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晶总裁的徐秘书又跑了 第二章

总裁的徐秘书又跑了 第二章

作者:金晶书名:总裁的徐秘书又跑了类别:言情小说
    【第二章】

    度过了愉快的周末,到了星期一,徐柔汐很早就起来了,睡眼惺松地去看了一眼傅盼,接着洗漱,换上衣服。

    她坐在餐桌旁,傅冠抱着傅盼走出来,“今天带女儿上班?”

    “你疯了?”徐柔汐不肯,“她这么小,今天天气又不好,要是感冒你就死定了!”

    看着凶狠跟护崽的母鸡似的徐柔汐,傅冠无话可说了,将傅盼交给了林阿姨,坐下来跟徐柔汐一起吃早饭,一旁的傅辞心不在焉地看着妹妹,“妈妈,妹妹能跟我一起去幼稚园?”

    “不行哦,妹妹比你小,还没到去幼稚园的年龄。”

    “哦。”傅辞失望不已。

    “但是小辞以后可以告诉妹妹,幼稚园是怎么样的,那妹妹去幼稚园就不会怕了。”

    傅辞丧气的小脸立马精神了,“嗯,我会告诉妹妹的,让妹妹不要怕。

    “小辞,先吃饭,不然要迟到了。”傅冠开口。

    “知道了,爸爸。”

    三人吃完了早饭,一起出的门,出门前,轮流亲了亲傅盼。徐柔汐牵着儿子的手往车上走,儿子这一回倒是没说什么,安静地开车,车子开到了幼稚园,徐柔汐牵着儿子的手下车,看着儿子进了幼稚园,对他挥挥手,这才上车。

    一转身,傅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车,他动作迅速地将她塞到副驾驶座上,自己坐在驾驶座上,语气冷酷地说:“再让我当司机,嗯?”

    她吐了吐舌头,不跟他一般见识,乖乖地坐好,扣好安全带,他看她识趣地没有再说说话,伸手捏了一下她的手,她哼了一声甩开,“你不想做我的司机,就不要做了。”

    他开着车往公司去,“徐柔汐,你皮痒啊。”欠揍。

    “没有啊。”徐柔汐笑盈盈地说:“公公婆婆上次看我去商场还是坐捷运,心疼我,说要给我安排车和司机。”

    说到这个,傅冠也不是很开心,“我说去接你,你不肯。”

    “我不想天天看到你,我看烦了。”

    “你……”

    “你还小气地不给我钱,呵呵。”她笑他。

    “我给你的钱坐计程车够的吧?”

    “我买了一个蛋糕吃,钱就不够了啊。”她瞪他。

    “所以,你为什么不肯让我陪着你逛街?”他无奈。

    “我都说了,看你烦。”

    “徐柔汐!”

    “干嘛!”

    “你要跟我吵架?”

    “我怕你啊。”

    好,他怕她,她最大,“以后多给你一些现金放在身上,好吗?”

    “这还差不多。”她满意了。

    “爸妈那边……”

    “我没有要!”徐柔汐轻哼了一声,“他们是好意,但我不习惯。”她顶着豪门太太的头衔,可她骨子里还是一个普通人,有专门的司机接送,也太夸张了。

    听到她的话,傅冠满意地笑了,他真的是很担心,徐柔汐接受了爸妈的好意,从此以后他上下班就要孤家寡人了。

    还好她没接受。

    “公婆对我是真的很好。”徐柔汐说了一句。

    傅冠眯着眼,“你老公对你不好?”

    “我老公没说要给我豪车和司机啊。”她挤兑他。

    “我亲自给你当司机,你还不愿意?”

    “你刚才还说不想给我当司机,既然你是司机,我要坐后面。”她仰着下颚,充满了傲娇。

    他有一对专门扯他后腿的爸妈,他能怎么办,他爸妈对徐柔汐很疼爱,连他这个儿子都要让道。

    “傅冠,你说,我是不是可以坐后面?”徐柔汐嘿嘿地笑,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他磨了磨牙,“老婆,你坐我腿上好吗?”

    “不要脸。”她赢了一局,神色飞扬。

    很快,到了公司,他们坐电梯进了办公室,各自做各自的事。林秘书将一份资料拿给徐柔汐,“徐秘书,你看一下,这是乔氏和我们的合作案,上次开会还没定下来,乔氏那边等一会儿会派人过来。”

    “是谁过来?”

