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宁为丫头 第十章

作者:阳光晴子类别:言情小说

船要开了吗?码头上人声鼎沸,好吵。

哭了半晌的恩静贤拭去泪水,从床上起身。

再去做最后一次的巡礼吧,再多看一眼她曾经跟冷耆走了数十回的热闹港口也好,多复习一遍,她就难忘这场美梦一些……

走到舱门前,一拉开们,视线对上的却是一个穿着黑色绸缎的宽阔胸膛,而且这上方的图案她还挺熟的,微微嗅到的男性阳刚气息——也挺熟的。

皱起柳眉,她将视线慢慢、慢慢的往上移——

“怎么、怎么是你?”她倒抽了口凉气,瞪大眼看着站在门口的冷耆。

冷耆黑眸森冷,紧绷着下颚,看来凶巴巴的,“为什么不会是我?”

“我——”

“你逃了,你竟然逃了?你好可恶,你就只能以这样的行为来回报我对你的爱吗?”他愤怒不已,气得从齿缝间迸出话来。

他喉间的酸涩,心中的痛楚,在在都说明了他有多么在乎她,但相较之下,他在她心中的份量,显然没有她之于他来得重。

“我、我留下来才是伤害。”恩静贤终于从快要瘫痪的声带里挤出话来,不过也已泪如雨下,“你、你应该已经知道我骗了你。我根本不是金枝玉叶,不是小主子,我只是她的贴身丫环,这全是我的错,我跟主子从小一起长大,我们情同姐妹——”

一看到他愤怒的上前一步,她想也没想的就往后退。

冷耆又上前,她急着又往后退了些,却见他顺手将舱门关上,还落了锁。

这个动作可吓坏她了,她拼命摇头,“你快走,这船要开了呀,你——我要去北方的,你怎么可以跟着去,你快下船啊。”

“不要管这艘船,恩静贤,你就这样走了,就不怕我会伤心难过?”

“我怕啊,可是我能怎么办?”看他气怒的又走过来,恩静贤急忙伸手制止,“你别再靠近我了,你这样……我无法思考,无法好好说话。”

他咬咬牙,瞪着脸色苍白的她,强自压下怒火,“好,我让你好好的说,把要说的话一次讲完。”

“好……”她脆弱的点点头,眼眶又一红,“是我,这一切全是我的错,在我发觉你是个好人时,就应该把你还给小主子,你一定可以给她幸福的——”

闻言,冷耆怒不可遏的瞪着她,额上青筋因怒火而浮起,他是东西吗?可以这样让来让去?

头一回,他想要怒声咆哮,而对象,竟是让他爱得心痛的女人。

“可是我们天天在一起,慢慢的,我感觉到自己喜欢上了你,你也陷入,无法抗拒的情愫在我们之间滋生,日复一日的,愈来愈深。”

这一席话可悦耳多了,他的神情这才缓和一些。

恩静贤拭去落个不停的泪水,看着眼前男人从愤怒渐渐变得温柔,“可是我的心也一直在提醒我,我只是一名丫环,哪能当王妃?我甚至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能得到你的爱,得到你的真心对待,我就该心满意足,不该再要求更多了……”

“你可以要求,可以的。”

懊死的,他好想拥住她,但他也知道如果没让她将心底的话全说出来,难保日后这样的逃跑戏码不会再发生。

“不行的。”她愈说愈难过,用力摇摇头,“你知道我有多讨厌我自己?小主子是我的救命恩人,她虽然鲁莽轻率,看似顽劣,但正义感十足……”

他知道她指的是把曾经是小乞儿的她带到潘府的事,“她是个好女孩,上天不会遗忘她,会给她属于她的幸福。”

“她的幸福就是你,你就是上天给她的恩宠,而我……我霸占了王妃的位置,霸占了你的爱与温柔,让小主子代替我到轩腾堡去当丫环——”她泪如雨下,愈说愈激动,“我是坏人,也许这会儿她正忙着伺候别人,也许她得天天日出即作,夜深才能休息,我得去跟她换回来#……呜呜呜……就算我爱你,也不可以……我不能那么自私……”

也许是情绪整个发泄出来,恩静贤突然觉得身子一虚,眼前一阵晕眩。

冷耆迅速窜身向前,一把将瘫软的她抱起,走到床边坐下后,一脸凝重的看着怀中脸色苍白的女人。

原本她虚弱的还想起身,但被他的黑眸一瞪,便不敢妄动了。

“还记得你那阵子作的恶梦吗?其实从你的梦话里,我已经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我派出去的探子也替我证实了你过往和来历了。”

她难以置信的瞪着他,“怎么可能?那你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因为怕揭晓你的身份,会让你有离开的理由,所以才当作不知情。”

恩静贤被这个事实吓傻了,泪水凝于眼睫,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所以,从头到尾,我就只要你,温柔也只有给你,你并没有霸占你家小姐的任何幸福,因为我只愿意给你一人幸福,所以,我才会说我要定你了,只要你。”

望着他的眼,她看到了他的真诚,深情,执着及坚定,她无法不感动。

颤抖的伸出手,摸着他俊美的脸,他立即伸手握住她的,将她的手贴靠在胸口,“感觉到了吗?这颗心只为你跳动得这么快,而我,也只有一颗心而已,何来第二颗心去爱你的小主子?”

