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月岚妻子别乱跑 第六章

妻子别乱跑 第六章

作者:月岚书名:妻子别乱跑类别:言情小说
    罗川源源本本地将一切事情向罗君雅诉说,包括路放天被山贼夺妻、带兵除之,跟着又决意挑上她这个小乞儿当童养媳,再将她的名改了挂到罗家望族之下,全都一五一十地说了个明白。

    当然对于罗君雅,罗川亦是没吝惜多赞美几句,只是听着罗川的叙述,罗君雅的表情非但没有因为释怀而渐渐开心起来,反倒越来越阴沉。

    “这么说来……他只是在教养一个理想的妻子,所以才挑上我?”明白了这段往事之后,罗君雅透出的声调不免带着几分复杂情绪。

    “起因是这样没错,至于后来的事,放天他也鲜少对我们提起,因此……”罗川接过仆人端上的热茶,掀盖闻香,微瞟了眼罗君雅若有所思的眼神,忍不住在心里叹息。

    真不晓得那路放天究竟葫芦里卖什么膏药?

    瞧他对教养罗君雅一事如此费心,应当不是一时兴起,可偏偏他又什么也没对罗君雅言明,这不是挺矛盾的吗?

    “那么……敢问罗少爷,可知道路少爷近两个月来,到底在忙些什么?”罗君雅眼神一黯,想起近月来连点讯息都没有的路放天,忍不住出声探问。

    “听说是在建别苑。”罗川应道:“他想将你风光迎过门。”

    不过,就因为这样便将罗君雅放在梅园不闻不问,也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啊……

    “风光迎过门……可是因为要抹去他跑了妻子的回忆,杜绝众人之口?”罗君雅声调一冷,心里只觉寒风扫过。

    这个她一心以为是好对象的夫君,他到底有没有将她放在心里?

    明明日日陪伴着她,可一心一意为的却是教养出一个理想的妻子,倒不像是因为对她有情。

    否则的话,他又怎会将她丢在梅园,半点讯息也没给她?

    是因为觉得没有必要吧!

    因为,她这个童养媳只该听他话、乖乖长大,让他有个体面又风光的婚事……

    虽然不知道路放天是不是真的这么想,但是罗君雅却不由得如此猜测起来。

    当年她还小,不懂得什么叫感情,只当路放天是个好对象,便点头答应嫁他。

    但如今,再也不同了。

    她不再是当年的孩子,她是个大人了,她有感情、有情绪的。

    对于路放天曾给过的体贴与恩情,她一直都将之视为珍宝,因为是路放天重新给了她一个梦、一个希望,还给了她一个家。

    多年的情愫慢慢沉淀,让她眷恋上路放天傲气自信的身影,也以为他会在将来,对她宛若爹待娘那般,深情呵护。

    可是,罗川告诉她的实情,很显然地打碎了这个她以为的现实。

    因为她从头听到尾,完全听不到半点路放天在意她的心情,她只知道路放天想要教出一个好妻子!

    这么说起来,路放天根本半点都不在乎她啊!

    其实,只要是能够符合路放天标准的姑娘,是谁都一样!

    亏她为了路放天,还捺着性子做了许多她其实根本不想做的事,为了博路放天欢心,她学了许多连碰都不想碰的琴棋诗画,而且这两个月来一直挂心于他,可是……

    瞧瞧这男人是怎么待她的!

    “君雅,你别想太多了。”罗川见罗君雅脸色透着苍白色调,纤手紧扭丝帕,连忙出声劝告。

    真是的,这路放天,还说什么罗君雅听话、乖巧,他说一、她不敢道二?

    听听她问的问题,还有她明显不高兴的态度,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吧!

    那家伙,枉他是全兰州最受年轻姑娘欢迎的公子,对于女人却是半点心思都不用!

    这罗君雅哪儿是柔顺的姑娘?光瞧那眼神,他也多少看得出来,这姑娘脾气应该还挺大的。

    否则的话,在知道路放天确实有意娶她之后,罗君雅应该就会安心才是。

    但她回他的话里,却对路放天这教养妻子、丢人不管的事情颇有微词……

    “我知道,我只是个小乞儿,我不该对自己的将来有太多的期待,能有路少爷娶我,我就该心满意足了,是不?”罗君雅扬起略带嘲讽的笑容。

    直到此刻,她终于明白了,过去的一切,其实都只是她的一相情愿!

    路放天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对他来说,她大概只是个摆饰用的人偶而已,只不过上边还冠着路夫人的名号,带出了门还能炫耀一番!

