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桔子想了七年的初夜 第三章

想了七年的初夜 第三章

作者:桔子书名:想了七年的初夜类别:言情小说
    【第二章】

    接下来的几天,阮音音和徐初墨都很有默契的不再在朋友面前提起对方,只当这人就没出现过。

    然而不管徐初墨忙得再晚,临睡前一定会偷点开阮音音的帐号,看一看她今天有没有上传动态,再看一看她粉丝给她吹的彩虹屁,然后不屑的想,就是因为有这些人毫无底线的触碰,才导致阮音音对自己的评估出现了严重的错误!

    不过想是这么想,徐初墨还是觉得那些吹彩虹屁的可比黑粉可爰多了。现在的网路环境确实不太好,总有人觉得隔着一条网线就可以肆无忌惮,什么难听的话都能说出来,完全没考虑过对方是一个无辜的女孩子。

    阮音音最近则是忙着运营工作室的几个直播主,公司新接的推广产品也有很多需要筛选。人忙起来,是真的没有太多心思去想别的,偶尔脑子里闪过徐初墨的身影,那股怅然还没来得及升起,就被忙碌的工作打断了。

    这么一忙,转眼又是半个月,阮音音终于解放了一点,迫不及待的给陈思甜打电话,“出来玩!”

    “大忙人终于有空了?”陈思甜取笑道。

    “是啊,很不容易。”阮音音叹口气。

    “正好,丛铭你还记得吧?我听说他最近刚开了一家酒吧还不错,我们去凑个热闹?”陈思甜兴致勃勃。

    “丛铭?”阮音音有点犹豫。

    丛铭和徐初墨当初可是死党,她和徐初墨分手之后也很他的朋友断了来往,按理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是老同学,见个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阮音音只要一想到丛铭和徐初墨的关系,心里总还是有些不对劲。

    “这有什么,我们只是去凑热闹,我和丛铭也不熟,我们就是去感受一下,我也没打算要约丛铭。”陈思甜说道。

    阮音音想了想,点点头,“那好,你把地址传给我,我开车过去。”

    挂了电话,阮音音收拾后就去了停车场,驱车过去。

    今天时间还早,两人到达酒吧的时候人不算很多,还比较清静。

    “装修得很不错嘛,蛮有品位的。”陈思甜环顾了一圈,拉着阮音音在吧台前坐下,“喝点什么?”

    阮音音酒量其实还算不错。

    两人各点了一杯调酒,偶尔说几句话,没过一会,酒吧的人就多起来了。门口那边突然引起轰动,正好阮音音的手机响了,她连忙低头抱着手机处理工作。

    身边的陈思甜突然激动的扯着阮音音的手臂,“真的巧,那不就是丛铭吗?长得和以前没什么变化……那是徐初墨?怎么比当初还好看!”

    陈思甜真不是花痴的人,但帅哥美女都是人类共同的福利资源,看一看又不犯法!

    阮音音身子一僵,抬起头,看过去,正好对上徐初墨的视线。

    气氛略带尴尬,丛铭看了看阮音音,又扭头看了徐初墨一眼,正犹豫着是不是上前打个招呼,结果徐初墨转脚就朝反方向那边走了,压根儿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丛铭远远朝两人尴尬的笑了笑,招了酒保过来低声吩咐几句,抬手示意,算是招呼一声,就跟着徐初墨的脚步走了。

    “你们这气氛,很有老死不相往来的味儿了。”陈思甜忍不住笑,“难得看到徐初墨这个样子。”

    徐初墨当年之所以那么受欢迎,其实是他本身态度温和。虽然人看着冷冷的不好接近,但是待人接物没一个说他不好的。

    “哼,他不过来正好。”阮音音还在嘴硬,“反正我和不想和他打招呼。”

    那个酒保走过来,微微欠身,“两位小姐好,我们老板说你们是他的同学,今晚的消费他都包了,请你们随意。”

    “这多不好意思。”陈思甜作势要站起来,“那我们得亲自去和丛铭道谢对吧?”

    “别去!”阮音音连忙拉住陈思甜的手臂,声音有点闷,“他和徐初墨坐一起,我不想过去。”

    “好吧好吧,都听你的。”陈思甜又坐下来。

    阮音音觉得心里闷闷的,原本今晚出来是为了放松心情,结果心里的郁闷反而更多了,她向调酒师要了一大瓶红酒,开始喝闷酒。

    陈思甜将一切收在眼里,叹了口气,却没说什么。

    “你好。”身边空着的高脚椅多了一个人,阮音音侧过头,看着在自己身边坐下的男子。

    “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男子笑了笑,手里的玻璃杯和阮音音碰了碰,“陪你聊聊?你看起来似乎不太高兴。”