“可是……那小主子怎么办?”她因他的深情而软化,不再说着要走的事。

“傻瓜。相文离开就是为了替我到轩腾堡去打点她的事。”虽然,他一直不明白这么久了,为何好友连一个消息都没有送来。“总之,我的妻子只有你一人,不准换。”

“可是,可是我终归只是个丫环,不——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是个丫环就好,宁愿自己从没有伪装成小主子,那么也不会——”

他真的生气了,很想敲醒她顾虑太多的顽固脑袋,“你还不明白吗?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注定你不会只是丫头,注定了你会遇见我,爱上我,懂吗?”

她真的可以这样想吗?

“所以,别再把我推开了,小贤,把你的爱给我,把你的人生交给我,好好的陪我走完这一生一世,听到没有?既然你是丫环,那我是郡王,是你的主子,可以命令你听话吧?”

见他一脸怒气却又拿她没办法的挫败模样,恩静贤的泪水再也不受控制的成串滴落。

“好……我会在你身边。”

总算得到她的承诺,无限怜惜的轻吻她的唇,她的脸,她的泪,将她拥得更紧。

她的双手环住他的脖颈,羞怯但深情的回吻着他,更多的泪水滚滚而下。

他将她打横抱起,带到床上,黝黑的大手褪去她的衣裙,但唇却依恋的在她的脸,脖颈流连,之后才一路往下品尝她的甜美……

激情过后,理智慢慢回到恩静贤的脑海。

她突地惊吓的大叫,“天啊,船肯定开了,怎么办?这船航行到北方要半个月啊,你——”

她焦急的话语最后全被吞没在冷耆温柔的吻中。

他将她落在脸颊上的细柔发丝撩到她耳后,喃喃低语,“不急,这船今逃诩不会开的。”

坐在床上,她困惑的看着他,“怎么可能?船员说再过一个时辰就会开船的。”

冷耆的黑眸总算闪过一道狡黠之光,“丫环要听主子的话,那么船员也得听船主的话吧。”

她眨了眨眼,总算明白,“你是船主?”

他笑,“不然呢?当我的妻子眼中露出想搭船离开我的想法,还大胆的问我该搭哪艘船,我当然只能要她上自家的船,方便日后我来逮人啊,这艘船上的船员及乘客都已经全部被带到另一艘船上去了,现在已在海中航行。”

她简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他根本早就看透她了。

“可是——你不是也让我看了冷家账册——”但都没有他的名字啊。

“经营船队是因为海外贸易的热络才开始的,这不过是这一年多来的事,大部分由相文处理,那也是他的另一个身份,同样的,我也曾经有过分身……”是该坦陈一切的时候了,只是——

他邪邪一笑,“我们得回去了,不然,你再这样坐着看我,我很担心有些话没说,有些事不该做却一直做。”

坐着看他又怎么了?恩静贤不解的低头一看,粉脸顿时烧红,急忙以双手抱住luo胸,但下一秒,整个人也被抱进他的怀里。

“你好坏,怎么到这时候才说——”

“风景如此美好,叫我怎么舍得说。”

“你!”她羞死了。

冷耆不舍的放开她,又忍不住再吻她一下,再亲了她的脖颈一下,然后品尝一下她的柔软,就这么一下又一下的,他灼烫的吻像雨点落在她诱人的胴体上,两人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最后,再一次的温柔缠绵理所当然更加避免不了。

“其实,我也骗了你。”

此时已是月明星稀,冷耆与恩静贤乘坐着马车,返回明伦山庄。

一路上,冷耆都拥着她,娓娓道来自己因文韬武略,锋芒太露,再加上与先帝感情匪浅,所以成了现今皇上的心头大患,一直担心他会谋反窜位。

便他对江山根本没兴趣,对权力斗争更是厌烦,只是皇上似乎没除掉他,龙椅就是坐得不安稳,所以,卓相文才会替他出了主意,让他“染上怪病”,家人也因为他的怪病推拒其他朝野重臣的邀宴,慢慢远离权力中心,弃政从商。

