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睡完总裁带球跑 第五章

作者:贞子类别:言情小说

啪!

一个短促的声响过后,车内又再度回到令人窒息的死寂。

“我哪有叫你去堕胎?给你补身体是因为你有孕在身,那点钱我们还是给得起的,多的可就没了啊!”石砳冤死了,殊不知另外两个人是听得满头黑线。

你的助理这么ㄎㄧㄤ,真的可以吗?——田一青很想这样问石磊,不过看到他那张冷冰冰的脸之后就打消念头了。

知道他没那么黑心,她是安慰不少,但也就仅止于此了。

这男人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好像都藏着百八种意思,难怪粗线条的她花了八年也还是看不懂也猜不透,这样还能喜欢他这么久,果然爱情是盲目的啊!

不过她现在重见光明了,在彻底放下过去对他的执念后,看着他居然只觉得无比平静,他只要不是要她去夹娃娃,她都能答应他的条件,只求速速跟他断舍离啦!

“除了钱,你也能要求其他事情,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会尽量满足你,我唯一的条件就是,你永远不能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对分手的情人从来不小气。

“不用啦!你们调查过我家就知道我家不缺钱花,我自己养得起,用你的钱养我家的孩子才是真正纠缠不清。”她摆摆手,一点也不稀罕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他们老死不相往来就是最好的分手礼物啦!

“生或不生是你的权利,只要你考虑清楚就好。这孩子跟石家无关,倘若日后你执意要扯上关系,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石磊认为这样的声明是必要的。

然而在重活一世的田一青听来却是相当多余的。

“知道啦!谁会比我更清楚你的能耐?我要是真那么不长眼,你就尽管放大绝收拾我吧!”她把话说得轻松,但只要想起他逼她下堂的手段,她也还是不免心伤。

她知道那都是过去式了,也不会是这一世的未来式,她是不该再去想着那些才对,所以迅速收拾起自己的心情,却不知道方才那一瞬间的落寞早就全都进了一个人的眼底。

她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情?

石磊敛眉寻思,脑海中蓦地响起那一夜她对他脱口而出的告白。

“反正我答应你,我们母子俩绝对不会在你面前晃,做不到就随便你报复,这样可以了吧?”她认为这样事情就解决了,就连前座的石砳也满意地直点头,哪知道石磊居然还不满意?

“不久前你才说你很爱我,现在却可以这么干脆答应要离开我,你还不要钱也不要其他好处。这些,你不觉得不合理吗?”石磊点出疑点,田一青听了果真一脸问号,不过她的重点摆在第一句话上。

“等等!我什么时候说我很爱你了?”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记得在他俩还是情人关系的时候,她可是守口如瓶,不敢泄漏半点自己对他怀抱的心思,就怕打草惊蛇把自己爱慕的人给吓跑了。所以他不应该知道她“以前”爱着他啊?

“我上次去找你的那个晚上。”石磊好心提示。

“那个晚上……”田一青努力回想,终于想起来他说的是那一晚的哪一句话。

那是因为她还不知道她回到过去了嘛!既然知道了,哪里还会笨到再在同一棵树上吊死一回?

不过这样说就通了,难怪他疑心病要发作。

想想看,昨天晚上才说爱你的女人,过一夜就跑得没踪影,任谁都会觉得有鬼吧?

可是穿越时空这种事又不能乱说,但看样子不解释清楚,他是不会相信她真不打算再跟他勾勾缠。

怎么办好呢?

田一青这边还在想说辞,满脑子小说情节的石砳就憋不住了。

“我就知道!你是不是打算闷不吭声先把小孩养大了,再来石家一哭二闹三上吊强迫推销?”

推销个屁!当她养猪拿来卖啊!

听到她打算用一辈子来呵护补偿的心肝宝贝被人这么看轻,让田一青怒极反笑。

他们以为全世界的人都稀罕挤进石家的户口吗?看来不让他们吃一次瘪不行了!

“原来你说的是那句话啊?没想到我随口说说,也能让你记这么久?你这样会让我很困扰的耶!”她撇嘴冷笑,戴上比电视剧上渣女还要渣的表情,果然成功让石磊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孔垮下来。

不过老娘还没演完呢!

“本来我是不想讲的,不过既然你真那么坐立难安,我也不好再隐瞒了。”田一青刻意顿了一下,吊他们胃口,才抛出绝对会让俩兄弟灰头土脸的重磅炸弹。

“老实告诉你吧!你找上我的时候,我正想生个孩子来玩玩。看你这么优秀,又不会纠缠我,简直是孩子父亲的最佳人选,我当然就一口答应你罗!”

甫一说完,她先是满意地看着石砳惊悚得直抽气,再得意地转向石磊。

“我这样说,不晓得你有没有觉得合理多了?不过千万别觉得自尊心受损,我们不过就是各取所需嘛!”她巧笑倩兮,丝毫没把石磊冷到发青的脸色放在眼里。

看你们还敢不敢惹孕妇!

“你这是跟他……借精生……吗?”石砳震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他完全不敢转头去看他堂哥的表情。

还以为人家对他痴心绝对呢!没想到是把他当种马用!

“对啊!就是那样!不然我一个不缺钱用的大小姐有必要委屈自己,当个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吗?”末了,她还翻了个白眼,活灵活现诠释一个富家千金的骄气。

“这样你总该安心了吧?拜托你行行好,也让我安心一下,再把我困在这里,我会以为你在这段期间真的对我产生什么不必要的感情呢!”她把手放在车门上,意思很明显。

幸好石磊显然也不打算让她误会什么,很干脆地就命令石砳解开车门锁,让她离开。

下车前,田一青想了想,还是补上一句——

“虽然以后不太可能再见面了,不过要是哪天不小心遇到,我也会装作不认识的,这辈子都是!你尽管放心吧!”

话落,她就毫不留恋地走了,连一个眼神都懒得再给车里的人。

待车门重新关上,车子里的温度瞬间跌破冰点,好一阵子都没人再开口说话。

“石砳。”森冷的嗓音蓦地响起,犹如地狱使者降临。

“干干干干干嘛啊哥?”石砳忍住了到嘴的尖叫,却忍不住颤抖的嘴皮,一句话四个字硬生生被他扯成两倍长。

“你之前说她爸有块地正好跟我们的规划有关?”

“是啊!你之前还担心说她会拿这来威胁你,看来是你多虑了啊哈哈哈……咳!咳!”石砳一回头差点被石磊脸上的笑容给呛死。

要死了!他嘴角上扬五度是算计,这次是直接飙上十度,是要直接扑杀过去了吗?

也对,他完全能理解他哥的暴怒。

本来还以为那个田一青会像黑心女配角一样,想要欲擒故纵当上石家少奶奶,没想到人家只是要跟他借只小蝌蚪,难怪借到就开溜,也就不知情的种马本人还傻兮兮地找人家回来谈分手。

想也知道,他一向心高气傲的堂哥肯定气炸了。

“这样你还要跟她家买地?”石砳不是很能理解这样的逻辑,明明气得要死,还要送钱给对方花?

难道他不只气炸了,还直接气疯了?

“买啊!怎么不买?我不但要买,还要亲自去买。”石磊口气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可是一双利眼却被怒火烧得格外醒目。

他的直觉没有错,她真是变了个人,尤其是胆子变得特别肥,竟然连算计他这种事都做得如此理直气壮。

以后遇到就当不认识吗?好,他倒要看看,到时候她是不是真能做到像她说的那样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