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格格当差 第十章

作者:阳光晴子类别:言情小说

懊想哭!

晨懿策着马儿,出了别馆,来到后山坡的这条浅溪旁。

她翻身下了马背,走到溪畔坐下来,凝睇着清澈的潺潺溪流悠游的小鱼儿。她再也无法如此自由自在了,她的心有了牵挂、有了束缚,有了悸动,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男人,成了一个大笨蛋!

深吸口气,她低下头,用双手泼了些冰凉的溪水在脸上,不然,她眼眶热热的,心儿酸酸的,想哭的感觉愈来愈浓。

望着溪水里的倒影,她咬着下唇,热泪仍然滴落而下。怎么回事?她从来就不是爱哭鬼,更不是贪心鬼,也不是撒谎鬼,可她发现她都是,她不想他纳妾,她想要独占他的人、他的心,不要跟任何女人分享他!

但秦莫更过份,他不是不喜欢宁格格吗?干么又抱她?那当初请皇上赐婚不是皆大欢喜,她不必为了恩恩跑这么一趟远路,不会遇上他,不会赔上自己的身心,不会有这么多的烦心事了!

全是他的错,原来一个人的心可以如此虚伪,没心没肝的可恶家伙!

她愈想愈生气,眼中的泪水迅速盈眶。”哭什么?“

蓦地,溪面上的倒影多出一个伟岸身影,晨懿吓得一愣,蓦地回头,这才看到不知何时已策马追上来的秦莫,但许是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听到马蹄声,也没有听到他走近的脚步声。

秦莫一看到她盈眶的泪水滴滴答答的掉个不停,黑眸浮现温柔,在她身边蹲下后,伸手轻拭她脸颊上的热泪,”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是看到宁格格抱着我,因而深受打击?“”什么打击?“她尴尬的扯掉他过于温柔的大手,”我又没哭,只是刚刚用溪水洗脸留下的水渍。“”傻瓜!“他大手一揽,将她带入了怀里,”我连眼泪跟溪水都分不清吗?“”别抱我!你去抱她就行了!“

她还是想推开他,口气也有妒意。”真像个打翻了好几坛醋的妒妇。“他莞尔一笑。

晨懿脸色一变,”谁、谁是妒妇!“”不承认?“秦莫深深地看着这名偷走了他的心的俏格格,”你知道吗?这几天,宁格格找到机会对我不是搂就是抱,在我冷眼睨视时,她才肯松开手……“”那又如何?“竟然还不只一次,太过分了!”那又如何?好问题。“他摇摇头,”在那当下,我的脑海就会浮现你的脸,就开始在心中开骂——“”骂?“

他点头,”我骂难道我的懿儿不知道我在水深火热之中?夫妻之间,不是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而她却任我一人单打独斗!“”这……“她有点儿迷惑了。

见他说了这么多,他仍未开窍,他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傻懿儿,我在等你走向我,你不懂吗?“”什么?“

秦莫抱怨道:”妻子找丈夫是天经地义的事,而你这个没良心的妻子,竟然让我等了好多天。“”是谁没良心?你以为我不担心你吗?哼,你快点走开!“一双小手推拒着他,但他硬是不放,她生气的抬头,”你——“

他顺势的掠夺了她柔嫩的唇瓣。

这个吻有着太多的温柔、太多的疼惜、太多的感情,他一一借由这个吻来传递他对她的所有感觉,他不是会说甜言蜜语的人,但他对她的感情绝对是真的。

从这一记深深地吻中,晨懿感受到他的情感,在他终于放开她时,她气喘吁吁,只能呆呆的看着他。

他深情凝睇着她,向她告白,”我必须向你承认,这一生,我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如此坚定,我的心、我的魂,都在告诉我,我只要你,只要你留在我身边,只要你陪我一生一世,共度每个晨昏。“

她热泪盈眶看着他,久久无法言语,被他的一席话深深地感动了!”我承认,我一直没有对你坦诚自己的身份,那是因为我知道如果你晓得我是一个格格,你一定会派人送我回定王府,可是……我不想就那样离开,我舍不得离开你。“

秦莫眸中的深情更浓了。

晨懿哽咽道:”我一开始的确也是很混乱,不知道自己为你动了心,所以总是胡乱的找借口来说服自己,为什么必须继续隐藏身份待在你身边,然后知道你也召了军妓那晚,心里的不平、闷气全涌上了……“”我也必须向你承认,我的确曾因生理上的需求而——“”你不用说的。“”不,我一定要让你知道,尤其是我因为一名军妓而长驻在边疆不回、不娶妻的传闻都是我刻意传出去的,因为我并不想跟女人有太多的瓜葛。“他笑了起来,”但你是绝对的例外。“

