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我的总裁大人 第七章

作者:安祖缇类别:言情小说

电梯抵达十七楼,萧谨悦向他点了头后跨出电梯。

仍是站在电梯口目送他离开。

“谁在说我坏话?”他揉了揉鼻子。

“总裁。”秘书在看到他过来时,笑着迎上,“我拿到一家甜点店的折价券了。”

靳晨朗拿过来一看,只有九折,就还给秘书了。

“折扣太低了。”

他的标准至少要五折。

既然萧谨悦每天下午都去买甜点吃,表示她喜欢,既然喜欢,他就想让她吃个尽兴,可是如果找她去吃,她一定又要AA,送礼券她也一定会给钱,于是他想了个办法,让秘书去各处拿取低价折扣券转送给她,这样就能达成他请她吃甜点的目的了。

“总裁……”秘书哀号,“我这几天吃很多蛋糕耶,快肥死了!”她的小蛮腰都快变水桶腰了。

虽然蛋糕钱可以靠发票请款,但每天这样吃也不是办法啊。

她实在不解为何总裁要叫她去吃甜点,想办法拿到折价券、赠品券之类的赠品呢?

像她上次拿到赠品券,总裁就很开心地收下了,还说多多益善,叫她多去蒐集。

但不是每家店都有这样的好康啊。

像有一家生乳卷专卖店是只要集满五个章,就可以换一块生乳卷,她才吃三次就觉得腻了。

可是总裁叫她要集满给他。

他干嘛不自己去吃呢?

秘书偷瞪了靳晨朗的后脑勺一眼。

“加油。”靳晨朗头也不回的说,非常的没良心。

是加肚子的肥油吧?秘书快崩溃了。

“真肥了,我帮你出健身房的钱。”关上门前的靳晨朗如此说道。

听了一点都不开心好吗?总裁!

秘书叹气,认命的call男朋友再陪她去吃生乳卷。

周六早上九点四十五分,萧谨悦出现在高铁站。

她怕迟到,但是她手上没票,只好在剪票口等。

九点五十左右,靳晨朗出现了。

他今天穿得颇休闲,长版衬衫搭牛仔裤与卡其色休闲鞋,斜背一只棕色皮革斜背包,跟平常西装革履的模样截然不同。

倒是跟夜店那时的装扮差不多。

也因此人看起来更年轻了,好像跟她差不多年纪。

萧谨悦庆幸他之前有交代,穿着轻松一点就好,所以她也穿了牛仔裤来,跟他走在一起不至于突兀。

“总裁好。”萧谨悦习惯性的点头致意。

“在外面就不用叫我总裁了,叫名字就好。”

名字?

萧谨悦瞳孔震颤。

“你知道我的名字吧?”

“知道……”但真要叫多不好意思啊!

靳晨朗拿了一张车票给她。

“走吧,车子要来了,先上车。”

“好。”萧谨悦立即跟上。

车子在十一点半左右抵达嘉义。

已是午餐时间,靳晨朗叫了辆计程车到嘉义市区吃饭。

来嘉义不免俗地就要当个观光客,吃吃颇负盛名的火鸡肉饭,用过饭后,再搭计程车来到位于西区的家具工厂。

这家工厂的家具风格颇为时尚,偏北欧风与复古工业风。

他们一直都是在自家门市贩售,虽有自己的购物网站,但听说生意不是太好,名字没有打响,因此才考虑刊登在专门的电商网站上。

靳晨朗的公司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家具、家饰购物网,在各大县市亦有门市,老板想靠两家的合作把品牌打出去。

家具工厂老板是个年约六十、笑容开朗的伯伯,十分热络的带他们在展示区参观,仔细的介绍。

“如何?”逛了大半个展示区后,靳晨朗问萧谨悦意见。

“满好的。”萧谨悦看着一把要价不需三千的鲸鱼椅道,“风格是现代人喜欢的,价格也不贵,像我这样的小资女想买把这样的漂亮餐椅时,这价格是能接受的。”

靳晨朗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好似希望她再多说点。

萧谨悦只好再挤出话来,“我觉得他们的家具满符合我们公司的风格。”

公司的商品走平价、CP值高的物美价廉路线,让经济情况没那么宽裕的人也能买到好物,但也不会为了追求CP值,而不顾品质。

“那听你的。”

“听我的?”萧谨悦不解地看着他。

“你喜欢,我就谈合作了。”

萧谨悦这下可惊惶了。

怎么合作的决议是因为她的一句话呢?

“总、总裁……”万万不可啊,小的承担不起这项责任啊!

“你再四处逛逛,我跟老板聊聊。”

萧谨悦急了,当下不顾礼貌,直接上前跟靳晨朗咬耳朵。

“总裁,合作的事兹事体大,不能因为我一句话就做决定吧?”

