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孟瑶妻子好陌生 第四章

妻子好陌生 第四章

作者:孟瑶书名:妻子好陌生类别:言情小说
    欧阳阔进了大楼,一路上不少人都跟他打招呼,他却寒着一张脸,没跟任何人寒喧。

    当电梯直达顶楼,到达他的办公室,在隔间区域,他的秘书站了起来,尽职的道:“董事长,谈小姐来了。”

    “我现在没空。”

    “谈小姐她……已经在里面了。”秘书迟疑了一下。

    欧阳阔已经把门打开走了进去,谈泽芬已经坐在里头的沙发上。

    欧阳阔关起门,走到办公的座位上,脸色显得很难看。“谁让你不经允许就进来的?”

    他开始考虑要不要撤换秘书!

    “哎哟!别这样嘛——人家想你嘛!昨天你匆匆就走,问你发生什么事也不说,我只好过来找你罗!”谈泽芬边讲,边坐在他的办公桌上,从短裙中滑出一段洁白的大腿。

    “下去!”欧阳阔沉声道。

    “唔?”

    “不要坐在桌子上!”

    见他一脸严肃,像是要发怒的样子,谈泽芬只好站起来,改绕到他身后,双手从后头环住他。

    欧阳阔没有拒绝,这几天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他也习惯她的身体了。

    “怎么啦?眉头皱成这样?发生什么事了?”谈泽芬软语问道。

    “梦曦她……失去记忆了。”

    “啊?”谈泽芬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

    欧阳阔心情烦闷,他站起来,走到一旁的酒柜倒出半杯酒啜饮起来,他知道上班不能喝太多酒,喝太多会误事。

    就跟那一天一样……

    在发现自己的老婆给他戴绿帽子后,欧阳阔跑到公司喝了个酪酊大醉,醒来后,谈泽芬已在他的身边了!

    发现自己竟和那个出轨的女人一样,欧阳阔不禁更加憎恶起自己来。

    看着穿着一身火红的谈泽芬,一头蓬松的鬈发,紧身洋装显示出她美好的曲线……

    他的脑袋竟会不由自主想起那个蜷缩在沙发上,双手抱腿,苍白的脸埋在膝间的女人……

    该死!他不是早就对她死心了,为什么还会想起她?

    一口饮尽杯中酒,将杯子放在桌上,欧阳阔心情烦躁的走到窗边,拉开百叶窗,外头是充满废气的台北街头,隔着玻璃,他似乎可以吸到那肮脏的空气,他又将窗帘关上。

    见他的心情不佳,谈泽芬小心翼翼的问:“梦曦失去记忆了?那……我要不要去看她?”

    “你去看她做什么?”欧阳阔蓦地转过身,眼神阴鸷,明亮的室内因他这骇人的气势而倏地阴沉下来。

    “我……我是她的朋友呀!”

    欧阳阔笑了,却是不带感情。“好一个朋友!”

    谈泽芬双颊一热,心虚的低下头。

    欧阳阔知道他也有错,都是那个该死的余梦曦,竟然刻意挑起他的怒气!

    从来没有女人这么的明目张胆,让丈夫戴绿帽,于是他做了一件生平最脱轨的——放纵自己耽溺于酒国,然后和谈泽芬发生关系!

    从那一天起,谈泽芬就缠着他,完全忘了她和余梦曦之间的友谊。

    “你别这样,梦曦出事了,我总得去看看她呀!”谈泽芬为自己找理由。

    欧阳阔撇撇嘴,不予置评,谈泽芬心里在想什么,他很清楚——除了余梦曦外,其他女人看上的不是他的外貌,就是他的财富与声望。

    欧阳家纵横商场,所累积的权势与金钱已非寻常企业所能比拟——尤其是自从欧阳彻退休后,立刻将棒子交给三十出头的欧阳阔,当时曾经引起一阵喧譁,在舆论的热烈讨论中,欧阳阔也为欧阳家增添不少功绩。

    当初的商业联姻便是门当户对的余氏财团,所以余梦曦会嫁给他的确不是贪图他的条件。

    难道也因为如此,所以她的心并没有放在他的身上吗?

    想到这里,欧阳阔烦躁的爬了爬头发,回到座位,却无法平心静气的批阅公文。

    “阔……”见欧阳阔不理她,谈泽芬呼唤着。

    “如果没别的事,你可以先走了。”欧阳阔冷冷的道。

    如果这女人以为跟他上了床,就能从他身上获得什么的话,那她的如意算盘可就打错了。

    “好嘛!”谈泽芬嘟起嘴,不甘愿的扭着身体准备离开。

    “对了。”

    “什么事?”听到他的声音,谈泽芬欣喜的转过头。

    “不准你去找梦曦!”

    “为什么?”谈泽芬眼睛睁得大大的。

    欧阳阔可不愿和她的事情让余梦曦知道,这样一来,他也掉到和余梦曦相同的位置,他便无法再驾驭她了!

    “你有其他的意见吗?”欧阳阔冷眼看她,从眸中似乎露出杀意。

    “没、没有,我先走了。”谈泽芬快速的离开欧阳阔的办公室,进入电梯,她对自己在欧阳阔的眼底一点分量也没有,不禁感到泄气。

    难道她就该这么认分吗?不!

    欧阳阔叫她不要去,她就真的不去吗?答案并不是这么的肯定,关于她的未来与幸福,她要自己争取!

    知道自己曾做过伤害欧阳阔的事,余梦曦就觉得不能原谅自己,虽然那是在她失去记忆前的事,然而伤害她深爱的丈夫,这是不能容许的啊!

    她爱欧阳阔,是吧?

