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就怕前夫来复婚 第二章

作者:夜炜类别:言情小说

那应该是书房吧,江雨兮不太确定。

因为婚房是秦家准备的,她第一次来,多少有点人生地不熟,原本打算等秦湛出来再跟他好好认识房间的,但他一直没出来。

好像不太好,这样他会觉得她迫不及待要跟他一起睡吧?

要不她去问问他要不要吃宵夜,不过她不会做,但她可以叫外送。

又是一番漫长的思想斗争,十一点二十,她终于鼓起勇气去打开房门……

“啊。”门口站着的秦湛吓得她几乎叫出来。

秦湛却面无表情跨步走近房间,还问了一声,“妳在这里做什么?”

“我……”难道这里不是他们的卧房?江雨兮转头看了一眼周围,“我以为这里是我们的房间。”

后面的五个字她说得挺小声的,但秦湛却立刻笑了,“妳说我们的房间?”

他为什么要笑啊?

但无可否认,秦湛笑起来是真的很好看。

江雨兮脸又忍不住跟着红了,“难道不是吗?”

“妳是不是在期待什么?”

“我……”按女孩子的矜持来说应该是否定的,但江雨兮却否定不了自己的内心,所有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耳朵,“我……”

秦湛嘲讽一笑,“妳不会以为我们今晚会洞房吧?”

新婚当夜不就是洞房花烛嘛?江雨兮想了想就笑了,脸依旧粉扑扑的她说:“如果你今天很累的话就早点休息……”

“呵……”

她没说完秦湛短促一笑,江雨兮这才隐约察觉他笑容里的嘲讽,不太确定地问:“我说错了什么吗?”

“影后,别演了。”

秦湛走到房间的沙发坐下,二郎腿一翘,拿出一盒香烟敲了敲,将冒出头的烟叼在嘴里,烟盒随手扔在桌面,再从抽屉拿出打火机啪嗒点燃了烟。

他吐出一口烟雾时,隔着灰色的烟看她假装乖巧的小白兔模样,更加觉得她像只骗人的妖精。

他将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燃着的香烟挟在他修长的手指间,而他冷漠地说道:“我们是为了商业利益才结婚,我们之间除了利益其他都不谈。”

都不谈?江雨兮没想明白,“你是说……”

“我是说,就算我们结婚了,妳也别以为我们会成为真正的夫妻,以后这房间我睡,剩余的房间妳随便选。”

江雨兮傻眼半晌,算是明白了,天上真不会有掉馅饼的好事,还以为自己能跟暗恋多年的人结婚,可谁知道,竟然结了一个假婚。

但秦湛都这么说了,她也不能跟赖着不走,再说她也不敢忤逆秦湛的话,就只能乖乖去衣帽间,把自己刚放进去的衣物都拿出来,然后拿着自己的行李箱从主卧搬到了客房。

一直如同踩在云端的幸福,这时候终于落地了,就像一个天鹅重新变成了丑小鸭,江雨兮难过了很久,差点失眠了。

翻来覆去好一阵,她突然又想通了,双手拉住被子盖住自己又能咧开笑容的嘴。

其实,她还是赚了的,以前都只能远远的偷看秦湛,后来他毕业之后,她好久好久都不能见到他一面,如今她跟秦湛同住一个屋檐下了,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

这场婚姻只是有名无实的商业联姻,根本没有蜜月之说,所以第二天秦湛就照常起床准备去上班。

江雨兮起得倒是不晚,但家里就他们两个人,所以她有些不知从哪里下手就问他,“你不吃早餐吗?”

秦湛不冷不热地抛给她三个字,“妳会做?”

“我……”江雨兮摇头,“不会。”

“那就别说这些没用的。”秦湛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江雨兮发现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再次想解决的办法,“要不然我给你叫外卖送到你们公司?”

说完接收到秦湛不屑的一记眼神,她再想其他办法,“那我出去的时候顺便帮你买早餐,然后给你送过去。”

“没事别往我公司跑,这样刷存在感很让人反感。”

他将一杯常温水一饮而尽,随手将杯子放在桌面。

江雨兮去帮他收拾杯子,准备拿去清洗。

“回来。”秦湛说。

江雨兮又乖乖走回桌边,“你要我给你买早餐吗?”

果然话不投机,谁跟她说早餐的事了?秦湛不答只问自己想说的,“妳刚才说妳要出去?”

“嗯。”

“工作?”

“工作我还没有定下来,因为刚毕业……”

“我不喜欢自己的太太出去抛头露面。”其实就是不想让这只狐狸出门,做能满足她野心的事,他故意说道:“所以我要求妳在家做全职秦太太,钱呢我会给妳,妳做得到吗?”