看着她惊惶的模样,靳晨朗笑,“逗你的,本来就打算合作了。”

逗她的?萧谨悦呆愣当场。

靳晨朗拍了下纤肩,与老板随意找了张沙发坐下讨论合作方式,萧谨悦只好持续在展示区乱逛。

她本身很喜欢家具,可惜目前住的房间坪数太小,再加上金钱的考量,因此都是使用房东给的廉价家具。

走向一张罗比四尺工业风拉门衣柜,她爱不释手的抚摸粗犷的木纹。

虽然一万块有找,但她还是下不了手。

蓦地,她叹了口气,突然可以理解程殊翰不愿选她当结婚对象的理由。

她连一个平价衣柜都舍不得买了,若是跟她结婚,生活并不会变得比较好,但如果跟副总女儿结婚,就可少奋斗二十年。

人家有权利选择比较优异的生活,而不是锱铢必较的过日子。

眼眶有些湿润,她连忙揩了揩。

转头看向正与老板坐在纳帕牛皮沙发上相谈甚欢的靳晨朗,不禁猜想,像他这样的男人会喜欢怎样的女子。

记得大概两年前还是刚进公司时,曾经看过总裁的女朋友。

人长得漂亮,五官姣好精致,身材更是可圈可点,着高跟鞋喀喀喀走在地板上,特别有风,全身上下充满自信。

后来听说,她是一位企业家的女儿,留美归国,在自家公司上班,头衔就是经理,让人好不羡慕。

与总裁并肩走在一块儿特别引人注目。

后来听说两人分手了,原因是什么不清楚,当下觉得好可惜,毕竟是那样的郎才女貌,万人之中也挑不到几对吧?

不知道总裁现在有没有女朋友……

这问题让她陡地打了个寒颤。

怎想到那里去了?

通常会这样想,表示有那么点觊觎的意思。

拜托,她怎么可能敢妄想呢?

别说程殊翰喜欢的副总女儿了,总裁的前女友可是董事长的女儿啊,阶级更高了一层。

她与她们的差距忒大,是云与泥的差别,可望而不可及。

只是一夜情就想到那方面去,实在有够可耻!

她甩了甩头,决定还是想实际一点的事。

话说,不晓得自己将来有没有机会当上客服部的经理。

经理今年快五十了,如果她撑个二、三十年,或许会有机会吧?

不过得先当上小组长才行。

客服部的主管有小组长、主任,再上去才是经理。

她其实搞不太懂公司的升职方式,听说好像得有职缺才有可能从内部升职,不过客服部的主管都满位了,经理至少还会再待上个十年才会退休吧?

等经理退休其他主管才有可能往上升,组长位子才会空下来。

也就是说她至少要等十年才有可能当小组长吗?

而且年资不代表能升迁,还得看考核成绩呢,还好她对后者还是有点信心的,只是想升这个职,真是有点漫长呢。

“想什么?”

突然其来的询问让她吓了一跳。

速速抬头,发现靳晨朗不知何时走来她身边。

萧谨悦心头不禁担忧,他有没有听见她的自言自语,被他晓得她在计算什么时候才有可能升职。

“没。”她不自在的一笑,迅速转移话题。“谈好了吗?”

“差不多了,回去叫法务拟合约书,没问题就可以签约了。”

“那挺顺利的。”

靳晨朗看着衣柜,“想买?”

“没有,我看看而已。”她把两手放到身后。

“我看你一直站在这里,不是想买的意思?”靳晨朗低头看着有些困窘的脸蛋。

“嗯……是有一点啦,但有点贵。”

靳晨朗低头看价格,“九千五?”

他质疑纳闷的语气,让萧谨悦顿时觉得难为情起来。

九千五对总裁来说是九牛一毛,对她来说却是要计较再三的。

“我是不是给员工的薪水太少,让你买九千五的衣服都嫌贵?”靳晨朗打趣道。

“没、没有。”萧谨悦慌忙摇手摇头,耳根紧迫的红了。

见她不知所措,靳晨朗就此打住,“老板说要请我们吃饭,走吧。”

“噢,好。”萧谨悦连忙点头跟上。

家具工厂老板带他们去一家合菜餐厅用饭。

据说这家餐厅的海产都是当日从布袋渔港送过来,鱼货十分新鲜。

老板是个热情好客的人,灌酒功力高强,加上一家子全都出席了,四名儿子轮流敬酒下来,靳晨朗被灌了不少酒,萧谨悦也帮着挡,只是她自己本身就不是酒量好的,挡了几杯就不行了。

好不容易尽兴结束了酒摊,已经超过九点。

餐厅帮他们叫了计程车,靳晨朗一上车人就靠着椅背貌似摊成烂泥。

萧谨悦头也很昏,老板的二儿子见状,便叫司机载他们去附近一家旅馆,那旅馆是他经营的,里头所用家具都是自家工厂出品。

计程车开走后,二儿子拨了电话给旅馆柜台,吩咐帮他们开间房间,不用计费,帐算老板头上。

结完帐出来的老板摇头,“台北人真不会喝啊,这样就醉了。”

老板娘翻了个白眼,“你们五个人灌人家一个,还敢说人家不会喝?”

老板呵呵笑,大张双臂,表情夸张,“这是我们热情的表现啊。”

“我帮他们开了间房间,”二儿子说:“不然我看他们这样应该也没法搭车回去。”

“只开一间喔?”老板蹙眉,“他们是情侣吗?”

老板记得一开始是介绍老板跟员工的关系啊。

“是啦!”二儿子笃定道:“我看那个靳先生看那个萧小姐的眼神,就是男朋友的样子,还会帮她夹菜,那个萧小姐也会帮挡酒,要是我才不会帮员工夹菜,所以他们一定是情侣。”

老板回想了下刚才吃饭的情景,点了头,“说得也对,我也不会帮女员工夹菜,要是夹了会被你妈打死。”

“欧北共!”老板娘瞪了丈夫一眼。“车子来了,走吧走吧!”老板娘催促。

一家六口分坐进两台车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