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夜炜总裁被甩不认帐 第一章

总裁被甩不认帐 第一章

作者:夜炜书名:总裁被甩不认帐类别:言情小说
    【第一章】

    该死的,又下雨了。

    躺在床上睡觉的贺臻很想立刻醒过来,他不要再做这个让他厌恶至极的梦,可眼皮沉重得他怎么都睁不开,不管他怎样抗拒,当意识陷入沉睡,这场梦又再次完全将他淹没。

    二十二岁生日的那天。

    跟他约好早上见面,却到傍晚才出现的陆星辰来到他的宿舍。

    外面正下着淅沥沥的小雨。

    穿着白色衬衫,格子短裙的她就站在他门口,讨好地跟他说:“贺臻学长,你看到没,看到没有?”她一边说还一边转过背对着他。

    但她背上什么都没有,他没好气地问:“看到什么?”

    “我背上有一根荆条啊,所以我是来负荆请罪的,求你大人有大量不要生我的气。”

    本来还有点气她爽约的他,顿时被她弄得没脾气了,并立刻将人拉进屋,毕竟她穿着的白衬衣被雨打过之后有些透明,都能看到她淡蓝色内衣的花纹。

    这样的她被他一带,顺势笑盈盈地站到他怀里娇气仰头看他,“本来想着你今年生日不能跟家人过,我就帮你准备一个大礼物的,但因为一些事情所以……”

    他说:“不用礼物,妳来就好了。”

    她却突然坏坏地大笑,“但我准备借花献佛,送你一个大礼物!”说着从精致的小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展示给他看,“这是之前,推销员免费送给我的。”

    他看清盒子上的文字,脸顿时一热,“妳拿这东西给我干嘛?”

    “我想让你试用。”她说着还坏坏挑了一下眉。

    这个东西当然不能试,他出手就去拿她手上的东西,“别闹了。”

    她却将东西藏到背后,“你给不给我试吗?给不给?”

    “妳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我知道。”

    “那妳还要试?”

    两人交往半年了,最亲密的事情就是接吻,可她再撩拨他,他就不能保证他们的亲密程度只限于接吻,他双手绕到她背后,“立刻交出来。”

    她踮起脚就吻住了他的唇,在他有些惊诧往后撤时,她贴过来又把他重重亲了一口,笑容可掬地问:“到底让不让我试?”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可不只是她这种小打小闹的程度,他皱眉警告说:“陆星辰,妳别闹了。”

    她哼了一声,“你不让我试,我可找其他人试了。”

    “陆星辰!”她还敢有这种想法,“妳知道不知道妳这样会出事的。”

    “出什么事?”

    “妳……”明知故问,贺臻挫败地别开头,看下一秒就单手捧住她后脑,凑过去深深吻住了她的唇。

    经常出言调戏他的丫头其实很生涩,但却热情地响应他的亲吻。

    直到两人都呼吸灼热,他血液隐隐沸腾地放开她,看她被吻得红润的嘴唇,低声问:“还要试吗?”

    她的脸红扑扑的,但点头说:“要试,你是我男朋友,我想知道怎么使用,该找你了解对不对?”

    “那妳知道不知道,之后的事?”

    她抿嘴一笑,有点坏坏的,可同时又羞涩得面颊绯红,“完了还有之后?”

    她十九岁,还在读大一,他知道她还小,他也还没有足够的能力给予她最好的一切,所以从未敢越矩太多。

    可从接受她告白开始,他未来所有的规划里都有她,从跟她在一起的第一天开始,就是想着一辈子在一起。所以如果她注定是他的,那他是否可以先享受拥有她的权利?

    又或许,他是真的忍不住了,毕竟他是个正常男人,正直血气方刚的年纪,自制力早就在她平日生涩或狡黠的主动挑逗下逐渐瓦解。

    他已经吻上去,吻着吻着将她抱上那张单人床上。

    这个租屋处很小,因为他目前没有多余的钱租更大的,原本房子里只有书桌跟床,冰箱与空调是陆星辰趁他不在时帮他装的。

    但他平时很少开空调,因为电费也很贵。冰箱里大多都是陆星辰帮他塞的牛奶跟食物。

    他们的交往,不仅是她主动追他、亲吻他、说喜欢他,连生活的给予都主动得让他无法抗拒。

    她总振振有词说:“我对我男朋友好怎么了?我现在对你好为了以后你对我好,如果你实在过意不去,以后就加倍还给我好了。”

    他亲吻着她,在她耳边承诺,“妳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不会让妳等太久,我会给妳最好的一切。”

    他没具体说什么时间,因为有些话说出来太虚无,但他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会出人头地,一定会让家人跟陆星辰过上好日子,他一直在为这个努力着。

    ……

    可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漆黑的房间空荡荡的,窗外的雨哗啦啦,显得室内更加安静。

    室内冷气很得很足,可是贺臻的身体滚烫……

    “该死!”贺臻抬起手臂挡住眼睛,干涸的喉咙咽了咽,凸起的喉结在昏暗的光线之下上下拨动,“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个恶梦!”