但多疑的皇上还是怀疑他患病的真相,三番两头就找探子下南方,最后甚至在杭州安插耳目,逼不得已的他们最后只好以他的大限已至,用最古老的冲喜方法来让皇上安心。

当他谈到人皮面具时,恩静贤简直不敢置信,又听到他靠着人皮面具吓走杜家三人,除了好气又好笑的情绪外,最后留在胸口的,只有满满的温暖,和对他的深情。

必想从见到他的第一面,到中间的点点滴滴,她知道,今生今世,她再也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对了,有个好消息——”她粉脸一红,凑近他耳朵,小声说:“我有了。”

冷耆双眸倏地一亮,将她紧紧拥在怀里,心中是激动是狂喜的,因为他知道,她愿意说出这件事,就代表她不会再从他身边逃开了,会一生一世的与他共度白头。

片刻之后,他们回到了明伦山庄。

正厅里,梅姥姥,冷王爷,冷王妃及冷采芸端坐在椅上,其他闲杂人等早被交代全退下去。

冷耆与恩静贤坐在一起,他宽厚的大手紧包着她冰凉泛冷的小手,给予她温暖,一双深情的黑眸凝睇着她,给她最大的勇气。

深吸一口气,恩静贤愧疚但真诚的一一看过她的“家人”,然后,真真切切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不用对不起,我们都知道原因了。”

梅姥姥心疼极了,难怪她什么事都肯做,丫头的事也做得好熟稔。

“是啊,不是你的错。”

马亭燕也是个软心肠的人,一看到媳妇那些沾了不少泪痕的真情告白,她的泪水也没断过。

“是啊。”冷王爷也将她交代事情来龙去脉的数张信纸一一阅毕,“不能怪你,你是为了报恩,才阴错阳差的造就这一切,不是你的错。”

“对嘛,小嫂子,若说真的有什么错,就是错在你的善良而已,不过,也因为你的善良,才有了这一切美好的结果,你不该内疚,不该从我们身边逃走啊,”冷采芸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

恩静贤泪眼模糊的看他们,见他们都是一脸的感动,体谅,没有生气,谴责及轻视,她还是忍不住提醒他们,“我只是个丫头,还曾经是沿街乞讨的乞儿。”

“那又怎样?我只知道你现在是我的小嫂子,谁要敢看轻你,我第一个揍他。”冷采芸马上对空气挥舞起拳手来。

“没错,那又怎样,我只知道现在的你是我的孙媳妇,谁敢给你一记轻蔑的眼神,我这老骨头还硬朗得很,绝对也赏他一拳。”梅姥姥也笑着开口。

“是啊,我们不管过去,只知道现在还有未来,你就是我们冷家的媳妇,”冷王妃跟冷王爷也感性的说起鼓舞的话。

“没错,我只知道你是我冷耆的妻子。”冷耆含情脉脉的看着不得不咬住下唇,好忍住哭泣的妻子,摇摇头,爱怜的将她拥入怀中,“傻瓜,哭出来没关系,我们都是你的家人啊。”

这句温柔心疼的话一出,恩静贤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痛哭失声。

这一哭,梅姥姥,马亭燕及冷采芸也忍不住苞着落泪,连冷仁景的眼眶也湿了。

但他们都没有阻止她哭,因为明白她心中积压了太多的自责与愧疚,哭一哭,发泄出来也好。

恩静贤哭了好久好久,将冷耆的胸口浸染了一大片泪水后,才慢慢停止了哭泣,平复心情。

这时,耳边才响起冷耆的温暖嗓音,“是不是该跟大家分享另一个好消息了?”

她眨眨眼,抬头看他。

“瞧,姥姥她们都被你弄得泪涟涟了,你得负责让他们笑。”他含笑的黑眸里有着得意的光芒,那也是即将为人父的骄傲之光。

虽然羞涩,但看着厅里的家人,恩静贤仍难掩喜悦的跟大家说:“我有了。”

“什么?”

“有了?”

“是我有孙子抱了?”

“我要当奶奶了?”

一室的惊喜笑声此起彼落。

恩静贤看着自己的丈夫,衷心的说:“谢谢你,是你给了我这么多的家人,给了我这么多的幸福,可如果——”

“如果,也能给你的小主子像这样的幸福,那就再好不过了,是不是?”

