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捡到招财猫 第十章

作者:阳光晴子类别:言情小说

爆暖暖照着赵昱天给的地址,开车来到外双溪的一处独栋别墅,刚按门铃,一名菲佣即开了门请她入内,只是在简短的以英文交谈后,她才知道这儿根本没有生病了的宠物,她想离开,但菲佣又以别脚的中文请她先坐下,并表示她的朋友很快就来了。

等了又等,终于菲佣又去开了门,但进来的竟是许宇凡跟赵昱天,他们推着一脸困惑的韩胤展,一见到她,他的表情立即变冷。

“你们好好聊聊吧,若不想聊,直接上床也行。”

“没错,若嫌床上不够刺激,后面还有一个室内泳池,可以luo泳兼办事。”

赵昱天跟许宇凡笑咪咪的扔了话后,转身就走,还把菲佣一起叫了出去,叫她绝不许去打扰里面的人,但才刚讲完,一个冒失的身影立即冲上前,随即被他们一人一手的架起来,

“放开我!”刚刚在车阵中他们故意绕来绕去,谭渝就知道有问题了。

“别那么不识相好不好?我们两个怎么说也是大帅哥,我们陪妳就够了。”

“我不要!”但不要是她说的,两人仍硬是将她塞进车子后座,开车离去。

而屋内,韩胤展跟宫暖暖四目对望久久,却无人开口。

爆暖暖这段日子并不好过,她其实是很想他的,如果她对自己诚实一点……

矮胤展更是想她,他想紧紧的拥住她,但她说的那一席伤人的话总会啃蚀着他的心,她现在就在眼前,他伸手就能抱住她,却不能、也不该!

他倏然转身往后院走去,她一愣,直觉的快步跟上,但为何要跟?她不知道也不想探究。

矮胤展一路来到泳池旁,在脱下西装外套后,居然直接跳入泳池,宫暖暖着实吓了一跳,却见他在泳池里奋臂泅水,来来回回的游了一趟又一趟……

她手足无措,却可以感受到他那满载的压力,蓦地,他突然潜入水面下,久久、久久没有任何动静……

“胤展?!胤展!别吓我,胤展……”宫暖暖慌了,急忙脱下高跟鞋和衣跳下泳池,游到水面下,再游到他身旁,用力的将他拉起来,“你吓死我了,胤展。”

他一脸痛苦的看向她,“没用的……没有用的……暖暖……”

“什么没有用?”她不明白,却可以感受到他的痛苦。

再怎么奋力的游泳也停止不了对她的渴望,他抑制不了。

矮胤展灼热的黑眸凝睇着她,下一秒,他俯身吻住她的唇,这个吻饥渴得吓人,她几乎无力抗拒,而他的手在水面下搜寻她的柔软,狂野的扯掉她的洋装扣子,双手探进她的胸罩,她轻轻的呻吟一声,他的吻更为炽烈,她想抗拒,但好难,真的好难。

他的欲火延烧到她身上,在他扯掉她的胸罩轻抚她的软柔时,她只能慌乱的以手遮胸,但他的手拉开她的手,俯身再次吻住她的唇,让她柔软的双峰紧靠他的胸膛……

“胤展、胤展!”谭渝的声音突地在泳池边响起。

爆暖暖脸色丕变,韩胤展的反应却极快,在捞到那件飘浮在水面的布料后,很快的为她穿上,可她却羞惭得不敢看他的眼睛。

“胤展,你太不应该吧?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未婚妻。”谭渝的口气极冲。

未婚妻?!爆暖暖浑身一僵,惊愕的眸子飞快的抬起来看着他。

他连忙否认,“妳别听她胡说,我根本不承认。”

“你不承认,但是韩爷爷跟韩奶奶亲口应允,我就是你的未婚妻。”

谭渝可不是省油的灯,随即也和衣跳下泳池,将宫暖暖当成隐形人,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我知道你最喜欢在水里**,我们也做了无数次,你何必找别的女人代替我呢?”