这一听,她的泪水又滴答滴答的掉落,”你这么说我就很满足了,宁格格她,不,我想皇太后把宁格格带到这里,她要是没有逼你娶了宁格格,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因为,她那张老脸也丢不起啊!“”那是她的事,是她自己不要她那张脸的。“他口气严峻,但为她拭泪的手却很温柔。

凝望着他深情的脸孔,她真的觉得很满足了。”其实,我也不敢想独占你。“

秦莫浓眉一揪,”你再说,我要生气了。“他将她拥入怀里,”我现在需要一个可以勇敢地跟我站在一起,让皇太后跟宁格格知难而退的妻子,你明白吗?“

晨懿点点头,可是仍然忧心,”皇太后跟宁格格恐怕没那么好应付。“”你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好,其他的事由我来担心。“

他将她搂得更紧,她也伸出藕臂环抱住他的腰,两人相依相偎,对彼此的感情更加坚定了。

晨懿怎么也没想到,秦莫的下一步是这么走的。”禀太后,臣要带懿儿回家,并且派人通知定王府,邀他们至将军府参加我跟懿儿的婚礼。“

第二天,他拥着她到远雨轩,直接朝皇太后跟宁格格丢下这颗震撼弹。

笔太后脸色丕变,宁格格更是脸发白,瞪着这双登对的璧人恩恩爱爱的站在她面前,她又气又恨,”太后奶奶,你没听到——“”哀家听到了!“她眼内冒火的瞪视着神情倨傲的秦莫,还有一脸无畏的直视着她的晨懿,”不行!这件婚事在哀家认为尚未得到圆满结果之前,不可以有任何动作!“她强势命令。”臣的婚事与太后并无关系。“秦莫冷冷的提醒。”放肆!你不要以为哀家奈何不了你,一旦哀家惊动皇上——“”皇上如果答应赐婚,太后跟宁格格就不必走这一趟远路了。“”你!“这话一针见血,皇太后气在心里,却说不出反驳的话。

但要她就这么回京,这张脸她着实丢不起!惫有小宁儿,她没考虑太多就带她来这里,等于是把她带来给秦莫鉴定,但却被嫌弃退货了!

这日后,她们肯定会成为达官贵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柄。

不成!事情到此地步,她不能摸着鼻子走人,要不然,小宁儿的幸福也被她亲手给毁了!”秦莫,如果你不娶宁儿,哀家便将你贬为庶民。“”哼,太可笑了!太后似乎没忘了,臣就算成了庶民,也绝对是一个富可敌国的庶民,太后是贵人多忘事了吧?臣不介意提醒太后。“

是了!他这么一说,晨懿倒是想起来了。当初,为了恩恩请江湖好友去查秦莫的身世背景时,她就查到了秦家世居在东南的”秦家堡“,秦家财富惊人,代代在生意投资上都别具慧眼,财富惊人,也因与各地重要商会来往,权势、地位都相当崇高,反而是众多达官贵人争相笼络的对象。

而秦莫是目前秦家堡老堡主的唯一孙子,他的双亲则另居在京城的将军府上,秦莫若不做将军,最高兴地肯定是这三位长辈了。”你!“皇太后脸色丕变。她还真是忘了!”好,哀家奈何不了你,但晨丫头呢?她上回踢伤小宁儿,伤了哀家的人,哀家就把她关入牢里!“”荒谬!太后颠倒是非,先动手的是宁格格!“秦莫动怒。”那又如何?就算不是这个原因,哀家要关任何人只要一声令下,也不需要原因。“

简直是不可理喻!晨懿怒不可遏,却是朝秦莫摇摇头,”太后没说错,愈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们不必浪费唇舌了。“

笔天后冒火的眸子倏地一眯,”你——你现在就犯了忤逆哀家的罪!“”随你判吧,反正颠倒是非、强人所难一向是太后的强项。“”你给我闭嘴!“她怒声咆哮,”来人啊,把晨懿格格给我抓起来,送到这里的官府去关起来!“

笔太后的侍卫上前,但秦莫也上前,将晨懿揽至身后,冷硬的道:”太后,别欺人太甚!“

她冷哼一声,”是你不识抬举!如果你肯娶——“

他俊脸蓦地一沉,”我不会娶宁格格!“”那好,看谁先低头!“她已有所指的瞥向他身后的人儿。

晨懿微微一窒,明白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皇太后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软的不行来硬的,一定要秦莫娶宁格格为妻……”好,太后要我进牢,我就进牢里去。“她上前一步。”什么?我不允许!“秦莫脸色铁青的扣住她手臂。

但她却回身,踮起脚尖,在他耳畔咬起耳朵,”听着……懂了吗?“”可是——“”就这样。“她不想那么绝的,但既然她们敬酒不吃,就换她跟秦莫给她们罚酒喝。

虽然反对,但他不得不承认那是唯一一个治得了无法无天的太后的办法!

