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姚璎调戏淑女 第六章

调戏淑女 第六章

作者:姚璎书名:调戏淑女类别:言情小说
    一整天,庄淑汝都处于恍惚状态中,她飘着在黑板上写字、飘着给同学们发试卷、飘着解答学生们的疑难问题;直到她宣布下课的时候,都还未从这种恍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有个晚走的学生走过来,把一张纸条递塞给她,低声说:“老师,我们老大找你。”庄淑汝闻声,脸先是一红又是一白,她将纸条夹在书里,等学生们都离开了教室才打开纸条;纸条上的字龙飞凤舞:我在学校的假山后面等你!是游礼茂清隽的字体。

    庄淑汝的脸直发烧,她四下张望,生怕被人看见了什么,手中的纸条也被她手心的汗所濡湿;怎么办,去还是不去?庄淑汝激烈地在心里挣扎,他又叫她去见他干嘛?是不是良心发现,觉得不应该冒犯老师所以忏悔了?她才不要去呢,直觉外表俊秀的游礼茂总是带有侵略性,让她心中有些畏缩。

    庄淑汝叹了口气,那个小魔头真的会悔过吗?不过假如是这样的话,也许她该给他个机会表示悔过之意,毕竟他还是十几岁的高中生,正是青春期冲动的时候,她不能就这样一次道歉的机会都不给他,今天下午他没来上课,也许就是他愧疚的表现。

    庄淑汝握着纸条,长长地吐了口气,她打过他一巴掌,而他也轻薄了她,这样一报还一报,扯平了,他们算和解了吧?可她的心里却是乱糟糟的,毕竟,他夺去的是她的初吻啊,这该死的!

    下课后的校园很清静,学校假山的后面更是没什么人,庄淑汝依约走到假山后面四处寻找着游礼茂的踪影,但哪里有什么人了?寻找了半天,她微微蹙起了眉头,这游礼茂不会又是在耍她吧?

    她抬起手腕看看表,天色已经不早,她也该下班回去了,真不知道她发了什么神经,竟然会相信游礼茂这个恶棍会来这里向她道歉;她转过身,准备离开这毫无人迹的地方,却听到一棵大树上传来了声音:“来了干嘛要走?”

    庄淑汝仰起头,一条人影从天而降,把她吓得“啊”的一声叫出声来,那人影落在地上,原来是游礼茂。

    “你、你干嘛躲在树上?”庄淑汝惊魂未定地问着游礼茂。

    游礼茂不说话,只是懒洋洋地靠在树干上看着她,他好像洗过澡换了身衣服,看来整个下午他过得很悠闲。

    庄淑汝向后退了一步,戒备地离游礼茂有三尺远,她直截了当地对他说道:“好了,我来了,你有话直接说吧!是要道歉吗?”

    “道歉?”游礼茂嘴角勾起一抹邪魅暧昧的浅笑,他的五官俊美得几乎无懈可击,浑身上下散发出难言的魅力,不过他那双俊秀的眼眸却给人一种压迫感,“我游礼茂从来没向人道过歉……”游礼茂眯起眼看着庄淑汝。

    庄淑汝吸了口气,克制住面对她时的脸红与困窘,决定不要再鸡同鸭讲;她态度冷淡地对游礼茂说:“既然你没有道歉的诚意,那么我走了,再见!”说着,她转身要走。

    就在她转过头的刹那,身子却被一股力量拉扯,还未等她回神,整个人已经被拉入了一个散发着温热男性气息的怀抱;树荫的背后,依稀有照相机的镁光灯闪烁了一下,游礼茂拥抱着庄淑汝,一边转过身去,用锐利的目光盯着树荫后,树荫后立刻传来几声响动,很快就静止了下来,游礼茂聆听片刻,长眉一扬,这才放心地开始享用庄淑汝。

    “你……”庄淑汝睁眼正要抗议游礼茂的大胆妄为不知悔改,但游礼茂的俊脸在她面前放大,很快他的唇又像中午那样软软地堵住了她的嘴,“疯子!唔……”庄淑汝全身一颤,她的胳膊用力地抵着游礼茂愈发逼近的身体,双手拼命地朝他又打又捶;亏她还以为他有悔改之意,却没想到自己是羊入虎口,自动送上门!

    游礼茂无视庄淑汝的挣扎和叫喊声,他伸手扳过庄淑汝的后脑勺,加深了他的吻,与她那唇齿缠绕中所闻到散开的奇特芳香,竟是如此出奇的美妙,让他不由地想要索取的更多;她柔软的唇就好像有甘露和蜜汁一样,只是单纯地亲吻她,他干渴的身心就得到慰藉,于是让他深深沉沦其中,欲罢不能。

    但庄淑汝一边抗拒地挣扎着,一边咬紧牙关不让他进一步进攻;恨不得打自己一顿,被自己学生轻薄一次不够,她竟然又送上门来让他享用,是要责怪他的胆大妄为,还是要埋怨她自己的笨拙与猪头?

