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青微奉子成婚才不要 第五章

奉子成婚才不要 第五章

作者:青微书名:奉子成婚才不要类别:言情小说
    陈玉回房后就开始哄陈睿,可受了惊吓的小孩就是不肯睡,两个人闹腾半夜,让她暂时没时间去思考突然出现的奇怪男人。

    因为睡得晚,醒来的时候太阳都到了中午,外面传来船上人说笑的声音,很热闹,还有很香的饭菜味道。

    坐起来伸个懒腰,随手整理了一下头发,依旧是马尾,她学不会古代女子的装扮,只能勉强凑活。

    船上就是比较麻烦,连铜镜都没有,只能用盆里的水洗洗脸,直到收拾利索她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

    陈睿呢?房间很小,根本藏不了人,那陈睿一定去了外面,可现在是在船上,到处都是水,外面又都是陌生人,他能在哪里玩。想到陈睿可能遇到危险,陈玉一刻也待不下去,扯开门就往外跑。

    门口没人,探身看船楼下,也没有陈睿的身影,陈玉整个人都慌了,手脚都有点发软,孩子会不会掉水中,就在她探着身子往船下望的时候,隔壁房间传来的软糯声音让陈玉瞬间安心。

    深吸好几口气才有了力气,她伸手推开隔壁房门,看到陈睿的时候差点又腿软,“陈睿!”

    这个房间比那边大得多,摆设也齐全,里面气氛十分温馨,贺明飞斜靠在窗边看书,目光却总是盯着陈睿的方向,桌上摆着好几样菜,有个中年男人正陪着陈睿吃东西,笑咪咪地时不时帮着端茶递水。

    看到陈玉,陈睿眼睛一亮,“娘亲。”

    “你怎么来这边了,都不告诉我。”陈玉有点生气,她那样担心陈睿,小没良心的却这么开心。

    看她担忧的样子陈睿没了笑容,小腿颠颠跑到她身边,伸手想抓她的手,“我没事,娘亲别怕。”

    自从离开陈玉娘舅舅家,无论是陈玉和陈睿对彼此的依赖都多了几分,大概是因为接下来的路只有两个一起走,所以以前的芥蒂也都不再重要,更加在乎彼此。

    尤其是对小陈睿来说,以前的娘亲虽然讨厌,可自从挨打后就对自己特别好,总亲他逗他玩,还会半夜偷偷帮他洗衣裳。

    他已经原谅自己的娘亲了。

    弯腰紧紧抱住陈睿,陈玉深吸两口他身上奶香味,“没良心,下次不准乱跑,要被人拐走你这辈子都看不到我了。”

    “好。”陈睿有点开心,他第一次看到娘亲为自己担心,“我不想吵醒娘亲,可是肚子好饿好饿。”他那么饿,外面还有很香的饭菜味道,他忍不住就出来,想看是什么东西这么香,他没想吃,就是想看看。

    谁知刚走到别人门口,门就开了,里面走出两个人。

    其中一个长得很好看的人,看他的眼神很奇怪,另一个却惊呼起来。他害怕,要跑回去找娘亲,却被那位伯伯抱住。

    那人抱着他仔细打量,啧啧称奇,说什么差点认错,说他和别人长得像,然后,他就被连哄带劝的带到这边吃东西。

    一开始他是抗拒的,可好吃的真的好多,那两个人也对他很和气。

    “饿了可以喊我嘛。”陈玉吸吸鼻子,确实太香了,她都馋了。

    这才想到还在别人房间,她松开陈睿,对另外两人摆出笑脸,“不好意思,我儿子打扰到二位了,很抱歉。”

    陈玉道歉,非常诚心,陈睿也跟着小声说对不起,对面两个人神情却很古怪。

    贺明飞看陈玉的眼神奇怪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并不认识眼前这个女人,如果不是昨夜喊她名字得到回应,他完全没办法把两个人联系到一起。曾经的陈玉娘傲气冷漠,眼高于顶,即便是自己的亲人都没有几分笑颜色,可眼前的姑娘热情开朗,又不过分,好像在讨好他,又很懂得分寸。

    最重要的是,陈玉娘有个儿子,对自己的骨肉还很好,不认识他的表情也不像是假的。

    昨晚她说两个人会不会是亲戚的时候,他只觉得可笑,觉得她在装傻……可看着陈玉娘脸上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笑脸,贺明飞迷惑了。

    至于贺府管家表情为什么奇怪,是因为陈睿,在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他惊叫出声,不为别的,只因为眼前的小孩和贺家大公子的儿子很像,害他差点认错。或者说,和小时候的二公子贺明飞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管家目光在陈玉陈睿身上游走,果然是母子,眉眼间还是能看出一些相似。

    他心里颤得厉害,瞄一眼贺明飞,还是忍不住开口,“这位姑娘……这位小鲍子是您的儿子。”

    “对啊。”陈玉觉得奇怪,总觉得那位管家表情太古怪,就连贺明飞都皱着眉,思考着什么。

    管家又开口,因为紧张,声音都尖锐一点,“那您带着孩子是要去哪里,女人出来多有不便,怎么没看到孩子的父亲……”

    “他父亲?”陈玉尴尬起来,低头看也是满脸期待的陈睿,揉揉陈睿脑袋,“他父亲……可能死了吧。”要是活着,怎么能容许自己的骨肉落在外面,明知道陈玉娘性子这么坏,还把孩子丢给她。

    管家愣住,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贺明飞眼睛却眯起来,满脸不善盯着陈玉,他又开始怀疑陈玉娘是故意的,竟然就在自己面前说孩子爹死了。

    陈睿难掩失望,陈玉弯腰亲他一口,“没事,有我呢。”

    大概是古代少有表达感情这么直接的人,陈睿和贺家两人都被她直接亲人的动作惊到。

    贺明飞想问,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如果追问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将来难免和陈玉娘扯上关系,可如果不问……目光在陈睿身上划过,他沉下脸。

    “他叫什么名字?”