秦莫凝睇着她,以眼神向她承诺,他一定会做好安排,不会让她受到委屈。

一会儿后,晨懿就被押定,而林管家在主子的眼神示意下,明白的跟着同行,他得先去打点打点,让夫人即使成为阶下囚,也能吃得好、睡得好。

而太后在满意之余,也不忘撂下狠话,”这件事要是有任何人多嘴的传出去,哀家绝不轻饶!“

此话一出,别馆里的丫鬟、小厮个个脸色丕变,小玉跟小紫更是在心中大骂太后的无耻。

不过,她们看向面无表情的将军,相信将军绝不可能让夫人陷入绝境的。

五日后,扬州——”探到消息了?什么?我家格格成了阶下囚!“

清秀的丫鬟小雨从晨懿格格女扮男装离家后,就透过格格结交的各路江湖友人寻找格格的下落,但怎么也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管消息是真是假?我们有几名朋友已打算联袂前往营救。可以确定的是,杜天元的确是受晨懿所托,安排前往秦莫将军军营的驻地。

说话的王芸娘是江湖中有名的侠女,父亲还是称霸南方的商帮魁首王钧景,她跟交友满天下的晨懿一见如故,成为挚友,也是这一次逮到杜天元,逼他说出晨懿下落的人,但至于送他一阵拳打脚踢的原因就不必多说,免得小雨担心。

小雨想了想,也不定决心,“我也要去。”

“不行,你不会武功,还试留下来吧。”

“那福晋跟王爷那里?”

“就让他们以为还没有找到人吧,这个消息只会让他们更忧心、更害怕而已,我们前去把人救回来后,再做妥善安排。”

小雨也只能点头了。

她拿起菜篮,离开了这位在巷弄间的茶馆,走至熙来攘往的街道,因为整个心思全在主子成了阶下囚的坏消息上,当一辆马车疾驶过来时,她竟然还浑然未觉得走了过去——

“小心!”一个熟悉的叫声陡起。

小雨瞬间回了魂,及时的闪过马车,但已吓得魂飞魄散了。

她抚着怦怦狂跳的胸口,一个身影突然跑向她,紧紧地抱住她,“小雨!”

“咦?”她愣了一愣,怔怔的看着眼前这泪如雨下的女人。“小毓!”

她又惊又喜的丢下菜篮,用力的回抱她。

“天啊,我以为这辈子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也是啊!我几乎死了一次,是他救了我!而我,也嫁给他了。”

小毓说着说着,脸红红的回头,小雨这才看到她身后一名斯文俊逸的男子,温柔的看着小毓。

“坐下来谈吧。”

两个在晨懿格格及恩颐格格身边伺候的丫鬟,就在小毓相公的建议下,到了间比较隐秘的茶馆小坐。

小毓立即娓娓道来恩颐格格跟她在离开浚王府后,到了太白的寒旭山庄便把主子弄丢的事,而她在掉了盘缠,一路乞讨却也染了重病必到扬州后,幸运的遇到救了她的何府少爷,也在他细心地照顾下才恢复健康。

“所以,我们这会儿就要前往太白,救我家格格去。”

“为什么不跟你家福晋王爷说呢?”小雨不明白。

“我把主子弄丢,哪有脸见他们!”

也是。她叹息一声,“说来说去,全是宁格格搞出来的,我家格格也陷在军营出不来,成了囚犯,这事我也没法子跟我家福晋王爷说!”

小毓脸色一变,“怎么会这样?”

小雨摇头,“主子丢下我自己走了,这消息我也是刚刚才得知的,格格的朋友们要去救她了,我看你们也赶快上路,这两个主子真是让我们牵肠挂肚的,好担心啊!”