    “听说是新任秘书长和两位部门经理。”

    “好的,我知道了,如果来了就请到会客室。”

    “是。”

    徐柔汐将资料看了一遍,放在一旁。这一年以来,乔氏和傅氏的合作越来越紧密了,虽然她曾经也吃过了乔大小姐乔曦的醋,但后来发现乔曦和傅冠之间根本不来电,她的那一碗醋也是白白喝的。

    但每次看到乔曦和傅冠站在一起的画面,她还是会酸一下,实在是金童玉女,郎才女貌,两人很般配。

    这是一种紧张感,明知他们之间没什么,但还是会担心,实在是结婚这几年,傅冠没什么变化,倒是男人味更重,用那些新进来的秘书们说的话,傅冠魅力四射。

    她当初怀傅盼的时候,脑袋进了水,把自己吃醋的事都说出来了,弄得傅冠洋洋得意了好久,但傅冠也更加注意跟女性之间的距离,将一个有妇之夫的尺度拿捏得很准确。

    十一点的时候,乔氏的人过来了,她拿了资料,带上两个助理一起去了会客室,傅冠将这个合作案交给她,让她先接洽,她现在做的事情也不再是仅限于原来的秘书工作,她现在有了皇帝跟前大内总管的风范,咳咳,她才不是死太监。

    傅冠也别想当皇帝,三千佳丽?作梦。

    她敲了敲会客室的门,走了进去,“你们好,我……”她看到几人中的一个人,眼神闪过一抹惊讶。

    “是徐秘书吧,你好。”

    “你们好。”徐柔汐快速地收起吃惊的情绪,对他们说:“请坐。”

    乔氏派了三个人过来,也不寒暄废话,直接将合作案拿出来讲,徐柔汐时不时地点点头,其实这个合作案基本是没有问题的,但对傅氏而言也没什么多大的吸引力,只能说是中规中矩。

    “不知道徐秘书怎么看?”

    “关于这个方案,我清楚了,很感谢各位专程而来。”徐柔汐客套地说。

    “不会不会。”

    徐柔汐没有表态,那三人互相看了看对方,也不急,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

    徐柔汐走到其中一个人旁边,“严学长?”

    另外两人一愣,“你们认识?”

    严浩推了推眼镜,“她是我的高中学妹。”

    “没想到,哈哈,这还真是有缘。”

    徐柔汐笑了笑,“学长,你看也快中午了,我请你吃饭吧。”

    “严秘书,你跟徐秘书好好叙旧,我们先回去。”乔氏项目经理朝着严浩眨了眨眼,示意要探探口风。

    送走了乔氏的另外两个人,徐柔汐让两个助理先回去,自己和严浩一起去了附近的餐厅吃饭,点了菜,徐柔汐笑着说:“学长装作不认识我?”

    “不是,你知道我比较木讷,也不知道要怎么跟你打招呼,我来傅氏是谈工作的。”

    “学长,你不用这么拘谨。”

    “嗯。”

    “学长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徐柔汐万万没料到,高中毕业之后去了美国的学长会再回来,而且在乔氏工作,如果不是今天见面,她还以为学长在美国。严浩是她的高中学长,高中是她最辛苦的日子,父母像踢皮球一样把她踢来踢去,她过得很拮据,是他帮她申请学校奖学金,让她的生活没有太艰难。

    他毕业的时候,还将一些实用的书籍送给她,祝她早日考上理想大学,他在她的高中生活中就像一道和煦的阳光,给了她不少鼓励,她发自内心地感谢他。

    “还不错,但一直想回来,毕竟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严浩笑着说。

    “回来多久了?”

    “快三个月了。”

    “不准备回美国了吗?”

    “不回去了,还是喜欢台湾。”

    徐柔汐问了严浩工作上的事,“乔氏的待遇还是不错的。”

    “对,能学到不少东西,”严浩说:“你呢?”

    “我结婚了,现在有两个孩子。”

    “我问一下,傅氏只有你一个徐秘书吗?”

    想到了什么,徐柔汐笑了,“是啦,我也是总裁夫人。”

    严浩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之前在公司里听过一些八卦,以为是假的。”

    “我结婚五年了。”徐柔汐不禁感叹,原来她跟傅冠在一起还挺久的。

    “你先生对你好吗?”

    “很好。”徐柔汐说,虽然她有时候想揍死傅冠,但傅冠对她是没话讲的,他对她是好的。

    中间上了菜,两人一边说着近况一边吃了饭,吃完饭,互相留了电话号码,徐柔汐取笑一本正经的严浩,“学长,你都不问问我合作案的事?”