秦湛是在刁难她,但江雨兮听到的重点是“自己的太太”、“秦太太”,呵,能从秦湛嘴里听到这两个称呼江雨兮低下头抿嘴笑了,她好高兴。

“可以做得到吗?”

“可以!”江雨兮抬头,眼底藏着喜悦说:“而且我自己有存款的,你不用给我钱也可以。”

“虽然是名义上的婚姻,但既然是我要求妳当全职太太,就会给妳相应的钱花。”秦湛回房间拿了一张信用卡,顺手拿了自己公文包走出来,然后将卡片放在桌面,“拿着吧。”

看着桌上的卡,江雨兮心里又忍不住甜滋滋,不是有句话说,一个男人对妳好不好不是听他嘴里说我爱妳,而是刷我的卡!

江雨兮将卡拿在手里,说了一声,“谢谢,我会好好用的。”

江雨兮那天拿到信用卡之后,说她会好好用的,这女人不是说着玩的,秦湛最近的手机不时收到这样的简讯。

您的信用卡在某时某分消费新台币3970元。

您的信用卡在某时某分消费新台币63908元。

您的信用卡在某时某分消费新台币326809元。

金额大大小小都有,时间早中晚不限,消费地点包括商超购物,餐厅吃饭,美容院美容等等。

秦湛知道这是自己给江雨兮的卡,并且不限制她消费,当然她刷的这几个钱他也不在意。

但他在意的是,两人结婚半个多月了,一直都是分房睡的,别说有名无实,甚至两人有好几天都碰不上面的。

他原以为自己这么做会让江雨兮难受,她会生气,当然如果她足够狡猾,更可能会用各种阴谋诡计接近他,然而这些都没有。

她每次见到他,嘴角立即就洋溢出幸福的笑意。

如果她是演的那还好说,但如果她是觉得幸福,秦湛就觉得不太爽了。

难道她就是为了联姻而跟他结婚,他跟她有名无实反而正合了她的意,如果是这样他还给她钱花,他是否就是个十足的冤大头?

他可从来不想让江雨兮的婚后生活如鱼得水。

秦湛决定,今天回家就为难一下她。

只是他刚开门,江雨兮就如同往常一样跑到玄关来迎接他,对上他的视线她白嫩的脸颊就变成粉色,然后话语温柔地跟他打招呼,“二哥,你回来了。”

“明知故问。”秦湛弯腰换上摆放得整齐的脱鞋,进屋。

江雨兮顺手就帮他将换下的鞋放入鞋柜,然后疾步跟在他身后问:“你今晚想吃什么,我让阿姨做海鲜料理你喜欢吗?”

刚才秦湛还苦于不知道用什么法子来为难她,听她这么说心里就有了主意。等阿姨做好饭菜回去之后,家里就剩他们两人坐在饭桌旁吃饭,他就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他问她,“这煮饭阿姨是妳请的?”

对于他的每个问题,江雨兮都很认真地回答,“是,刘阿姨以前在我家里做过事,后来因为她女儿生了宝宝,才辞职回去帮她带孩子,不过现在她外孙已经上幼儿园,我妈就帮我请她过来帮忙。”

秦湛将筷子放下来看着她说:“那妳打算一直让她做饭?”

“你觉得她做的饭不好吃吗?”她觉得很好吃啊,难道他们口味相差这么大?那也没关系,她可以迁就他。

她一下子就替他考虑了很多,但秦湛只是说:“不是好吃不好吃的问题,而是,既然妳在家当全职太太,是不是应该妳来做饭。”

果然这位千金小姐听到得自己做饭,表情都愣住了,秦湛心里颇有些成就感,于是重新拿起碗筷继续吃饭,嘴里还以看不好她的口吻说:“如果妳做不到也就算了,我以后就在外面吃。”

“我做得到!只是……”江雨兮抿嘴笑了,并用那一双眸亮晶晶地看着他,很期待很期待地问:“我现在还不会做饭,但我可以学的,只是我学着做出来的饭菜,你会吃吗?”

不对啊,秦湛觉得她应该会拒绝的,毕竟她这种五谷不分的大小姐应该会讨厌厨房。

但转念又想,兴许她就是假意答应,以后再找借口说学不会也不一定。

再说是他自己要求她下厨,然后又说不吃,这实在也说不过去,秦湛想了想就回答,“只要不是太难吃。”

她眼底的笑意一下就更浓了,然后很认真地说:“那你给我两个月……一个月就可以了,我会让刘阿姨教我做饭,也会去烹饪班学。”

这又不是什么好事,她至于这么开心吗?秦湛依旧不冷不热地说:“随便妳,反正一个月后妳要是学不会,我们各吃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