她灿烂一笑,他还是这么懂她。

蓦地,大厅外,一阵急遽的马蹄声响起。

一行人连忙走出厅外,就见灯火通明的前院里,一名高大的马夫急急翻身下马。

冷耆一眼就认出他,他是卓相文最忠心的随侍何钧,总是隐身在暗处保护他的主子。

“郡王,这是我家主子要我快马交给你的。”何钧立即从怀中拿出一封主子的亲笔信函。

冷耆连忙展信一看,愈看眉头拢得愈紧。

“哥,卓笨——呃——卓大夫说什么?”冷采芸最按捺不住,她好久没有那个人的消息了。

“是啊,说什么?”恩静贤更急,现在她已知道卓相文去了哪里,为何而去,自然非常关心。

其他人也都看着冷耆。

冷耆先看向妹妹,“里面没有提到你的事。”

“什、什么?谁管他有没有提我的事。”冷采芸粉脸顿时灯照花纷纷工,但心里可恨极了,那个没良心的臭家伙,亏她那么想他。

冷耆再看向一脸紧张的妻子,“很麻烦,轩腾堡的少主拒绝让相文将你的小主子带走。”

“为什么?”她快急死了。

这一问,冷耆的表情变得有点无奈,“相文说要我们别问为什么,因为那家伙根本就是一个有理说不清的人,他跋扈,粗蛮,狂傲又冷酷,就算抬出双方父亲的深厚情谊,也不让相文把人带走。”

“惨了,那小主子肯定是得罪他了,怎么办?怎么办?”

一见她这么急,这么慌,冷耆就更不敢说轩腾堡的少主跟好友说,他跟潘紫嬣结下的梁子就像天一样那么高,这辈子他绝对会把她留在轩腾堡里,一直到她死为止。

只是,除此之外,卓相文还写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看完信后,赶快带着你的爱妻上轩腾堡,有件事信里说不清楚,但颇棘手,见面再谈。

“小贤,你别急,相文说他跟对方杠上了,还要我带你去轩腾堡。”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走啊。”

“我也要去。”冷采芸急忙说,她要去见卓笨蛋,看他是不是被小嫂子的小主子勾走魂,否则怎会全在说她的事,连给自己一句话也没有。

冷耆看着急匆匆的两人,忍不住笑了,“总得准备行囊还有马车——”

他的话尚未说完,一阵杂沓的马蹄声再起,而且这次马匹的数量可能高达三十多匹。

不过瞬间,近三十名黑衣人骑着高大的骏马,护卫着辆金碧辉煌的马车,就这么冲过明伦山庄急聚而来的侍从们,进到占地宽广的院落。

这等阵仗已令人错愕,但下了马车的人,更让冷家人惊讶之余,连忙上前“恭迎皇上——”

“免了。”

赵恒大袖一挥。先是看了丰神俊朗的冷耆一眼,冷哼一声,“看来你真的全好了,恭喜你,不过朕今日不是来找你,而是来借你妻子一用的。”

“什么?”冷家人皆一愣。

恩静贤更是傻眼,她怔怔地看着这名眉宇间虽带邪魅,但五官俊俏,在一身精致华服的衬托下更显尊贵的男子,他就是皇上?还、还要借她一用?

冷耆的反应很直接,他立即将妻子拉到他身后,“请皇上把话说清楚。”

赵恒挑高浓眉,看他黑眸阴鸷,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寒冽的气势,勾起嘴角一笑。

若他不是皇帝,绝对也会受制于此气势,惊骇得倒退几步吧。

冷耆也看着他,总觉得眼前人跟过去那名日日沉迷于女色,歌舞的皇上似乎有些不同。

“冷耆,你不要想歪了,以为朕想染指你的妻子,朕最近得一粉红知己,在她的谆谆教诲下,朕与过去那名放荡不羁,好猜忌的无能皇帝已经不同了。”说到这点,赵恒可是很得意的。

是吗?是谁有那种胆子和能耐,竟能教育皇帝并改变他?

“朕知道你们都很好奇,不过,朕答应我的美人儿要以最快的速度将她的好朋友潘紫嬣姑娘,也就是郡王的王妃,安安全全的带到轩腾堡去。”

这一听,众人可明白了,个个瞠目结舌。

“这么说来……”冷耆看着脸色大变的妻子,再看向一副沉醉在幸福里的皇上,“皇上的红粉知己不就是我妻子的好友——”

“恩静贤姑娘。”赵恒说起这名字,口气可温柔了,“但朕都喊她小贤。”

天啊,这怎么回事?恩静贤有种要晕倒的感觉。

小主子怎么会跟一个色皇帝凑到一块儿?

冷耆也连忙将妻子拉到怀里,甭说她要昏了,就连他也觉得事情大不妙,一牵扯到皇上,他要让妻子安心跟他一辈子的承诺会不会做不到?

原本清朗无云的夜空,这时突然风起云涌,层层乌云慢慢吞噬了皎洁的明白,透出一丝诡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