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米亚热爱情伤 第五章

热爱情伤 第五章

作者:米亚书名:热爱情伤类别:言情小说
    和室里空间非常大,尽头则是连接户外的露天温泉。属于双人式的温泉由大理石砌成,并在周围设计成庭园型式,在里面就像是置身鸟语花香的丛林一样,相当舒适。

    雨荷给自己选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你常来?”

    湅堤则是褪去衣服,准备先泡温泉。

    “算是。”

    “看来都是带女人。你的女人很幸福,你对她们不错。”

    “你的话听起来像是吃醋,请问你是吗?”

    “怎么可能?我是在讽刺。”

    “呵呵,没关系,我听不出来,无所谓。”

    “你——”

    “打个商量,既然已经来这边享受了,就忘了刚刚的不快,让我们好好享受一趟温泉之旅好吗?”湅堤整个身体泡在水里,只露出头一颗,头上还盖着毛巾。

    “我知道了。”雨荷也觉得并无不妥,其实她不想跟湅堤吵架的。

    雨荷觉得湅堤对她并无不好,或许一开始是不好,但是当关系变化的那一刻起,湅堤就改变了。虽然她不知道原因,但是她乐于接受此状况。再加上她可是第一次泡温泉呀!既然是第一次,心情就应该放轻松一点才是。

    “知道就来吧!我们泡个温泉再吃饭。”湅堤邀请雨荷共浴。

    雨荷想了一会儿决定不跟自己过不去,因此她褪去衣服,穿上浴衣准备泡温泉。

    当她将白皙的脚伸进温热的泉水时,却被湅堤阻止。

    “你做什么?”

    “我?我泡温泉啊!”雨荷不解的回答。

    “泡温泉不用穿衣服!你不要告诉我你是第一次。”湅堤心想,她该不会真是个乡巴佬吧!

    “我是第一次啊!我是乡下人没见过温泉,这是第一次。”雨荷据实以告,并且因为被念而扁着嘴。

    湅堤一听不禁滑了一下,脸上马上出现三条线。

    “那让我来教你!把衣服脱了。”

    “脱衣服?!可……可是……”雨荷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脱衣服,因此想拒绝。

    “有什么好可是的?你是我老婆又不是外人!”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我……我不习惯跟人共浴。”泛红的脸颊告诉湅堤,她在害羞。

    “你会习惯的,以后我陪你洗。”湅堤笑得温柔,让人不知道他的本性到底是什么。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洗,我看你先泡吧!泡完再换我泡。”雨荷打算打退堂鼓。她无法迎战他的眼光——那温柔又邪佞的眼光。

    湅堤看了雨荷一眼,不知在想什么,然后他退到浴池最里面才继续说话。

    “随便你!那请你帮我拿一下毛巾。”他指着桌上的毛巾。

    雨荷顺从的拿了毛巾打算递给他,但是他却定在遥远的那头。

    “拿去吧!”不过雨荷也不打算移动,只是将手往前伸。

    “你帮我拿过来。”

    “你站那么远我怎么拿?”她再伸了一次,表示她不想动。

    “手伸长一点就可以。”

    已经很长了!雨荷虽然不悦,但她还是尽其所能的将手伸直,希望他能好心的上前接住。

    湅堤也真的起身往前,但他不是接过毛巾,而是将她整个人拉进浴池。

    “啊……”雨荷大叫一声,整个人掉进水里。“你做什么?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湿了!”雨荷被他这么一拉,先是失神跌落水里,好不容易挣扎起身后,便责备起他来。

    “洗温泉本来就不用穿衣服,脱掉它!”拉她下水之后,他则是退回原位,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你是故意的。”雨荷当然不开心,但是也无可奈何。她的衣服已经吸了过多的水,显得沉重,让她直往水里沉。

    “对啊!我是故意的。谁教你不跟我一起洗,我可是很有诚意的带你出来玩的,可是你却不赏脸。”湅堤无辜的说。

    “你……真是口是心非!我不觉得你是诚心诚意。”

    “我当然是!我说过我只亲你一个女人,也让你睡在我身边,表示你是被我认同的。”

    “被你认同的床伴吗?”

