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拐前妻戴上婚戒 第一章

作者:乔湛类别:言情小说

第一章

这是一场商业聚会。

所以说,这就是商业联姻的好处,合适就结婚,不合适就离婚,不纠缠,不拖泥带水,只是为什么,每次看到他,她的心情就那么不爽呢?是不爽他曾经践踏了她的尊严?还是不爽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受离婚的影响?

她承认,她一点也不想输给霍明爵,所以每次只要有他在的场合,她就一定会好好打扮自己,她就是想让他知道,她没有他也能过得很好,她一点也没输给他。

其实早在霍明爵走进会场的那一剎那,他就看到他的前妻了,他发现,每次见到她,她总是一副光鲜照人的样子,她真的很会包装她自己。

一袭墨绿色的连身裙完美地包裹住她前凸后翘的曲线,一头乌黑的长发被她编成一个马尾辩,随着她踩着高跟鞋的走姿,一甩一甩地在她身后晃动出美丽的姿态。

这女人,真是从头美到脚,可她的美,不再属于他一个人。

这想法让他有些失落,只是他无力改变什么,因为离婚是她提出的,他只能成全她,他不想让她不开心。

这时,他看到她走向了安静的阳台,几乎是情不自禁地,他提步跟了上去。

“怎么不在里面跟大家聊天?”明知她不会想跟自己打照面,但他还是忍不住出声打招呼。

果然,听见他的声音,她连头也懒得回,说出来的话更是毫无掩饰的讽刺,“我又不是霍大总裁,人人都恨不得巴上去讨好。”

“妳不高兴?”她在他的认识中并不是个尖酸刻薄的人,但奇怪的是,离婚之后,她每次见到他都少不了一阵冷嘲热讽。

这是为什么?离婚明明是她提出的,他不过是尊重她的意思,可她的表现却时常让他觉得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可仔细想想并不应该,因为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他一向洁身自好。

对她,他是问之无愧,对她的家人,也是爱屋及乌,就连她视之为生命的董氏,他也同样重视,知道她心高气傲,不会在离婚之后想要他的帮忙,所以他便以朋友的公司出面,跟董氏合作,最大程度的让利给董氏。

他知道,在她大女人的外表,其实就住着一个小女孩,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每次谈成一笔生意,不管大小,她都会很开心。

那是一种自我成就的满足,他很理解,所以他想让她开心,就是不断地给她介绍生意,至于他为什么那么想让她开心,那当然是因为他喜欢她,喜欢到了哪怕是她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想尽办法为她摘下来的程度。

“我为什么要不高兴,我们有什么关系吗?”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语,董玥转过头来看着他,眼神充满讽刺。

她略显尖锐的声音拉回霍明爵的思绪,他看着眼前一脸刻薄却仍旧明媚动人的她,微微有些恍神。

“董玥,我们一定要这样吗?”他以为,就算他们离婚了,他们还能做朋友,至少他还能竭尽所能地对她好,可事实证明他太异想天开了,她很讨厌他,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不然呢,你想让我像其他人一样巴着你吗?”她忽然靠近他,小手诱惑地缠绕起他昂贵的领带,然后轻轻一扯。

他一时不察,被她拉低了头,两人的鼻尖相抵,距离近得可以闻到彼此身上熟悉的气息。

霍明爵的呼吸逐渐加重。

然而就在霍明爵差点以为董玥要吻自己或者自己会忍不住地吻上她的时候,她忽然松开了他,然后退开身子,红唇冷冷地吐出两个字,“作梦。”

当晚,霍明爵真的作梦了,梦里董玥像个诱人的小妖精,她不知突然发什么脾气,狠狠地咬了一口。

霍明爵吓得猛睁开眼睛,结果羞耻地发现,原来他在作梦,不过也幸好是梦。

有些后怕地掀开薄被,他才终于松了口气,可是眼前的状态好像有点精神过头了,他又有些头疼。

闭上眼,他索性将春梦进行到底。

自从作了那场邪恶的春梦,霍明爵就没跟董玥正式打过照面,不是见不到,而是见到了他也会想办法回避,因为看到她,他会觉得难为情,而且他深知她的性格,如果她知道他将她当成春梦的对象,她一定会将他当成变态的。

他不想被她当成变态,哪怕他们已经离婚了,他也希望在她心里留下的印象是美好的,所以做个完美的前夫,是他对自己的要求。

今天,他受商会邀请来参加这场交流会议,他特别让助理打探,知道董玥不会来参加他才来的,结果倒好,董玥居然是特邀主持人。

看着她在台上一张一合的小嘴,他完全听不进她在讲什么,满脑子都是曾经出现在梦境里那些邪恶的画面。

“总裁,总裁。”耳边传来助理的低唤。

霍明爵回过神来,听见助理小声说道:“总裁,董小姐刚才叫了你的名字。”