    阮音音收回视线,无视对方。

    男子有些丢脸,却没有就这么放弃。他观察阮音音很久了,打从她一进酒吧就注意到她了。身材火辣,腿又长又直,简直堪称尤物,关键是一张脸也十分出众,那双眼睛如同深深的漩涡,简直要让人溺死在里面。

    “别这么冷淡。”男子又凑近了阮音音一点。

    “不好意思,这位帅哥。”陈思甜打断男子的套近乎,指了指不远处的徐初墨,“小俩口闹口角,劝你还是别打扰了。”

    男子朝徐初墨看过去,迎上他仿若要冻死人的视线,头皮一紧,连忙站起来,“抱歉抱歉,打扰了。”

    阮音音等男子离开了才开口,“你瞎说什么呢,什么叫小俩口闹口角。”

    “我就是随便找的借口。”陈思甜安抚道。

    不远处的丛铭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打趣的凑到徐初墨身边,“看看,阮音音受欢迎的程度比以前更甚。”

    “关我什么事。”徐初墨嘴上是这么说,行动却很诚实,他因为过于气愤,居然开始喝酒了。

    “兄弟,这是酒!”丛铭眨眼。

    “我没瞎,识字,偶尔喝一次也没什么。”徐初墨说完,仰头将一大杯酒一饮而尽。

    丛铭叫了两声,拍了拍手!

    阮音音和徐初墨两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开始隔空拼酒。

    陈思甜见阮音音越喝越多,还是有点担忧,想拦,“差不多就得了,喝多了你明天难受。”

    “怕什么,我酒量好着!”阮音音说完,又是一杯,嘴里哼哼唧唧,

    “你看徐初墨那样儿,哪点好?那些女人怎么跟蚊子一样络绎不绝?”

    徐初墨打发走今晚不知是第几波主动搭讪的女人,忍不住向丛铭抱怨,“你说那些去找阮音音的男人,知道她脾气这么差吗?他们受得了吗?”

    “是是是,除了你也没别人受得了阮音音的坏脾气了,那你怎么还不快点把阮音音拿下免得她祸害人间啊!”丛铭无语,“你光在这里生闷气也没用!”

    “我干嘛要给自己找麻烦?”徐初墨酒量本来就不太好,这才一瓶红酒加三瓶啤酒,脑子就开始有点晕了,但是他即使有点晕,理智也还是很清醒,“再说了,当初是她主动提分手的,人家摆明了对我没兴趣,我又何必上赶着热脸贴冷**?”

    “好好好,我不说了,还有你也别喝了。”丛铭道:“别以为明天是周末你就可以放纵了,真宿醉你就难受了。”

    徐初墨嗯了一声,十分敷衍,最后不出所料的,两人都醉了。

    滴酒未沾的陈思甜和丛铭大眼瞪小眼。

    “怎么办?”许久未见的老同学,还没来得及叙旧呢,就开始看着两个醉鬼头疼。

    丛铭摸着下巴看了阮音音几眼,“初墨喝醉我是能够理解,但是阮音音也喝醉了?”

    陈思甜眨眼,“我也觉得音音喝醉很正常,毕竟心情不好。不过徐初墨为什么喝酒?我记得他以前不喝酒的,难道现在换了性子?”

    “没换,这是我第二次看到他喝酒,第一次是高中毕业。”丛铭回答。两人对视一眼,心中瞬间了然。

    得,之前还以为是单箭头,搞半天这两人都对对方还余情未了。

    “也不知道这两人怎么想的,二十好几岁了,快三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别扭。”丛铭摇头。

    “两个人都太骄傲了,再说当年的分手也算是不欢而散,心里可能还是有点疙瘩。”陈思甜倒是能理解。

    毕竟现在生活节奏那么快,承认自己居然对一个人心心念念旧情难忘那么多年,竟好似算不上是一件骄傲的事情了。

    “那现在怎么办?”陈思甜看着睡过去的阮音音皱眉,“你这里有房间吗?音音醉成这样,我一个人很难把她送回家。”

    陈思甜身材娇小,阮音音明显已经醉得没什么意识了,她根本扶不起来。

    “大晚上的,你们两个女孩子回去也不安全。”丛铭皱了皱眉头,“我这里只有一间休息室,而且乱糟糟的,肯定要被嫌弃,初墨家倒是离这里不远。”

    陈思甜看向丛铭,两人大眼瞪小眼。

    “嗯?怎么了?”徐初墨小憩了一会,揉着太阳穴睁开眼睛,一睁眼就看到阮音音的睡颜。

    他愣住,有些分不清幻想与现实。

    他有很多年没见过阮音音的睡颜了,她这样闭着眼睛的沉静模样,乖巧得令他忍不住想要动手抚摸一下。

    他也真的动了。

    “徐初墨。”陈思甜开口,“音音喝醉了,听说你家离这里很近,不然就去你家?”

