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季绫捍卫小情人 第三章

捍卫小情人 第三章

作者:季绫书名:捍卫小情人类别:言情小说
    结束演说后,众人一拥而上,将尹超然团团围住,争先恐后地向他询问问题,甚至还有人要起签名来了!

    夏芷钰与他一同前来,自然不好意思先离开,只好往他所站的方向移动,谁知个子娇小的她,马上被一大群人挤在中间,左撞右挤的害她不知所措。

    尹超然见现场的情况有点失控,他扬声道:“各位,非常抱歉,演说时间已经结束,麻烦大家让出一条走道来,好吗?”

    他两只大手一伸,直接将夏芷钰护在怀中,他的手并未碰触到她,然而她却觉得自己被他严密保护着,害怕被人群挤压的恐惧感顿时烟消云散。

    从礼堂走到大门外的路途并不远,却因为两旁挤满群众而致使行走速度变得相当缓慢,当两人快走到大门口时,他干脆牵起她的手,小跑步地从人群之中冲出去。

    他带着她从比较少人走动的小路离开,没想到中途还是被三位身着黑色西装,且脸上满脸横肉的男人拦截。

    “尹律师,请留步。”其中一位嘴里嚼着槟榔的男人操着台湾国语开口说道。

    “各位大哥,何以挡住尹某人的去路?”他沉着冷静地盯视着眼前看起来不太友善的三位男人,心底盘算着该如何对付?

    这种情形他并不是没遇过,身处于横跨黑白两道的律师界,被黑道或白道人士威胁只能算是家常便饭,至于该怎么解决自身的危机,就端看个人如何运用机智化险为夷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想请尹律师替咱们的大哥打场辟司而已,只要尹律师肯答应,酬金绝对会非常丰厚。”男人皮笑肉不笑地扯唇。

    “我猜你们的大哥应该就是绰号『毒青龙』的金善良吧?我曾耳闻他在半年前潜逃到美国,一度被DEA(美国缉毒局)的干员查缉。”他的双手插在裤袋里,脸上毫无惧色。

    “不愧是黑白两道都不敢招惹的尹律师,我们尚未报上姓名,你就已经猜出来了。”男人眼中闪烁着赞赏的光芒。

    光凭他们黑色西装上绣着的金色青龙就能猜出他们所属的帮派,尹超然果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那就劳烦尹律师与咱们走一趟,跟我们的大哥见个面。”男人比出个“请”的手势。

    “很抱歉,恕难照办,你们大哥的案子不需要了解案情就知道是败诉,我是帮不上任何忙的。”明知道是帮派份子犯下的案件,他当然不可能助纣为虐。

    “尹律师,劝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你坚持不肯乖乖配合,我们只好失礼了。”三个男人边磨拳擦掌边朝尹超然靠近。

    尹超然见情势不对,赶紧拉着夏芷钰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被拉着跑的夏芷钰脚穿高跟鞋,跑起来很吃力,她气喘吁吁地抱怨:“我说尹大律师,你不觉得被人威胁就逃跑,看起来很窝囊吗?”

    她记得他大学时曾经学过搏击术,怎么如今会如此懦弱怕事?

    现在的他,反而没有以前那么充满正义感,难道经过社会的历练后,人都会变得胆小怕事?

    尹超然无所谓地淡笑,“我不做匹夫之勇,况且,能够用头脑解决的事,干嘛还要亲自动手呢?应付那些黑道喽罗不需要真的与他们摃上。”

    他一向不主张用武力解决事情,这是一个法治的社会,凡事要讲求情理法。

    虽然现在的他深感树大招风的确是一大困扰,但做他们律师这一行的,靠的就是名望及专业,即便知道人红就会招妒,但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

    “可是,眼前的情况看起来,你根本没有想用头脑解决事情的迹象。”她认为他只是在说场面话罢了。

    以前的她或许会相信他的说词,但好歹她已经在社会上磨练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想骗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果他的本性只是个遇事就逃跑的缩头乌龟,那这篇独家专访她也没必要将他写得太好,只要忠实呈现他真实的一面就好。

    不知为何,这样的他竟让她感到失望。

    尹超然瞥了她一眼,看到她失落地垂下小脸,他不自觉地脱口而出:“你看一下你的四周,是不是有一些人在走动?”

    尹超然的回答虽然有点答非所问,但她还是很配合地抬起头往周围看去,果然见到附近有一些人在走动。

    “周围的确是有人,但那又怎么样?”难不成打架还需要考虑周围有没有闲杂人等吗?根本就是推托之词。

    “一旦与那三个黑道小喽罗打架,万一周围有人过来围观,媒体再将这件事情大肆报道,对我的事业及声誉都是一大打击,我不想砸坏自己苦心经营的事业,更不希望自己这几年来的努力都变成一场空。”

    媒体的捕风捉影及渲染功力简直让他瞠目结舌,不想有负面新闻出现的话,就只好选择消极的作法。

    只是,被她误认为是胆小怕事的鼠辈,实在让他感到心里很不舒坦。

    “是吗?你真的不是因为怕惹到黑道份子,才会赶紧逃跑?”她仍然存疑。

    “要我怎么说你才肯相信?”他实在不想让喜欢的女人看扁。

    “我相不相信对你来说不重要吧?”她有点尴尬地撇嘴。

    她怎么有种好像他一直想向她解释什么的错觉?她又不是他的谁,他何需如此在意她的看法?