    “这……事情也不是这么说的,毕竟要当夫妻,总该情投意合才会美满。”罗川叹了一声,“我知道那家伙个性太傲,是挺容易惹人生气而不自觉的,但他真的没什么恶意……”

    想那路放天,养着罗君雅都等上四、五年了,如果耗费耐性的结果,是罗君雅想跟他闹脾气不嫁,路放天八成会找他发飙。

    啧,他可吃不消那家伙的硬脾气。

    “所以旁人就该配合他的脾气吗?”罗君雅尾音高扬。

    “看来你是对他的行径颇为不满?”罗川轻叹,抬眼看看罗君雅,问道:“你跟他一起四、五年,总该多少了解他的个性,没人劝得动他的。”

    “我不想劝他,我只想让他知道,我不是个随他摆弄的人偶。”罗君雅拧眉硬声道,“每回总是只许他生气、旁人却不准数落他,凭的是什么?”

    她是喜欢这个待她好、于她有恩的将来夫君,才听他的话,但若真要问她的心情——

    她有气!而且在明白事实的现在,她更气了!

    “听你这语气,该不是不想嫁他了?”罗川苦笑着问道。

    唉!看来路放天真是看走眼了。

    这罗君雅,也是个硬脾气的姑娘,跟路放天看来是有得争执了。

    “这是两回事。”罗君雅微蹙秀眉,“他于我有恩,我打小就认定他是我的夫君,所以我并不是不想嫁他。”

    “那你气他什么?你都明白他是这性子了。”罗川摇摇头,可以的话他不是很想多插嘴,不过他都已经被路放天拖下水了,现在想抽身好像也来不及了。

    “我气他丢着我不管。”罗君雅咬咬下唇,怒道:“我知道他其实心好,只是人傲,我打小跟着他,要说不欣赏他、不敬仰他,那是骗人的,但我无法再容许他总是这样伤人而不自觉!”

    “那么你有什么打算?放天他赶建别苑,连婚期都定好了,若是让他迎过门,成了他妻子,要想再劝他什么,他更不会听了。”罗川提醒道。

    “我想……给他一点教训。”罗君雅看向斯文的罗川,语带歉意地续道:“只是,这可就对不起罗少爷了,毕竟他硬将我挂在罗家门下,若这亲事不顺利,想必他会找罗少爷兴师问罪吧?”

    “我是个生意人,君雅。”罗川挑了下眉,对于罗君雅会考虑到他心情的周详思量,心里不免多几分好感。

    啧啧,真亏那不懂体贴怎么写的路放天,竟能教出罗君雅这个好姑娘。

    看来让她挂在名下也不怎么吃亏,说不定还是赚到了。

    将来就算这门亲事谈得不顺利,罗君雅要另择夫婿,依她的谈吐举止,绝对能觅得良婿,所以即使没牵上路家这门姻缘,他罗家也不会吃半点亏。

    “放天与我多年知交,也亏欠我不少人情,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倒是……你想怎么教训他?若方法可行,我倒愿意支持你,毕竟他的硬脾气也给我惹了不少麻烦,如能改正,对我也是好事一桩。”罗川扬唇笑应。

    “若是罗少爷不介意,那么君雅就放心了。”罗君雅向罗川行了个礼,“过去给您添这许多麻烦,君雅却从来没能道谢,现在还要麻烦罗少爷操心我与路少爷的婚事,这恩情君雅会铭记在心的。”

    “好表妹,你既已是我罗家人,我这个当家的自然不会亏待你。”罗川挥挥手,示意罗君雅不必客套,续道:“过去的不用再介意,只要是合情合理的事,我都会帮着你的。再怎么说,这件胡涂事都是因为放天才惹出来的麻烦,况且你若不幸福,我这个当家的又怎么看得过去?”

    他的话无异是给了罗君雅一颗定心丸,秀眉初展,罗君雅露出欣慰笑容,点了点头,算是认了罗川这表哥。

    她是幸福的,路放天确实为她带来了不同于以往,而且原本不可能属于她的幸福。

    可是,一昧的给予、一昧的接受,都不是人与人相处时应该有的态度。

    她与路放天之间的感情,其实从很早以前就失了平衡,只是因为她喜欢着他,所以捺着性子没开口,也让他胃口越养越大,对感情任性起来。

    因此……现在,是时候改变了!

    “多谢表哥关心,既然表哥愿意帮忙,那么君雅就大胆直言了——”轻音迸落,罗君雅勾起了动人笑容。

    她还是喜欢路放天的,认了他当夫婿那么多年,她的心意早已坚定无比,但是既然路放天对她无情,那她就要让路放天打从心底里爱上她、眷恋她,甚至是在乎她。

    她要教路放天好好学学“体贴”该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