    “好。”徐初墨当即同意。

    丛铭耸肩。

    好吧,这一听就是实实在在的喝醉了,不然徐初墨怎么可能同意。

    “你开车,送我们回去。”徐初墨命令丛铭。

    “知道知道。”丛铭摸出车钥匙,对陈思甜说道:“走吧,我一并送你回家。”

    陈思甜摇头,“我有开车。”

    “大晚上的,还是我送吧,你车停这里,明天再来开走吧。”丛铭道。

    陈思甜便点点头,“好吧。”

    她还想去扶阮音音起来,被徐初墨大手一挥,直接拒绝了。

    陈思甜就瞪着徐初墨站起身,将阮音音拉起来,靠在他的肩膀上,明明自己步调都有点踉跄了,但愣是没让阮音音摔倒。

    这人到底是醉了还是没醉?

    徐初墨家果然离酒吧不远,开车十分钟就到了。丛铭本想送两人到家门口,不过徐初墨拒绝了,在家楼下下了车,半抱着阮音音,缓缓走向电梯。

    阮音音有点迷糊,脑子不清楚,见了徐初墨,还以为自己是高中那会儿,正和徐初墨谈恋爰,于是也没客气,双手搂住徐初墨的脖子在他怀里撒娇,“徐初墨,徐初墨!”

    声音又娇又软,唤得徐初墨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

    “就这么放着他两不管,没事吧?”陈思甜坐在车里,看着电梯门关上,还是有点迟疑,“万一发生一点什么?”

    “都醉成这样了能发生什么?”丛铭好笑,“再说了,这两人明显对对方还有感情,真发生点什么,搞不好两人就顺其自然复合了,到时候我两可是媒人,他们结婚的时候得给我们包大红包的!”

    “我怕是等不到拿大红包,音音明天清醒过来就能把我刮了。”陈思甜叹口气。

    她可尽力了啊,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徐初墨带着阮音音回了家。

    喝多了的人不能洗澡,但阮音音一直嚷嚷着不舒服,要洗澡,徐初墨被这么一吵,原本的三分清醒变成了六分,见阮音音毫无形象的坐在地毯上打滚的样子,叹了口气,转身走进浴室拿毛巾。

    看看这个女人,视讯里人模人样,结果喝醉了比小孩儿还不如!

    “阮音音,你是狗吗躺在地上,起来!”拿着打湿的毛巾走出浴室,见阮音音还躺在地上,徐初墨真的是好气又好笑。

    阮音音睁开眼睛,朝徐初墨伸出双手,“那你抱我起来。”

    徐初墨一愣,随即无奈的叹口气,弯腰像抱小孩儿那样抱起阮音音,让她在沙发上坐下,“这么大的人了还不懂照顾自己,你当初还有婴儿肥,现在你看看自己的下巴,都瘦成锥子脸了!以后房地产打地基哪里需要钻洞机,直接让你上,一下巴铲下去就是一个大坑!”

    阮音音虽然脑子不清醒,但也知道这不是好话,“徐初墨,就怎么就不盼着我点好呢?”

    徐初墨给她擦手的动作一顿,低下头,“我怎么就不盼着你好了?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过得好。”

    阮音音扁嘴,不开心,“你从来都没夸奖过我,总是说我很笨,那我就是不擅长功课,我有什么办法。”

    年少的阮音音一度怀疑过自己的智商,学霸亲自为自己补课,怎么她的功课成绩就是不能提高?没道理啊!

    后来她明白,每一个人擅长的东西都不一样。她可能确实不适合功课,但是在别的行业也能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只是当初的挫败感深深的铭刻在了心里,让她在面对徐初墨的时候,骨子里总还是自卑。

    “对不起,我那时候不懂事。”徐初墨摸摸阮音音的脸颊。

    骄傲的少年不懂怎么说柔软的话,徐初墨一开始就存了想让阮音音和自己一起出国的打算,所以总是希望阮音音的成绩能够再提高一点,以后出国了不至于吃那么多苦,平时在功课上难免就对阮音音严格了一些。

    虽然到了最后,事实也并没有如愿。

    阮音音被毛巾擦了手脚,脑子终于清醒了一些,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面前的人是谁。

    她靠在沙发上,软手软脚的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环境。

    徐初墨只开了小夜灯,客厅里充满了温暖的感觉,照在徐初墨身上,没来由就让人觉得整个人都柔软下来。

    他给阮音音擦脚的动作很专注很认真,动作也很温柔。阮音音的脚丫子踩在徐初墨的膝盖上,有点不自在的蜷曲下脚趾丫。

    “别动。”徐初墨声音温柔。

    阮音音低低的嗯了一声,微微坐直了身子,离徐初墨近了一些。

    徐初墨耐心给阮音音擦完脚丫,一抬头,两人的距离不足五厘米。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凝固,说不清是谁在行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