“可不是,那我们先走了。”

两人约定有好消息一定要告知对方,再三叮咛后,这才依依不舍的分手。

*********************************

先跟秦莫咬耳朵,要由这个边塞城市的百姓们传出她入冤狱的内幕消息,也因仲打断。

但秦莫可不想就这么乖乖屈服,他也清楚,这事如果直接叫探子把消息送到皇上那儿,最后仍是不了了之,皇上顶多训诫皇太后跟宁格格一下,再释放晨懿,送些黄金绸缎便想息事宁人。

但接下来呢?难保皇太后跟宁格格不会又继续花招百出的找他跟晨懿的麻烦,所以他有了新计划,但晨懿势必得委屈的留在牢里一段时日。

他给了何予威一个任务,要他利用在营区外的人脉把晨懿入狱一事沸沸扬扬传开来,而且定要传到人尽皆知,传到引起公愤,任务才算结束。

“敢问我该用什么方式来传送?”这根本就是要他去浪迹天涯嘛!拔予威问道。

“你是军师。”秦莫直接把问题又丢回给他。

他开玩笑的冷瞪他一眼,“干么不自己去?”

“我得留在这里保护懿儿。”秦莫一脸认真道。虽然这儿的官府跟他一向交好,也承诺会好好照顾懿儿,但他就是不放心。

“也是。那我就走唱、说书,努力的洒狗血,应该也挺称职的。”何予威笑着自我调侃。

于是他和一队人马分散开来离开驻地,扮成说书人,将边疆驻地发生的事,在一个城又一个城的说唱流传,然后流言四起,传啊传的,传到大小城镇、传到了京城。

“听到没有?上回宁格格才把秦莫将军父母看中的儿媳妇恩颐格格,硬是请皇太后作了主,赐婚给声名狼藉的幸伦贝勒,这一次更过分了……”

“我也听说了!懊恶劣啊,秦莫将军救了失忆的晨懿格格,两人相知相惜,成了夫妻,皇太后为了宁格格却还是要来棒打鸳鸯!”

“我知道,听说皇太后硬要栽赃个罪名给她,还要让她游街斩首示众,这是杀鸡儆猴,看谁敢再跟秦莫将军沾上边,跟宁格格抢男人!”

“好狠毒的宁格格……”

“好自私的皇太后……”

这些话语传啊传的,传到秦家堡、传到将军府,也传到定王府。

这两家人算了算就有一、二十人马不停蹄的从南到北的赶了好几天的路程,一前一后的直奔紫禁城面圣,秦家自然是为了未曾谋面的媳妇而至,定王府则是为了宝贝小榜格前来。

笔上在听到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自是震怒无比,恼怒的叫道:“来人,立即派快马传朕旨意,要太后马上释放晨懿格格,并立刻带宁格格回来,要是胆敢抗旨,就用押的将她们给朕押回来,快去!”

“是!”明白皇上怒不可遏,内侍连声应道,急急的退了下去。

秦家二老及定王爷立即感激的跪拜行礼,“谢皇上隆恩。”

笔上叹息一声,“全起来吧,说来这是无妄之灾,皇额娘宠溺宁格格太过,为了以绝后患,朕该替宁格格找个好人家嫁了。”

真是皇上英明,众人心有同感,更是喜出望外,异口同声道:“谢主隆恩。”

接着,两家人在离开皇宫后,亦齐聚商讨该办个隆重的婚礼了。

两个月后,一场盛大的婚礼在秦家堡举行。

听说,地点改在秦家堡是因为秦莫将军的亲朋好友太多之外,古灵精怪的晨懿格格也不达多让,尤其是江湖友人就来了近百人,简直像在开武林大会。

而秦家与众多商会友好,各地前来祝贺的马车,就将进入秦家堡的大小道路几乎塞爆了。

惫有前来祝贺的皇亲国戚、文武官员阵仗更是不小,所以,当天所开的流水席不下数百桌,穿着蓝衣的小厮、粉色裙装的丫鬟也有数百人的穿梭在觥筹交错的客人间,场面惊人。

但最温馨的一幕,该是一对新人的长辈互相举杯敬酒时所说的话——

“感谢上苍,感谢秦家,晨懿这个丫头所闯的大祸小宾不断,但秦家人全包容了,还迎她入门,谢谢,谢谢!”

“亲家公客气了,我才要谢谢你们,生了一个美丽率直的女儿,才能掳获秦莫的心,让他愿意成亲,让我们有机会含贻弄孙,谢谢,谢谢!”