    “对!你好聪明!雨荷,这是我第一次叫你的名字,你应该很感动才对。”

    “我感动得痛哭流涕!”雨荷说得咬牙切齿,引来湅堤的发笑。

    “哈哈哈,你真有趣!来吧!我帮你脱衣服,今天我很乐意帮你刷背。”

    “不需要!免得被你偷袭!我自己会洗。”雨荷脱去沉重的衣服,将它丢到池畔,然后选一个离湅堤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之后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享受温泉的洗礼。夜色渐渐暗了,天气也渐渐冷了起来,不过温泉的包围依然让人温暖。

    “你会热吗?雨荷。”

    “有一点。”

    “我想我们差不多该起来了,你觉得呢?”

    “嗯,也好。”雨荷准备起身,湅堤却早她一步走到她眼前。

    雨荷看到湅堤的硕大在她眼前晃动,忍不住叫了一声:“啊……你做什么?!吧嘛不围浴巾?!”她连忙遮住眼睛。

    “你真好玩,又不是没见过,这么惊讶做什么?来吧,我抱你。”

    “不用!我自己会起来。”

    “你最好让我抱,不然我不能保证我的老二会不会沉得住气。”

    “抱我才会沉不住气!”这一说感觉非常暧昧,雨荷顿时脸红。

    “没错!不过如果不抱你,我对不起自己。”湅堤还是一意孤行的抱起雨荷,带她往床上走去,并为她擦去身上的水珠。

    “为什么?为什么难以捉摸?我根本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不知道也无所谓,总之,你让我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在我对你兴致还在时,就让我这么对你吧!”湅堤温柔的低喃。

    “那如果有一天兴致不再呢?”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如果。

    “那就到时候再说吧!好了,你等我一下,我们出去吃饭。”湅堤为她穿好衣服之后,才为自己整理。

    雨荷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根本不敢相信他是半个月前跟她结婚的男子。善变、易怒的脾气让雨荷觉得自己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哪一天自己犯了错,是不是就会被打入冷宫?还是说以前只是幻影,现在才是真实的他?或者今天的一切全是一场梦?

    如果是梦的话,迟早会醒。那她是不是要让这梦继续下去?还是快刀斩乱麻,不要再作梦?免得有一天变成噩梦时,她将噩梦吞噬?

    恼人的思绪让她烦乱不已,不过时间没有太久,因为湅堤换好衣服之后,已经来到她身后,一把搂起她。

    “走吧!在什么想,想得入神?”

    “我在想,这是不是梦?”

    “哈哈哈,你总有办法让我开心。这下子我确定我不会放开你了。”湅堤喜欢她的纯真,对于这位新婚妻子他竟然不会讨厌了,甚至有点爱不释手。

    “湅堤……你……多久会对我厌烦?”虽然是梦,但还是希望可以永不止息。

    “我怎么会知道?不要再问了!吃饭去。”

    湅堤觉得这是个无解的问题。

    他对雨荷的感觉很奇妙。

    明明讨厌婚姻的枷锁,但是跟她说过话之后,知道她可以放得下、且毫不在乎时,他却突然正经起来,正视她这位新婚老婆。

    或许是以往的女人都是在乎他的,但是雨荷例外,愈是得不到手的愈有兴趣,因此让湅堤为她着迷。

    她有着迷人的外表、傲人的身材,更加没有大小姐脾气,一脸怡然自得的样子,是他想要做到的。只可惜自己身上背负着楚氏继承人的包袱,怎么可能说放就放?所以他对雨荷是特别的,在她身上他发现了欢笑跟她的有趣。

    或许她并不是那么的不好吧!因此湅堤决定让自己跟她关系好一点,一来他可以很开心、二来也可以得到好丈夫的头衔,至少不用让爷爷碎碎念、让文广说他坏,何乐而不为呢?

    那天之后,湅堤真的天天回家吃饭,这让雨荷有种温暖的感觉。虽然她知道可能是梦,既然是梦那她又何必要自己醒呢?享受梦的美好,有时候也是一种快乐不是吗?况且湅堤对她真的好到不行,让她相当欣慰。