“抱歉,我刚才在想工作上的事情。”霍明爵看着董玥明媚的小脸,表面不改地说着瞎话。

“难得霍总裁也有遇到难题的时候。”

董玥此话一出,全场响起了低低的笑声。

霍明爵怎会听不出董玥是在嘲讽自己,但他并没有生气,反而儒雅地笑了笑,不显山亦不露水。

终于熬到了会议结束,霍明爵看见董玥还在跟别人聊天,连忙带着助理从侧门离开。

“你不是说董小姐今天不会出席会议?”他问着助理。

“我……”助理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一记清冷的声音打断了,“霍总裁这是有多不待见我?”

是董玥。

霍明爵身形一顿,还来不及转身面对,董玥高挑的身子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她双手抱胸,眉头微皱地看着他,“霍明爵,你最近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这么措不及防地面对她,霍明爵表面冷静,内心却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你在躲我。”没有拐弯抹角,她直接了当地开口。

其实董玥并没有觉得霍明爵在躲自己,因为不管是离婚前还是离婚后,他们向来是这样,就算参加同一个聚会,他们也是各去各的,很少会约在一起,除非一些特殊的场合。

可是几天前,她不经意听到有人在讨论她和霍明爵的事情,说是她有意跟霍明爵复合,但霍明爵不想,她纠缠不休,最后霍明爵索性躲起她,他们说得绘声绘色,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

于是,她开始有意识地观察霍明爵,她想知道这件事跟他有没有关系,结果却被她发现,他最近真的很不对劲。

所以为了证实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才会堵住他的路,坚决要问个明白。

“妳搞错了,我没有在躲妳。”她明亮的眸子竟让他觉得心虚。

“我问你,说我想跟你复合那件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有这种事?”他蹙起眉头。

见他一副完全不知情的表情,董玥相信这件事与他无关,正准备离开,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霍明爵,你不会也以为我想跟你复合吧?”如果他是因为这样躲着她,那她会觉得他很可笑,因为决定了跟他离婚那一刻起,她就不可能再跟他复合了。

“我没有这样想。”

很好,他不想跟她复合,她也不想跟他复合,但听见他这么说,她为什么不高兴?因为没面子?

“你最好不要这样想。”她冷冷一哼,以此掩饰自己内心的不爽。

这男人,自离婚之后就让她屡次不爽,这笔帐,她记下了。

“我真的没有这样想。”看见她脸上露出不高兴的表情,霍明爵下意识地觉得她是反感他有复合的想法,可是话一说完,他发现她脸上的表情更臭了,这是怎么回事?

都说女人心如海底针,他发现他这个前妻的心思更是难以捉摸,离婚是她提出的,他也努力去做个不纠缠的前夫,甚至连离婚的原因都忍住没有问她,可她却还是没有好脸色给过他。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开心了,还是说,只要是看见他这个人,她就开心不起来?

那还真是糟糕,他们都是生意人,在商场上打照面是免不了的事,难道他要将事业重心转移到国外?可是这样他就不能常常见到她,他发现自己会舍不得。

董玥一直以为,相亲那天是她和霍明爵的第一次见面,其实不是,早在十几年前,霍明爵就已经见过董玥,在他爷爷的葬礼上。

爷爷对霍明爵一直是影响很深的人,再加上霍父、霍母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年当空中飞人,陪伴在霍明爵身边最多的人,正是霍爷爷,也是霍爷爷,教会了他许多做人的道理,所以霍爷爷的离开,对霍明爵的打击很大。

霍爷爷是商界的领军人物,那天来送他的人很多,霍明爵记得很清楚,当时来的人基本上都给爷爷送花了,只有一个人没有,那个人就是董玥,她给爷爷写了一封信。

她在信上写了她对爷爷的崇拜敬仰,还写了她对爷爷的感激,因为是爷爷的鼓励,她变得比以前优秀了,她还向爷爷承诺,她会变得越来越优秀,这样爷爷在天上就会很欣慰。

这封信给霍明爵的感触很深,读了她的信,他感觉爷爷彷佛没有离开,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守护自己一样,所以他开始收拾自己的心情,努力让自己变得越来越优秀,因为他也相信,爷爷知道他这么优秀的话,一定会很欣慰。

后来,他成功了,真的变成了一个优秀的人,随之,他回国接管家里的企业,一边忙着拓展事业,一边等待着接近她的机会,直到两年前,他打探到董氏有意找人联姻,他毛遂自荐,将自己推了出去。