此话一出,席宴爆出热烈掌声,不少人的眼睛因感动而湿洒漉的。

至于俊美过人的新郎与美丽出众的新娘,一身喜气洋洋的吉服接受众人的祝福时,脸上的喜悦跟幸福感染了众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笑容满面。

而在这么多宾客里,一对同样出色的俊男美女在稍晚时,被请进了新房——那便是恩颐格格跟幸伦贝勒。

他们在新婚当天因得知晨懿入狱的消息,连洞房花烛夜都没过,便启程去救人了。好在这路途遥遥,他们还没赶到,就听到百姓们传出皇上的圣旨已释放晨懿格格,而无法无天的皇太后跟宁格格则被强势的请回宫中,不过十天,宁格格便安排和亲,嫁至异族去了。

只是,洞房花烛夜耶,秦莫跟幸伦贝勒坐在新房外的侧厅喝酒,而新房里则一直听到不断地娇笑声。

“喂,把你娘子带回去了,没听过春宵一刻值千金?”

秦莫当了一天新郎,被折腾了一日,好不容易挨到这一刻,当然想抱老婆了。

邪魅的幸伦贝勒笑得可恶至极,“我的春宵也是因为你娘子而化为乌有的,你应该也听说了吧?”

秦莫瞪他一眼。他是听说了,但是——

“此一时彼一时,我不等了。”他笑着转身入内。

在龙凤烛光映照下的新房里,两名角色女子巧笑倩兮的握着手聊着。

“别说什么对不起的话了,瞧,我们现在多好,尤其是我,原本只打算混到军营里去当差,没想到混这么大,混个将军夫人回来耶!”

听着晨懿俏皮的话语,连秦莫都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

而跟在他身后的幸伦贝勒也跟着一笑。

两个男人的笑声,让新房里的两位美人愣了一愣,这才转过身来,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

幸伦贝勒走到恩颐身边,在秦莫走到晨懿的身边拥着她时,笑道:“我想恩恩混得也不差,在格格卖笑后,还能混到一个福晋来做不是?”

恩颐粉脸一红,羞怯的瞪他一眼。

“好了,你们这对好姐妹要聊天可以另找时间再聊,原谅我们——”秦莫的话还没说完,新嫁娘就先送他一个拐子。

“不行,我们聊得正起劲呢!”

惫是恩颐较贴心,“不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先走了。”

“这——”

“不得有异议,因为恩恩得补个春宵给我。”幸伦贝勒在刹那间似乎又成了让外人闻风丧胆的匪盗之王“黑帝”,他一把抱起恩颐,就狂妄的施展轻功从窗户飞掠离开。

“终于只剩下我们了。”

秦莫总算能好好抱抱自己刚出炉的娘子。从要办婚事开始,他们之间就老是有一些人在,总是进进出出,忙来忙去,他要抱一下、吻一下,就像在当小偷,更甭提有什么机会能翻云覆雨了。

此时无声胜有声,两人躺在床上相依相偎,感觉彼此的心跳,感觉这珍贵且神奇的一刻。

接下来,他们要携手同心,共度未来的人生。

“对了,予威好像没来耶?”她突然想到在她这次历劫归来中居功厥伟的苦命人。

“他走唱到最南方,来不及赶回来了,不过——”秦莫突然一个翻身,压在她身上,“在这一刻,你想到别的男人,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晨懿忍不住露齿一笑,“此刻都名副其实的成了你的妻子了,你还会吃醋?”

他承认,“当然吃,就这两个月吃最多,老是有一大堆人围着你,连想独占你的时间都没有,好不容易只剩下两个人,你的脑袋里竟还有另一个男人——”

“那是她有良心好不好?”

他蓦地一愣,“什么?懿儿,你的声音怎么变成男的了?”

噗嗤一声,晨懿笑了出来,指了指窗外,“我们有客人了。”

秦莫一回头。可不是嘛,何予威就坐在窗台上。

“呼!总算赶回来了,你别瞪我,我快累死、渴死、饿死了!”

他跳下来,走到满满的一桌山珍海味前,迳自喝酒、吃东西。

“你忙你的,我听不到、看不到,酒足饭饱后,只会像死人一样的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而已……”

秦莫懊恼的大叫:“给我走!算我拜托你了!”

晨懿抱着肚子大笑。看来,她的洞房花烛夜会跟她的好友一样,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可是,她一点都不介意,甚至觉得很公平,她和恩恩果然是难姐难妹啊!

欲知温婉贤淑的恩颐格格离家出走后,如何遇上匪盗之王“黑帝”,请看格格兼差之一《格格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