    “公私分明,公事上班时间说,现在午休。”严浩说。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徐柔汐笑了。

    “你有点变化。”严浩记得徐柔汐漂亮是漂亮的,但这个女生常常面无表情,冷若冰霜,要不是知道她家里的事,他可能也觉得她是一个冰美人,被父母双双抛弃的孩子能天天乐呵呵地笑吗?

    但现在的徐柔汐笑容多了很多,神色也柔和了不少,可能这是因为她做了母亲的关系。

    “嗯?”

    “爱笑了。”

    徐柔汐愣了下,发现自己唇角的弧度正在上扬,好像是爱笑了,“我做妈妈了呀,我要是凶凶的,会吓到孩子的。”

    “那小孩要是不乖怎么办?”

    “让他们的爸爸打,我要做白脸。”徐柔汐说。

    跟严浩告别之后,徐柔汐回到公司,站在电梯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角多了好几条笑纹,她赶紧肃着脸,没再笑,小心地摁了摁眼角,笑纹也是皱纹,她可不想没把傅冠给熬老了,她先比他老了。

    叮,电梯到了,她走了出去,正巧遇到了要出去的傅冠,傅冠看她,拉长了脸,“你中午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吃午饭?”

    “都说看你看烦了。”她傲娇地说。

    傅冠趁着没人注意,往她一扭一摆的臀轻掐了一下,惹来她震惊的目光,她双手往臀部上护着,难以置信地看他,“你、你干什么?”

    “我出去一趟,你想要吃点什么?”

    “你给我快点滚!”她心虚地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但是在公众场合被拍臀部的感觉,真的是让她心慌,狠狠地瞪他,“**。”

    傅冠看她炸毛的样子,心情愉悦地进了电梯。

    “老男人,越老越变态了。”徐柔汐嘀咕着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又仔细地研究了一下乔氏的合作案,想到严浩的恩情,她把乔氏合作案放在了傅冠的桌上。

    不一会儿,傅冠回来了,看到桌上的合作案,按下内线喊了徐柔汐进来。

    “这个合作案,你觉得没问题?”他问。

    “我觉得可以,虽然盈利不是很可观,但是和乔氏的合作一直很愉快。”徐柔汐下意识地没有说出自己的私心。

    傅冠不置可否,“嗯。”

    “你觉得呢?”

    “我以为你很不喜欢和乔氏合作。”他说。

    她被他话中有话给点中了,脸颊绯红,软着嗓子说:“我哪有!”

    “没有吗?有人很会吃醋,我不过是和乔曦说几句话,有人就红着眼睛哭诉着我要出轨……”

    “傅冠!你闭嘴!”

    “闭不上,有本事你来吻住我。”傅冠薄唇一翘,眉眼皆是张扬,像一个坏男生在招惹自己喜欢的女生。

    徐柔汐恼羞成怒,两手猛地扯住他的脸颊往旁边一扯,瞬间一张英俊的脸被拉扯成了一个大饼脸,她狠狠地说:“不要提醒我做过什么蠢事!”

    他动了动嘴,想说话,结果发现她扯得他的脸皮过于紧绷,以至于他根本说不了话。

    “听不懂。”她哼一下,“我没有吃醋,以后都不会吃醋,你不要再说了。”

    他两手抓住她的手,拉下她的手,脸颊上浮现两抹手指印,红红的,“你吃醋了,吃醋了,吃醋了……”

    “傅冠!”她气得要踢他,他突然犯规地往她的唇上亲了一口,“皱!但我很喜欢,宝贝。”

    红晕迅速地淹没了她白晳的肌肤,她呆若木鸡地看他,结巴地说:“你、你放开!”

    闻言,他放开了她的手,要是再不放开她,他真怕她会因为过度激动而昏厥,“咳,你不要害羞。”

    “害羞你个头。”

    “徐秘书。”他一脸严肃地说:“作为你的上司,我很欣慰,你没有因为情感而判断失误,让这个合作案通过了。”

    她才不是!她是看在合作案不错以及严浩学长的分上,才不是因为他胡说八道的理由。

    “但老婆,你可以偷偷吃醋的,我很喜欢你的醋味,有点甜。”他对她比了一个爱心。

    她猛地往后一退,被他这夸张的感情表达给吓到了,“你有病啊!”

    “嗯,爱情病。”

    实在无法跟一个有病的人说话了,她动作激动地往后退,边走边骂他,“都是老男人了,还搞什么小男生那一套,不要脸,装嫩,可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