爆暖暖脸色刷地一白,眼眶一红,泪眼模糊的挣脱韩胤展的手,很快的上了泳池后,一手紧抓着被他扯破的洋装领子就往屋内跑。

他粗鲁的扯掉谭渝的手,飞快的也跳上泳池追上去,在宫暖暖奔入更衣室的剎那,他也闪身进去,直接将门给上锁后将她拥入怀中。

“你走开、走开!”懦弱的泪水已跌落眼眶,宫暖暖恨极了自己此时的无助,她不要他看到这样的她,她不要、她不要……

“妳听我说--”

“我不想听,我听--”

下一秒,她的唇立即被两片温热的唇给紧紧封住,

她哭泣,摇头想挣脱,但他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为什么跑?为什么哭泣、为什么这么难过?暖暖,妳不是说妳绝不会在乎我,不会理会我跟女人有任何亲密举动,妳还会拍手鼓掌。”

她泪眼迷蒙的看着眼前神情显得颇为愉快的男人。不,她不想鼓掌,她只想打人,她想打他,她心如刀割,他却笑得如此得意。

“妳还想骗谁?妳可以再欺骗妳自己,却骗不了我。暖暖,妳是在乎我的。”

“不……我没有!”

“那妳为什么哭?为什么这么伤心?”

她泪汪汪的凝睇魅惑的俊颜,那双漾着深情的黑眸蛊惑着她说出心中的话。她早该知道自己逃不了、躲不了的,他的爱一直是这么直接、这么强烈,不曾掩饰啊!

爆暖暖眼中的泪水再度决堤,他不舍的倾身一一吸吮,再往下吻着她的鼻、粉颊,最后回到她的红唇……

这一次,她主动微启樱唇迎向他。

矮胤展知道,她终于向自己的心屈服了,他的爱……

等了好半晌,赵昱天跟许宇凡总算看到韩胤展跟宫暖暖走出更衣室。

两人是状甚亲昵,除了宫暖暖身上多披了一件大浴巾外,再仔细看,她身上的衣服有被扯破的样子,他们相视一笑。果然挺激烈的!

但韩胤展跟宫暖暖看到他们可有点错愕了,因为两人的左右一眼都各有瘀青。

赵昱天瞟了怒冲冲瞪着小两口的谭渝一眼后解释,“没想到她那么暴力,我们开车载她离开时,她居然攻击我们,害宇凡紧急煞车,她就趁机跳下车,改上一辆出租车冲回来,我们也跟着追过来--”

谭渝咬牙切齿的打断他的话,“都是你们让胤展有时间去跟别的女人胡搞,我一定要告诉韩奶奶--”

“谭渝。”韩胤展冷眼的打断她的话,拥紧着怀中的宫暖暖,“妳看清楚,这就是我深爱的女人,妳永远也没有机会的。”

“你……”她愣了愣,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伤她的心,眼眶一红,羞愤的跑出去。

赵昱天和许宇凡同时看向韩胤展,有默契的举起大姆指,“好样儿的。”

“谢谢,但能否帮忙找两件衣服让我们换上,我想要带暖暖回去见奶奶。”

“正面冲突?!”两人笑了笑,再看看宫暖暖,“妳要有心理准备,武则天是很恐怖的。”

“我会保护她。”这一句话带着浓情与承诺。

爆暖暖下由得抬头看着他,眼眶因感动而泛红。

“好,给我们半小时。”

两人很快的去办,近三十分钟后,他们带回了从丽晶精晶店刷的名贵珠宝、服饰外,还直接在中山北略一家知名摄影礼服公司抓来了化妆师及美发师,就要武则逃谠宫暖暖一见惊艳,马上喜欢上她,当然,他们心知肚明这是幻想。