身边的朋友甚至他的家人都奇怪以他的条件怎么会看上董氏这样的小公司,对已经发展成跨国财团的霍氏来说,董氏的确是小了点,但对霍明爵而言,董玥却是他可望不可及的白月光。

关于这一切,他不曾对董玥说过,他不知道她会不会相信,毕竟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自己竟是个这么纯情的人。

“总裁,今晚的聚餐要帮你推掉吗?”助理的声音拉回了霍明爵略显飘渺的思绪。

“推掉吧。”白天的见面时已经让她这么不高兴了,霍明爵可不想要今晚继续给她添堵。

“可是听说明总今晚也会去。”

“该死,那个混蛋去做什么?”一听到那个花花公子今晚也去参加聚餐,霍明爵发觉自己不能淡定了,那个恶心的家伙,在明知董玥已婚的情况下都能穷追不舍,现在董玥离婚了,他怕是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他要追董玥了吧。

“总裁,还推掉吗?”听着向来斯文淡定的总裁连粗口都飙出来了,助理明知是多此一举,但还是忍不住确认。

“不用,我要亲自去看看那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与其想知道对方做什么,不如总裁你去做点什么,助理在心里狂吼,却没有胆量说出口,有时他真的搞不懂他家总裁在想什么,既然那么在乎董小姐,当初为什么要轻易离婚呢?

好了,既然都离婚了,现在又表现这么在乎是想怎样?搞不懂,实在搞不懂。

董玥以为,白天她和霍明爵闹得不是很开心,他今晚应该不会来参加聚餐了,结果她到了饭店,却发现他的位子居然安排在自己旁边。

这是怎么回事?像这种商业性的聚餐,主办方不是向来根据与会人的身分去安排座位吗,像她跟他理应不会坐在同一桌,今晚是怎么回事,不会是什么人搞错了吧?

“真巧,董小姐,我们居然会在同一桌。”忽然一道略显轻佻的男性声音打断了她的想法。

董玥侧首看去,就见明正威这个吊儿郎当的富二代在自己身旁的位子坐下。

乖乖,她今晚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左右两侧居然同时坐着两个她讨厌的男人,是的,她讨厌霍明爵,但比起霍明爵,她更讨厌明正威,因为他总是打着追求她的旗号,净做些让她觉得丢脸的事情。

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这人超级爱面子,凡是让她觉得丢脸的人,她都会很讨厌的,奈何他是合作方的独子,所以哪怕讨厌死了,她也得保持风度地跟他打招呼。

“明总,这么巧。”

“董小姐,我们难得遇上了,今晚吃完饭我带妳去兜风好不好?”明正威摆出一个自以为潇洒的姿势向董玥提出邀请。

董玥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正要回绝,却被一道突然插进来的男声打断了,“不好意思,董小姐她今晚约了我。”

董玥看着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身边的霍明爵,嘴角抽了抽,“是他约我的。”哪怕是在睁眼说瞎话,她也好强地不想被他压一头。

死要面子,但谁约谁又有什么所谓,只要她不跟明正威出去。霍明爵勾了勾唇,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笑容,然后姿态优雅地在她身边坐下。

随着他一坐下,董玥只有一种被他的气息团团包围的感觉,她下意识地想往旁边挪,但她的另一边是明正威,她更不想靠近那个满嘴滑油的男人,最后只得认命地坐好,动也不敢动一下。

对于霍明爵怎么会被安排到了他们这一桌,其实好奇的人很多,但碍于当事人的身分,没有人敢当面问出来。

但总有那些一些人是百无禁忌的,就如明正威,“霍总,你是不是走错位子了,你好像不应该坐在我们董小姐旁边吧?”

此话一出,倒是有人眼中露出了赞同的表情,毕竟离了婚的两个人挨着一起坐,这画面是怎么看也怎么诡异。

“我习惯了坐在董小姐旁边。”霍明爵轻描淡画的一句话算是解释了他坐在这里的原因,可这样的解释却容易造成别人的误会,好像他还对她余情未了一样。

什么余情未了,她在想什么呢,他几时对她有过情,他们不过是商业联姻,有的不过是利益,现在连利益都不用考虑了,他们还有什么?

不知为何,这样的想法让董玥心头闷闷的,还来不及细想那是什么,她已经端起桌面上的酒,仰头就是一杯下肚。

坐在身边的霍明爵才刚反应过来她喝了酒,正想阻止,谁知道她动作很快地连他面前的那一杯也喝掉了。

这女人,好端端的她喝什么酒?是不高兴见到他,还是在不高兴他替她拒绝了明正威的邀请,后者让他不高兴地抿起了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