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果丽该死!爱疯了 第三章

该死!爱疯了 第三章

作者:果丽书名:该死!爱疯了类别:言情小说
    小径似乎没有尽头,走了五分钟之后,仍是一直蜿蜒下去,房丹妃开始好奇着它的尽头会是什么,沿路的风景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但她没能走到尽头,因为一旁的矮树后不断传出小狈鸣叫声,她不由自主地偏离了脚步,开始搜寻小狈的踪影。

    最后,她在矮丛里找到了声源,是一只小不隆咚的黑色小狈,像是刚出生不久,连走路都还走不稳呢!

    “怎么了,你迷路了吗?”房丹妃蹲下身来,不顾小狈身上都是泥沙,便将它抱在自己的怀里。

    “呜……”小狈呜了一声,像是在回应她。

    “真的吼……那我帮你找找妈妈好不好?”她伸出食指轻轻搔着小狈的下巴,一人一狗就这么对话起来了。

    “呜……”好!

    于是,房丹妃抱着小狈在附近绕了绕,但却没看见任何的狗或狗窝。

    十分钟后,她抱着小狈回到小径上,又等了十分钟,仍没见到任何母狗出来寻找小狈,她开始有些灰心了。

    “怎么办?我找不到你的妈咪或是你的兄弟姊妹耶!”她低着头对着怀里的小狈说着。

    “呜……”

    “乖狗狗,你别怕,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吧!”她拍了拍小狈的头,嘴里说着安抚的话,是说给小狈听的,也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这么小的一只狗狗,若没有母狗的照顾,很难独自生存的,以现在的情况看来,它注定是孤独的,她该把它带回去吗?

    房丹妃陷入了挣扎之中,打小她便热爱小动物,也曾养过小狈,但自从她在十三岁踏入了娱乐圈后,就再也没养过任何宠物,因为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即便勉强养了,可怜的也是她的宠物,她不会是个好主人的。

    因为曾经养过狗,所以她才明白小狈是需要主人花时间陪伴玩耍的,但这些她都办不到。

    她的时间全被工作给占满,多半的时间还是需要由他人来为她照顾小狈,若都由别人来照顾,那她又何需自己养呢?那一点意义也没有!

    该怎么办才好呢?

    燮克军打小径的另一头走来,便看见了房丹妃,也听见了她对怀里小狈说的话。

    接着,他看着她嘟着嘴陷入了沉思当中,那样子……好可爱!

    他停下脚步,距离她只有五步之遥,但她仍没发现他的存在,眼底就只有小狈。

    她抱着小狈蹲了下来,继续想着办法,那举动看在燮克军眼底,形成一副十分有趣的画面,她只差没伸出手指在地上画圈圈了。

    他怀疑,若再不管她,任由着她继续这么蹲下去,她会不会石化呢?

    还是去帮帮她吧!

    但他担心这时自己若贸然叫她,怕是会惊吓到她,所以他选择移动脚步先发出些声响来。

    听见了脚步声,房丹妃有些惊讶,还以为这条不知通往哪的小路上只有她一个人呢!

    房丹妃侧过头,入眼的是属于男性的大脚,接着,她的视线顺着大脚逐步向上移动,最后停留在男人的脸上。

    “哦,我的老天!”在看清男人的长相后,房丹妃忍不住发出惊呼。

    “我不是你的老天,但看见我需要这么惊讶吗?我以为我们是邻居。”燮克军笑着,却带着几分调侃的意味。

    “哦……不是的,我只是很意外在这碰上你,我以为……”房丹妃反射性地解释着,惊觉自己说了什么后,她急忙住了嘴。

    “以为什么?”燮克军来到房丹妃身前,也跟着蹲下,伸手摸了摸她怀里的小狈。

    以为他又再离开了,离开到美丽的某处休假去……因为三天前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再度去按他家门铃,却又发现他不在家,她整个心情也荡到了谷底。

    她想,他终究是忘了那件衣服的存在,就像忘了她的存在一般。

    在某些脆弱的时刻,她会希望这个世界遗忘她,但在那样的时候,她却希望他能记得她,她无法否认自己对他的在意,她很想从他身上找出一个答案来。

    究竟只是一时的在意呢?还是她的心正在蠢蠢欲动,想要离家出走?

    “没什么,只是没料到会在这里遇上熟识的邻居。”这是实话,她不算是说谎,但回答的同时,却怎么也无法抬起眼看着他。

    不行,这样不行,她必须抬起头看着他说话,不过是很平常的对话,她应该要表现得大方一点,这样畏首畏尾的做什么?

    不要给人坏印象呀!