不过,韩胤展换穿了一套立领衬衫、灰色西装后,见化妆师为她化的妆及被美发师盘起的头发,却要她们为她卸妆、放下头发。

“为什么?她这样很漂亮。”两名好友都不明白,而且他甚至连她戴在身上的珠宝也拿了下来还给他们。

“又不会要你付钱。”

“我要她以最真实的一面去见奶奶,这样的她,才是我深爱的暖暖。”他温柔的看着清清爽爽,散发着简单纯净的宫暖暖。一身及膝白色小礼眼剪裁大方,她看来就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是,这样才像宫暖暖。赵昱天与许宇凡笑着点点头,也认同了他的想法。

两人给予祝福后,看着他们离开。

这一次他们下去看戏,是因为他们很清楚韩奶奶看到他们一定会将他们骂惨,所以还是回避的好。

车子来到淡水的半山腰,前面就是韩家豪宅,车内的韩胤展握着宫暖暖的手,“我奶奶是个主观意识极强的人,什么事都先入为主,所以妳不必为了讨她欢心而委屈自己,更不必在乎她说了什么,我带妳来只是想让她看看我喜欢的女人,懂吗?”

爆暖暖明白的点点头,一颗心却忐忑不安,在跟着他下车走到大门时:心跳更是加速,愈显得不安。

他突地握紧她的手,她抬头看他,见他给她一个笑容,“有我在。”

她点点头。是啊!有他在。

他拥着她踏进家门,只见全部的人都在客厅,谭渝一见到她更是气愤的怒道:“奶奶,就是她勾引胤展--”

“谭渝,妳最好给我闭嘴,免得我叫雷总管把妳轰出去。”韩胤展冷冷的打断她的话。

“奶奶,妳听到了--”

“雷总管,把她轰出去,因为我有事要跟我的家人说,而她是惟一的外人。”韩胤展的口气不容辩驳,那狂妄的气势更让白惠芳不由得一愣,忘了要说话。

雷坤一脸为难,但少爷一记冷光射过来,他还是请谭渝出去,但她不肯走,正当不知如何是好时,韩胤展倏地走上前粗暴的揪住她的手臂将她拖了出去再用力将门甩上,任何她在外面拚命敲门大喊。

在场的人都看傻眼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胤展,你怎么可以对谭渝这样?”白惠芳找回自己的声音,怒气冲冲的看着孙子道。

“奶奶,我要妳好好看看暖暧。”他走到宫暖暖身边,紧握着她冰冷的小手,“她就是我爱的女人。”

“你……”白惠芳愣了愣,怔怔的看着气质非凡,虽素净着一张脸,但美丽动人的女孩。

“我知道奶奶可能不喜欢她,但我相信奶奶若真的爱我,就会尊重我的选择。”

“这……不行!我不赞成,何况,我怎么跟谭老交待?”白惠芳虽这么说,却不得不承认孙子的好眼光,这女娃儿有一种可亲的魅力,让人一见得缘,那八卦杂志上的偷拍照片显然没有拍出她的神韵及魅力,但她只是一名没有家世背景的兽医这却是不争的事实,她还是配不上孙子。

“奶奶不赞成也改变不了我要娶她的决心,我只是带她回来见妳,现在看过我们走了、”他拉着宫暖暖的手就要离开。

“等一等,你这什么意思?我不赞成你还要娶她?你是要跟奶奶断绝关系?”白惠吼了出来。

他头也不回的回答,“我没有这么想,但若因为我要娶暖暖奶奶就要跟我断绝关系,我也无所谓。”

“胤展!”宫暖暖忙跟他摇摇头,她不要这样的。

白惠脸色一白,气得浑身发抖,“你、你说什么?亏奶奶这么疼你,我养了你二十年,你回报给我的是这个你、你在乎这个女人胜过奶奶,我真是白疼你了,早知道当时就让你……”她脸色突地一变,瞬间不见血色,一手紧压着胸口,浑身抖个不停,就快喘不过气来,“痛,我、我的胸口好……痛……”下一秒,她昏厥倒地。

“叫救护车!快叫!”