    虽说是两家联姻,但好歹也是有感情作为基础,才能步上礼堂,余梦曦无法想像自己若是不喜欢欧阳阔,怎么会嫁给他?

    余梦曦有些恍神,对于过去,她真的捉摸不住……

    “少奶奶。”吴妈的声音传来。“有人找你。”

    “谁?谁找我?”

    “是谈小姐。”

    “谈小姐?”

    “是的,谈小姐听说你出了状况,执意要见你。”

    “哪个谈小姐?我认识她吗?”余梦曦努力想着脑海里是否有这号人物?

    “嗯……谈小姐满常来的。”吴妈中肯的道。

    常来的话,应该是她的好朋友吧?余梦曦心里想着,便移动脚步到达客厅,见到一名姿态曼妙的女子站在中间。

    只是她的印象里没有这个女人,不知该怎么开口,余梦曦正在暗忖,谈泽芬已看到她,迎了上来。

    “梦曦,你还好吧?”

    “你……”面对她的热情,余梦曦有些迟疑。

    见她如此,谈泽芬眼底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精光,随即摆出一副笑脸。“是我啊!我是泽芬,是你最要好的朋友啊!我们才一阵子不见,你怎么就变了个样呢?都瘦了。”谈泽芬摸上她的脸。

    余梦曦有点不舒服,不过没有退后。

    “我……”余梦曦不知该怎么开口,话才到口就梗住了。

    “没关系,我知道,你失去了记忆是不是?没关系,我不会介意的。”谈泽芬一脸的怜惜。

    余梦曦看着,不禁心头发热,这是她这几天来所得到少有的友情。“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想到谈泽芬对她这么友善,而她却忘了谈泽芬,余梦曦心底满怀着抱歉。

    “不用跟我说抱歉,我们是好朋友啊!只是……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你老公对你不好吗?”谈泽芬说话的模样显得义愤填膺,看起来的确是在为好友抱屈。

    “不、不是。”

    “那你怎么会失去记忆?”

    “我……听说是我不小心从楼梯上跌下来,才会变成这样。”余梦曦隐瞒了某些部分没有说。

    “这样啊……”谈泽芬眼眸一转,遮住了心思。

    “谈小姐,请喝茶。”吴妈这时端来一壶水果花茶。

    “对了,梦曦,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枫糖饼干,我特地绕到东区去买的。这个牌子的饼干很难买到,只有那间百货公司才有代理。”

    见她这么清楚自己的喜好,余梦曦更是十足十相信了她是自己的好友。“谈……谢谢你。”

    “你连我的名字都忘了吗?”谈泽芬看来十分失望。“我叫泽芬,恩泽的泽,芬芳的芬呀!”

    “对不起……”想到自己记不得这个好友,余梦曦真的感到好抱歉。

    “算了、算了,这并不是你的错。那你失去记忆了,你家里呢?他们知道吗?有没有人来看你?”

    “你也认识我的家人吗?”余梦曦又惊、又喜。

    “当然啊!我们是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难道你连你的家人也忘了吗?看看欧阳家是怎么照顾你的,怎么会让你变成这样?”

    “我的家人呢?我想知道我还有哪些家人?”抓到机会了解余家,余梦曦迫不及待的问着。

    之前,她根本不敢向欧阳家的人问起有关于她的过去。

    “我叫他们来看你。”

    “不、不要!”余梦曦惊恐的道。

    “为什么?”

    “我不想……让他们担心我。”

    “可是如果你都没跟他们联络的话,他们迟早会知道的呀!”

    “这……我再想办法吧!你只要告诉我,我家里有哪些人?他们住在哪里?我家又是怎样的情况就可以了。”

    “这我当然会说,不过我比较想知道……欧阳阔对你还好吧?”这才是谈泽芬来的重点。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谈泽芬的心头一惊,没想到余梦曦虽然失去了记忆,却没损及她的聪明才智。

    那么她和欧阳阔的事,更是要谨慎了。“你们夫妻间的事,我这个外人无从置喙。”

    “不要这么说,你得帮帮我,我才知道我在这个家到底要如何自处?你是我的好朋友对不对?拜托你告诉我,我和欧阳阔的感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余梦曦需要知道这一切,而今天来造访的谈泽芬无疑是上天赐给她的机会。

    或许她以前曾经向密友透露过什么事。

    “这……”谈泽芬面有难色。

    “拜托你,告诉我。”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谈泽芬吞吞吐吐的道:“其实你和欧阳阔的感情……不是说很好,你们的婚姻其实是建立在商业利益上的,所以在你们结婚后就不断的争吵。”

    “难道……我们之间没有一点感情吗?”

    谈泽芬抿紧双唇,仔细思考着接下来要讲的话,“你想想,一段商业联姻能有什么感情?你们还在一起就很不错了,只是不知道这段婚姻能维持多久?”故意一脸忧心忡忡的模样。

    听到谈泽芬的话,余梦曦心都乱了。

    她真的在毫无感情的情况之下,就跟欧阳阔在一起了吗?然后成为他的妻子,夫妻间吵吵闹闹的?天!她以前的日子到底是怎么过的?

    难道她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红杏出墙吗?

    余梦曦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整个心也跌到谷底。

    “其实如果趁这次机会,你和他分开也是不错。”谈泽芬趁胜追击。“免得你以后又再遭到他的无情对待,你会更痛苦的。”

    “我……我不知道。”

    “梦曦……”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一阵剧疼突然袭来,余梦曦捧着头颅,眼泪顿时被逼出,“好痛……”

    “梦曦,你怎么了?”谈泽芬吓了一跳,顿时慌了手脚。

    “我的头好痛……好痛……”余梦曦不断的哭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