓跑猎物而已。

    上回让她逃走了,这次,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