“奶奶!”

“妈!”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众人都慌了。

白惠芳心脏病发,好在及时送医,在医院休养数日后已没有大碍了,但她却以此威胁韩胤展陪她回德国。

由于医生叮咛,她心脏病再犯的机率极高,最好别再受刺激,韩胤展因而不得不屈服,而赵昱天跟许宇凡只觉得无力,这会儿他们是不必再想什么借口了,因为三人都得回德国。

得知消息的高佳琪跟小美心情也差,一来是两个大帅哥走了不说,韩胤展跟宫暖暖的未来呢?会不会因随着时空距离的转换而起了变数?

矮启岳夫妇也感到无奈,却也无力改变,在搭机的前一天,儿子说要到宫家道声再见,两人仅能点头,看着他沉着一张脸离开。

矮胤展来到宫家,与宫伯父、宫伯母及宸宸、凉凉道别。

成敏瑄好舍不得,但这段感情显然需要时间来考验,宫毅也看出女儿心情沉重,虽然想让女儿跟着去,但韩家奶奶发病就是因为女儿,若女儿跟着去又出什么事,那罪恶不就大了。

看着小两口走到前院去,宫毅跟妻子相视一眼,实在替女儿担心。

矮胤展跟宫暖暖坐在前院小椅上,两人都沉默无言。彼此实在有好多的话想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

尤其是韩胤展,凝睇着低头不语的她,心益发沉重,他深深的吸了一口长气,

试着让离别的愁绪能淡些,“暖暖,有没有什么要送我的?让我可以一看到就想到妳,免得时日一久,我忘了妳可怎么办?”

她摇摇头,却看到招招走过来,靠在他的脚边。

“这时间跟空间都是爱情的杀手,更何况,向我投怀送抱的女人又多,”他握住她的手,“还是妳就近监督,我作不了怪也无法忘记妳?”

“不……”宫暖暖低声拒绝了。不行的,万一又激怒韩奶奶……不,她承受不起,只是,看着在他脚边舒服窝着的招招,她想了想,做了决定,“就招招送你吧,牠总是跟着你,我可以给牠开立证明,该打的预防针还有--”

“妳会为了想念这只肥猫而到德国去吗?”韩胤展开玩笑的打断她的话。

她避开他的问题,“我会想念牠的。”还有你……

“那好,我收下了。”他低头看着在他脚边的招招。是牠牵起他们的情缘的,

他抬起头来看着她,这才发现她眸中盈满了泪水,他紧紧的拥抱她,感觉到她灼热的泪水染湿了他的衬衫,也让他的心在瞬间揪成了一团。

“离别不会太久的,相信我……暖暖。”

她相信、很想相信……但她好怕,好怕这是最后的拥抱了。

矮胤展返回德国后,宫暖暖的生活似乎回到了认识他之前那样平静无波,但她知道她的人生再也不一样了。

在他没有来电的日子,她会思念他,当接到他的电话时,她会快乐一整天,偶尔两人会互发伊媚儿,也会透过网络视讯看看彼此,但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两人之间的联系却愈来愈少,从两天一次、到三天一次、到一个星期、两个星期,后来更是一个月后才有通话……

虽然韩胤展说他忙,忙于说服他奶奶,也忙着表现她带给他的改变,再加上复学后的庞大课业等等原因,但她却是愈来愈不安。

转眼间,时序入秋,这是她出生的季节,但过去她从不曾觉得这个季节是感伤的,反而秋的风景多了枫红的加入而更为美丽,不过今日,她真的感觉到苦涩及伤感。

望着桌上的生日蛋糕及围绕在她身边的亲朋好友,她却寻不到去年生日时的快乐。

为什么?为什么他连一通电话也没有,难道他忘了几个月前为她打工的目的了?