    她根本不太想跟他重温旧情,她只想赶快做完专访,然后重新将心力全部投注在工作上。

    由于两人是边跑边说话,导致夏芷钰外套上的录音笔突然掉落在地上。

    录音笔还往后滚了几下,夏芷钰听到细微的声响,转过头去才发现自己的录音笔掉了。“啊!我的录音笔?”

    尹超然淡然地道:“我再补买一支给你。”眼前的危机先解决比较重要。

    “不行!录音笔里头有重要人物专访的内容,绝对不能丢失。”都怪她太大意,竟然没将重要的录音笔收妥,而是随便放在口袋里。

    夏芷钰用力甩开箝制在小手上的大掌,“我得去捡回我的录音笔。”她有点踉跄地往回跑。

    就在她蹲下身想捡录音笔时,旁边突然窜出一个人高马大的黑衣男子,他牢牢地以手臂圈住夏芷钰的脖子,并拉着她往后退。

    “尹律师,你的女人现在在我们的手上,你还是乖乖地随我们回去见大哥吧!”

    “咳……放开我……我才不是他的女人?”她又激动又窘迫地边咬边说。

    “我劝你赶快放开她,否则待会儿你可能会后悔没听我的劝告。”尹超然不动声色地往前挪近一步。

    “哼!大话谁不会说?如果你肯乖乖就范,我们不会为难这位美丽的小姐的。”男人不以为意地笑着。

    光凭他刚才逃跑的懦弱举动,他根本不将他看在眼里。

    夏芷钰趁男人与尹超然说话分心的当口,以右手肘朝男人的腹部用力地顶去,男人随即吃痛地放开她。

    “你这贱女人……”男人虽然松开对她的箝制,但随即又想拉住她的手腕。

    尹超然见情况已经有点失控,非出手不可,他迅速往前跨步,直接以旋踢及凌厉的招式将对方打得倒地不起。

    夏芷钰则趁隙往前奔跑,但高跟鞋的鞋跟可能承受不了狂奔的压力,在这时突然断裂,她的脚踝扭了一下,痛得蹲下身无法再移动。

    “呜,好痛!”她轻抚着自己的脚。

    而一旁的尹超然则与三名黑衣男人打了起来,她张大眼,看着眼前应付三个人仍游刃有余的尹超然,不敢相信他就是刚才拉着她逃跑的男人!

    他以螺旋缠绕的技击动作与对方过招,以静制动,以小搏大,刚柔并济,看似太极拳的打法却又融合武当拳派的后发先至,乘势借力,将黑衣男人打得节节败退,还不时发出哀号声。

    “传闻你曾经得到UFC美国全方位综合格斗比赛及PRIDE日本综合格斗比赛的奖项,这件事是真的吗?”嘴角及身上已经多处淤伤的男人怯怯地问。

    “你说呢?”尹超然故意卖关子,却以实际的行动代替回答,让对方身上又多添了几道伤处。

    “这么说来,你真的跟美国、意大利、俄罗斯、日本等世界知名帮派组织有点交情?”男人几乎是抖着声音问道。

    有关于尹超然的传闻太多,由于无人证实真假,自然无人知晓他的本事到底有多大?

    如此看来,他们是惹到不该惹的人物了。

    “既然知道还不快滚!”他怒斥,眼中闪烁着怒焰。

    原本只想以温和的方式解决麻烦,谁知他们竟然敢动的女人!

    不让他们吃点苦头,他们是不会学乖的。

    饱尝他拳头的三个男人马上夹着尾巴逃跑,他们逃跑的速度之快,简直比尹超然刚才逃离他们时快一倍之多。

    三个滋事份子离开后,蹲在一旁的夏芷钰呐呐地开口:“我……”

    她应该要道歉的,她刚才一度以为他是胆小怕事的懦夫。

    尹超然默不作声地弯身,指了指自己的背,“你的脚踝受伤了,我背你到停车场。”

    她张大嘴,惊愕地答不出话来。

    她暗指他是懦夫,他却愿意背她到停车场!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她真的糊涂了。

    “你怎么了?吓傻了吗?”他淡笑地扶着她站起来。

    接下来,夏芷钰不知道她是怎么到停车场?怎么坐到车子里?又怎么到医院检查的?

    尹超然一直对她呵护备至,让她有种错觉,觉得自己好像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小时候她的双亲就因病饼世,她一直寄住在姑姑家,她的身世虽然可怜,但还不到悲惨的程度,顶多是寄人篱下,必需看人脸色过生活罢了,而尹超然却让她首次感觉到……自己是被人珍视的。

    她从来不知道,被人珍视的感觉是这么的美好,尤其对方还是个有着钻石级身价的男人。

    仔细想想,她先前好像真的太不知好歹了,竟然不懂得珍惜身边这么好的优质男人!

    不知不觉间,她对他的印象已经全然改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