    “为什么抱着狗蹲在这里呢?”咳,明知还是要故问一下。

    闻言,房丹妃这才惊觉他也陪着她蹲在路上,赶忙站起身,但也许是蹲太久了,脚已经微微地麻了,她险些站不住。

    “小心。”燮克军眼捷手快地扶了她一把,不然她可就要“软咖”了。

    “谢谢……”好不容易在心底建立好新的勇气,在这一瞬间却又退缩了,房丹妃终究没能提起勇气对上他的眼说话,只能继续低着头,假装将心思放在怀中的小狈身上。

    “我捡到这只小狈,但却找不到它的妈妈,所以正在想该拿它怎么办?”

    “你找了多久了?”

    “我没算时间,但附近都找过了,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我再多等一会儿好了,说不定狗妈妈也还在找它呢!”

    “那我陪你等一会儿好了。”说着,也不等房丹妃有所反应,燮克军便在附近找了一块干净的大石头,拉着她一同坐下。

    “原来包下前头餐厅的就是你们的剧组。”坐下后,他率先开口。

    底下的石头虽大,但要让两个成年人同时坐在上头,仍是挤了些,所以两人的左手臂及右手臂不免贴靠在一块。

    燮克军是大男人,他一点也不介意,当然啦,他这绝对没有吃人豆腐的念头,谁教底下石头正好是这大小呢?

    而房丹妃的反应看来也不排斥就是了,没见她挪动或直接闪避的动作,也跟燮克军就这么坐着闲聊,脸上的表情丝毫没表现出不悦。

    “不是我的剧组,我不是这部戏的主角,我不过是临时安插的配角,戏份不多,刚才正好将属于我的戏份都拍完了,所以我才会临时起意地闲逛过来,不然我也不会拎到这只小狈。”

    不是对两人贴靠在一起的手臂没感觉,房丹妃很清楚自己对他绝对没有排斥的心态,她对他的感觉是属于正面的喜欢,只是到什么程度她也尚不清楚,她也想有机会明白,只是那机会她除了得自行创造以外,还得看他给是不给呢!

    “这么说来它还真是好『狗』运呢!”能被大明星拎到,真不简单!

    “那么……你呢?上回听你说可以好好休息了,是来度假的吗?”房丹妃问着,视线飞快地瞟了燮克军一眼,随即又放回小狈身上。

    他的脸上一直挂着淡笑,似乎随时随地都能保持好心情,还是……因为她呢?她好想知道答案……

    “是啊,这间民宿很美吧?”

    “嗯,真的很美,有山、有水,大自然的力量真的很奇妙,看得出民宿主人花了很大的心思将餐厅与住宿的部分巧妙地融合在一块。可惜这一回我是来工作的,没有多余的时间好好地体验、享受这一切,只能像现在偷个空小小放松一下。”

    这是真心话,早上工作的时候,她听化妆师说“山林花园”是非常热门的民宿,想住宿得在一年前先订房才行,而剧组这一回能顺利租下前头的餐厅拍摄,还是工作人员先前一直不断地拜托恳求老板,最后老板受不了工作人员三天两头来上门请求,才勉为其难地答应短暂出租,唯一的条件是不准让“山林花园”四个大字出现在萤光幕前,因为过分的知名度只会造成负作用。

    “你辛苦了,你的赞美我会转告民宿老板的,下回你想来住宿肯定免预约,而且免费。”燮克军见她视线一直放在小狈身上,也忍不住伸手开始逗着它,跟着她将多数的注意力放在小狈身上。

    小狈似乎也很喜欢燮克军,甚至伸出小小的舌头舔着他的手指。

    “因为我是房丹妃吗?”房丹妃问着,但脸上的神情并没有因为自己身分而显得骄傲。

    因为“房丹妃”这个名字,她总是能够轻易得到别人的热情款待,但多数时候她不喜欢这样的情况,那会给人一种只要仰仗着那三个大字、她想做什么都行的错觉,她很怕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不自觉中被这个扭曲的价值观给洗脑了,让她成为一个连自己都无法认同的人。

    当然,多数时候人们只是纯粹的热情,并没有其他的目的性,但无论是哪一种,对她来说都是无形的压力。

    “不,因为民宿主人是我的舅舅,他会因为你真心的称赞而礼遇你,他才不会在乎你是谁;只要他看顺眼的人,他可以不收分毫地供吃、供住,若是跟他不合拍,就算付他百倍的钱,一个也别想住进来!”

    说着这些话的同时,燮克军的目光不在小狈身上,而是直勾勾地望着房丹妃,像是明白她家喻户晓的大名带给了她哪些负面情绪,所以他偏不说出她以为的答案来。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身为一位名人,特殊的身分能带来名与利。当然,前提是要在任何工作上都下足了工夫,大部分名人的人气指数都与所付出的能力成正比,若不是走捷径、走偏门的人,越是有名气,付出的努力不是观众所能想象的。

    虽说他们拥有了很多常人无法拥有的东西,但也失去了一般人所能拥有的,例如隐私权。就算眼前没有摄影机,身后没有狗仔跟着,但一出门谁都知道你是谁,做任何事都得到注目,那真是一种让人窒息的难受感觉。

    他懂的,他真的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