    他跟陆星辰已经分手七年了,原因是,她最终还是受不了他贫寒的家境。

    可一开始她就应该知道,他家庭条件不好,为什么交往了快一年,才告诉他,“我们的认知有很大的出入,我实在受不了贫富差距的恋爱,你甚至连一件象样的礼物都无法送给我。”

    他确实被她的话打击到了,但因为心里实在喜欢她,所以他尽量的挽留,“一开始妳就知道我是这样的情况,而且我们在一起快一年了,陆星辰。”

    她说:“那是因为之前没试过,所以想体验一下跟清贫学霸交往的感觉,但现在快一年了,没什么新鲜感了,再说,你前段时间不是因为我的身分,想着要跟我疏远吗?”

    是,他一直知道她家境很好,但没想到她会是海瑞集团创始人陆恒的女儿,那是多少人望尘莫及的大企业家族。

    自尊心作祟他确实迟疑过,也因为已经有人说他,以后可以少奋斗几十年这样的话,他很不愿意听到这些,但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比起其他,他更不想失去陆星辰。

    他说:“我不会让妳吃苦,只要妳别跟我分手,我把我所有的都给妳。”

    放下他高傲的自尊卑微的挽留她,可她依旧说他不了解她想要的爱情是什么样子,说:“你没经历过优越的物质生活,所以体会不到没有物质的恋爱,谈久了会有空虚的感觉。”

    因为太喜欢了,所以他几乎用恳求的语气跟她说:“我会出人头地,用不了五年,我一定会成为有钱人,给妳不差于现在的生活,妳答应过给我时间的不是吗?”

    被他缠厌了的她,终于又说了一个事实。

    “我很喜欢一个人,可他突然不喜欢我,跟苏曼柔在一起。我知道苏曼柔喜欢你,所以她抢我喜欢的人,我就来抢她喜欢的你。别人都说贺臻不跟女生来往,但我发现你其实也很容易到手,还跟其他男生一样,不能好聚好散。贺臻,你死缠烂打的目的到底是因为喜欢我,还是喜欢我是海瑞集团千金的身分?”

    前段时间,苏曼柔告诉他,陆星辰是陆恒女儿,是为了报复她才跟他在一起。

    可他不信。

    只要不是陆星辰说的,他就只去相信,陆星辰喜欢他的事实。

    可她终于亲口说出了这些话。

    而那最后一句是她撕毁他,还有他对她所有感情最后一把,也是最锋利的刀。

    锋利到如今每每想到那句你死缠烂打的目的到底是因为喜欢我,还是喜欢我是海瑞集团千金的身分,他就忍不住咬紧牙关,因为真的太伤自尊,太恨了。

    贺臻恨到躺不住,睡不着,起身走到窗边,站在顶层的落地窗前,俯视这座弥散在风雨中的钢筋混凝土丛林。

    从那之后,他花了七年的时间,让曾穿梭在这城市丛林最底层的他,爬到了顶层,将那些曾压在他身上卑微的东西,全都踩在脚下。

    可却摆脱不了,那一场镶嵌在他深处,他极度想要遗忘的卑微的,没有真心的过往。

    当时的身体有多卑微多贪婪多疯狂,现在就有多后悔多厌恶多想把那些从大脑里挖掉。

    贺臻恼怒折返,走近豪华的浴室,泡了很久很久,终于让心情稍微平复。

    他换上笔挺的西装,看着镜子里从上到下,都找不到以前穷酸时模样的自己,他冷冷一笑,拿起车钥匙出门。

    一辆黑色的宾利疾驰入到马路之上……

    贺臻长得很好,长眉长眼,高鼻挺拔,嘴唇形状漂亮,但唇角一直有着一抹肃然,平时确实也是脾气古怪冷酷,所以哪怕是平日很喜欢看帅哥的女员工,见到他也有想退避三舍的冲动,不敢招惹。

    他今天抵达公司的时间比较晚,从外面办事回来正在等电梯的员工,见他过来立刻让出走道,并恭敬地跟他打招呼,“贺总好。”

    “嗯。”贺臻应了一声,等电梯抵达,他目不斜视走了进去,后边的人并不敢进来,他也没说话,直到电梯门自动合上,慢慢往上。

    他知道他脸色一定不好看,不然那些人不会露出畏惧的笑容,但一旦做了那个梦,他的表情控制到这程度,已经算忍耐的极限。

    电梯在八楼停了下来,门打开了,外头的人却没有立即进来,她正在打着电话,“我复试刚结束,我觉得应该是没问题,谢谢妳帮我推荐工作……下一次请妳吃饭,那我先进电梯了。”

    她走进电梯对里边的人说了一句不好意思,然后迅速挂掉电话按了关门键。

    贺臻看着走进来的人顿时一愣,这是作的梦还没醒吗?怎么会在电梯里遇到这个女人?

    刚进电梯的人却还没发现他,直到看到电梯在上升,她尴尬地回头看身后的人,“我还以为是电梯往下……”

    然后她的话卡在的嘴边,在看到贺臻面露凶光时,惊讶的表情才转为笑意,对着他露齿一笑,“贺臻学长,好久不见,真巧啊。”

    贺臻牙齿都几乎咬碎,他当认不出她,目光冷漠看向前方。

    她却笑着再说:“学长,你不会不记得我了吧,我是陆星辰啊。”

    电梯门叮的一声在十五楼打开,贺臻冷冷说了三个字,“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