    可是,当游礼茂抱住她的时候,她的全身竟然没有一丝气力,尤其是闻到他身上散发的男性气息,让她几乎全身颤栗。

    “走开、放开!你……”庄淑汝双腿发软,一边后退一边用手捶打着游礼茂,忍不住在游礼茂与她唇齿交缠的间隙抗议。

    他的吻甚至比中午的时候还要霸道、还要激狂,充满掠夺和占有的气势。

    两人火热的纠缠和急促的喘息,顿时让这个狭小空间里暖暧的气息越来越浓,四周温度也越来越炽热。

    庄淑汝慌乱地拼命挣扎反抗,用力踢着腿捶打着游礼茂,可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游礼茂强势的压迫和桎梏,这个男孩就和恶魔一样,拥有着让女人着迷的外表,可骨子里却透着危险的掠夺野蛮本性,他才不是有礼貌的绅士呢!

    可是,让她害怕的不是游礼茂的侵略,而是自己不由自主地对他失去了抵抗力,她这是怎么了,怎会对自己的学生有反应?她太不应该了,庄淑汝几乎要哭出来;终于在热吻中几乎要窒息的时候,游礼茂松开了她。

    “放、放开我……”激吻过后的庄淑汝无力地恳求着游礼茂,她的身体虚软得支撑不住身体重量,顺着他颀长俊逸的身体滑落在草地上;以为他总算要放过她了,可是他蹲下来,深深凝视着她,对她用命令的口气说道:“庄淑汝,跟我交往。”

    “啊?”庄淑汝以为听错了,她猛地抬眼看着游礼茂,“你、你发疯了?”游礼茂不答,但眼眸里骤然升起的冷峻锐利让庄淑汝向后瑟缩了一下。

    “做我的女人。”他看着她缓缓说道。

    “怎么可能?我……我是你的老师,而且我还大你那么多……”庄淑汝拒绝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向后仰去,她被毫无耐性的游礼茂用力压在了草地上。

    “记住,你是我的人,永远都是,所以不要对我说出拒绝的话!”游礼茂轻而易举地扣住了庄淑汝奋力挣扎的双手,将它们反举到头顶,双腿压住她胡乱踢蹬的双腿。

    本来只想逗逗这个笨拙的女人,但看着她倒在草地上羞得通红的脸,还有那张嘟起微张的粉红小嘴,再想起他所品尝过的那种美妙滋味,游礼茂心里不由一动,身体也燥热了起来;他再次低下头来,惩罚性地吻住了庄淑汝的红唇。

    “不要,不要!游礼茂,不要……”她的声音凄楚而惊惶,充满了难堪和恐惧。

    就在游礼茂愣怔之间,庄淑汝将游礼茂掀倒在草地上,而她连滚带爬地站起身来,慌不择路地落荒而逃。

    庄淑汝躲躲闪闪地回到家里,转身关上门,伏在门板上欲哭无泪;怎么会这样,她不是恨他、讨厌他吗?可是她却任凭他对她作出了那么亲密无间、只有恋人才会做的举止!她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庄淑汝双腿一软,顺着房门坐在地上,她将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羞愧得几乎想撞门自杀!千万不能让姐姐知道这件事……庄淑汝在地上思索了半天,才勉强支撑着自己爬起来;不行,明天她要去学校办理辞职手续,她不想再见到如恶魔般的游礼茂了!

    她拖着疲倦虚软的步伐到浴室里冲澡,哗哗的水从莲蓬头里洒出,落在她的身上,冲洗去游礼茂遗留在她身上的气息,但他在她唇上烙下的温度却依然炽人心神;水珠从庄淑汝光洁美丽的身体上滚落,她站在水雾中,想让自己纷乱的情绪冷静下来……

    一闭上眼,脑海里出现的全是游礼茂与她缠绵的那一幕,他那张邪恶而英俊的脸是那般魅感,让她不由自主地随着他一起沉沦……不,她怎么能这么幻想呢!庄淑汝惊吓得又立刻睁开了眼睛;不行,她必须辞职,否则她非得给他连肉带骨头吃得一干二净不可!

    庄淑汝洗好澡,专心致志地等着姐姐庄淑兰回来,准备和她商量辞职的事情,但姐姐今晚特别晚,直到半夜还没回来。

    “咦?姐姐是加班吗?”庄淑汝感到一股不安,姐姐虽然经常加班,但很少这么晚还不回来;正想给姐姐打个电话询问,家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