    陈玉回答得干脆,没去想他们为什么关注这个问题,“陈睿。”

    “几岁了?”

    “五岁,马上就要六岁。”如果记忆没错,再过十几天就是陈睿生日,陈玉不好意思地笑,“看着不太像对不对,确实有点矮,不过以后还会长高的。”

    想到这,陈玉觉得自己有一件事要解释,“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听出话里还有别的意思,管家悄悄观察两人,表情古怪。

    贺明飞手中扇子微动,眸光沉着,不肯放过她脸上任何一点表情,“贺明飞。”

    “贺公子,你好、不对……算了。”她挫败,“贺公子昨晚我们见面很不好意思,谢谢你的茶,当时走得比较匆忙,忘了问清楚一件事,有件事也得告诉你。”

    管家眼睛愈加亮了。

    贺明飞不语,瞧着她。

    陈玉决定一劳永逸解决麻烦,“贺公子,忘了问你,我们是亲戚还是朋友,不好意思我之前伤过,很多记忆都丢失,就把你给忘了。”

    贺明飞不想相信她的话,可她的表情那么真诚,让他没办法拒绝。

    管家有点失望,还以为两个人昨晚见面说了什么私密的事情,比如这个小鲍子,比如为什么和自己的主子那么像,谁知人家却把人都忘了。

    “你真的忘了?”贺明飞问。

    “是啊。”陈玉感觉到陈睿拉她的手,连忙低头,很歉意地看着孩子,“陈睿,对不起一开始没告诉你,娘亲确实忘了一些以前的事情,不过没关系,你的事情我都记得,因为你对娘亲很重要。”她不想伤小孩子的心。

    陈睿终于知道娘亲变了一个人的原因,虽然有点失落,但也有点开心她变得对自己好了,他眨眨眼,“娘亲,是因为他们打你才受伤吗?”

    小孩子声音是软软糯糯的,却带着哭音,眼圈也红了,陈睿抓她的手,“娘亲挨打还疼吗?”

    听到这话,陈玉心酸又开心,她是孤儿,哪怕孤儿院的阿姨很好,可她们一个人照顾十几个孩子,没办法全心全意对她,可陈睿眼里却像是只有她。孩子的世界如此简单,之前还冷冰冰的,可一旦离开熟悉的环境,还是不由自主地全心依赖她,关心她。

    她有些难受,想到了已经离开的陈玉娘,可因为不想让小孩子难过,还是笑起来,“没事,早就不疼了。”

    伸手帮陈睿擦眼泪,陈玉心里很豁达,那些对自己不好的人反正以后见不着了,都过去了,可她没看到另外两人对视的眼神,两个男人都有点震惊。

    管家迟疑着想说什么,贺明飞却作了决定,率先开口,“我们是朋友。”

    “朋友。”陈玉只顾着感动,没发现话里的古怪,“原来我们是朋友。”

    幸好不是仇人,看贺明飞昨晚的眼神还以为自己害过别人,只不过,陈玉娘这性子两个人都能做朋友,那这个贺明飞一定是大好人。

    “是,我们是朋友。”贺明飞回答得有些迟疑,他不知道自己这一步决定作的对不对,可陈玉娘身上有太多秘密吸引着他。何况还有这个孩子,如果按照年龄来算……他一颗心沉下去,只是看陈睿的长相,答案仿佛已经肯定,可他不敢相信那一夜后留下了一个孩子,还被陈玉娘生了下来。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当时的自己对她没有丁点好脸色,他不认为陈玉娘会留下这个孩子。

    “既然是朋友,那路上多多照顾,还要谢谢你们帮我照顾陈睿。”

    “没事,小鲍子可以随时过来,船上吃的不好,我们带了厨子,随时给小鲍子准备着。”管家生怕她拒绝,笑得格外热情,“我这种老人家就是喜欢孩子,一路上闷得心慌,要是姑娘不介意我帮你照顾着。”

    “您说的是真的?”陈玉喜出望外,“您刚才说带了厨子,可以让陈睿跟着一起吃,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太好了,那就麻烦多做一点给陈睿,我会每天来取。”陈玉松了一口气,她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坐船陈睿吃得不好,大人还能将就,小孩子可不能委屈,“你们放心,饭钱都会给的。”

    “不碍事的,小鲍子直接来这边用饭就行,我们带的东西多,姑娘一起来都行。”管家很热情。

    “没事,我不用。”陈玉直接拒绝,她脸皮可没这么厚,哪怕以前是朋友,那也是好几年没见了,她不能太纠缠对方。

    “怎么不用呢,姑娘尽避来,路上辛苦,吃的好才舒心。”

    看管家这么热情,陈玉也不好拒绝,反正对方就是随口一说,不至于真的每次都会让自己来,就是客气嘛。

    她玩笑似的说道:“那我多给你们一些银钱。”

    管家听出她打趣的意思,笑着刚要说什么,贺明飞已经开口,他语气平静,不容反驳,“你觉得我会缺那点银钱?”

    一句话就把陈玉噎住了,她眼巴巴看着贺明飞,“那谢谢了。”

    哎,果然是无论古代现代,有钱就是任性。不过,这男人好像和以前的陈玉娘差不多,嘴巴都好刻薄,真想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做朋友的,不会打起来吗?

    算了,自己还是别来了,别到时候哪句话触怒了这位公子哥,到时候就惨了,说不定还会被打,陈玉因为自己想象的画面差点笑出来,看贺明飞一直盯着自己又赶紧收敛。

    这人好奇怪,总盯着自己瞧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