但忘了也是应该的,毕竟都过那么久了……

“吹蜡烛了,姊,妳要许愿哦!”宫凉凉唤醒坠入思绪的姊姊。

“对对对,快许愿,生日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宫宸宸笑笑的起哄。

爆暖暖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想见他……好想见他……在睁开眼睛吹灭蜡烛后,她的眼眶不禁凝聚了泪水,她真的好想他……

“快快快,我想这份礼物应该要拿出来了!”宫毅可舍不得女儿哭,边说边对着所有的人挥挥手,要大家识相的退到楼上去。

她不解的看着老爸,却听到她的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喵呜”声。

她眼睛一亮,一脸惊喜,“招招!”她回过身,一眼就瞧见一样胖嘟嘟的招招,她蹲下身开心的将牠抱起,“妳怎么会……”她倏地住了口,看着站在门口的挺拔身影,那英俊的脸上尽是笑意,深邃的黑眸尽是深情,她哽咽了,泪水模糊了眼睛……

矮胤展走上前,紧紧的将她拥入怀中,招招则及时跳开,没当夹心饼干。

“想不想我?”

她摇摇头,泪不停的流下,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不想?那可怎么办?我那么努力的改变自己,不仅专心读书还努力学商,好不容易才让奶奶点头同意我跟妳在一起,可是妳却不想我?”他的口气还挺怨的。

爆暖暖眨眨泪眼,抬起头来看他,“真的?她真的同意了?”

“但这跟妳没关系了,不是?”他故装生气状。

“当然有关系!”她粉脸红了。

“什么关系?”

“我、我爱你。”她低声的回答。

他狡黠一笑,“这答案很中听,我就不生气了,只是暖暖……”

“嗯?”她羞红着脸,不解的看他。

“我这一生最快乐的事就是爱上了妳。”

她的泪水又决堤了,他则不舍的倾身吻去她颊上的泪珠。

全躲到二楼的众人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摀嘴偷笑,还有陪着韩胤展飞来台湾的两位友人也站在门口瞧这一幕。

赵昱天抚着下颚问许宇凡,“你猜胤展什么时候才会告诉暖暖,武则天会点头同意的真正原因?”

卑说武则天前几天一人在家时,却突地再次心脏病发,结果是招招冲到隔壁,死命的拉着邻居的衣角喵呜喵呜的直叫,才让邻居进到屋中察看,及时叫了救护车,救了武则天一命。

爱猫犬的白惠芳认为招招会这么做,极可能是受到兽医主人的影响,套句她最爱说的话,“主人是啥样,宠物就是啥样。”

所以,她的那一条老命也可以说是宫暖暖救的……

许宇凡看着屋内吻得浑然忘我的两人,笑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招招帮了胤展这个大忙,所以胤展已经找人订制一间豪华猫屋,准备送牠当媒人礼了。”

赵昱天点点头,“是该好好答谢。凭心而论,这只肥猫还真会挖宝,你瞧牠先帮宫暖暖挖到韩胤展这张钻石级的长期饭票--”

“又帮胤展挖到了他人生的惟一至爱宫暖暖。”

若有所思的两人突地勾起嘴一笑,同时往招招跑过去。

“我先!”

“我先!”

但一直竖起耳朵听的招招早有警觉,仅管腿短,仍旧拔腿狂奔,再来个“飞檐走壁”,让两个黄金剑客追得气喘吁吁。

看来想要靠这只又会招财、又会作媒的猫儿寻获美人归,可得先掳擭牠的心才行呢!

【全书完】

想知道宫家姊妹还会因为各自的特殊喜好,发生什么精采故事吗?千万别错过--

*花园系列509招财赔钱货之二《养成摇钱树》,看鄀蓝诉说宫家老二的动人爱恋。

*花园系列510财赔钱货之三《抱个聚宝盆》,看唐筠诉说宫家小妹的浪漫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